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新民周刊
前期雜誌
 
其他政經時事
南方周末
新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郭德綱麻煩了 新民周刊
轉寄 列印

  弟子打人被拘,元老單飛出走之後,郭德綱和德雲社面對的困境可謂史無前例。對此,擔任“救火隊員”的郭德綱經紀人王海倍感力不從心……這一次,郭老師身上的江湖氣沒有給自己扭轉乾坤,卻大大地招惹了一個麻煩。

  記者/王悅陽

  郭德綱老師最近麻煩大了。全國一片“倒郭”之聲甚至遠遠超過當年的“藏秘排油”虛假廣告風波。因為這次不僅佔了“非法圈地”、“縱徒打人”兩項大罪,更有“態度蠻橫”、“是非不分”、“師徒拆檔”,外加轟轟烈烈的“反三俗”,高潮可謂一浪高過一浪,以至於堅持挺郭的編劇寧財神也只能在微博上默默祝福,“希望郭德綱能挺過這一難關”。另一位公開支援者則是著名的“咖啡大蒜論”發明者周立波:“在此聲明:對郭德綱事件謹表遺憾,對德綱本人深表同情,我從不落井下石,並對此種行為很是鄙視!”除此之外,挺郭呼聲寥寥無幾。

  郭德綱不願認錯

  事件的焦點集中在短短幾天之內,首先是關於圈地一事郭德綱弟子打人及他的一系列力挺反應,不僅將打人的徒弟譽為“智鬥歹徒民族英雄”,甚至怒斥記者不如妓女,隨即自然而然地遭遇了諸多媒體群起而攻之,甚至連有著“宿仇舊恨”的中央電視台也適時不點名地給出了批評,稱其表現“三俗”:“他的徒弟動手打人,他自己卻用罵人的方式為徒弟撐腰。在這個行業的精華與糟粕之間他留下了糟粕;在這個行業的正氣與江湖氣之間他選擇了江湖氣;在個人的私憤與公眾人物的責任前,他習慣性地倒向私憤。這位公眾人物如此庸俗、低俗、媚俗的表現是多麼的醜陋。”

  事情到了這一步,早就不是打人不打人,圈地不圈地那麼簡單的問題了。聰明一世糊塗一時的郭大爺卻似乎沒整明白,還是拚命糾纏於自己和徒弟“被對方設計陷害了”,甚至要告那個“私闖民宅,侵犯隱私,報道失實”的記者。“如果說這個事情把郭德綱三個字K了去了,早就沒有事了。甚至說,根本就不會發生這個事情。”在公眾面前,郭德綱的態度一度依然十分強硬。他公開承認,自己並不是推脫責任,因為師徒如父子,自己的徒弟自己該管教,但如果說,小孩子做錯了事家長要道歉的話,憑什麼一味要求他出來道歉,而沒見著北京台的領導向郭德綱道歉:“私闖民宅、偷拍,他的家長來向我道歉了嗎?”

  “鑒定書也沒見異常啊。”郭德綱指責對方不是抱著把事情處理好的態度,而是一味把事情搞大,包括被打的人,他看了醫院的鑒定書也沒看出有多嚴重:“李鶴彪要查也是一身的病,也沒讓他纏著繃帶出來啊,我們也沒拿這訛人啊。”對於打人這件事,郭德綱自稱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

  哪怕再有道理,這種蠻橫粗魯的口氣一出來,得罪的早已不是當事人抑或電視台那麼簡單了。郭老師觸犯的是眾怒。更何況那篇著名的博文,處處火藥味,滿紙荒唐言。這幾天,網路上還出現了一篇《郭德綱關於打人事件致社會各界的道歉書》,更是句句話裡嵌骨頭,皮裡陽秋,嬉笑怒罵,看似檢討實則申訴,強勢依然:“雖然我那徒弟已經年滿18,他犯了事連他爸都沒責任,但估計在中國,師傅比爹媽責任大。要不為什麼現在學生有了什麼問題大家都不罵爹媽罵老師呢?所以,我該道歉……某TV,是比BTV還牛的TV,這麼批評我了。這真是振聾發聵,值得我好好學習領會啊!人那麼大的TV,放著那麼多拆人房子搶人地的大事不批評,連自己個一把火燒掉多少億的事都顧不上批評,專門來批評我,我要不多俗幾個項目,對得起人家的批評嗎?一俗肯定不夠啊,三俗那都只是個起步價!要是我一個人不夠批,可以批別人啊!我要不認下來,還不得連累小瀋陽、周立波他們一幫俗界弟兄啊?這事我得認,哪怕一個人沒法分身,不是還有老婆孩子嘛!在此我鄭重承認:我庸俗;我兒子是我生出來的,所以還不如我,他低俗;我老婆嫁給我了,這就是媚俗!”

  且不論這篇文章是不是郭老師的親筆,但從字裡行間裡透露出的蠻橫勁與流氓腔,不像也像了。面對著全社會“反三俗”高潮迭起,郭德綱始終為所欲為,觸犯眾怒又豈是這般嬉笑怒罵就能輕而易舉搪塞過去的?這一次,郭老師身上的江湖氣沒有給自己帶來成功,卻大大地招惹了一個麻煩。本來嘛,批評幾句不景氣的相聲界,根本無傷大雅,相反還能引起不少群眾共鳴,紅紅火火地辦著自己的德雲社,有名有利,不是挺好?如今,一錯再錯,還被人落下那麼大的話柄,德雲社紅火了兩三年,最終鬧得關張檢查,同夥拆檔,究竟誰得到了好處?恐怕是兩敗俱傷吧。

  德雲社空前危機

  其實,“落井下石”的恐怕都是自己人。何雲偉和李菁,一個是郭德綱的大弟子,一個是德雲社創辦人之一,均是德雲社的骨幹。他們曾經好似郭德綱的左膀右臂,頻頻現身熒屏,如今忽然在德雲社最艱難的時刻迅速宣佈退出德雲社,對眼前的郭德綱來說,無疑是重創一擊。儘管兩人聲明對德雲社充滿感激,選擇離開並非是輕率之舉,而是經過深思熟慮的。然而,正如大眾所猜測的那樣,兩人選擇在這一特殊時期離開,北京台“全面封殺”的壓力可能起到一定的作用,加之兩人早有去意,此時不走更待何時?大路朝天,各走一邊。對藝人和媒體的關係,郭德綱是這樣說的:“藝人與電視台之間打交道就是赤裸裸的互相利用。”難怪在德雲社的保留曲目《大實話》裡,老郭會這樣唱道:“說朋友親,朋友可不算親,朋友本是路遇的人。人心不足蛇吞象,朋友翻臉就是仇人;說哥們兒親,哥們兒可不算親,吵吵鬧鬧要把家分。兄如豺狼弟似猛虎,兄弟翻臉狠上加三分。”如今,面對赤裸裸的真實,郭老師會有何感歎?

  不獨曲藝界,文藝界其實向來如此,分分合合,習以為常。然而,問題的複雜性在於並非僅僅拆檔而已——如今,北京電視台和北京廣播電台都已經停止了德雲社一切節目的播出;京城各大書店也已將郭德綱的書籍和音像製品全部下架;而在郭德綱的家鄉天津,由郭德綱親自擔任主持的天津衛視《今夜有戲》也將停播停錄。最悲慘的恐怕就是郭德綱的“大本營”——北京德雲社也開始了無限期的停演整改……

  8月7日凌晨1點23分,北京德雲社在官網發表聲明,“目前德雲社暫停所有小劇場演出,進行內部整改,何時恢復另行通知”,引發新的震動。“為深入貫徹學習胡錦濤總書記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二次集體學習時的重要講話精神及中共中央宣傳部通知精神,北京德雲社特決定自2010年8月9日(週一)起暫停所有小劇場(北京德雲社劇場、德雲社三裡屯劇場、張一元天橋茶館、廣德樓劇場)的常規演出,按照講話精神開展深入自查,進行內部整改。”弟子打人被拘,元老單飛出走之後,郭德綱和德雲社面對的困境可謂史無前例。對此,擔任“救火隊員”的郭德綱經紀人王海倍感力不從心,身經百戰的他到了如今也不得不表示,“德綱說話太直,太容易得罪人。如今事情鬧得如此大,真的很難解決。因此,從現在起,德雲社所有人員不接受任何採訪,不做任何辯解,我們謝謝媒體關注。”

  免戰牌高高掛起,四週一片風聲鶴唳。不獨如此,郭德綱博客上的博文一夜之間也全部移除,那篇著名的惹事之首——《有藥也不給你吃》也杳無蹤影了。自古以來無論是江湖還是廟堂,總是有福同享者多,有難同當的少。俗話說得好,樹倒猢猻散,牆倒眾人推。面對這一局面,看透了人情冷暖,向來不甘屈服的郭德綱竟也無可奈何起來。

  某位曲藝界的領導說得好:“只要是演員,走進了大眾的視野,就是公眾人物,而公眾人物至少有一半是不屬於自己的,所以如何在社會生活中起到人們對公眾人物要求的那些積極作用,非常重要。”郭德綱以其實力與天賦,給中國相聲界乃至中國文藝界帶來了不小的影響,可如今,他很有可能又因為自己的意氣用事和草率行事,拿自己的前途作代價。面對曾經那個觀眾熱愛,甚至熱捧的郭德綱,很多人想真心道一句:“德綱,你究竟是怎麼了?我們很熱愛你的相聲,請別再讓我們為你擔心!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I 下篇文章 >


天有多熱 誰說了算
■預報溫度為何總是低於實際感受? ■高溫預警,這是不是一個純粹的科學問題? ■「天氣預報就是不上40℃」,這一傳言有無根據? ■在酷熱的上海,中國氣象局下屬中國天氣網為什麼記載6至8月連續三月無高溫? …詳全文
南方周末
火燒圓明園150年祭:王朝坍塌
1860年10月18日至19日,是中國近代史上一個應當用濃重黑色加以標記的日子。隸屬英國遠征軍第一師的第60來復槍團、第15旁遮普步兵團,連同騎兵旅在約翰·米啟爾將軍的指揮下,開進了兩週前慘遭洗劫的圓 …詳全文
三聯生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