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新民周刊
前期雜誌
 
其他政經時事
南方周末
新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俄羅斯「燒」出了危機 新民周刊
轉寄 列印

  疏於警戒和人力物力的投入不足,使“人禍”與高溫天氣等“天災”結合在一起,釀成了嚴重的火災和破壞。

  撰稿/石渝

  俄羅斯地處歐亞大陸,擁有森林稠密的東歐平原和西伯利亞平原,“火”之於俄羅斯人是一把“雙刃劍”。它是攻敵之器,曾在1812年用一場大火將入侵的拿破侖大軍“燒”出莫斯科;但自身也因“火災”損失慘重。

  據統計,僅2002年一年,俄羅斯共有上千處爆發火災,上萬人死於火災或高溫天氣,中西部森林大火居然延燒了7個月也不滅,莫斯科城區濃煙滾滾。這之後,俄羅斯幾乎每年都鬧森林火災,一燒起來數月不滅。今年6月中旬,俄羅斯又現森林大火,火勢蔓延之快,超出想像,到了8月初,莫斯科城又一次被鎖進濃煙,俄羅斯半壁河山火光閃閃,煙霧繚繞。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大“火”起於青萍之末

  隨意丟棄煙頭,到野外樹林裡燒烤、野炊、狩獵,如此等等的“不良習慣”,一碰到持續酷熱乾旱的天氣時,問題一下子就演變成“大問題”。

  俄羅斯塔斯社一記者親眼目睹了這樣一場“人為火災”:在利佩茨克州,一處離加油站不遠的草坪突然起火,火苗直撲向加油站,引來大批消防車滅火。經數小時折騰後,消防隊長一聲歎息:這又是哪個冒失鬼隨手把煙頭丟到草坪上惹出的禍。

  要治療這些“壞習慣”,除了進行持久的防災教育外,還要增設護林巡視點,尤其是在高溫乾旱天氣來臨時更應提高警覺。

  然而,現狀不容樂觀。據俄羅斯媒體報道,由於森林部門缺少航空滅火裝置,現在根本無力撲滅那些迅速演變為大面積火災的森林大火。2002年的火災就暴露了類似的問題。而且隨著資金的短缺,形勢比以往更加惡劣。“缺醫少藥”,這是大火蔓延的主因之一。

  除了缺少裝備之外,專業滅火人員也遠遠不足。俄羅斯生態學家克賴因德林認為,自從俄羅斯啟用新的《森林法》後,森林防護工作者數量被大量削減,許多專業機構也被撤銷。據報,普京總理到災區視察時,遭到災民痛罵,充分顯示俄民眾對政府現有的救災能力非常不滿。

  濃密的森林和草甸,一旦形成大火,如不及時撲滅,其火源便轉入地下。一些泥煤地面燃起的大火也一樣,燒久了,表面火苗即使被撲滅,但雨天來臨或經冬雪覆蓋後,也一樣在地底燃燒,煙霧久久不息。

  濃煙衝入平流層

  略懂大氣層結構的人都知道,煙灰和濃霧如只在距地表之上厚度為10至20公里的對流層,基本不會對航空航天構成太大威脅,對流大氣的折衝,可以使濃煙很快被吹散。但是煙灰一旦衝入對流層之上的厚度為10公里的平流層,煙灰就構成對大氣質量和航空航天的嚴重威脅。一般只有特大火山噴發,或原子彈爆炸形成蘑菇雲,才會衝進平流層。今年上半年冰島火山灰就曾經衝入歐洲上空的平流層,導致數千次航班停飛。

  據俄羅斯《晨報》8月6日報道,美國大氣層探測衛星“Terra”傳回的太空照片顯示,席捲俄羅斯半壁江山的火災,已經形成了密集的灰雲,已堪比火山噴發或核爆炸的濃雲。煙塵已經升至距地20公里之上的平流層。專家指出:“積雲的出現以及煙塵進入平流層,表明火勢極強。”有關專家同意,這輪俄羅斯大火是數十年中最嚴重的一次。

  俄《晨報》報道稱,衛星上的光譜分析儀顯示,俄羅斯位於歐洲部分的領土皆已經被煙塵織成的漫天灰幕所籠罩,東起烏拉爾山脈,西至國家西線邊境,綿延3000多公里。

  截止到8月10日的最新數據表明,包括莫斯科州在內的17個聯邦主體已經遭受火襲,其中7個地區宣佈進入緊急狀態,禁止任何平民和記者進入災區,火災已經奪去52條生命,而死於與熱浪高溫有關的病患人數則上升到5000人。

  大火燒出“危機”

  作為世界上與美齊肩的核大國俄羅斯,大火已經燒出了“核危機”。俄國防部已下令將導彈從煙霧籠罩的首都外的一個倉庫撤走。政府發佈警報稱,大火有可能讓1986年遭受切爾諾貝利核災難重創的地區再現污染,還有可能危及武器庫和核設施。

  據俄新社報道,俄羅斯國防部發言人8月6日宣佈,莫斯科軍區阿拉比諾衛戍部隊所有倉庫中的導彈、武器皆已運送至安全區域。俄羅斯原子能署有關負責人也表示,當前並無發生核以及放射性爆炸的危險,原因是所有爆炸危險品已運走。

  據俄羅斯《晨報》報道,森林大火開始威脅位於下諾夫哥羅德州薩羅夫市的聯邦原子能中心,據稱這是一處俄羅斯最為機密的核研究所,距離莫斯科350公里。近500名鐵道兵動用30多台工程車,挖下了長8公里的深溝,以阻斷林火向核研究所吹襲的路線。

  隨著新增火點數大於已滅火點數量,火災還在蔓延,聖彼得堡和鄰近的芬蘭也開始聞到了嗆人的煙霧。莫斯科居民紛紛逃離煙霧籠罩的首都,飛往埃及、蒙特內格羅共和國、土耳其的機票已銷售一空。加拿大駐莫斯科使館已開始撤離部分外交官和家屬。德、法、美等國已經發出到俄羅斯旅行警告,有些使館乾脆臨時閉館,把人員轉移回國。

  與此同時,這場大火也燒出了政治危機。

  俄羅斯媒體指控官方掩蓋大火嚴重災情,包括不據實公佈數字,以免顯得無能。媒體和醫生透露停屍所和火化場擠滿死人。莫斯科衛生局局長則說,莫斯科市每天死亡人數倍增,平時每天有300人過世,目前是700人。

  火災開始蔓延時,俄羅斯總統梅德韋傑夫還在俄羅斯的度假勝地索契休假。等他接到消息返回克里姆林宮時,莫斯科大氣中的一氧化碳濃度已經超出正常值數倍,空氣中懸浮物濃度比正常值高出2.2倍,全城市民都戴起口罩。而死於火災和高溫的人數快速上升,全境過火面積已經擴大到20萬公頃,一場大火甚至把海軍某一基地燒成灰燼,數百架飛機被燒燬,這已使身為三軍統帥的梅氏總統形象大大受挫。

  梅德韋傑夫迅速撤掉了多名海軍高官,譴責了海軍最高司令官,並下令開展刑事調查,他甚至把總統年薪的一部分捐出來給災民。他說:“早晨我醒來,透過窗子看到了一幅可怕的景象。我們都希望這場熱浪趕快過去,但是這不是我們能控制的,這是由上天決定的。”他呼籲莫斯科人保持耐心。

  而總理普京從6月中旬爆發火災時,一直頻頻現身於第一線,即使遭到部分“不明真相”的災民責罵,但作為第一線指揮的國家領導人的整體形象得到強化。有跡象表明,普京希望參加下屆總統大選,重返他已經坐過兩屆的總統寶座。

  俄羅斯這次罕見的森林火災表明,疏於警戒和人力物力的投入不足,使這些“人禍”與高溫天氣等“天災”結合在一起,釀成了嚴重的火災和破壞。這次火災直接經濟損失已經高達數億美元。面對全球變暖的現實條件,做好預防和危機緊急處置預案將越發重要。另一方面,單一國家的災難,不論是“天災”還是“人禍”,已經不再是某一國家的“家裡事”,受災國和國民應該與國際社會一道共同努力,克服眼前危機。趁災牟取政治或經濟私利都不是杜絕下一次災難的辦法,只有擁有這樣的意識,才是“新時代”的真正契機。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I 下篇文章 >


天有多熱 誰說了算
■預報溫度為何總是低於實際感受? ■高溫預警,這是不是一個純粹的科學問題? ■「天氣預報就是不上40℃」,這一傳言有無根據? ■在酷熱的上海,中國氣象局下屬中國天氣網為什麼記載6至8月連續三月無高溫? …詳全文
南方周末
火燒圓明園150年祭:王朝坍塌
1860年10月18日至19日,是中國近代史上一個應當用濃重黑色加以標記的日子。隸屬英國遠征軍第一師的第60來復槍團、第15旁遮普步兵團,連同騎兵旅在約翰·米啟爾將軍的指揮下,開進了兩週前慘遭洗劫的圓 …詳全文
三聯生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