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新民周刊
前期雜誌
 
其他政經時事
南方周末
新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探險游的中國式困境 新民周刊
轉寄 列印

  與國外相比,中國山地遇難人數還是較少的。而遇難事故的發生率也並不高。但需要我們十分重視的是,這些山難中大多數是「不應該發生的」事情。不努力解決這些問題,「驢友」探險游的風險和遇難人數的增加不僅會繼續擴大,還必然影響到旅遊業的形象和健康發展。

  記者/應琛 實習生/龐沙

  在經歷了13天12夜,共出動3000多人次,花費高達五六十萬元的生死大搜救後,上海小伙任聖傑最終沒能上演生命的奇跡。日前,他的骨灰在親友的陪伴下飛回上海。

  100多年前,美國著名心理學家詹姆斯斷言,「只有不停地冒險,我們才活著。」他為了「活著」,曾花了13個鐘頭登上阿第倫達克山,不惜心臟嚴重受損。

  近年來,隨著自助游、自駕游等旅遊模式在國內的興起,借助網路平台,「驢友」們經常發出挑戰極限的「英雄帖」,有的漂流大江大河,有的攀爬絕壁,甚至還有步行進藏的。新奇刺激的探險游在給「驢友」們帶來快樂的同時,慘劇也是頻頻發生。其數字也呈不斷上升的趨勢。

  僅據上海市旅遊局法規處不完全統計,自2006年至今,因「驢友」探險活動發生的傷亡報告已達數十起,死亡人數44人,受傷12人,且傷亡報告呈逐年遞增趨勢。而從中國登山協會今年初發佈的《2009年中國大陸山難案例統計》來看,2009年度共有44人死於登山戶外運動山難中,分別發生於19個案例中,遇難人數較去年增加了約1.5倍。更有人用「井噴式」的,來形容2009年中國大陸的山難。

  實際上,與國外相比,中國山地遇難人數還是較少的。而遇難事故的發生率也並不高。但需要我們十分重視的是,這些山難中大多數是「不應該發生的」事情,暴露出在安全教育上、制度完善上、開展救援上等重要方面存在很多不足和缺陷,不努力解決這些問題,「驢友」探險游的風險和遇難人數的增加不僅會繼續擴大,還必然影響到旅遊業的形象和健康發展。

  「獨行俠」的悲劇

  任聖傑,1985年11月出生,在一所學校擔任輔導員,平時愛好各類體育運動和戶外旅遊。

  今年暑假,小任的目標是自駕游去西藏。7月13日一早,途經雲南大理的他突發奇想想領略蒼山之美,獨自一人上山。誰知這人生中的第三次爬山卻不幸失足墜入山谷,消失於茫茫蒼山中。征服西藏成了永遠的夢。

  由於不熟悉地形,受傷的小任無法說清楚自己所處的具體位置。發出7月15日最後一條短信——「孤松,直升機」後,任聖傑的手機徹底關機。「孤松」是指他身邊有一棵大樹,「直升機」是說希望救援人員用直升機來救他。但是他不知道,在連日濃霧和大雨的天氣下,即便出動直升機也愛莫能助。而對於植被茂盛的蒼山來說,找一棵「孤松」無疑是大海撈針。

  奇跡與救援人員一次次地失之交臂。直到7月24日,救援人員在出事區域發現任聖傑的旅行包、身份證、手機,搜救才出現轉機。25日上午10時,救援人員在離旅行包50米的懸崖下,找到了任聖傑,此時他已經去了天國,只剩下「孤松」獨自含悲。任被發現時,遺體已經有些腫大,身邊的竹子有被啃食過的跡象,救援隊員推測他可能在多天前就因為飢寒交迫而遇難。

  包一飛,上海探險家園的專業領隊,有著十多年的登山探險經驗。在他看來,任聖傑這次意外有很多次避免的機會,「他本可以不死」。

  據資料顯示,雲南幾乎每年都會有類似的遇難事故發生,但除了極少數意外是因為本人無法預料、不可抗拒的天災所致,其他多數都是因為主觀方面的麻痺大意所致。包一飛對此十分認同,「驢友」遇難的一個主要原因就是個人素質問題,通常發生意外事故的都是個人行動,「其中,有90%以上的事故都能找到個人問題。真正的意外是很少的,很多可以說是意料之中的事情。『驢友』切忌對自己過分自信。」

  在這位專業級「驢友」的眼中,蒼山比較容易征服,擁有良好的道路設施和詳細的山峰地圖,還有80%的手機信號覆蓋區域,「攀登基本沒有什麼難度」。

  但從家屬提供的訊息看,任聖傑徒步攀登蒼山之前,查閱的全部是旅遊資料,而根本不是戶外運動資料。這一點大意,已經為意外埋下了伏筆。7月13日那天蒼山天氣晴好,任聖傑是穿著短袖T恤和短褲獨自上山的。但天黑之後,蒼山上氣溫急劇下降,甚至到了零攝氏度。雖然他是一個冬泳好手,雖然他的求生意志很強,雖然他身邊20多米處就是一條溪流,但短衣短褲的他根本不可能連續13天抵禦這樣的低溫。

  當聽說任聖傑只帶了一把雨傘,連手機備用的電池和食物都沒帶就去登山,包一飛很反對任聖傑的這種「獨行俠」戶外行動,「『驢友』出行最起碼是要結伴。如果一個人獨自去登山,一旦發生意外,就沒有人可以幫他。」

  由於準備不足,電池耗盡。加上任不熟悉基本的戶外器材常識,沒有攜帶GPS設備,導致在撥打求救電話時無法說出自己的具體方位。包一飛說,蒼山有18溪19峰,如果不確定具體方位,搜救工作很難迅速開展。

  如果任聖傑按照原定計劃沒有登蒼山,如果他按照原路下山,如果有人與他結伴而行,如果他準備充足……如今,斯人已去,沒有如果。這個25歲的小伙離公眾的視野漸漸遠去,而他,卻留給生者太多的歎息:風景可以反覆欣賞,而生命不能重來。

  專業搜救的欠乏

  中國旅遊研究院旅遊產業運行與企業發展研究所負責人李仲廣在接受《新民週刊》採訪時表示,大眾化旅遊發展之後,旅遊散客化是越來越明顯了。2009年,出境旅遊80%以上是散客,國內游95%以上是散客。其中,「驢友探險游」是一種越發興起的自助游形式。

  「『驢友探險游』理應納入旅遊公共服務的範圍。每年1萬多億的旅遊收入肯定包括這些人的消費支出。既然這樣,在管理的時候,就不能把這部分責任推開。」李仲廣說,「驢友探險」非旅遊這種說法並不合理。

  在這次13天的不間斷搜尋過程中,大理州黨委、市黨委、政府累計組織民兵、消防、森警等3000多人次,克服蒼山山高崖陡、箐深林密、雨多霧大等困難,花費了五六十萬元。最後,任聖傑是被一支來自深圳的專業搜救隊找到。人們在看到地方政府有所努力的同時,其實也反映出現今旅遊救援工作中所存在的一些不足。

  李仲廣指出,對這種「驢友」的探險自助游活動需要的是一種整體的、綜合的政府的旅遊公共服務。但現在這些服務部門都是分散的,一旦出現危險,負責救援的是消防部門、公共安全部門等相關職能部門。「如果把這類事故的情況訊息報到旅遊局來,旅遊局也會把訊息和要求轉到相關的部門,目前旅遊局只能起到這樣一個牽頭的作用,針對『驢友』並沒有一個部門來服務和管理。」

  正因為如此,李仲廣認為,在各地成立專業的山地救援隊是很有必要的,「旅遊所遇到的危險,特別是散客所遇到的旅遊危險,有一定特殊性。在山地的救援難度會更大一些,所以有一些有經驗的人發揮嚮導的力量,還有一些在市場經濟環境裡產生的專業救援力量,民間的救援服務應該鼓勵。因為消防部門肯定不能大一統地去救援各種風險。」

  但如今的現狀卻是,儘管雲南有著萬名戶外運動愛好者,每年前來雲南探險的人也絡繹不絕,但目前雲南尚無一支專業的救援隊,政府和民間的搜救意識還遠遠不夠。儘管昆明登山探險協會近些年來極力呼籲要成立專業救援隊,最終因為經費不足拖延至今。

  目前,北京、四川、深圳等地都已成立了專業的山地搜救隊。包一飛告訴記者,上海的隊伍也正在積極籌劃成立中,而他本人正是發起人之一。

  「政府救援的問題在於有專業山地救援隊的地方很少。一旦有人掉到懸崖底下,政府組織的救援隊人力很多,但不是最專業的,只能靠武警、消防等部門。有時就算找到人也沒有合理的方法把人救上來。」包一飛坦言,成立救援隊其實存在幾大問題,「最大的問題就是經費。誰來出這個錢?一支隊伍,包括裝備的更新、值班的系統、人員成本,十萬到二十多萬肯定是需要的。」

  據業內人士保守估計,目前我國參加戶外運動的人數超過1000萬。中國驢友網、驢行天下、中國驢友公社等一些網站和論壇也顯示,通過這些網站和論壇組織「驢友」出行的人數一直保持增長。人們在遊山玩水過程中,地形不熟、貿然進入未開發的區域所引發的墜崖、迷路現象時有發生,各種意外傷亡事故也隨著「驢友」數量的增多而增長,一些「驢友」自發組織的救援隊也應運而生。

  救援隊的組建,開始只是出於「驢友」們的愛好,屬於「救人救己」的組織。這些隊員中,有醫生、公司職員、公務員,幹什麼的都有,但專門從事救援的人卻幾乎沒有。

  這點也是包一飛擔心的第二個問題,「去救援的人自身的能力怎麼樣。這就需要有更好的培訓機制,不能憑著一腔熱情就去救援。」

  包一飛透露,現階段他們正在和一家保險公司和國際SOS救援公司合作籌劃這件事情。他希望看到的是,一旦發生事故,作為一支民間救援隊伍能與政府互相協作。而政府也能夠盡快搭建起一個官民救援平台,定期開展訓練工作。

 [1] [2] [下一頁]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I 下篇文章 >


天有多熱 誰說了算
■預報溫度為何總是低於實際感受? ■高溫預警,這是不是一個純粹的科學問題? ■「天氣預報就是不上40℃」,這一傳言有無根據? ■在酷熱的上海,中國氣象局下屬中國天氣網為什麼記載6至8月連續三月無高溫? …詳全文
南方周末
火燒圓明園150年祭:王朝坍塌
1860年10月18日至19日,是中國近代史上一個應當用濃重黑色加以標記的日子。隸屬英國遠征軍第一師的第60來復槍團、第15旁遮普步兵團,連同騎兵旅在約翰·米啟爾將軍的指揮下,開進了兩週前慘遭洗劫的圓 …詳全文
三聯生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