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新民周刊
前期雜誌
 
其他政經時事
南方周末
新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收入差距是如何拉大的? 新民周刊
轉寄 列印
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了,現在請關注她們
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了,現在請關注她們

  改變分配狀況需要很長時間,但這些政府部門的表態、規劃和政策證明,改變分配不公的現狀已經是中國政治生活的重要主題。

  記者/汪偉

  政府準備提升國民的收入。

  人們還記得總理溫家寶年初的承諾:在他接下來3年的任期裡,將把主要精力放在促進公平分配上。

  在過去的60年裡,增長是執政黨謀劃的主要目標。但在中共中央正加緊制定的「十二五規劃」裡,分配將佔據醒目的位置。將於10月份召開的中共十七屆五中全會上,將審議規劃內容:分配很可能被看成是和增長同等重要的事情。

  國務院同時將公佈經過多次修訂的《關於加強收入分配調節的指導意見及實施細則》。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部準備牽頭制定《工資條例》。

  改變分配狀況需要很長時間,但這些政府部門的表態、規劃和政策證明,改變分配不公的現狀已經是中國政治生活的重要主題——另一個方面則證明貧富分化的嚴重程度。

  經濟學家主要用基尼係數來衡量一個國家的貧富差距。和其他來自中國的數字一樣,中國的基尼係數有多個版本。新華社世界問題研究中心研究員叢亞平和李長久的報告認為,中國基尼係數已經超過0.5,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姚洋在一篇文章中說,這個數字是0.47。不管哪個數字,都顯示中國的貧富分化已經到了危險的邊緣。

  是什麼驅使著中國的收入差距不斷上升?

  經濟總量的急劇膨脹往往帶來收入差距拉大和貧富分化,類似的情景在幾乎所有經歷過快速增長的國家的歷史上都發生過,人們處置的方法不同,結果也不同。有一些國家成了當今世界上的「成功國家」,另一些要麼墜入了動盪不寧的泥淖,要麼重新回到了貧困的深淵。

  導致貧富分化的主要原因,都關係到中國最深層次的問題,改革將考驗政府的意願、勇氣和能力。

  財政支出失衡

  要縮小收入差距,有些人認為,關鍵是提高中國工人——尤其是製造業工人的工資,也有人認為,政府掌握了過多的財富,是中國人「勤勞而不富有」的關鍵。

  第一次分配,也就是工資收入,在過去的10年裡,占GDP的比重一直在下降。通常認為這和中國勞動力供應的形勢有關:需要就業的人太多了,工資就難以上漲。但最近,經濟學界開始有人從另一個角度解釋這個問題:政府過於傾向於資方,工會沒有為工人爭取應有的權利,人為地壓制了工人的有組織抗爭的後果是壓制了工資上漲的可能。這種情形正在逐漸被工潮所改變。

  第二次分配指的是政府在社會保障、教育和醫療方面的支出。和中國急劇增加的財政收入相比(連續多年的兩位數增長之後,財政收入今年將達到8萬億,僅次於美國政府的收入),民生方面的開支上升得很慢。

  財政收支既關係到第一次分配,也關係到第二次分配。因為政府的所有收入都來自社會,財政收入一元錢,企業和個人就要失去一元錢。

  2010年中國財政收入將達到8萬億元,如果計入政府基金收入和其他經營性收入,政府收入占GDP比重可能與世界上經濟總量最大的美國持平。但中國的人均GDP(3800美元)不及美國的十分之一。一般來說,在人均GDP3000美元的水平,財政收入不應該超過GDP總量的20%。

  政府收入多了,個人和企業收入就少了。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說,在多數國家,勞動收入占GDP60%左右,而中國只佔到42%多一點;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多數國家用於醫療、社會保障、教育和就業服務的開支要占財政支出一半以上,但中國這方面的開支僅佔財政開支的28.8%。中國政府的錢主要花在固定資產投資和自身消耗上了。

  在討論導致收入差距的原因,人們的主要注意力集中在財富的分配上——不管是企業層面的分配,還是政府層面的分配。但我們同樣不應該忽視財富的生產對貧富分化的影響。

  那些體制性的障礙——戶籍制度、行政壟斷和審批,限制了中國人遷徙和創造財富的自由,讓官員變得腐敗,造成了一批既得利益集團。利益集團使得法律、行政命令甚至司法判決都開始向少數人傾斜,大多數人就無力改變自己的命運。

  中國財政資金大量投入基礎設施和其他領域的投資,這些資金使用效率如何,缺乏有效的評估。普遍認為用於經濟刺激計劃的4萬億投資——配套投資還遠不止這個數字,絕大多數都是政府資金——對中國GDP「保八」起了決定性作用。今年,美國和歐洲準備退出刺激計劃,但中國政府仍然表示,將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適度寬鬆的貨幣政策」——這是繼續刺激經濟的另一個說法。但麻省理工學院斯隆商學院教授黃亞生認為,這樣做很可能是得不償失的。

  城鄉分割拉大收入差距

  麻省斯隆商學院教授黃亞生給記者發來的材料中,有他和中山大學2009年在廣東所做的一項農民工調查。他的研究表明,中國的城市化有一種特有的迷惑人的地方。

  從2000年開始,中國開始急劇地城市化。根據其他國家的經驗,城市化會帶來家庭收入的增加,進而刺激消費的增長。

  「中國城市化把2.3億農民變成農民工,這個過程本身增加了國民收入」,根據黃亞生團隊的調查,農民工在廣東打工的收入是在老家相同條件下打工收入的2-3倍。但這一「不得了的經濟成就」卻沒有拉升中國的消費。黃亞生說,2000年以後,中國家庭消費占GDP比例實際上在下降。

  這也可以理解為中國家庭更注重儲蓄而不是消費。事實上,農民工的確很重視儲蓄。廣東的農民工的儲蓄占收入的40%,比城市居民要高15到20個百分點。

  城市化帶來的增長之所以沒有在消費行為中體現出來,黃亞生說,是因為公共服務的欠缺抵消了這種增長。而中國的公共服務是和戶籍緊密地聯繫在一起的。

  公共服務和戶籍聯繫在一起,人口史專家葛劍雄說,意味著農民工雖然在城市裡工作、生活,但不能享受與本地市民一樣的醫療、教育、社會保障和就業機會。

  黃亞生和中山大學調查了2000多名農民工,一半以上的人在廣東已經生活了6年以上,其中有一人從1976年就在廣東打工。他們都沒有取得當地戶口。

  城市和農村的一個主要區別在於人口密度高,消費需求集中,能夠減少交易成本,有利於發展服務業。黃亞生說,這種經濟上的規模效應是近代以來全球性城市化的主要動力。城市化往往會帶來消費上升,但中國例外。

  農民工雖然在城市裡生活,主要消費卻發生在農村。以廣東的農民工為例,他們存錢的主要目的是供孩子上學和在老家建房,僅前者一項,就佔到了農民工總開支的33%。

  如果農民工子女能夠和有城市戶口的孩子一樣,進入收費低廉而資質更好的公立學校讀書,農民工的收入就能夠得到顯著的提高。所以,東部的城市如果能像給有職業、長期居住的農民工和本地居民同樣的公共服務,就能夠降低他們的儲蓄率,從而促進消費。

  中國城鄉居民的收入比一直在擴大,從1978年前的1:2.36擴大到了2009年的1:3.33。如果算上公共服務方面的差距,國際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說,這個比例將進一步擴大到1:4以上。

  實際上,復旦大學教授陸銘認為,這是中國貧富分化的主要原因。

  「重慶的人均收入比上海的人均收入低很多,不是因為重慶城市居民比上海城市居民收入低很多,而是因為重慶的農村人口比重比上海高很多」,陸銘說,在城市化率較高的東部省份,收入差距在縮小。這說明地區間的收入差距背後是城鄉收入差距。

  誰能進入高收入行業?

  以對基尼係數的貢獻論,唯一能夠和戶籍制度相比的是行業收入差距。少數行業的收入遠遠高於其他行業,這是導致城鎮居民內部收入差距不斷拉大的主要原因。

  根據復旦大學陳釗教授的一項研究,1988年,行業收入差距對整體收入差距的貢獻幾乎可以忽略不計,而到了2002年,行業間不平等已經成為僅次於地區間差距這一因素之外的,導致城市居民收入差距的第二重要的因素。

  90年代以來,「交通、運輸、郵電、通訊業」和「金融、保險業」這兩大行業相對於其他行業來說收入越來越高,「電力、煤氣及水的生產供給業」的收入也迅速和其他行業收入拉開差距。這三個行業的高收入是行業收入差距擴大的主要原因。

  有一些行業收入較高是因為需要特殊的技能,比如軟體業和計算機服務業。但中國的高收入行業的普遍特徵是行政壟斷。陸銘說,行業收入差距拉大「主要是由一些具有國有壟斷性質的行業引起的」。

  陳釗說,對公用事業、郵電、通訊等沒有受到市場化衝擊的壟斷盈利部門來說,勞動力市場的競爭對它們影響不大,而金融、電信等部門則積累了大量的利潤,其中一部分就體現為這些行業內員工收入的快速增長。

  這一時期的特點是,「改革進入了難以根本觸動以壟斷行業為代表的既得利益集團的階段,因而壟斷行業在市場化改革中逐漸得益,並最終較為穩定地處於高收入行業之列,而競爭性行業則一直維持著相對較低的收入狀態。」

 [1] [2] [下一頁]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I 下篇文章 >


天有多熱 誰說了算
■預報溫度為何總是低於實際感受? ■高溫預警,這是不是一個純粹的科學問題? ■「天氣預報就是不上40℃」,這一傳言有無根據? ■在酷熱的上海,中國氣象局下屬中國天氣網為什麼記載6至8月連續三月無高溫? …詳全文
南方周末
火燒圓明園150年祭:王朝坍塌
1860年10月18日至19日,是中國近代史上一個應當用濃重黑色加以標記的日子。隸屬英國遠征軍第一師的第60來復槍團、第15旁遮普步兵團,連同騎兵旅在約翰·米啟爾將軍的指揮下,開進了兩週前慘遭洗劫的圓 …詳全文
三聯生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