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南方人物周刊
南方人物周刊
前期雜誌
 
其他商業企管
天下雜誌群
數位時代
環球企業家
新財富
英才
中外管理
經理人
新營銷
管理雜誌



 
梁家輝 一半退休,永不退役 南方人物周刊
轉寄 列印
《十月圍城》劇照,梁家輝身上有股書卷氣
《十月圍城》劇照,梁家輝身上有股書卷氣

  你也知道的,我是香港理工學院學平面設計出身,絕對是。這結婚證書是我畢業以後第一個作品,也是我非常滿意的一個作品。很正規,是當時香港結婚證書的山寨版,我親手刮字、畫花邊,完全按正規的結婚證書來做。

  那張結婚證書我到現在還保存著,反而正式的那張不知道放哪裡去了。

  雖然是私訂終身,但我徵求過她父親的意見。我說我跟江嘉年結婚,你會反對嗎?他有懷疑:你們才認識多久啊,一個月多一點,會不會太快了?我說,我沒這個感覺,我不管怎樣都會跟她結婚的,但我還是要尊重你的意見。

  當時我沒問過太太。很多年以後我問她:當時我那麼窮,那麼沒前途,一個那麼沒有安全感的男人,你為什麼會答應嫁給我?她就說了一句話,讓我挺感動的,她說:我那時候就相信,你不會讓我過艱難的日子。

  我太太,太聰明了。

  我沒有因為這句話有壓力,因為後來又有一句話補貼了所有的話。那段時間拍戲拍得很苦,在上海,我打電話回家,我說:老婆,我拍戲拍得很辛苦,我再也熬不下去了,我想回來。她想也不想就說:那就回來啊。她這個態度反而提醒了我,我說你神經病,說回來就回來,那我們以後吃什麼?怎麼生活?她說:管它呢,有什麼我們就吃什麼,我們是夫妻啊。

  周潤發演老大,我演馬仔,台詞只有3個字

  你說我天生就是吃演員飯的?很奇怪,其實我去藝員班是陪朋友去的,很多後來的明星當初都是陪朋友報名,沒想過自己要當演員,劉德華他們都是。

  去了以後發現,藝人培訓班滿好玩的:第一,不用穿校服!第二,不像平時唸書那麼呆板,很多生活裡面的經驗可以放到角色中,通過對白、肢體語言表達出來,很過癮的。我跟胡軍開過玩笑,說我們倆是連屁股都會演戲的。

  當時在藝員班,我跟劉德華是露臉最多的兩個龍套,因為我們都很勤奮,也年輕,只要有演出機會,能跟大明星一起表演,就很開心。有一次選中我們倆給周潤發配戲,我還讓我媽媽特意做了一頓飯,把劉德華請到家裡,說:哎,我們要研究劇本!

  我們收到的劇本是那麼厚的一沓,吃過飯以後兩個人就在那裡翻啊翻,翻到最後,我們倆的全部台詞是3個字:「是,龍哥!」

  周潤發演的老大,進了場子以後說,你們下去給我看一看。左右就說:是,龍哥!完了以後兩個人就下去。為了這3個字,我們想了各種造型和動作,因為配戲的是周潤發啊,我們是跟他的馬仔,不能給他丟臉。應該怎樣怎樣,把帽子拉低啊,把手放在夾克裡面好像隨時要拔槍啊,設計了很多很多,結果都給推翻了。

  我有一個習慣,演戲之前,會給角色寫一個小傳:這是個什麼樣的人,他小時候經歷過什麼事。這樣人物才能立起來。這習慣是拍《黑金》的時候養成的,當時我到台灣拍戲,作為一個香港人,對台灣黑幫是怎麼回事根本不瞭解,所以導演麥當雄和麥當傑給了我很多、很多、很多的材料,各種對當時台灣不同黑幫老大的報道,他們的出身和結果。我就抽取其中跟劇本有關的部分,放在《黑金》的周朝先身上。我用這個方法,演繹了一系列黑幫老大,比如周朝先,比如任因九。這些角色幫我再次拿下影帝。

  當了這麼多年的演員,演遍各種角色,我開始希望往導演和監製的方向轉型。當演員,你只能在現場影響別人,但如果你是導演或製片人,你就可以傳達自己的理念,把自己的想法傳遞出去。

  我總覺得,香港回歸以後,電影界,其他領域,還沒有完全回歸的感覺。很多人還在區分港星和內地演員,還不把港片看作中國電影。我身份特殊,我是第一個進內地做合拍片的香港演員,跟那麼多的國內劇組、國內演員合作過,我有很多經驗可以告訴大家,用我的方式,向他們顯露,內地跟香港應該如何融洽合作。

  如果我自己當導演,我最想拍的風格?最早我想拍純粹的愛情文藝片,因為我自己就是很浪漫的人,但年歲越來越大,浪漫的感覺已經離我遠去了。香港回歸前後,我想拍比較實在的、記錄那個時代的片子。現在我反而又想,電影本身是文化事業,但同時也是商業,希望走比較商業的路線。電影畢竟還是一門生意,是為了娛樂觀眾,而不是讓觀眾難受的。

  驚險的南極考察

  為什麼2005年要去南極考察?我喜歡冒險,從小喜歡大自然,希望認識我生長的地球,香港以外的地方我都想接觸。人生在這個星球上,時間非常有限,我一直有個想法,如果有可能,我要去三極看一下:北極、南極和珠峰。

  香港有個叫李樂詩的博士要組團去南極考察,問我有沒有興趣,我說太有興趣了!

  她組這個團,不是說你願意去、有錢就可以去,要考驗你的體能,你對大自然的認識,需要一系列的審查。我那時候就想,就算不能去三極,起碼也要去一極。所以我不顧一切,醫生驗證、家人審查、體能測試種種都通過,我就去了。

  我去南極考察沒有目的,完全是一個自私的行為。我希望有生之年還可以去北極,珠峰我在體能上已經應付不下來了,珠峰是個極度危險的地方。

[上一頁] [1] [2] [3] [4] [下一頁]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I 下篇文章 >


天下雜誌群
洪蘭:惻隱之心怎麼教?
現在年輕人對別人的痛苦不當一回事,連生命也視之如草芥。我們要問:惻隱之心是怎麼來的,可以教嗎? 洪蘭 我去朋友家,看到他在替狗刷牙,問他為何如此費事,他嘆息說這隻狗是他撿來的,從小被 …詳全文
天下雜誌群
管理雜誌
在虛無飄渺中茁壯
一群台灣的旅行團從舊金山搭上遊覽巴士,翻山越嶺前往Lake Tahoe,車行數小時,整車的旅客睡得東倒西歪,旅行團的導遊鑑於旅客需要休息,乃商請司機將遊覽巴士開進路旁的一家麥當勞餐飲中心休息,車上 …詳全文
管理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