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南方周末
前期雜誌
 
其他政經時事
新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新民周刊



 
天有多熱 誰說了算
氣象專家:高溫預報是測量出來的,也是「商量」出來的
南方周末
轉寄 列印

    ■預報溫度為何總是低於實際感受?

    ■高溫預警,這是不是一個純粹的科學問題?

    ■「天氣預報就是不上40℃」,這一傳言有無根據?

    ■在酷熱的上海,中國氣象局下屬中國天氣網為什麼記載6至8月連續三月無高溫?

    □本報記者潘曉凌黃永明

    李邑蘭發自廣州、北京、上海實習生李順孫宇晨雷磊

    在網路上一份流傳甚廣的「職業聲望排行榜」中,天氣預報員入選不靠譜職業之列,與之對照,股評家也只獲得了這項「大獎」的提名而已。

    今年入夏以前,你或許會因為股評家的「不靠譜」程度被嚴重低估而憤怒;7月份以後,天氣預報員的入選該重新讓你心服口服了。尤其是,如果你恰好生活在北京、上海、杭州等酷熱城市。

    北京,7月5日,電視台記者將一枚雞蛋打在路面井蓋上,3分鐘後,熟了;杭州,8月13日,一支酒精溫度計僅僅在路面上比劃了一下,紅色酒精柱即刻突破了極限值,它的上限是50℃。

    此前一天,兩地的天氣預報最高氣溫才分別為37℃與32℃;而當日兩地實際最高氣溫測值為40.6℃與39.5℃。

    因天氣炎熱,近日北京、濟南、無錫、合肥等地猝死者達23人,其中一半以上是在戶外作業的建築工人、高樓外牆清潔工。

    然而,據天氣預報顯示,當時這些城市的最高預測溫度均沒超過40℃。在上海,噴霧、冰塊齊齊上陣降溫,截至記者發稿時,中國氣象局公共氣象服務中心下屬中國天氣網卻記載,今年6至8月份連續三個月上海無高溫日(35℃以上)。

    關於40℃氣溫預報的質疑在網路上迅速漫開———路面井蓋上都可以煎雞蛋了,怎麼還不上40℃?

    司機開著車都能熱暈過去,導致連環車禍,怎麼還不上40℃?

    40℃,上還是不上,這到底是科學,還是政治?

    一個流傳最廣的猜測是,40℃是個檻,檻一旦邁過去,就會涉及縮短工時、高溫補貼、停工等一系列勞動保障問題。難道天氣預報「技術性」地降了溫。

    這是一個易被忽視卻非常重要的話題:為什麼天氣預報總是比我們感受到的氣溫要低?氣溫預測有被人為壓低嗎?天氣預報對我們普通人還有意義嗎?

    一隻百葉箱的溫度「感受」

    一個普通人要確定第二天的溫度,可能需要搜集預報溫度,濕度,風速,太陽輻射指數,還得要一點天氣預報員的專業計算知識。

    你是否覺得在高溫天氣下,預報溫度往往低於實際感受?你的感覺是對的,因為預報溫度的基礎來源於一隻木箱,一隻裝有溫度測試儀的距地面1.5米的通風百葉箱。「天氣預報是一道數學題+語文題。」廣東省氣象台前高級工程師李開樂告訴南方週末記者。

    在他的描述中,天氣預報員的工作和醫生差不多。每天,當值預報員都要組織兩三次會商,其間,數十張圖表如病人的X光片般,掛在牆上或顯示在電子螢幕上,經受預報員們的反覆對比與激烈討論。

    圖上,顯示著各種各樣的訊息,比如,整個亞洲地區的天氣系統演變,高壓、低壓在什麼部位,吹的什麼風,風的變化過程等。這些訊息,來自於一個全球氣象數據交換共享系統。全球所有城市的天氣預報,都基於這一系統。

    開頭提到的那隻箱子,就與這個系統直接相關。中國各城市測算當地的實際溫度,都以百葉箱裡溫度計的測量結果為準。廣東省氣象科技服務中心首席專家何夏江說,這套共享系統的前提是數據採集標準統一,百葉箱,無論是哪個國家哪座城市,都設在離地面一定高度內(1.25∼2.00米,國內為1.5米),沒有直曬,草坪地面,空曠、通風的位置。「如果不按同一標準選址」,何夏江說,由於環境不同、地面質地不同,溫度也會不同,各個國家的氣象數據就會失去參照、共享的意義。比如,8月5日這天,百葉箱測到的廣州實際最高氣溫為37.1℃,而同期地表溫度則達到51.8℃。

    這也部分解釋了氣象部門提供的氣溫為什麼比城區居民實際感受到的溫度要低,為什麼水泥地上的雞蛋會熟,為什麼水銀溫度計會爆。

    此外,隨著城市樓房越建越高,河流越來越少,二氧化碳排量、空調等熱氣排量越來越大,城區內也開始越變越熱,與郊區的溫差越來越明顯。這一現象有個學術名,叫「熱島效應」,設置於熱島之外的百葉箱,測量到的溫度,自然比城區內實際氣溫要低。

    為什麼不將這只箱子遷入城裡?

    還是老問題,全球氣象數據共享系統,需要一個全球統一的訊息採集標準。在世界氣象史中,百葉箱因經濟因素或箱子質地問題,發生過幾次變更,但每一次,「都不可避免地基於科學」。

    並且,百葉箱裡的溫度計,只能決定當地實際的氣溫,在氣溫預報中,它只是預報員們參照的數據之一,那些像病人X光片般,懸掛於牆上或電子螢幕裡的數據和線條,都是最終確定次日天氣預報中最低溫度與最高溫度具體數字的依據。「每天天氣預報裡的最低溫度與最高溫度,都不是運算的直接結果,而是值班預報員們討論出來的。」李開樂說,儘管計算機會運算出一個參考數值,但誰也不會直接引用,還要綜合參照自己的從業經驗、歷史同期氣象情況、各種數據訊息等。「否則,每天兩三次的會商也就沒有必要了」。

    而在氣象科學上,預報溫度與體感溫度實際上是兩個不同的概念。中央氣象台首席預報員楊貴名解釋說,人們所感知的溫度被稱為體感溫度,由四方面因素具體影響。簡單地說,體感溫度等於氣溫、太陽輻射作用、濕度這三因素之和再減去風速的修正作用。「預報溫度只是體感溫度的重要參考依據」,楊貴名認為,這是普通人覺得預報溫度與體感溫度有較大差異的原因。

    李開樂告訴本報記者,歷史上沒有出現過的溫度,預報中是不會出現的,那些「創歷史新高」的新紀錄,都是實際氣溫;預報的數字,也不會精確到小數點後一位,因為,「天氣預報從來都不是一道純粹的數學題」。這也是氣溫預報常常比實際溫度低的原因之一。

    以此來看,我們要確定第二天的溫度,不只需要搜集預報溫度,濕度,風速,太陽輻射指數,可能還需要一點天氣預報員的專業知識,做一次計算和家庭會商,以決定明天穿什麼厚度的衣服出門。

    惟一的問題是:對於習慣了守在電視機前看天氣預報的普通人來說,這是不是稍微難了一點?

    40℃,上還是不上?

    有些地方鼓勵把可能出現的極端天氣預報嚴重些,以給政府防災減災工作留有餘地;有些地方則會傾向考慮預防的成本與擾民的風險,鼓勵保守預報。

    所有受訪氣象專家都否認存在所謂40℃這個檻,而是只要溫度上了35℃,一律稱之為高溫天氣。

    上海市氣象訊息傳媒中心技術總監姚志展告訴本報記者,天氣預報上了35℃,需由首席預報員簽發。並且,在溫度預報上,姚強調,完全由首席預報員說了算,不存在「政治預報」。

    不過,在高溫預警信號界定中,40℃仍是有重要意義的。紅色高溫預警信號———高溫中的最高級別———是指24小時內最高氣溫將要升到40℃以上。

    中央氣象台首席預報員楊貴名以今年8月18日發佈的黃色預警舉例說明,在發佈預警的同時都必須附有防禦指南,包括提醒有關部門防範電力設備因負載過大引發火災,建議高溫作業人員採取防護措施等等。

    因此,預報40℃以上高溫,與其他極端危害天氣的預報一樣,仍然是需要與工作人員責任、考核相掛鉤的。

    比如降雨量在100mm以上的大暴雨,10級以上大風,姚志展說,分別需要更高級別的技術官員簽發,涉及到全市性動員的警報,譬如颱風緊急警報須經市防汛總指揮簽發。這使預報員及所有責任承擔者需要考慮的,除了技術型問題,還不可避免地包括氣象系統的責任制與考核機制。

    對於40℃以上高溫天氣的預報並不是一律傾向於保守與壓低。

    入夏以來,北京和重慶均有超過40℃的實測溫度紀錄,但北京沒有預報40℃,重慶有預報;湖南省氣象台今年也預報了局部地區溫度將超40℃,其首次發佈高溫紅色預警信號,則是在2006年。

    對於民眾普遍感受酷暑的上海,上海市氣象訊息傳媒中心技術總監姚志展認為,並不是刻意不報40℃,而是出現幾率本身太小,一百多年來上海地區的氣象記錄中出現得也不多。今年出現連續4天39℃以上,既打破記錄也屬於小概率事件。「不過也不是每個地方都一樣高,海邊的部分會低一些,城中心的會高一些。預報溫度只是總體上的溫度。」「預報員對極端天氣預報的拿捏,基本是以考核標準為基準的。」廣東省氣象台前高工李開樂說,有些地方鼓勵把可能出現的極端天氣預報嚴重些,以給政府防災減災工作留有餘地,有些地方則會傾向考慮預防的成本與擾民的風險,鼓勵保守預報,這些都會呈現在氣象系統的考核機制中。

    比如,廣東省台一位專家告訴本報記者,2008年廣州冰災期間,其間幾天預測結果是晴天,但在舉行大會商反覆討論後,最後決定保守預報,否則,如果滯留旅客又開始大規模返鄉,萬一再度出現冰雨天氣,災情更不可控。

 [1] [2] [下一頁]

< 本期目錄 I 下篇文章 >


富人窮人距離多遠
在經濟快速增長的國家,貧富分化是個普遍的經濟現象,如果不能很好地加以控制,就會引起嚴重的社會問題。 改革開放之前,中國的財產集中在國家手裡,人民普遍貧窮,城市居民內部的收入差距很小,農 …詳全文
新民周刊
火燒圓明園150年祭:王朝坍塌
1860年10月18日至19日,是中國近代史上一個應當用濃重黑色加以標記的日子。隸屬英國遠征軍第一師的第60來復槍團、第15旁遮普步兵團,連同騎兵旅在約翰·米啟爾將軍的指揮下,開進了兩週前慘遭洗劫的圓 …詳全文
三聯生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