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南方周末
南方周末
前期雜誌
 
其他政經時事
新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新民周刊



 
器官捐獻迷宮 南方周末
轉寄 列印

    中間還穿插著一幕幕人間悲劇。河源一個女孩做腎移植已經花了幾十萬,術後肺部感染,要上呼吸機,聲稱回家借錢的父親再沒回來,用不了藥,李銳只能看著她死去。

    一個十幾歲的女孩病情還未到終末期,為了做活體,就被推上了手術台。主刀醫生不願做活體移植,醫生就從外地找來。醫院間互相介紹病人,都有介紹費,所謂組織到其他醫院「學習」,實質都是談介紹病人。

    廣州暨南大學附屬華僑醫院教授蘇澤軒和南方醫院教授於立新等距退休不遠的老教授屬於「消極避世派」。他們看不慣業內的黑暗現實,不肯折腰,乾脆轉了業務方向。

    於立新說,死刑犯器官基本已被極少數通過旅遊移植大賺其錢的醫院壟斷,數十萬一個器官,立足科研與社會效益的醫院根本沒有這個財力。身為全國腎移植專業組副組長的他,冒著被排斥出主流圈的風險,一開會就放炮。

    罕見的捐獻志願者

    最近,王保田當上了深圳紅十字會器官捐獻志願者。

    這個新身份像塊硅膠,可以填充王保田心裡的空洞。王鑫離世後,那兒不斷分泌苦澀液體。只有在他對人講述捐獻兒子器官時,他覺得兒子又回來了。

    從第一例器官捐獻以來,全國不過130例,罕若沙漠綠洲。捐獻器官者中大多數為外出打工者家庭,共同點是欠繳醫院的搶救費,甚至連喪葬都困難。像王保田這般自己舉債捐器官的絕無僅有。

    捐出兒子器官的王保田,泅渡在悲傷之河。情難自禁,他曾設法去見三個陌生人。王鑫的兩個腎臟和一個肝臟,長在了這三人身體裡,他覺得他們載著再生的兒子。

    從老家安徽省阜南縣出發,經上海飛到三亞,王保田一家不知道施行手術的醫院是哪一家,便讓出租車司機到市區隨便找家賓館。「像天意安排」,他們被拉到陵園西路,距中山一院僅幾百米。

    院方安排王保田一家和肝移植者下午見面,另兩名腎移植患者已經出院。在等待中,王保田打開房間電腦,進入兒子的QQ空間。裡面的日誌,有些甚至已能背誦,他在電腦前靜默著。

    在我國最早器官捐獻立法的深圳,曾有捐獻方和移植方見面後的糾紛。捐獻方不時找移植方哭訴,移植方在東海漁村設宴、給數千撫慰金,仍無法了斷。關於器官捐贈者與受贈者的權利和義務,尚未出台。

    出於慎重,院方把王保田一家和肝移植者見面的事請示了衛生部。隨後,院方取消原計劃。

    目前,衛生部正在全國範圍內開展活體器官移植專項整治活動,期間暫停全國活體器官移植,對於急需移植輓救生命的,各省經衛生廳批准後施行。「在此情形下,『活體的屍體』可能增多。」某業內人士說。「活體的屍體」是一些嫌常規的活體移植「麻煩」的人搞出來的。他們騙一些農村賭六合彩輸了、欠高利貸的人,說可賣腎賺錢,然後在縣城偏僻的地方切了腎,高價賣到有移植資格的醫院,謊稱屍體腎。

    沒有人知道紅燈到底要亮到哪個程度,器官移植界才會停下來,而器官捐獻這一唯一的綠燈卻遲遲亮不了。

    直至今年兩會期間,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透露今年將對《人體器官移植條例》進行修訂,突破性的一點是將由中國紅十字會負責動員器官捐獻和器官分配。也將明確可選擇臨床死亡標準:腦死亡或心跳停止死亡。

    選擇紅十字會這一非政府組織,是希望建立獨立於醫院機構之外的人體器官捐獻與分配體系。

    3月初,中國紅十字會和衛生部聯合下發檔案,器官捐獻試點將在天津、上海、廣東等八省兩市啟動,但阻力清晰可見。

    中國人的器官捐獻意識與國際差距甚遠。器官捐獻率最高的西班牙每100萬每年捐獻器官大概有40個,美國每年大概有6000個人成功捐獻器官。「我不願意捐。」腎移植手術室的一位男實習醫生明確地說。他家在廣東農村,盛行死要全屍的鄉俗。五年的醫科學習僅是一張移動軟碟,隨時可抽離他的大腦。

    王長希說:「國外信基督教的多,認為身體不過是靈魂的寄居之所,死後靈魂升天。身體不重要,所以器官捐獻率高。東方信佛教,認為人還會轉世,身體要保持完整。」身處這樣的文化中,加之別人的看法左右自己的生活,有人想捐獻也阻礙重重。王長希認識的一位40歲左右的廳級幹部急性腦出血猝死,他的妻子,某省級部門處長,向王長希聯繫器官捐獻。等王長希準備好,她卻變卦了。只因她母親的一句提醒———「人家會說你對他不好,說不定早就盼他死」。丈夫家在廣東農村。

    捐獻者倍受壓力。李勁東接過湖南首例捐獻者的哭訴電話:他在地裡幹活時,同村人在旁邊說,唉呀,賣了很多錢吧,可以蓋房子了。王保田15歲就出門打工,像他這樣與熟人社會聯繫不緊密的,受鄉規民俗影響才可能少。

    火化、埋葬兒子後,王保田向北京朋友借的1萬塊還剩2700塊。揣著這些錢,他去醫院準備還錢。在電梯間,這錢被偷走。在兒子住院的32天內,沒哭過的他眼淚直掉。他說:「不是為我兒子哭,也不是為我自己的錢財哭,就為這個世界擔憂,為什麼他們不理解什麼是愛?」

    (實習生殷衛蘭對此文亦有貢獻)

[上一頁] [1] [2] [3]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I 下篇文章 >


新民周刊
富人窮人距離多遠
在經濟快速增長的國家,貧富分化是個普遍的經濟現象,如果不能很好地加以控制,就會引起嚴重的社會問題。 改革開放之前,中國的財產集中在國家手裡,人民普遍貧窮,城市居民內部的收入差距很小,農 …詳全文
新民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火燒圓明園150年祭:王朝坍塌
1860年10月18日至19日,是中國近代史上一個應當用濃重黑色加以標記的日子。隸屬英國遠征軍第一師的第60來復槍團、第15旁遮普步兵團,連同騎兵旅在約翰·米啟爾將軍的指揮下,開進了兩週前慘遭洗劫的圓 …詳全文
三聯生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