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南方周末
南方周末
前期雜誌
 
其他政經時事
新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新民周刊



 
器官捐獻迷宮 南方周末
轉寄 列印
  沒有人知道紅燈到底要亮到哪個程度,器官移植界才會停下來,而器官捐獻這一唯一的綠燈卻遲遲亮不了。王保田就被繞進了捐獻迷宮

    □本報記者蘇嶺發自廣州、上海

    舉債捐獻之旅

    17歲兒子的突然死亡將王保田拉扯進了一場令人匪夷所思的器官捐獻之旅,為此他舉債13萬。43歲的王保田,在北京承包了某單位的物業工作,月薪2000塊。妻子在某大廈做保潔,月薪800塊。一家人住在單位提供的一間6平方米的單房,在單車棚裡煮飯,上公廁方便。父母和讀高中的一兒一女在老家安徽阜南縣。

    他偶爾接點家裝來養活這個家。19歲來北京後,他在工地幹活。一次他在五樓接電線,不知樓下電閘開著,幸虧一樓有人果斷合閘。命保住了,一道白色蜈蚣狀的疤痕橫貫他的右手掌。24年裡,他兩頭忙活。供兩個弟弟上大學、幫兩個妹妹在北京開飯館,在老家蓋房。

    此時,17歲的兒子王鑫突遭不測。去年11月4日,王鑫在學校上廁所後突然暈倒,被醫生診斷為急性腦出血,剛推進手術室,王鑫的呼吸、心跳就停止了。

    從北京回家的火車上,王保田聽醫生說要準備後事了,他立即決定捐獻兒子的遺體和器官。王保田曾偶然從電視中瞭解到我國器官移植界的困境。

    100萬尿毒症患者中,每年可獲腎移植的僅五六千人,30萬人終末期肝病病人中,每年僅1000人獲肝移植。

    技術不成問題,缺的是器官供體。王保田和母親談及王鑫的後事處理。他們都篤信基督教,願意死後捐獻遺體和器官,「將生命泉的水,白白賜給那口渴的人喝」。

    然而轉入重症監護室上呼吸機、輸液後,王鑫「死而復生」,似乎恢復呼吸和心跳,臉紅撲撲的。王保田知道這只是一種醫療安慰,兒子實際已死。自此,王保田進入捐獻迷宮。

    安徽省紅十字會只接受死亡後遺體捐獻。按現行死亡定義,人無心跳、呼吸停止後才算死亡。此傳統死亡標準與器官移植標準相悖。喪失心臟功能後,人體內其他器官會在極短時間因熱缺血而功能衰竭。

    王保田不知何處可接受器官捐獻,安徽省紅十字會讓他通過阜陽的記者聯繫深圳紅十字會。打了100個電話後,他終於找到深圳紅十字會負責人高敏。

    忙了一天,聽高敏說可以接受,王保田的心踏實下來。紅十字會的人告訴他,得通過合法手續才能捐獻。王保田滿口應承「只要可以捐獻,一切按程序來。」不料,一個遠超過他想像的複雜捐獻之旅在等著他。

    廣東省紅十字會器官捐獻辦公室主任李勁東負責接洽,向醫生瞭解病情。

    臨床主治醫生提醒王保田說,「王鑫還有微弱的呼吸。我們只能繼續維持救治。」阜陽市醫院醫生以為他們在走腦死亡的路,因而顧慮重重。

    腦死亡與器官移植密切相關。在腦死亡時宣告死亡,心、肺才能移植,肝、腎等器官的功能也未受損。全世界有80多個國家和地區承認「腦死亡」標準,美國、英國、日本在內的13個國家還將其寫進了法律。從上世紀八十年代始,中國器官移植界專家就開始呼籲國家出台腦死亡法,衛生部也屢屢促進。

    腦死亡由一個神經科醫生、一個倫理醫生和一個非移植的專科醫生就可界定,但實際情形複雜。

    上海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副院長樊嘉說,醫生們擔心,為了取器官,可能會出現極端事例:醫生放棄本來可以搶救的患者;有錢有勢的人買通醫生,事先跟「受害人」做好關係,人為造成事故。

    三週後,王鑫情形依然,似乎成了植物人。按傳統死亡標準和現代醫學的腦死亡標準來看,植物人都是活人。但醫生也暗示王保田,兒子已無搶救希望。

    這期間,王保田成了主治醫生和廣東省紅十字會間的電話轉接員,光打給高敏的電話費就達400塊。

    王保田不想再繼續耗下去,和妻子商量後決定馬上簽署捐獻協定,「捐獻出去總能救幾個人。這一天天的,腎臟、心臟都沒用了,一個人也救不著了。」此時,王家在北京借的4萬,以及老家借的4萬,王鑫學校捐的3萬多已花光。

    器官移植門前是非多,深圳紅十字會堅持嚴格按部就班來。「我最怕有人說,我們看中了他的器官,跟醫院合夥誤導了病人。」李勁東說。

    按現行法規,只有在主管醫生明確的前提下,家屬強烈要求自動出院、放棄一切治療後,醫院才可以停用呼吸機、藥物。

    王保田請阜陽醫院對王鑫做了停機試驗,暫時撤掉呼吸機,同時停止輸液。3分鐘不到,進氧飽和濃度和血氧濃度掉到60%以下,血壓測不到,無自主呼吸。完成規定動作後,醫生判定王鑫的心臟已衰竭,這才明確宣佈無搶救價值。

    耗時一個月零兩天,王保田夫婦終於得以與深圳紅十字會簽署器官捐獻協定,無償捐獻兩個腎臟、一個肝臟和一對眼角膜。

    由於長時間使用大劑量的藥物,王鑫的心、肺功能受損,前一天抵達的北京安貞醫院醫生評估後認為移植風險大,放棄全器官捐獻。

    至此,王保田尚欠醫院2萬多元,他不要李勁東照慣例勾銷欠費:「就算傾家蕩產、賣了房子,我也要還。」

    但見器官,不見人

    中山一院醫生並沒有告訴三名「中獎」患者移植器官來自王鑫的捐獻。

 [1] [2] [3] [下一頁]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I 下篇文章 >


新民周刊
富人窮人距離多遠
在經濟快速增長的國家,貧富分化是個普遍的經濟現象,如果不能很好地加以控制,就會引起嚴重的社會問題。 改革開放之前,中國的財產集中在國家手裡,人民普遍貧窮,城市居民內部的收入差距很小,農 …詳全文
新民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火燒圓明園150年祭:王朝坍塌
1860年10月18日至19日,是中國近代史上一個應當用濃重黑色加以標記的日子。隸屬英國遠征軍第一師的第60來復槍團、第15旁遮普步兵團,連同騎兵旅在約翰·米啟爾將軍的指揮下,開進了兩週前慘遭洗劫的圓 …詳全文
三聯生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