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南方周末
南方周末
前期雜誌
 
其他政經時事
新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新民周刊



 
“被迷茫”的中澳關系 南方周末
轉寄 列印

  2007年,中國成為澳大利亞的最大貿易伙伴國。2008年,超過35萬中國遊客讓澳大利亞收入22億澳元。

  但蜜月結束太快。今年,“力拓間諜門”、熱比婭赴澳訪問、澳能源部長稱在中國遭冷遇,隨後澳駐華大使又“回國開會”。

  是什麼誘因令中澳關系迷茫?一系列事件背後,又有怎樣的邏輯?

  □本報記者劉斌發自北京實習生李秀卿王存福

  政治問題還是法律問題8月20日北京女孩王心媛返回澳大利亞時,心裡多少有些打鼓。回國期間,她求學所在的城市墨爾本舉辦國際電影節,播放了介紹“東突”民族分裂分子的紀錄片,引致中國導演撤展抗議。

  事實上,因為熱比婭獲得了澳大利亞簽證,應邀出席8月8日舉行的電影首映式,直接導致中國副外長何亞非缺席在澳大利亞召開的太平洋島國論壇峰會。

  或許在澳大利亞看來,“真正的友誼可以說出不同意見”。這種觀點與去年陸克文訪華時提出“諍友”的概念一脈相承。“Agreeingtodisagree,和而不同。”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南太平洋研究中心副主任王震宇這麼理解陸克文提出的“諍友”,“但是,澳大利亞與美國是在小方面不同,而與中國卻是在一些涉及國家核心利益的方面不同。”去年在西藏問題上指手劃腳,今年則是給熱比婭發放簽證。“這就涉及到中國的核心利益。”王震宇對南方周末記者說。“澳大利亞以為給熱比婭簽證是個法律問題,但是對於中國來說,這毫無疑問是個政治問題。”外交學院戰略與沖突管理研究中心主任蘇浩教授對本報記者說。

  在這樣的背景下,即便8月18日中石油與美孚澳大利亞資源有限公司簽署價值410億美元的液化天然氣購銷協議,也依然阻擋不了中澳關系的進一步冷淡。

  據《澳大利亞人報》報道,赴中國出席簽約儀式的澳大利亞能源和資源部部長馬丁·弗格森頗除了會晤中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主任張平外,沒有見到中國任何其他高級官員,該報認為,這是令澳駐華大使芮捷銳8月19日緊急“奉召回國”的重要原因。“這釋放出某種信息,就是中國對澳大利亞之前的行為不滿。”對於澳大使回國,蘇浩教授覺得“要麼是他們也對中國不滿,要麼是陸克文真的需要與他商量對華政策”。

  所以,澳總理陸克文用“充滿挑戰”來形容中澳關系,但同時他又說,“澳大利亞有權決定讓什麼人入境”。

  中澳深層戰略摩擦

  中澳關系發生實質變化的標志性事件,是5月2日澳總理陸克文發布最新國防白皮書,稱中國的軍事現代化引發了鄰居們的“擔憂”。“這是澳大利亞第一次把中國軍力問題當作地區不安全的因素提出。”外交學院蘇浩教授說。

  事實上,去年4月10日,陸克文訪華時的表述依然是“澳大利亞從戰略角度希望成為中國發展的長期合作伙伴”。但是,國防白皮書“卻與這種戰略定位背道而馳,在邏輯上是說不通的”,王震宇對此很疑惑。

  終於,7月間,力拓在上海的胡士泰等四名員工被拘留。隨後,澳大利亞外交與外貿部部長斯蒂芬·史密斯多次會見中國駐澳大使,要求獲悉中國有關部門拘留胡士泰的更多細節,並希望“該案應該得到迅速處理”。“這是在干預中國司法獨立。”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如是回應。“力拓間諜案”這個純粹的司法案件至此演變成中澳政治問題。

  如果細細回顧中澳關系,近一年的中澳矛盾只是過去政治摩擦的集中噴發。

  冷戰結束後,澳大利亞迫切希望融入亞洲,為此澳一直希望顯示它在亞洲的存在。從2007年開始,澳國防部每年都會舉行一次軍事領導人論壇,軍事科學院的趙小卓研究員就參加了今年7月在馬尼拉開的第三次論壇,讓他頗感意外的是,這次會議亞洲和周邊主要國家都去了,唯獨少了美國和日本。“剛開始他們說美國離得太遠就沒邀請,但後來說實話了,他們擔心美國人一來澳大利亞就沒主導權了。”趙小卓說。但是,即便澳大利亞希望在亞洲能獨立發聲,希望借助中國讓其在亞洲擁有更多政治影響力,現實並不總是如澳大利亞所願。

  東亞各國一直積極推動“10+3東亞區域合作”,澳大利亞並不在其中。2005年首屆東亞峰會時,澳大利亞雖如願加入,但也發揮不了主導作用。

  陸克文去年提議在2020年前打造一個類似歐盟那樣的亞太共同體,以協調本地區經濟、安全、政治等各種問題。“不過這個倡議並未得到中國積極響應。”蘇浩說,“中澳在地區秩序建構方面的差異,讓澳大利亞對中國並不十分滿意。”

  “芥蒂”的下一步

  中國留學生王心媛,回到學校墨爾本斯文本科技大學後發覺她的擔心有點多余,“完全沒有感覺澳洲人對中國人的不同,跟以前一樣”。

  不過,在她回北京的這段時間裡,包括《悉尼先驅晨報》、《澳大利亞人報》等當地主流媒體一直關注中國問題,且以負面報道為主。這讓澳大利亞一些工商界人士開始擔心中國的民族主義情緒,以至於“他們會對澳大利亞有反感,直接導致中澳貿易受到影響”,就職於悉尼一家物流公司的陳捷對南方周末記者說。“澳大利亞人對中國人的看法經歷兩個階段,開始是瞧不起,後來是害怕,因為他們發現商場裡到處是中國貨”,感覺好像“Chinawillkilltheworld(中國將殺了世界)”。澳大利亞華裔學者孔保羅對本報記者說。

  在悉尼工作多年的中國國際廣播電台駐澳大利亞首席記者陳楓認為,中國與澳大利亞無論意識形態還是文化傳統都不一樣,“跟中國建立密切的關系,澳大利亞的確有點不知所措”。

  陳楓對本報記者說:“澳大利亞說到底還是覺得自己的制度優越,民主、人權都是高人一等的,所以中國一有風吹草動,他就與中國的人權、民主掛鉤。”孔保羅日常接觸的“99%澳洲政府官員”“都對中國政治制度抱有看法”,但由於對中國的經濟依賴太深,他們不得不對中國政府的要求有所軟化。

  幾天前,外交學院的蘇浩教授在接受《紐約時報》采訪時被問到“澳大利亞撤回大使是不是意味著兩國關系很緊張”,這讓他意識到,“西方國家有意製造中澳之間的緊張態勢以遏制中國的迅速崛起”。“像類似熱比婭入境澳大利亞的事以後肯定會出現。”蘇浩對本報記者說,“對於中國來說應該將政治姿態放低,但要增強我們的實力,無論是軍事上還是經濟上。”在經過諸多波折後,王震宇認為,從全球化的大趨勢來看,中國與澳大利亞在亞太生態網絡中,“一個在上游,一個在中游,誰也離不開誰”。

  但是,“中澳關系肯定會有芥蒂的,不可能回到過去了”,蘇浩說。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I 下篇文章 >


新民周刊
富人窮人距離多遠
在經濟快速增長的國家,貧富分化是個普遍的經濟現象,如果不能很好地加以控制,就會引起嚴重的社會問題。 改革開放之前,中國的財產集中在國家手裡,人民普遍貧窮,城市居民內部的收入差距很小,農 …詳全文
新民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火燒圓明園150年祭:王朝坍塌
1860年10月18日至19日,是中國近代史上一個應當用濃重黑色加以標記的日子。隸屬英國遠征軍第一師的第60來復槍團、第15旁遮普步兵團,連同騎兵旅在約翰·米啟爾將軍的指揮下,開進了兩週前慘遭洗劫的圓 …詳全文
三聯生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