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南方周末
南方周末
前期雜誌
 
其他政經時事
新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新民周刊



 
豪傑—聖賢—真命天子?
——評黃仁宇《從大歷史的角度讀蔣介石日記》
南方周末
轉寄 列印

    統一戰爭

    蔣介石給自己的使命,就是國家的統一、獨立和復興(現代化)。但他面臨的首要問題,就是國家的統一,也就是安內的問題。

    如何從大歷史的角度看1927年到1937年的中國歷史?黃先生的觀察有些猶豫,判斷不太明快。他有一段總結性的話:“然則此時人民已受軍隊劫掠,索餉之士兵則由將官一聲叱吒而處死刑,此時此刻公私權利是否存在?若是蔣介石專制獨裁,則馮玉祥、閻錫山與唐生智可以算作民主之發言人?所以,歷史學家至此已別無他法,只有如蔣廷黻之相信中國無從避免獨裁。蔣介石之作為可以在將來誘導出來一個民主體制,此刻卻不能立即成為民主。”這段話有合理性,黃先生承認蔣介石作為獨裁者是歷史的產物,其實,蔣介石的反對派馮閻唐等人,也是獨裁者,傳統的政治生活並沒有根本改變,民主只是在野者反對當權者時運用的現代術語。這是近代中國普遍的政治現象。關於蔣介石的獨裁和發展現代民主的關系,他用了一句很是模稜兩可的話,即“誘導”雲雲。我們很明白黃先生的良苦用心。如果說,蔣介石有一個以獨裁訓政走向民主的政治規劃和實踐,實在缺乏說服力。而如果說蔣介石的獨裁訓政和現代民主沒有關系,那麼蔣介石的繼承者蔣經國畢竟在台灣採取了走向現代民主制的重大步驟。雖然在蔣介石的理論體系(繼承孫中山的理論而來)中也存在過向現代民主轉型的觀念,例如還政於民,但始終沒有實踐,甚至只是權術。蔣介石是務實的人,與孫中山的理想主義不同。所以,我們只能就事實說話,他就是一個威權主義者,而不是一個民主主義者。

    近代中國面臨的是雙重的歷史任務,一是傳統的任務,即清王朝崩潰後如何重建中央集權制國家,二是向現代化轉型的任務。恢復民族獨立問題,是在解決這兩個問題的過程中完成的,不構成一個獨立過程。近代中國重建國家統一的事業,經過了38年,而向現代化轉型的任務,到現在還沒有完成。我們就是要在這個大歷史中去評估蔣介石的歷史地位。

    1931年7月22日日記蔣介石給自己的目標:“手擬對朝鮮僑胞慘案宣言稿。消滅赤匪,保全民族之元氣,削平叛亂,完成國家之統一。蓋攘外必先安內,革命即為救國,亦惟保全民族之元氣,而後方能禦侮,完成國家之統一,而後乃能攘外,近日之戰爭乃為救國與賣國之爭,革命與反革命之爭。”他面臨的是非常艱難的環境。1932年8月18日日記:“汪之虛偽,北之蠻橫,南之叛亂,赤匪之狡儈(獪),子文之跋扈,皆使人憤慨,不能自製,此等事若非我負擔,其誰能負之?上天之托付於余者,豈輕易之事乎?”汪指汪精衛,北指北方的各路軍事領袖,南指兩廣的軍事派系,赤匪指共產黨,子文指宋子文,他的姻親和重要幹部。他在日記中反復提到的基本問題,就是國共鬥爭,國民黨中央系與各派軍閥的沖突,國民黨中央內部的復雜鬥爭,他的親信部下的道德和能力不足以支持他的事業,等等。1940年7月蔣介石在本月反省錄中表述:“倭之狂暴,俄之陰狠,英之奸獪,美之貪吝自私,國際之不可靠如此,今後世界惟以強權狡詐是尚,而信義公理掃地殆盡。吾惟以正義與公理為本,以上帝與人格是依,成敗存亡,惟有聽之。”國際環境和國際援助,也難以支持他完成預定的目標。

    中國共產黨要統一中國,當然也要消滅蔣介石集團。究竟鹿死誰手?當然不是憑天命,而是各路英雄豪傑角逐的結果。作為歷史的運動來說,不可能預設誰應該統一中國,最後的結果是奮鬥的自然產物。在奮鬥的過程中,最後勝利的中國共產黨同樣有失敗的可能。而如果閻錫山在中原大戰中取得成功,同蔣介石一樣,歷史也只能承認這樣的結局。我們不能在勝負未明之前就斷定某某某沒有資格奢望統一中國。

    在國家統一戰爭的過程中,蔣介石是一個階段的締造者:1936年9月反省錄:“本月廣西李白拜命就范,一場惡潮至此平熄,兩廣乃得統一,革命基礎□□(日記此處不清晰,未能辨認)此已定,十三年來之惡戰苦鬥,從此內憂果能告一段落,是誠上天不負苦心之人也。”這是蔣介石的重要歷史貢獻,他將民初以來軍閥割據的局面進行了初步的整合,使國家實現了鬆散的統一。沒有這樣的整合,中國怎能組織起有效的抗日戰爭,而且長達8年之久?國共雙方的發展,是互相磨煉的結果。蔣介石的努力,奠定一個基礎,即在抗日戰爭勝利後形成了一個國共對決的平台。因為蔣介石已經掃除群雄,並且在經濟文化教育事業上也提升了一個台階。抗日戰爭的勝利,也大大減弱了國際列強干預中國內部事務的能力。沒有這樣的平台,中國的統一和獨立,還要有更多的磨難和工作要做。1936年蔣介石對近代中國社會的整合是中國社會最終走向統一的一個台階,而中國的統一是國家真正走向現代化的必要前提。近代中國的發展,是一個一個台階地在新陳代謝的復雜的運動中,由一代又一代的人來逐步提升的。只有明白了歷史的運動,我們才能明白我們今後的走向:仍然只能一步步地提升。

    人身關系的軍閥性

    從大歷史的角度,我們還必須考察的一個問題是:蔣介石是不是一位軍閥?如何看待近代中國的軍閥性質?近代中國社會的復雜和困難,也在這裡。我們閱讀蔣介石日記,上面提到的馮玉祥、閻錫山、唐生智諸人,在蔣介石眼裡都是軍閥,就是張學良、宋哲元、劉湘、龍雲以及李宗仁、白崇禧,我們也認為是軍閥(無論他是好人還是壞人,主張過民主還是沒有主張過民主),他們的軍隊都是私軍,歸私人所有。那麼,蔣介石就因為據有中央政府的地位,就不是一個軍閥?軍閥的定義當然不應該這樣下的。

[上一頁] [1] [2] [3] [4] [下一頁]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I 下篇文章 >


新民周刊
富人窮人距離多遠
在經濟快速增長的國家,貧富分化是個普遍的經濟現象,如果不能很好地加以控制,就會引起嚴重的社會問題。 改革開放之前,中國的財產集中在國家手裡,人民普遍貧窮,城市居民內部的收入差距很小,農 …詳全文
新民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火燒圓明園150年祭:王朝坍塌
1860年10月18日至19日,是中國近代史上一個應當用濃重黑色加以標記的日子。隸屬英國遠征軍第一師的第60來復槍團、第15旁遮普步兵團,連同騎兵旅在約翰·米啟爾將軍的指揮下,開進了兩週前慘遭洗劫的圓 …詳全文
三聯生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