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南方周末
南方周末
前期雜誌
 
其他政經時事
新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新民周刊



 
“中產”之後
光鮮身份背後的難以承受之重
南方周末
轉寄 列印

  新中國六十周年系列專題之四

    □本報記者謝鵬發自廣州

    中產階層難道正在成為“中慘”階層?

    一篇名為《一套房滅一個中產家庭》的網帖正在白領們常逛的MSN中文網上掀起討論熱潮:上海房價壓力超巴黎,巴黎房價是當地居民月收入的34倍不到,而上海是400倍。

    25歲的魏忠看著這篇網帖,不免“心有戚戚焉”。魏忠是某知名門戶網站的一名網絡編輯,月收入稅後一萬元左右。2006年畢業工作至今,他攢了16萬元,算是走得比較順的大學畢業生。最近他想在北京東邊的通州區買套房子,但在整條八通線地鐵沿線,已經很難找到一萬元每平米的房子了。

    經過30年的經濟建設,中產階層逐漸崛起,一個“橄欖型”的社會結構正在形成。一般來說,達到中產階層占45%以上是現代社會的標志。社會學家、中國社會科學院榮譽學部委員陸學藝教授告訴記者,我國中產階層以每年1%的速度增長,到2008年已經占據人口22%至23%。

    數據顯示,2006年全國大學生畢業人數413萬。按照社會學定義,如魏忠一樣,大學畢業,進入一家體面公司工作的白領們,正是蓬勃興起的中產階層主力軍。

    但剛剛邁入中產門檻,魏忠們就發現擺在面前的現實是:如果不通過“啃老”的方式買房,只能是被消滅在中產門外。而要維持一份“中產的生活”,房子只是第一個坎,更多的壓力與困境就在不遠處等待。

    中產階層消失?

    早在3年前經濟寒冬即將來臨的前夕,日本著名管理學家大前研一就做出了讓人不寒而慄的預測:中產階層的消逝。

    大前研一用最為簡單的問題來詢問那些介於老中產和新中產之間的群體:“你自認是中產階層嗎?請自問三個問題:一、房貸造成你很大的生活壓力嗎?二、你是否不敢結婚,或是不打算生兒育女?三、孩子未來的教育費用讓你憂心忡忡嗎?如果有任何一個答案為是,你就會被踢出中產階層的行列。”大前研一的預言在金融海嘯爆發之後似乎正在加速實現:世界上不少國家出現了中產階層萎縮的現象。以美國的一些中小城市為例。這些城市一般只有百萬人的規模,其中往往有幾十萬人會在銀行、保險等金融機構工作,面對金融海嘯的沖擊,金融業首當其沖,大批白領工人失業。

    對中國來說,雖然實體經濟在巨額政府投資的拉動下保持了GDP上的增長臉面,但內需依然無法拉動。由於房貸車貸社會保險等壓力以及對未來的壓力預期,中產之後的人們,消費能力幾被鎖定。

    如今,出於對經濟大勢的擔憂和未來社會保障的不自信,本來是具備巨大消費能力的中產階層,將更多的錢存進了銀行,哪怕政府將存款利率一再下調。魏忠就將10萬元存了1年定期,另外6萬元扔進了股市。

    按照陸學藝的理論,中產應該是按照職業來定義的概念,而非按照收入。而且,中產可分成兩類人。一類是老中產或者叫有產者,即中小企業主、農場主、大個體戶和專業戶。到了上個世紀60年代,全球進入工業化時代,開始大規模湧現第二類中產群體,即白領、教授、工程師、律師和研究員等。

    陸學藝的研究數據顯示,這10年來中產階層隊伍的擴大首先是私營企業主的大量湧現,其次是知識分子和白領人數的增加。

    但這兩撥人恰恰又是對經濟變冷抵抗力最弱的群體。“老中產的福利問題不大,新中產則夠嗆。”陸學藝分析說,老中產們對於住房、看病和社保的擔憂不大,但普遍面臨的一個重要難題是子女的教育。而剛工作的小白領等新中產們,買房是最大的壓力。

    而且,金融海嘯余波未了的情況下,他們在職場中更加絲毫不敢懈怠。他們不敢遲到,冒著被擠成相片和被揩油的痛苦,擠上地鐵。他們不敢浪費時間,否則很可能將面對落伍、失業、受窮和被淘汰的殘酷現實。

    中產生活,處處暗礁

    不足以讓人踏實的社會保障,增加了對未來不確定性的恐懼,讓中產者們時時刻刻在內心發出自警:要麼努力進入高收入群體,要麼往下走,返貧為低收入群體。而要想保住自己中產的階層身份,只能是忍氣吞聲,在“前半輩子用命換錢,後半輩子用錢換命”的路徑依賴中繼續走下去。而這樣的生活幾乎經不起什麼波折:疾病,孩子,投資,甚至家庭破裂都會打破中產們的艱難平衡。

    北京網尚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市場總監張棟偉是一個典型的中產人士:在北京有一房(全額付款)一車一媳婦,除去提成外的固定年收入30萬元,還拿著網尚給的期權。他的中產生活也很光鮮,一周3天在KTV或夜總會,4天在家陪老婆看電影或打游戲。

    老婆不上班,在家做全職太太,張解釋說,“她能做的崗位賺錢不多,時間成本就不合適了,不如讓我生活更舒服一些,她每天早晚開車接送我,這樣喝酒睡覺都不耽誤。”夫婦倆都已經34歲了,盡管知道做高齡產婦的危險,但他們依然不敢貿然“製造一個小孩”。他的一位在延安電力做處長的朋友表示“我基本不擔心得病”,但他沒那麼好運。公司除了常規的四險一金外,沒有任何福利,連午餐補助和每年的體檢都沒有。在他看來,福利保障上,首先靠自己,其次國家,企業最靠不住或者完全不能靠。

 [1] [2] [3] [下一頁]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I 下篇文章 >


新民周刊
富人窮人距離多遠
在經濟快速增長的國家,貧富分化是個普遍的經濟現象,如果不能很好地加以控制,就會引起嚴重的社會問題。 改革開放之前,中國的財產集中在國家手裡,人民普遍貧窮,城市居民內部的收入差距很小,農 …詳全文
新民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火燒圓明園150年祭:王朝坍塌
1860年10月18日至19日,是中國近代史上一個應當用濃重黑色加以標記的日子。隸屬英國遠征軍第一師的第60來復槍團、第15旁遮普步兵團,連同騎兵旅在約翰·米啟爾將軍的指揮下,開進了兩週前慘遭洗劫的圓 …詳全文
三聯生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