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南方周末
南方周末
前期雜誌
 
其他政經時事
新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新民周刊



 
離政府最近的“野樓盤”倒了 南方周末
轉寄 列印

    ■一片在區政府眼皮底下生長又死去的樓盤

    ■一批吸引眾多公務員團購的小產權房

    ■一群在土地資本化競爭中贏得勝利的農民

    ■一些因膨脹的規劃改變命運的家庭

    濟南城西部的“野樓盤”,是目前中國將被拆除的最大的一片小產權房群。

    這些不被國家現行法律所承認的房子,曾經為人口迅速膨脹房價不斷高漲的城市提供了一片獨特的生存空間,填補了中國史無前例的人口大搬遷帶來的巨大市場需求,最後無可奈何地被這個城市滾滾向前的車輪碾碎。

    小產權房,褒者認為是城鄉二元土地制度與畸形房價下的農民創舉,應在承認現實的基礎上合理“並軌”;貶者認為是利用制度差異違規建築的毒瘤,要毫不留情強制拆除。

    如何智慧地在追認現實與城市發展間求得平衡?如何改革國家工業化時期的土地流轉制度?如何創造性地解決這一中國城市化難題?隨著一個“格林小鎮”被強拆,成千上萬遍佈中國各個城市的小產權房們正焦灼地等待著答案。

    □本報記者陳新焱王小喬發自山東濟南

    即使就坐落在區政府眼皮底下,即使業主中有許多公務員,嶄新的“格林小鎮”還是沒能躲得過被拆除的命運。

    8月22日上午,40歲的鄒同安將家裡的每一個角落都拍了照———那將是他們再也無法回去的家。

    鄒是濟南市槐蔭區“格林小鎮”2棟2單元402房的業主。兩年前,他第二個入住這個尚未完工的小區。兩年後,帶著在這裡出生的女兒“小格林”,他們一家最後離開。

    那一刻,格林小鎮25棟樓,大部分已夷為平地,只剩下最後五棟,門和窗都被拆除,孤零零地瑟縮在小區最南面。

    在不遠處,濟南市槐蔭區政府大樓巍峨聳立,不動聲色地俯瞰著眼皮底下的一切。正是這棟大樓,曾經給了鄒同安極大的安全感,決心買房———那時候政府裡的許多公務員也在這裡買樓置業。

    而現在,那些公務員們早已撤出,散佈在政府大樓周圍的挖土機,正轟鳴著向周圍推進。

    鐵臂曲伸,轟鳴一陣。經過了近年來社會對小產權房的大討論,經過了2007年差點被強拆後來又暫緩的驚嚇,由於一個“重大工程”從天而降,“小格林”的家和附近的400多棟房子一起,即將化為廢墟,並重新矗立起屬於別人的房子。

    與公務員為鄰

    “格林小鎮”蓋在一個叫大飲馬莊的村子的土地上,號稱“濟南西部第一樣板房”。

    按照現行的土地制度,村裡的土地只能用於自己居住和集體建設,不經國家征地,不能用作商品房開發。因此,這裡所有的房主都無法獲得國家正式頒發的房產證,只有一張和村委會簽的合同。

    2006年買房時,鄒同安很清楚這一點。

    那時候,已經有媒體開始曝光,稱這樣的房子為“小產權房”。而在濟南,叫做“野樓盤”。但鄒同安夫妻倆還是在“格林小鎮”前動了心,他們回憶起看房時的情景,“設計是新西蘭風格的,落地飄窗,售樓處一看就與眾不同:真皮沙發,玻璃地板,簡直是太高檔了。”當然,吸引他們的還有價格———1320元/平方米,連市區房價的四分之一都不到。

    鄒同安1993年來到濟南,現在是一家連鎖酒店的工程部經理,妻子沒有工作,全家都靠著他每月1500元的收入生活。

    這樣的狀況在濟南屬於中下等,在最近的幾年間,濟南正經歷著中國各個城市都在發生的城市化,上百萬鄒同安這樣正努力打拼著的新移民湧入城市,懷揣著在這裡成家立業的夢想。

    十年裡,鄒同安搬過五次家,漲過兩次工資,對他們來說,市區越來越高的房價實在太過奢侈,但這裡沒有房產證又讓人覺得有些擔心。

    最後他們放下疑慮,是發現有許多政府的人也在這裡買房子。

    在漂亮的沙盤前,售樓小姐語帶傲慢:我們這只有一期的房子對外賣,其他的早被政府團購了———她們沒有說謊,記者遇見的鄰近小區一位業主,就是通過朋友擠進了省財政廳的團購隊伍,他交了8000元報名費,當時房子是1950元/平方米,到一年後交房時,小區二期的價格已漲到了2400元/平方米。礙於團購對象的面子,他才拿到了原來的價格。

    那些時候,在售樓處,業主們不時碰到前來看房的公務員,有區政府的,也有區政府下屬各個部門的。

    格林小區在建之時,業主們就發現質量監察部門盯得很緊,幾乎每天都能看到督工。這讓購房者滿心歡喜,“有政府的人住裡面果然不一樣”。

    有細心的業主還發現,這些樓房雖然遠看外觀上差不多,但內部卻大有文章。

    按照規劃,每棟樓應該是七層,但其中有一棟卻只有五層,“從外面數只有五層窗戶”;小區的車庫都在地下,但有些樓卻在地上一層。還有的樓,剛建好,一樓就被裝上了防盜門網,有些先行入住的業主想上樓看看,也不被允許。

    物業經理解釋說,這是按照各個團購單位的不同要求設計的。

    在附近的大金·紫光園小區,槐蔭區某司法所的工作人員們團購了一整棟樓。他們自己請了開發商,“批發定製”了這批房子。那個小區裡有許多不同的開發商,但都由村裡統一監督建設,並要求外觀一致。

 [1] [2] [3] [4] [下一頁]

< 本期目錄 I 下篇文章 >


新民周刊
富人窮人距離多遠
在經濟快速增長的國家,貧富分化是個普遍的經濟現象,如果不能很好地加以控制,就會引起嚴重的社會問題。 改革開放之前,中國的財產集中在國家手裡,人民普遍貧窮,城市居民內部的收入差距很小,農 …詳全文
新民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火燒圓明園150年祭:王朝坍塌
1860年10月18日至19日,是中國近代史上一個應當用濃重黑色加以標記的日子。隸屬英國遠征軍第一師的第60來復槍團、第15旁遮普步兵團,連同騎兵旅在約翰·米啟爾將軍的指揮下,開進了兩週前慘遭洗劫的圓 …詳全文
三聯生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