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三聯生活周刊
前期雜誌
 
其他政經時事
南方周末
新周刊
新民周刊



 
耕地該何去何從 三聯生活周刊
轉寄 列印

  我在南方一座城市上大學,放暑假後回到了家鄉徐州銅山縣,卻意外地發現在我們村的北面田地上蓋起了一排排別墅,施工單位在圍牆上掛著“山水別墅”的巨大條幅。我很納悶,雖然我們村不算貧窮,但是真正富裕到有能力承擔起如此碩大規模別墅群建造的人應該還沒有。那就只能是外來的開發商所為了。心裡這樣想著,頓時就覺得失去那些良田很是心疼,以前關於春種秋收的種種情景就由我們這裡的農民在那些賴以為生的耕地上世世代代地上演著,從今以後,那一切就只能在腦海中去想像了。

  回到家,爸爸一見到我就很難過地說:“這麼好的土地就這麼沒了,以後再也不能種莊稼了。”怕他們太過傷心,我還表現得很天真,勸慰他們說:“沒事,反正佔地能賠好多錢呢!”媽媽在一邊很是氣憤地反駁道:“咱村怎麼能賠錢?”直到這時我才明白,原來是耕地和錢都已經“兩空”了。還來不及細想一家人未來的生計,我急忙求證這種做法是否合法。我發現,其實國家早就在《土地管理法》中明文規定:“國家編製土地利用總體規劃,規定土地用途,將土地分為農用地、建設用地和未利用地。嚴格限制農用地轉為建設用地,控制建設用地總量,對耕地實行特殊保護。”而現在的家鄉,那麼優良的耕地連一般的保護都沒有享受到,已經看不到莊稼的影子了。

  對農民來講,耕地就是生長的根,土地恰好就承載著我們民族的記憶與想像:散發著清香的大地,上面長滿了麥子與油菜花,薺菜和垂柳隨風搖擺,它們印證著久已逝去的唐詩宋詞意境。推進新農村建設不一定要以鋼筋水泥的多少為標準,建設新農村不一定要以犧牲耕地為代價,新農村要有農村自己的特色。

  江蘇徐州 張琪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I 下篇文章 >


富人窮人距離多遠
在經濟快速增長的國家,貧富分化是個普遍的經濟現象,如果不能很好地加以控制,就會引起嚴重的社會問題。 改革開放之前,中國的財產集中在國家手裡,人民普遍貧窮,城市居民內部的收入差距很小,農 …詳全文
新民周刊
天有多熱 誰說了算
■預報溫度為何總是低於實際感受? ■高溫預警,這是不是一個純粹的科學問題? ■「天氣預報就是不上40℃」,這一傳言有無根據? ■在酷熱的上海,中國氣象局下屬中國天氣網為什麼記載6至8月連續三月無高溫? …詳全文
南方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