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杂志
回新浪首页 设为我的最爱 繁体简体
本期新民周刊
新民周刊
前期杂志
 
其他政经时事
南方周末
新周刊
三联生活周刊
环球人物
中国周刊
南都周刊



 
香港人为什么不快乐 新民周刊
转寄 列印
阅读提示:香港人不快乐,不是因为他们缺乏选择,而是因为他们有太多选择。

  江 迅

  香港回归祖国,栉风沐雨18年了,若以人比喻,18岁是成年礼。作为庆回归活动的一个项目,7月4日驻港部队在青山训练场举行“香江卫士”陆空军演,历时40分钟的军演,是香港历来最大规模实弹演练,直升机、装甲车等施展协同攻击及渗透围歼战术。令人奇怪的是,是日有立法会议员、政党党鞭,竟说看到如此炮声硝烟,深感威慑、内心不安、让人恐惧,一支保卫民众而抗御外敌的军队强大,怎么会令自己人顿生恐惧、不安而自感威吓?除非他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香港人,激进港独者才会想到军队会不会对付自己,其实,杀猪哪需宰牛刀?

  1个月前,百名驻港解放军要参观香港中文大学,与师生交流联谊,参与讲座,举办球类联谊赛,并与校长共膳,活动前遭遇学生会和一些校友强烈反对。他们拟定届时举横额抗议,批评校方“向中共政权献媚”,要“捍卫院校自治”,校方竟然临时取消活动。近年,香港人就是如此,什么都高度政治化。向来政治冷感的香港人,忽然热血,不寻常的执著,不妥协的姿态,于是内心沧桑,于是怨气冲天,难怪“抗议之都”的香港人总是不快乐。

  6月下旬,由美国盖洛普顾问公司同健康机构Healthways合作的2014年全球幸福指数显示,在145个国家和地区中,香港仅排名120,与新加坡、台湾相比,相差一大截。这一指数以生活目标、社会、经济、小区归属感、健康5项领域,调查各地民众的幸福感觉。结果,中美洲国家巴拿马排名第一,连续两年夺“最幸福国家”称号。香港人在5个项目的排名,分别是140、134、23、108、140,唯独经济那项指标较为名列前茅,其余都是排名末端。

  两个月前,联合国公布多名著名经济学家的《世界快乐报告2015》,在全球158个国家和地区中,香港的快乐分数排在第72位,较两年前的上一次跌了8位,远远落后于诸多发达经济体,瑞士排名第一。报告用6个因素,包括人均GDP、社会支持、健康期望寿命、社会慷慨程度、生活自由程度、政府或企业的廉洁程度,解释大约3/4的全球快乐差异。

  类似这类快乐、幸福的指数,经常显示香港人并不“如意”。竞争是“不幸福”之源。香港禁赌,却是个赌性颇重的都市,什么事都用输赢定论。争取普选和政改更是一场大决战,不是你输就是我赢。不让步,不妥协,结果全城皆输,没有人快乐。朋友、文化人林沛理认为,香港人不快乐,不是因为他们缺乏选择,而是因为他们有太多选择。面对中央的普选政改方案,是孤注一掷,为全赢而不怕全输地否决方案,还是退一步海阔天空,认定在目前情况下这一“够好”的、“比以往要好的”方案。得不到最好而誓不罢休的注定会失望,失望者何谈快乐;愿意退而求其次的知足者,才会自感长乐。

  有学者说得对,应该将幸福、快乐等主观福祉,纳入改善政府政策的参考指标,政策好不好,不应只反映在能为香港带来多少财富,而更注重能否改善民众身心健康,并确保此种改善获得民众的有效感知和认同。政改方案遭泛民主派议员否决后,特区政府撇开政改话题,转打民生牌,推出系列惠民措施,提高市民幸福和快乐指数,如此“反守为攻”,一步步落实民生欲望,一旦遭泛民主派议员阻扰,特区政府却能获得民意。

  或许有人会说,政府集中发展经济民生而回避政制发展,经济民生最终基于民主政制,达至资源分配的公平正义、思想表达上的自由开放、以及整体方向的自主。这都不错,没有人否认,重要的是要一步步来,对那些尚不是最好的便一脚踹开,永远处于执著状态,那就很难感受快乐了。当然,那些站在驻港部队对立面,对军演深感不安、恐惧的,就更难感受幸福了。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录 I 下篇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