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杂志
回新浪首页 设为我的最爱 繁体简体
本期新民周刊
新民周刊
前期杂志
 
其他政经时事
南方周末
新周刊
三联生活周刊
环球人物
中国周刊
南都周刊



 
苍蝇老虎一起打 新民周刊
转寄 列印
阅读提示:当赵磊、韩时英等贪官相继被抓,已经跳楼自杀魂归天国的庞海远,能否感受到一丝安慰呢?

  撰稿|子 夫

  权力过大无人监管

  自去年7月,中纪委第十一巡视组进驻国家体育总局开展专项巡视工作以来,国家体育总局、运动项目管理中心、省市地方体育局被调查的官员已达10余人之多。除了自行车击剑中心副主任、中国马术协会副主席沈利红和肖天妻子田桦外,早些时候国家拳击跆拳道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赵磊和国家游泳中心花游部长俞丽的落马就已经引发外界的广泛关注。

  赵磊的落马与河南省体育局局长韩时英贪污腐败案件有关。在分管全国跆拳道项目期间,其利用职务便利为河南省跆拳道项目提供帮助,并接受贿赂款30万元。今年1月初,“赵磊受贿”案开庭时,赵磊辩称,自己收的钱不是受贿款,而是地方为了他参与世界跆拳道协会的执委赞助费。然而,向其行贿的河南省体育局局长作证称,两次送给赵磊30万,就是为了河南省能在全运会上完成获得两块跆拳道金牌的任务。最终,法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赵磊有期徒刑10年。法院认定,赵磊接受请托收受钱款,体现了权钱交易的本质特征,符合受贿罪的犯罪构成要件。

  现年53岁的赵磊在中国跆拳道界堪称领袖级人物。早在上世纪80年代,在一篇体育论文中,赵磊就准确预言跆拳道将成为奥赛项目。从1995年国家体育总局引入跆拳道项目以来,赵磊就是该项目主要负责人。他参与组建了中国跆拳道国家队,并负责创建了中国跆拳道协会。在15年前的悉尼奥运会上,陈中夺得中国跆拳道历史上第一枚奥运金牌。4年后在雅典奥运会上,陈中、罗微夺得两金。在短短几年之间,跆拳道就成了中国体育军团的金牌队伍。赵磊在跆拳道界的工作也得到了国家体育总局等有关部门的充分肯定。由于跆拳道比赛受裁判因素影响很大,中国跆拳道的崛起一直很倚仗赵磊在世界跆联业内的影响力。不过,2008年奥运会陈中因裁判改判遭到淘汰,赵磊也因此在业内受到了一些非议。而在广州亚运会上,他作为赛事技术代表,出面解释中华台北名将杨淑君违规事件,也曾引发争议。如今,赵磊身陷囹圄,跆拳道让他在业界呼风唤雨、风光无限,可是“一手遮天、专横独裁”的项目中心领导权力,又让他在全运会、奥运会的利益链条下坠入自我毁灭的深渊。

  继赵磊之后,去年11月原游泳中心花样游泳部主任、原国家乒羽中心主任刘凤岩的妻子俞丽也被带走调查。今年已经60岁的俞丽已经退休,一直以来,俞丽都堪称中国花游的功勋人物,她曾经是花游运动员出身,退役后担任国家级裁判,并在2002年开始执掌花样游泳部。同时,她也成功当选花游国际裁判、亚洲游泳联合会花样游泳技术委员会副主席。

  据说,俞丽在中国花游界有着不错的口碑,不少曾经和她打过交道的记者都用“老好人”来形容她。俞丽和丈夫都担任体育管理工作者,两人都给人谦逊、和蔼的印象。尽管花样游泳并非热门项目,但每一次有采访,俞丽不管多忙都会尽量满足记者的要求。在记者圈,无论是老记者还是年轻记者,均以“俞老师”称呼俞丽。俞丽出事之后,微信朋友圈上不乏新闻界的老前辈、老大哥回忆当年采访俞丽的经过,感叹“真没想到”。

  蒋文文、蒋婷婷这对双胞胎姐妹花以及加盟中国队的日本花游教母井村雅代,对普通的体育迷而言已是耳熟能详,但背后的操盘手俞丽却不太为外人熟知,但谁都知道中国花样游泳运动近年的崛起和辉煌,无论如何都离不开俞丽的统领。

  俞丽的公共形象不错,业务能力过硬,这是圈内外基本公认的,那么如何解释中纪委调查她的事实?或许,唯其如此才说明,国家运动项目管理中心不受约束的权力最终可能把人推向何处。围绕俞丽身上的争议,还是要追溯到伦敦奥运会的双人项目奥运资格选拔上,蒋文文/蒋婷婷这对昔日王牌组合被黄雪辰/刘鸥组合取而代之。和举重等项目选拔中的巨大争议相比,由于成绩以及受关注程度的差异,花泳队的争议没有被特别放大,而且最终伦敦奥运会黄雪辰/刘鸥也取得了铜牌,让反对的声音一时沉寂下来。

  辽宁全运会是俞丽任上最后一项大赛,黄雪辰/吴怡文代表东道主辽宁在双人项目击败了蒋氏姐妹,蒋文文/蒋婷婷拒领双人项目的奖牌成为了导火索。因为俞丽一直还不错的官员形象以及和媒体向来和睦的关系,这些争议最终的矛头基本上没有针对俞丽本人,大多数媒体矛头指向全运会、指向旧有体制,而且在全运会的特定氛围中,大家见惯不怪,这样的潜规则毕竟也算不上什么惊天大秘闻。

  不少花游运动员也认为俞丽在训练之外也善于与运动员沟通,倾听她们的问题。“俞丽很专业,对花游非常了解,最初我并太不了解这个项目,是她耐心地指导我熟悉了花游。”知情人士透露,俞丽被带走的原因主要就是操纵比赛和收受贿赂。当时,四川花游“姐妹花”蒋文文、蒋婷婷质疑全运会判罚,认为比赛被人为操控。在双人自由自选预赛中,辽宁队的得分为94.688分,但在决赛中得分为96.851分。同一套动作,时隔一日就增加了2.2分,这也是蒋文文、蒋婷婷异议最大的地方,并称这种分差在国际大赛中都是极为罕见的。

  当时俞丽作为全运会花样游泳比赛竞赛委员会竞赛处处长回应称,“裁判在打分过程中没有违反相关总则和细则,因此最终成绩被确定为有效,维持原结果。”早在2011年,在中国公开赛暨全国花样游泳冠军赛的双人项目比赛中,“姐妹花”就在国内赛事中首遭失利,当时就有“阴谋论”的说法,而俞丽的回应是,“中国花游不搞‘阴谋论’。”一年后的伦敦奥运会后上,两人也仅仅参加了集体项目。这些年坊间一直有传闻称“蒋氏姐妹花”与国家队存在矛盾被排挤。

  一直以来,全运会就屡屡曝出各种黑幕,在沦为政绩考量标杆的同时,还引发过基建方面的腐败。这次,俞丽被调查也恰恰反映在金牌战略的影响下,全运会、奥运会选拔赛等国内重大赛事已成为少数拥有实权的官员和裁判违背体育精神、从中渔利的工具。

  说到底,俞丽出事,花泳运动的管理机制难辞其咎。和其他项目的掌门人不同的是,俞丽对花样游泳这个项目的完全掌控是任何项目都无法媲美的,从运动员,教练员,裁判,竞赛乃至赞助商,俞丽可谓一言九鼎,没有一个能够抗衡的力量,没有监督,没有反对的声音,从一个角度来看,就是没有掣肘,可以全力以赴于目标的实施,但是换个角度,就是没有监督,权力过大。

  没错,花游运动的成绩比不上乒乓球、羽毛球等王牌项目,要说商业开发的程度,远远比不上职业联赛运转多年的足球、篮球等项目,但花泳运动处于上升势头,传统体制中大量人员要从中渔利,取得成绩、政绩和各种利益,大权在握的俞丽就无疑会处于利益交换的中心。虽然俞丽为人和蔼,但却是这个项目事实上的“独裁者”,长此以往,不出事才怪!已经退休的俞丽“出事”说明:退休不再是贪腐官员的避风港;能力再强、名声再好,如果关不进制度的笼子,手握不受限制的权力终究会变质、出事。

  继沈利红、赵磊、俞丽之后,国家体育运动管理中心还会有多少苍蝇、老虎被查,我们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事关全运会“内定金牌”、奥运会选拔赛“幕后交易”的项目中心,绝非拳跆、游泳、自击这几个,随着反腐深入,势必将有更多“蛀虫”被揪出。

  多省体育官员落马

  在国家体育总局项目管理中心多名官员相继被查的同时, 津吉豫苏多省体育官员也纷纷落马。近一年多来,天津市原体育局长刘凤山、河南原体育局长韩时英、江苏南京体育学院原院长张雄、吉林省原体育局局长、党组书记宋继新等人均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去年年底,国家审计署发布公告通报40起经济案件和事项处理情况。其中,天津市体育局原局长刘凤山等人违规操作,为本人及亲友非法牟利问题移送天津市委、市政府组织查处。审计署公报显示,2011年至2012年,刘凤山、天津市静海县体育局局长陈洪文、副局长马天众等通过虚假招投标和高价采购等方式,为其本人或亲友持股企业谋取非法利益。据了解,出生于1964年的刘凤山在体育圈拥有很好的口碑,他做事果断、目标明确、为人仗义。在其担任体育局长期间,天津代表团还曾在十一届山东全运会上取得历史最佳战绩,天津女排成为一大亮点。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刘凤山还是在全国范围内较早提出大力发展体育产业的体育局长。他认为,一个城市需要的不光是它的经济发展,还有它的文化底蕴,体育,各个方面都是这个城市的名片。体育工作者要提倡一个城市的体育文化,特别是天津作为国家新的发展计划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滨海新区的龙头带动作用,体育工作者就要在体育发展的理念上更新,在整个体育运动上要更科学、更健康、更广泛地进行发展,在体育的设施上也要布局更加合理、更加科学化、现代化、集约化。在这方面体育局正在下功夫,做战略性的研究,同时也正在具体落实。应该说,正是因为天津早起步、早规划、早布局,使得如今体育产业走在了全国前列。

 [1] [2] [下一页]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录 I 下篇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