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杂志
回新浪首页 设为我的最爱 繁体简体
本期三联生活周刊
三联生活周刊
前期杂志
 
其他政经时事
南方周末
新周刊
新民周刊
环球人物
中国周刊
南都周刊



 
冰球少年宋安东 三联生活周刊
转寄 列印

  美国当地时间6月27日,在佛罗里达的北美职业冰球联盟(NHL)的选秀现场,听到自己的名字后,宋安东激动地站起来,与身旁的母亲拥抱。那一刻的感觉与其说是“出其不意”,不如说用“一颗石头落地”来形容更贴切。虽然选秀前已有几支球队私下表达过意愿,但最终结果出来前一切都充满变数。与身边的家人朋友庆祝过后,他离开观众席走向场内,换上相中他的纽约岛人队的套头衫及棒球帽,这个大男孩的笑容仍然透着青涩。

  选秀结束后,面对一群当地体育记者的访问,宋安东的应对已经带有西方教育背景下培养出来的自信,同时还透出谦和淡定。当地记者显然对这位突然崛起的新秀并不十分了解,对他的个人成长经历格外关注,同时也无可避免地将整个中国的冰球发展这样的大问题丢给他。宋安东来自中国,是这个冰球普及程度极低国家迈入职业赛场的第一人,而北京正在申办2020年冬奥会的背景也给宋安东的选秀成功附加了许多额外的意义。选秀中,宋安东是在第六轮的第172顺位被纽约岛人队选中。他的成长之路相对于普通孩子来说是一条“非主流”的道路,但他身上却折射着中国第一批冰球留洋少年的共同特性:热爱与天赋,坚持与付出,当然,还有他的个人特质:建立在耐心和灵敏之上的超常适应能力。

  帅才少年逐梦冰球

  1997年,宋安东出身在北京的一个富裕家庭。6岁时,为了强身健体,母亲建议他从事一项体育运动。据宋安东自己回忆,在朋友介绍下,他选择开始接触冰球,一旦开始投入进去,发现自己爱上了这项运动。

  相较于2002年男足世界杯突围所带来的“足球潮”和2004年刘翔赢得110米跨栏金牌而刮起的“田径潮”,21世纪初的中国,冰球这一非传统的体育项目在民间还未成气候,青少年中的普及度更低。宋安东开始打球之时,全北京打冰球的青少年加起来不到300人,处于宋安东这个年龄段的仅有30个。

  当时的北京,冰场数量有限,民间达到正规冰球比赛规模的场地几乎为零。国贸的冰场是热爱冰球的人经常聚集的地方,这里驻扎着一个名叫北京体育俱乐部的队伍,是早期在北京成立的冰球俱乐部。在许多人眼中,冰球这项冰上运动是个舶来品,虽在国外有众多拥趸,但在中国并没有太深的根基。而俱乐部的成立初衷也就是应在京外籍人士的孩子的需求而生。授课的主要是外籍人士。想用于冰球专业训练的场地就更谈不上专业,宋安东回忆,最早时一般冰场只有一个大的滑道,他们就在场地中央辟出一块地围起来进行训练,场地的搭建都是临时的。

  宋安东及其小伙伴们所在“虎仔队”是从这里起步的,王泽明是他们的第一任教练。在国贸冰场,他们不仅时常要与那群外国孩子分享场地,同时还要与练习花样滑冰的孩子“争夺地盘”。球队真正走上正轨,是他们前往西单某冰场开始跟着前国家队队员傅雷接受较为正规的专业训练。傅雷教练带着这支队伍迎来了中国少年冰球最辉煌的时刻。

  宋安东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始进行系统的冰球训练。傅雷回忆最初开始训练宋安东的情景,他已经有一定的冰球基础,但是并未在球技方面显现出过人之处,与其他孩子相比,宋安东有很强的领悟力和执行力,年纪虽小却对全局的把握和掌控能力很强,具备帅才的潜质。例如在赛场上临时布置的战术,他都能很快领悟并且执行。

  带过他的教练们几乎有着一致的评价。2012年,他从加拿大来到美国,加入新泽西名校劳伦斯威尔中学,跟随校队打球,刚进队第二年就已成为副队长。教练比洛多评价道,宋安东很稳,能在底线有很好的控球能力,能准确地找准位置,并准确预测赛场的走势,也有很强的照顾全局的能力。

  冰球运动移动速度极快,瞬息万变,要求运动员具有力量、速度、技巧、耐力、果断和勇敢等素质。在虎仔队期间,宋安东极强的应变天赋在一次关键比赛中展现出来。2006年底,这群平均年龄10岁左右的孩子,出征在加拿大渥太华举行的一项青少年冰球世界顶级赛事贝尔首都杯,这里聚集了来自加拿大、美国、俄罗斯、芬兰等强国的青少年队伍,而来自中国的虎仔队以六战全胜的战绩夺得97业余A组的世界冠军。这次出征也是球队赢得的最高荣誉。

  “当时是想让小孩受些挫折教育,因为之前有人组队去过一次,小组都没能出线。”傅雷教练介绍。而回忆当时出征加拿大的期望,家长也都表示“从未想过能得冠军”。贝尔首都杯根据队伍的不同级别,分别设有AAA、AA及A级选拔队的比赛,以及House A、House B社区队伍的比赛。虎仔队报名参加了业余的House A级别的角逐。即便是与社区队伍抗衡,对于来自冰球弱国的中国虎仔队来说,每一个对手看上去都不可逾越。

  让所有人感到意外的是虎仔队从小组顺利出线。带着每战必胜的傲人战绩进入半决赛时,他们第一次遇到了强劲对手。对手将虎仔队研究得很透彻,在场上的孩子们感觉到无法施展,四处被围堵,完全被对手压制,很快就落后两个球。被动的场面令傅雷也有些命悬一线的感觉。

  宋安东的战略灵活性和调控全局的能力在球队遭遇逆境时显现出来。傅雷清楚地记得,当时的队长宋安东在那次比赛中来回转换于前锋和后卫的角色之间,组织进攻的同时控制场上局面。“前锋打着打着就又打后卫去了,他觉得不放心。他又把自己变成后卫就来回打。从正规的冰球来讲不应该这样频繁地换。但他当时已经显现出来可以具备后卫的能力了。”此次选秀,宋安东就是以后卫的位置被选中的。

  最后这场比赛,虎仔队以5比3取得胜利,这是傅雷觉得最为感动和难忘的一场比赛。这群面对逆境也从未想过放弃的孩子展示了他们无穷的潜力。现场观战的家长也为自己的孩子感动。球赛最开始时虎仔队被压着打的情形,令家长们的加油声从热情的尖叫变成有气无力,都已经预料了失败的结局。而场边许多孩子的母亲在见到自己孩子如此无穷的力量和拼搏的精神之后,都已泣不成声。获得冠军之后的虎仔队,在加拿大渥太华参议员队的主场迎来了颁奖仪式,在宏大、正规和专业的球场奏起了中国国歌,孩子们举着小旗满场跑,这群中国的冰球少年达到了成年队也从未达到过的高度。

  冰球给孩子们带来的激情令他们着迷。在回国后的一次电视节目录制中,11个出征加拿大的虎仔队队员身着冰球服亮相于观众面前,介绍自己的冰球装备,头盔、护齿和具有保护作用的厚重球服,他们因身着球服而满头大汗,展露出来的却是孩子全身心沉浸于其中的单纯笑容;从他们眼中,看见的是对这项运动的狂热与喜爱。

  贝尔首都杯的胜利激发了宋安东及父母前往加拿大继续追求冰球之梦的征程,而这次的胜利也让这样的转移成为可能。2007年,一支加拿大的3A球队对宋安东表示出兴趣。为了能成为队伍中合格的一员,宋安东进行着一轮又一轮的试训,宋安东母亲回忆刚参加试训时,加拿大教练对这个来自中国的孩子评价道:“宋安东是我们这里技术最好的孩子,这还不是让我们最高兴的,最高兴的是他头脑特别聪明。”成长中的考验

  众多称赞的背后,既有天赋,也有宋安东及其家庭对于冰球的坚持。在北京打球的4年中,除了虎仔队每周两到三次的常规训练外,为弥补各自技术上的不足,队员们基本上都会私下找教练上小课。傅雷回忆给宋安东“开小灶”的情形,每周进行两次专项训练。位于地坛的溜冰场是他们的训练场地,仅有36平方米,设备落后,夏天受潮后的冰面会因滴水而经常凹凸不平,几乎没有人愿意到这里练球。这一缺陷却让傅雷和宋安东如获至宝,外人的嫌弃保证他们的训练免受干扰。“场地就经常只有我俩,有人管这里叫‘地沟’,大家都说条件不太好,但我觉得那一段对我们来说,起到一个非常大的作用,没人限制我们的训练时间。”傅雷回忆道。他们反复进行着滑行、极限滑、倒滑、控球的技术训练,这些强化训练让宋安东的球技在一段时期内获得巨大进步。在赴加拿大之前的两个月,为了提升在后卫位置的技巧,宋安东专程找来前国家男子冰球队后卫队员黄涛进行专项训练。他们每天都会在亦庄的一个训练场进行一个半小时的练习,主要集中在倒滑及防守。除此之外,宋安东每天还会抽出时间进行陆上训练。2007年加入多伦多奥克维尔游骑兵队后,当地的环境和专业打法,对于从中国“业余”球队出来的宋安东来说很难适应,第二年,他就进入了一段迷茫期,过多的身体接触和冲撞式的方式令他有些难以应付。当时去加拿大看望过宋安东的傅雷回忆,为了弥补在身体冲撞方面的弱势,宋安东在那段时间内进行了专项训练。他白天在学校上课,傍晚开始俱乐部的常规训练。每天放学后,匆忙回家吃过一个三明治,便赶往训练场地开始两个小时的训练。训练之余还经常上小课,修正滑行、学习战术、提高体能。这些努力需要时间的沉淀,一年后宋安东才慢慢又开始适应赛场,重新找回自信。

 [1] [2] [下一页]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录 I 下篇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