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杂志
回新浪首页 设为我的最爱 繁体简体
本期中国周刊
中国周刊
前期杂志
 
其他政经时事
南方周末
新周刊
三联生活周刊
新民周刊
环球人物
南都周刊



 
扎西桑俄:致力环保的“鸟喇嘛” 中国周刊
转寄 列印
[内容简要]:扎西桑俄,青海省果洛州久治县白玉寺堪布,他13岁开始观鸟,17岁画鸟,几乎画遍了藏区可见的几百种鸟,珍稀的“藏鹀”通过他的画笔才广为世界所知。他用实际行动影响着身边的牧民,带领乡村百姓走上了保护家乡的环保之路。

  由画鸟到建立藏鹀保护区

  扎西桑俄记忆中的“小时候”,是一个没有汽车的世界,他10多岁才第一次看见汽车。他和姐姐在山上放牦牛,50公里以外汽车的声音都能听到;回家时在100多米以外,就能闻到自家帐篷里来的汉族客人身上的味道。“这些都变成故事了,现在汽车离得二三十米,我听不见。”他感叹。

  1970年,扎西在年保玉则山下俄措尕玛湖畔一个牧民家庭出生。家里有8个姐弟,扎西桑俄排行第二。根据藏区习俗,如果家中超过两个小孩,一般会送一两个前往寺院完成学业。13岁时,他被送进了30多公里外的白玉寺。早早离家的扎西桑俄,在思念亲人的时候就是用“玩鸟”来缓解,鸟是他最好的朋友。他跟寺庙里的一家赤麻鸭“很熟”,赤麻鸭一家有一回生了十几只小鸭,每当小扎西把它们抓到衣服里的时候,赤麻鸭的爸爸和妈妈就会着急地围着他“嘎嘎”的叫,“我经常像这样‘玩’它们”。

  17岁,扎西开始在纸上画鸟,他画的第一只鸟就是赤麻鸭。从没学过绘画的扎西为何能把鸟儿画得那么栩栩如生?他说:“做事情,‘喜欢’是最重要的。我观察过藏区的393种鸟,每种鸟我几乎都画过4次。如果你爱鸟,你就会全神贯注地观察鸟,每一片羽毛的样子都不会忘记。” 此时他的眼睛望向远方,仿佛一只只他画过的鸟儿正在脑海闪过。27岁,扎西从白玉寺正式毕业,成为一名堪布。但他并没有留在白玉寺,而是开始四处游历,在青藏高原游走观鸟。在扎西看来,寺庙学习结束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修行方式。对他而言,环保本身也是一种修行,保护鸟类、动物就是他的修行功课。为了观鸟,扎西走遍了整个藏区,在沙漠、森林、湖泊,他追寻着鸟的足迹。“中国有1300多种鸟,我们那儿有500多种。”他观察记录了青藏高原的近400种鸟类,其中很多为青藏高原独有。

  藏鹀就是这其中的一个品种,仅分布在青藏高原中东部。在《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中,藏鹀被列为稀有物种,至今很多人只能从邮票和画家的笔下欣赏这种鸟儿,很少有人亲眼见过。1990年之前,仅有不足10次的藏鹀观测记录,相关文献也非常罕见。2005年8月,扎西桑俄在和深圳观鸟协会的朋友一起观鸟时,在白玉寺后山发现了一只藏鹀,这个发现令所有人大为惊喜。从那时起,扎西桑俄开始了对藏鹀的保护监测。通过实地调查,他发现白玉乡是藏鹀的主要分布地之一。于是扎西桑俄在青海省林业厅、中国-欧盟生物多样性项目和山水自然保护中心的资助下,将该地区的阿木龙沟划为藏鹀保护区,并通过向牧民支付补偿的方式,说服他们在藏鹀繁殖季节让出草场。此外,扎西桑俄还成功试验出一些保护藏鹀的方法,并编印了《藏鹀观察记录》,至此,扎西桑俄填补了藏鹀保护和研究的空白。

  2009年,在第23届国际保护生物学大会上,扎西桑俄做了一个关于藏鹀保护的演讲,得到保护生物领域世界级专家的认可和听众的好评。扎西桑俄爱鸟,也爱大自然的一切。从画鸟开始,他一步步成为一位致力于三江源保护的“民间科学家”,2013年3月,他作为主要作者之一的《藏鹀的自然历史、威胁和保护》研究论文,在中国动物学会、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主办的权威期刊《动物学杂志》上发表,扎西桑俄画的藏鹀还被选为那一期的杂志封面。

  以影像记录三江源变迁

  2009年,扎西桑俄作为一部以他为题材的纪录片嘉宾第一次参加了“云之南”纪录影像展,在这次拍摄中他开始对摄像机感兴趣,之后又参加了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举办的“乡村之眼”培训班,在“乡村之眼”影像计划中,他完成了纪录片《我的高山兀鹫》。片中冬天积雪的山上,扎西桑俄气喘吁吁地登上空气稀薄的山巅,他身着长及小腿的红色僧袍,光着腿在陡峭的山崖上攀爬,嘴里叼着用来测量兀鹫蛋的一根草。同行的白玉寺僧人果洛周杰用一根绳子拉住他,扎西桑俄爬到陡峭岩石的下面,观察藏在崖洞里的高山兀鹫巢。4年前,他来过这里,悬崖上发现的10个兀鹫的窝里都有蛋,这次来只发现4个窝里有蛋。“由于食物减少了,高山兀鹫不得不自行‘计划生育’了。”扎西桑俄说。

  兀鹫以往靠腐肉和天葬为生,但现在越来越少人放生牦牛,加上有了市场之后,牛羊尸体也被卖掉。结果导致兀鹫的食物越来越少,数量也明显减少。每当高山兀鹫做窝的时候,扎西桑俄和周杰用绳子拖着死去的牲畜去喂高山兀鹫,“不知道这样的方法能否解决它们的生存问题”。

  2012壹基金公益映像节,《我的高山兀鹫》荣获公益故事奖。“这是我们一直想说的故事,高山兀鹫是不是真的要走向灭亡?所以我们拿起DV,用自己的影像语言,来寻找我们的答案。”这段纪录片文案写出了扎西桑俄的心声。

  之后,扎西桑俄认识到用影像记录下正在悄然变化着的家乡传统文化和自然环境是多么重要和珍贵,于是他开始在家乡陆续培养一个又一个掌握纪录片制作技术的人,将这些身边正在发生的变化尽快记录下来。他们拍摄的纪录片逐步改变了牧民们的观念,比如大家一看他们的片子,才意识到垃圾是这么大的问题,慢慢也做出行为上和思想上的改变。

  组织牧民保护家乡

  年保玉则山的东南部拥有青海最大的森林,也是重要的水源地。用扎西桑俄的话说,从这座山出来的水“前面的水都流到长江,后面的水都流到黄河”。家乡的环境和文化正在发生变化,扎西桑俄说,气候在变暖,他小时候果洛的冬天零下三十度,他不喜欢穿鞋,光着脚在雪地里跑,也不觉得冷,被父母硬按住脚穿鞋。今年的5月19日,扎西桑俄在草原上给一个朋友过生日,“这在我小时候是不可能的,那时候到6月份还会下雪,这说明冰川一直在后退。”

  那些在扎西桑俄小的时候被视为神灵、任何人不能触碰的湖泊,由三百多个缩减到一百多个。以前从来没人在年保玉则神山下的圣湖里洗东西,也没人砍树。但后来,水里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垃圾,树木被砍伐,动物被猎捕,年轻人开始觉得传统的东西,包括宗教信仰都是陈旧的。目前对当地环境最有影响的是旅游开发,很多旅游者没有保护环境的概念,会去抓鱼、乱扔垃圾。扎西桑俄说,从西宁到年保玉则的高速公路已经在修建当中,明年就将通车。作为果洛打造大年保玉则景区的“必要交通设施”,久治年保机场也即将投入建设,“都想赶快发展经济,但如何来更好地保护呢?”扎西桑俄叹息。

  为了使更多野生动植物得到保护,2007年扎西桑俄发起创办“年保玉则生态环境保护协会”,发动白玉人保护自己当地的生态环境。截至目前,年保玉则生态环境保护协会共有志愿者120多人,他们当中有喇嘛、有老师、有牧民……扎西桑俄带领他们以文字、图片、摄像等手段监测记录年保玉则的物种及环境变化。发动群众参与藏鹀保护区的保护和监测。编辑藏文版的藏区动植物辞典。出版“年保玉则”杂志,由协会志愿者撰写文章介绍年保玉则地区的文化和环境,发放给年保玉则地区的社区。组织志愿者通过影像记录的方式来记录年保玉则地区的社会文化环境变迁,并和山水自然保护中心组织策展了“云之南影像论坛”的社区单元。同时,协会积累的大量物种、冰川、气候等方面的数据,为三江源保护的学者科研提供了宝贵的一手科研资料。

  种下希望的种子

  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工程启动以来,年保玉则地区的环境还是得到了很多改善,扎西桑俄说,最让他欣喜的是以前从邻省过来捕猎的人没有了,当地的野生动物数量得到了回升。

  近年来,扎西桑俄意识到,当地家长和藏语老师能识别各种植物的很少,牧区孩子了解草原植物的渠道非常有限,这些与藏民族息息相关的植物已经淡出了孩子们的视野。扎西桑俄希望孩子们能了解这些植物文化。每年七八月份,扎西桑俄都会漫步在草原,教牧区的孩子们识别草原上的花朵。

  在年保玉则自然保护协会成立之初,扎西桑俄就设定了两个工作的方向:一个是让人和大自然之间的空间缩小,另一个是让传统保护文化和现代环保理念之间的空间缩小一点,“把这两个之间的断层缩小,我们的环境和文化就都就有希望了”。

  从2011年开始,在周边牧民志愿者的帮助下,“花儿的孩子”公益项目在草原绽放,扎西桑俄成为项目负责人,以果洛州久治县为中心,经过“花儿的孩子”项目培训的孩子近2000名,年龄分布在6到12岁。他们还整理出版了8本藏汉双语画册,涉及三江源地区的动植物,拓展了学生们的阅读空间。“对于一个僧人来说,我们志愿让更多的孩子从小在心中种下一颗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种子,对三江源的牧民来说,这意义将会更加深远。”扎西桑俄说,希望更多人能够参加到保护青藏高原生态环保事业的行列中。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录 I 下篇文章 >


三联生活周刊
霸凌的中美之别
中国留学生施虐同胞案是最近在美国引起很大反响的案子。1996年出生的翟芸瑶与男朋友张鑫磊、女伴儿杨玉菡等十几个人绑架、折磨同学麦嘉怡、刘怡然,对后者更是泼冷水、扒光衣服、烟头烫、逼迫吃沙子, …详全文
三联生活周刊
三联生活周刊
重建信心
回顾这一轮股市从上涨到暴跌,不难发现这是一个逐渐失控的过程。去年7月份,上证指数从2000点开启了这一轮牛市,当时的行情来得可谓恰如其分,宽松的货币环境、极低的估值水平,经济改革的良好氛围,这 …详全文
三联生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