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杂志
回新浪首页 设为我的最爱 繁体简体
本期中国周刊
中国周刊
前期杂志
 
其他政经时事
南方周末
新周刊
三联生活周刊
新民周刊
环球人物
南都周刊



 
景泰蓝中的工匠精神 中国周刊
转寄 列印
[内容简要]:景泰蓝最早的文字记载出现在元朝,又称铜胎掐丝珐琅,是一种将各种颜色的珐琅附在铜胎或是青铜胎上,烧制而成的瑰丽多彩的工艺美术品,因其是在中国明朝景泰年间兴盛起来,因此命名为景泰珐琅或是景泰琅。

  寻踪景泰蓝

  景泰蓝最早的文字记载出现在元朝,又称铜胎掐丝珐琅,是一种将各种颜色的珐琅附在铜胎或是青铜胎上,烧制而成的瑰丽多彩的工艺美术品,因其是在中国明朝景泰年间兴盛起来,因此命名为景泰珐琅或是景泰琅。后来又因多用宝石蓝、孔雀蓝色釉作为底衬色,而且“琅”的发音近似“蓝”,最后演变成“景泰蓝”。景泰蓝,这个名字广泛地包括所有的铜胎掐丝珐琅。景泰蓝的釉料非常多种,不过最常用的还是天蓝、宝蓝、红、浅绿、深绿、白、葡萄紫、紫红、翠蓝这几种颜色。

  精美的景泰蓝制品色彩润泽鲜明,胎骨厚重坚实,掏丝整齐匀称且镀金灿烂光亮。景泰蓝的母体,源自古老的青铜艺术。在用料上相当考究,主要是铜,其次是黄金、白银、珐琅釉彩。旧时景泰蓝艺术品专供皇宫贵族享用,她是权力与地位的象征,带给人的感觉既有帝王气,又隐约可见西域风情。

  景泰蓝与雕漆、玉器、象牙并称为北京工艺品的“四大名旦”,是最具皇城特色的传统手工艺品之一,2006年被国家列为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如今,景泰蓝已被世界所喜爱,成为家居生活中长久不衰的藏品。2014年在北京召开的APEC峰会上,习近平主席和夫人彭丽媛送给各经济体领导人及配偶的礼品中有一款《四海升平》景泰蓝赏瓶非常抢眼。这广受赞誉的“APEC蓝”,就是由大厂京锐釉料烧制。

  奇妙工艺揭秘

  景泰蓝工艺不仅运用了青铜工艺,吸收了瓷器工艺,同时大量引进传统绘画和雕刻技艺,集冶金、铸造、绘画、窑业、雕、錾、锤等多种工艺为一体,堪称集中国传统工艺之大成,因而自古便有“一件景泰蓝,十箱官窑器”之说。

  掐(掐丝)、点(点蓝)、烧(烧焊)、磨(磨光)、镀(镀金)五个主要工序,加上掐丝前的制胎,构成了景泰蓝非常独特的工艺特征。

  胎型是景泰蓝制作的第一步,制胎是掐丝的前奏。根据产品胎型的要求,将加工过的紫铜板按图下料,裁剪出不同形状,用铁锤敲打制成形状各异的铜胎。

  掐丝是景泰蓝制作工艺中难度较大,不易掌握的一道工序。有“丝工重于蓝工”之说。掐丝,是将圆线按一定的高度和宽度压制成扁丝,其规格视需要而定。掐丝的功能很明显,它继承了“镶嵌”工艺的传统,既可呈现丝的韵律,又有着与嵌丝不同的作用。掐丝技师用镊子将柔软的扁铜丝,按照图纸掐(掰)出形状各样的花纹、图案,然后沾上白芨(一种有粘合效果的中药)一根丝一根丝地嵌在铜胎上,就像绘画中的线描,掐丝的呈现,是景泰蓝的灵魂与根基。

  点蓝用的釉料属于硅酸盐,是以石英、长石、硼砂及一些矿物质为原料加入多种贵重金属着色剂,经1400摄氏度高温熔炼烧制而成。如果把掐丝比喻成绘画中的线描,那么点蓝就如同绘画中的着色,所不同的是,点蓝不是用画笔,而是用蓝枪、吸管;不是用色彩,而是用固体的釉料。点蓝,强化了景泰蓝工艺的特征,在流露着原始珐琅工艺面貌的同时,间带西亚风韵,放射着景泰蓝初始的光芒。

  火是景泰蓝的“灵魂”。整个产品点蓝后高度与丝相平,还要经过摄氏850度高温烧结。但由于釉料为膨松的粉末状,经烧结凝固后就会坍陷下去,所以还要二次点蓝,再往丝间填入釉料烧结。如此反复三至四次,方可完成烧蓝。景泰蓝是火的恩赐,火的造化。

  经过点蓝、烧蓝后,釉料已经凝固在铜胎的丝与丝之间,很不平整。磨光就是将釉料打磨,使产品表面平整、光滑。磨光工艺,行内俗称“磨活”,它分为剌活、磨光、上亮等程序。首先用砂石把产品表面磨平,然后用黄石磨去釉料上的火亮、黑丝,再用椴木灰打磨,直到产品发出均匀的亮光为止。

  为了防止产品的氧化,使之更耐久、更美观,需要在产品表面镀上一层黄金。镀金是对金属器物的一种渲染,一种张扬,它用“金”表达着世界观,凸显的蓝釉和金石配饰,诠释着金与蓝的合欢。

  河北省大厂回族自治县,人口不到全国的万分之一,大小景泰蓝厂家曾发展到二、三十处,景泰蓝从业人员占全县人口的1.5%左右。上世纪50年代起,这里就大力发展景泰蓝,家家户户都能成为加工点,培养了一大批景泰蓝技艺纯熟的师傅和工技人员,故大厂回族自治县有“京东景泰蓝之乡”的美誉。目前,这里仍活跃着一大批景泰蓝加工企业,京锐景泰蓝釉料有限公司则是目前唯一具备景泰蓝所有材料生产能力的厂家,引领着行业的发展和潮流,占据了行业70%的市场份额,在业中享有较高声望。

  景泰传人 独具匠心

  釉料的烧造,是景泰蓝的核心。京锐景泰蓝深谙釉料烧造的秘密。

  80后的徐国伟,是京锐景泰蓝的掌门人,他身上既带着有新派掌门人的诙谐机敏,亦有老派工匠的执着持重。“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似乎冥冥之中命运就赋予徐国伟传承景泰蓝的使命。他的父亲徐宝元在当年大厂特种工艺品厂掌握釉料烧造的核心技术。1980年,徐国伟出生,此时他上面已经有三个姐姐。而徐宝元,却因为严重超生,被企业劝退了。

  “我出生第三天,父亲便破土动工,开始盖房子。”谈起去年刚刚病逝的父亲,徐国伟是深深的怀念和感激。

  当年徐宝元老来得子,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儿子,他义无反顾地创业。很快釉料厂就生意兴隆,全国70%的景泰蓝釉料都出自他家。

  踢着景泰蓝的罐子撒着欢儿玩,每天都能见着做景泰蓝的七大姑八大姨,徐国伟自小就受大家族的耳濡目染。

  20岁,徐国伟开始跟着父亲,从最苦的烧料开始,每天被炉火熏得头晕脑胀,他开始对景泰蓝产生了抵触。父亲看出儿子的不满,随着他的秉性,让他给客户送釉料。这活儿能接触新鲜人和事,还能沿途看看风景,和客户喝喝小酒。徐国伟觉得这日子挺美。但时间一长,徐国伟体味到了父亲的良苦用心。客户用京锐的釉料,在生产过程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要想解决这些问题,徐国伟必须返回头来了解这些釉料,为客户解决最实际的困惑。

  他开始慢慢琢磨,并一头扎进自家的厂子,研究釉料与每一道工序的关系,大约用了7年时间,徐国伟不仅成了釉料专家,还熟知景泰蓝制作的每一道工序。

  时间让徐国伟褪去了浮躁,景泰蓝的色泽和与火交融后产生的神奇,让他开始着迷。在一线烧料,他一干就是三年。传统艺人对火的认识,始终靠经验来掌握,有时产品出来很不稳定。经过与北京专家教授们反复切磋,无数次的实验,无数次的无解与迷茫,徐国伟终于总结出了一套用标准化数据来掌控温度的新方法,结束了用煤烧制景泰蓝的时代。如今京锐的烧制车间虽然设备简单,但窗明几净,已从根本上改善了技师的工作环境,提高了烧制质量。釉料的问题解决了,火候的问题也解决了,徐国伟对景泰蓝的琢磨却上了瘾。此时他不甘心只做釉料生产商,而想制造产品。“儿子,你去闯荡闯荡吧!”父亲把自己压箱底儿的积蓄拿了出来。

  徐国伟素来人缘好,邻里乡亲都愿意帮衬一把。家族里的七姑八姨,每家都有在景泰蓝工序中能独挡一面的角儿。舅舅,打铜胎不在话下;三姑夫,錾活儿一绝;老姑,镀金拿手。徐国伟靠着父亲不多的接济,竟把厂子给立起来了。和父亲共事过的大师们也厚爱他,有了订单也总记着给他分点儿。徐国伟的厚道和勤勉,生意竟出乎预料地顺风顺水。

  酒香不怕巷子深,2014年APEC会议,京锐烧出了响当当的APEC蓝;京锐和大师合作的产品,最后荣升国礼。成功的同时,他又在开始在思索一个新的问题:为什么大厂地区的景泰蓝厂家始终停留在为客户代工,为什么不能拥有自己的品牌和设计团队?“景泰蓝是老祖宗的奢侈品,是精神产品,是供欣赏和把玩的东西,糙不得。”徐国伟对景泰蓝市场中鱼龙混杂的现象深深担忧,对景泰蓝造假更是深恶痛绝。“我就是想不惜成本地做出点儿好产品。”宿命注定让他比老父亲在景泰蓝的道路上走得更远。景泰蓝原是皇家贡品,那时的工匠为其倾尽生命。如今,景泰蓝为高端人群做定制,更需精益求精。徐国伟和张向东等工艺大师合作,2011年研制成功了掐丝珐琅夔龙亭式香薰炉,这件高仿沈阳故宫藏清中期宫廷陈设品,上部屋顶形,其盖上有铜鎏金四凸脊,脊上饰夔龙纹饰。盖钮为鎏金镂空缠枝花卉。中间一节四面均有镂空夔龙纹装饰,可以散发香气。上部两节,均为黄、绿组成的纹饰地,饰变体夔龙纹。下部纹饰以蓝珐琅釉为地,四面均掐饰缠枝莲花。鎏金迥纹形四足。香薰炉设计独特巧妙,器型规整端庄,掐丝线条娴熟,纹饰精美绚丽,这件清宫原藏珐琅器体现了京锐最好的艺术水准。

  “其实吧,我挺有野心的。” 让热爱景泰蓝的人,看到好产品,享用到好产品,是徐国伟的“中国梦”。

  三环凤尾尊是京锐展室里另一件张向东大师的精美杰作。借助明清宫廷贡品形体,在花纹、色调及双凤的形体工艺造型灯方面重新创作并赋予了新的内容。

  说到成功,他挠头一笑,有孩童般的质朴,也有历经商场后的机智,他并非不食人间烟火,他也追求利润,但他更愿意做一个有匠心的实业家,把景泰蓝的精髓传承下去。

  “我特想把京锐的产品做到登峰造极。让我的儿子也看看:他爹像他爷爷一样棒!”话音刚落,从院子里跑进来一个小小少年,活泼泼的,眼神尤其清澈明亮。传承与工匠精神,是国粹景泰蓝的希望和温暖标签。他对儿子像父亲对他一样,寄托着家族的传承希望。他相信熏陶的力量、相信景泰蓝的魅力会给儿子留下传承的印记。时光漫漫,这是多么美好的文化传承画面。大师对话:

  “珐琅”与景泰之“蓝”

  张向东,男,汉族,1960年生人,祖籍北京平谷区。河北省一级工艺美术大师,中国美术家协会河北会员,中国发明协会会员。一直从事艺术事业,对景泰蓝文化探究不懈,作品与著作多次获奖,被誉为“中国仿古第一人”。

  《中国周刊》:珐琅与景泰蓝有哪些关联?

  张向东:景泰蓝属于珐琅的艺术范畴,谈景泰蓝必谈及珐琅。二者虽不同义,但又密不可分。珐琅,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才产生的名词。如果探祖追宗,珐琅是由地域名“拂菻”演化而来。在我国隋唐时代,称之为“拂菻”的国家泛指东罗马帝国及其所属西亚地中海沿岸一带的广大地区,后这一词汇被逐渐置换转化成了新的载体。现在的珐琅,泛指在金属胎上施釉的工艺总称或釉质。景泰蓝又称掐丝珐琅,属于珐琅艺术其中的一个门类。

  世界珐琅史历经三千多年,公元前16世纪至公元4世纪为“原始烧瓷时期”,技艺特点是“嵌丝外镶”;公元4世纪至14世纪为“佛郎嵌时期”,技艺特点是“嵌丝描绘”;公元14世纪以后,进入了“现代珐琅时期”,西方形成了“画珐琅”—欧美珐琅,艺术中心在法兰西利摩日市,东方形成了“掐丝珐琅”—景泰蓝,艺术中心在中国北京。此两种珐琅艺术品,工艺工序不同,艺术效果有异,堪称当今世界珐琅艺术大花园里盛开的“并蒂莲”。

  《中国周刊》:什么样的“蓝”,才是正宗的景泰之“蓝”?

  张向东:景泰蓝的蓝,有着伊斯兰的风韵。中国景泰蓝从一开始就沿袭波斯烧瓷多着蓝色釉料的做法,蓝色与景泰蓝艺术不可分离。明朝景泰年间的匠师们将我国的钴蓝釉料与西亚的钴蓝釉料加以区分,给我国具有“蓝中透绿”特色的钴蓝釉料取了一个既壮国威又崇尊煌大的名字“景泰蓝”。由于尚蓝的意识越来越强,经过演化,把所有色质的釉料就统称为“蓝”,这时的蓝,其载体已是釉料,故称施釉为点蓝,补釉为补蓝,焙烧为烧蓝,崩釉为崩蓝,这种转化显得极其自然而朗朗上口,且规范性强。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录 I 下篇文章 >


三联生活周刊
霸凌的中美之别
中国留学生施虐同胞案是最近在美国引起很大反响的案子。1996年出生的翟芸瑶与男朋友张鑫磊、女伴儿杨玉菡等十几个人绑架、折磨同学麦嘉怡、刘怡然,对后者更是泼冷水、扒光衣服、烟头烫、逼迫吃沙子, …详全文
三联生活周刊
三联生活周刊
重建信心
回顾这一轮股市从上涨到暴跌,不难发现这是一个逐渐失控的过程。去年7月份,上证指数从2000点开启了这一轮牛市,当时的行情来得可谓恰如其分,宽松的货币环境、极低的估值水平,经济改革的良好氛围,这 …详全文
三联生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