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杂志
回新浪首页 设为我的最爱 繁体简体
本期中国新闻周刊
中国新闻周刊
前期杂志
 
其他政经时事
南方周末
新周刊
三联生活周刊
新民周刊



 
一个贵阳商人的交响音乐梦 中国新闻周刊
本刊记者/万佳欢(发自贵阳)
转寄 列印
  商人黄志明,中提琴手出身,爱好古典音乐。生意做大后,他在家乡贵阳组建了全国第一个私营交响乐团……

    电影《立春》里,穿著自制珠光绸演出服的王彩铃在小城广场上唱门德尔松,乡亲们听得打呵欠,咬耳朵,最后当著她的面一个个走掉。

    王彩铃深感曲高和寡,一直梦想著走出这个城市。

    如今,贵阳人黄志明正遭遇类似的困境。与王彩铃不同的是,他正试图让一个交响乐团在自己生活的城市里扎根。

    2009年,他做了一件让这个城市的很多人难以理解的事——自筹资金建了一个职业交响乐团。从招聘、置乐器和购买安置演奏员的房子,到装修排练厅、制作、宣传等等,乐团组成之前,他的投入已达到3000万元。成立乐团之后,他更决定每年将投资1000万元作为乐团运作经费。

    商人黄志明,中提琴手出身,爱好古典音乐。90年代下海经商,涉足百货零售业。生意做大后,他满足自己爱好的方式是,坐著飞机满世界找音乐会听。

    他說自己组建交响乐团的初衷很单纯,「让这个城市里面想听音乐的人能有一个地方可以去」。

    这也是全国第一家民营企业出资、政府支援的职业交响乐团。

    目前,国内交响乐团大多由政府出资,或以政府出资为主、吸收一部分民营资本。除了上海、广州等为数不多的几家交响乐团财政预算情况稍好,其他地方乐团都捉襟见肘。据《音乐週报》报道,中央级的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年度财政拨款也不过620万元。

    而当地政府在贵阳交响乐团的组建过程中仅扮演一个「倾力扶持」的角色:即提供演出、排练和办公场地;一次性提供100万元乐器购置费;每年出200万作为公益性文化服务演出购买费。在贵阳市政府看来,这个完全靠民营资本运作的院团「是文化体制改革的一个示范性案例」。

    然而,单纯的动机和目标并不见得得到单纯的回应。在这个文化相对落后的城市里,贵阳民众对他动机的猜忌,以及来自于体制内文化院团的非议,使他对美好的愿望开始噤若寒蝉。

    争议中诞生的私营交响乐团

    戴著眼镜、穿著开衫毛衣的黄志明看上去更像一个音乐老师。如今,他的百货商场和连锁超市在贵州省无人不晓,已占据整个贵阳市百货市场的60%。

    2007年,他产生了自己组建一个交响乐团的想法,而且要做「职业的、与国内高水平乐团接轨的」。一天,他跟贵阳副市长季泓提起这件事,市长表示支援,对他說:「这些事应该是政府做的。你们企业出来做,我们政府官员只有为你们做好服务。」

    2008年初,文化局局长王春雷第一次来到黄志明的办公室。但在具体组建方式、政府扶持力度等方面,双方并未达成共识。

    政府内部因此产生了很多争论。一些领导有疑问:贵阳有自己体制内的交响乐队,政府为什么要反过来给民营企业钱?为什么不养自己的儿子,倒去养外人的儿子?

    文化局下属的贵阳杂技团团长袁华平的想法代表很多院团的态度,「我不是不赞成这件事,而是觉得,为什么要重新组建乐团,而不是充实和发展我们原有的交响乐队呢?」 受地方经济忧况的影响,贵州省对文化艺术方面的投入历来不多。之前跟遵义杂技团合作了一台晚会,贵阳杂技团的成本仅为10万元。「政府既然能这样(每年200万)对民营企业,为什么不能在专业院团身上也多下一点功夫、多一些投入呢?如果政府的投入大,我想院团不会走到今天这个样子。」

    实际上,整个贵州都没有一个体制内的文艺院团得到过这个「外人的儿子」同样的待遇。「(各院团)都非常缺钱。我们每年下乡演出,政府给的补贴是每场500块。这可能是全国最低的。」袁华平說。

    而王春雷的解释是,「政府每年给他们工资,这也是投入啊!可是我们得到的是什么?只是一支越来越没有市场、没有激情、没有斗志的队伍。」他說服心存疑义的人:如果花大价钱、用过去的体制去组一个交响乐团,只能得到一个掛著政府旗号、官员去看不买票的交响乐团而已,政府还得负责乐手的养老送终。而现在我们也得到了一支能够代表贵阳的交响乐团,政府一年只花200万,还不用给工资。

    2008年底,政府内部终于取得共识,与黄志明开始重新接触,之后进展顺利。双方对各自条件都尽量让步,为了避免以后的交响乐团染上一些事业单位的弊病,政府还特別承诺,绝不干预交响乐团的具体运作,尤其是演奏员的招聘工作。但他们也达成协定,招聘时,在同等条件下优先录取原歌舞剧院的演奏员。

    2009年2月,双方举行簽约仪式后,贵阳交响乐团开始面向全球招考演奏员,乐团为受聘的演奏员开出月薪3000到7000元(这在贵阳已达到高薪水平)、并解决住宿的待遇。最后,交响乐团一共招收了演奏员60余名,而本地交响乐队的人没一个进入这个民营乐团,只有一个乐手的孩子考上了。

    交响乐团的组建工作开展得很快,而大多数人仍对这件事的态度存疑。接到黄志明的约聘前,著名指挥家李心草和中国交响乐团乐队首席刘云志的第一个反应是,这人是不是有病啊?这是大老板有钱玩票吧?一些普通市民则觉得,这要么是商家炒作,要么就是「官商勾结」。很多人还猜测,政府给他们100万买乐器,肯定他自己扣下了50万。商人嘛,都是要赚钱的。

 [1] [2] [3] [下一页]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录 I 下篇文章 >


新民周刊
富人穷人距离多远
在经济快速增长的国家,贫富分化是个普遍的经济现象,如果不能很好地加以控制,就会引起严重的社会问题。 改革开放之前,中国的财产集中在国家手里,人民普遍贫穷,城市居民内部的收入差距很小,农 …详全文
新民周刊
南方周末
天有多热 谁說了算
■预报温度为何总是低于实际感受? ■高温预警,这是不是一个纯粹的科学问题? ■「天气预报就是不上40℃」,这一传言有无根据? ■在酷热的上海,中国气象局下属中国天气网为什么记载6至8月连续三月无高温? …详全文
南方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