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新民周刊
新民周刊
前期雜誌
 
其他政經時事
南方周末
新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環球人物
中國周刊
南都周刊



 
蒼蠅老虎一起打 新民周刊
轉寄 列印
閲讀提示:當趙磊、韓時英等貪官相繼被抓,已經跳樓自殺魂歸天國的龐海遠,能否感受到一絲安慰呢?

  撰稿|子 夫

  權力過大無人監管

  自去年7月,中紀委第十一巡視組進駐國家體育總局開展專項巡視工作以來,國家體育總局、運動項目管理中心、省市地方體育局被調查的官員已達10余人之多。除了自行車擊劍中心副主任、中國馬術協會副主席沈利紅和肖天妻子田樺外,早些時候國家拳擊跆拳道運動管理中心副主任趙磊和國家游泳中心花游部長俞麗的落馬就已經引發外界的廣泛關注。

  趙磊的落馬與河南省體育局局長韓時英貪污腐敗案件有關。在分管全國跆拳道項目期間,其利用職務便利為河南省跆拳道項目提供幫助,並接受賄賂款30萬元。今年1月初,“趙磊受賄”案開庭時,趙磊辯稱,自己收的錢不是受賄款,而是地方為了他參與世界跆拳道協會的執委贊助費。然而,向其行賄的河南省體育局局長作證稱,兩次送給趙磊30萬,就是為了河南省能在全運會上完成獲得兩塊跆拳道金牌的任務。最終,法院一審以受賄罪,判處趙磊有期徒刑10年。法院認定,趙磊接受請托收受錢款,體現了權錢交易的本質特徵,符合受賄罪的犯罪構成要件。

  現年53歲的趙磊在中國跆拳道界堪稱領袖級人物。早在上世紀80年代,在一篇體育論文中,趙磊就準確預言跆拳道將成為奧賽項目。從1995年國家體育總局引入跆拳道項目以來,趙磊就是該項目主要負責人。他參與組建了中國跆拳道國家隊,並負責創建了中國跆拳道協會。在15年前的悉尼奧運會上,陳中奪得中國跆拳道歷史上第一枚奧運金牌。4年后在雅典奧運會上,陳中、羅微奪得兩金。在短短幾年之間,跆拳道就成了中國體育軍團的金牌隊伍。趙磊在跆拳道界的工作也得到了國家體育總局等有關部門的充分肯定。由於跆拳道比賽受裁判因素影響很大,中國跆拳道的崛起一直很倚仗趙磊在世界跆聯業內的影響力。不過,2008年奧運會陳中因裁判改判遭到淘汰,趙磊也因此在業內受到了一些非議。而在廣州亞運會上,他作為賽事技術代表,出面解釋中華台北名將楊淑君違規事件,也曾引發爭議。如今,趙磊身陷囹圄,跆拳道讓他在業界呼風喚雨、風光無限,可是“一手遮天、專橫獨裁”的項目中心領導權力,又讓他在全運會、奧運會的利益鏈條下墜入自我毀滅的深淵。

  繼趙磊之后,去年11月原游泳中心花樣游泳部主任、原國家乒羽中心主任劉鳳岩的妻子俞麗也被帶走調查。今年已經60歲的俞麗已經退休,一直以來,俞麗都堪稱中國花游的功勛人物,她曾經是花游運動員出身,退役后擔任國家級裁判,並在2002年開始執掌花樣游泳部。同時,她也成功當選花游國際裁判、亞洲游泳聯合會花樣游泳技術委員會副主席。

  據说,俞麗在中國花游界有着不錯的口碑,不少曾經和她打過交道的記者都用“老好人”來形容她。俞麗和丈夫都擔任體育管理工作者,兩人都給人謙遜、和藹的印象。盡管花樣游泳並非熱門項目,但每一次有採訪,俞麗不管多忙都會盡量滿足記者的要求。在記者圈,無論是老記者還是年輕記者,均以“俞老師”稱呼俞麗。俞麗出事之后,微信朋友圈上不乏新聞界的老前輩、老大哥回憶當年採訪俞麗的經過,感嘆“真沒想到”。

  蔣文文、蔣婷婷這對雙胞胎姐妹花以及加盟中國隊的日本花游教母井村雅代,對普通的體育迷而言已是耳熟能詳,但背后的操盤手俞麗卻不太為外人熟知,但誰都知道中國花樣游泳運動近年的崛起和輝煌,無論如何都離不開俞麗的統領。

  俞麗的公共形象不錯,業務能力過硬,這是圈內外基本公認的,那麼如何解釋中紀委調查她的事實?或許,唯其如此才说明,國家運動項目管理中心不受約束的權力最終可能把人推向何處。圍繞俞麗身上的爭議,還是要追溯到倫敦奧運會的雙人項目奧運資格選拔上,蔣文文/蔣婷婷這對昔日王牌組合被黃雪辰/劉鷗組合取而代之。和舉重等項目選拔中的巨大爭議相比,由於成績以及受關注程度的差異,花泳隊的爭議沒有被特別放大,而且最終倫敦奧運會黃雪辰/劉鷗也取得了銅牌,讓反對的聲音一時沉寂下來。

  遼寧全運會是俞麗任上最后一項大賽,黃雪辰/吳怡文代表東道主遼寧在雙人項目擊敗了蔣氏姐妹,蔣文文/蔣婷婷拒領雙人項目的獎牌成為了導火索。因為俞麗一直還不錯的官員形象以及和媒體向來和睦的關係,這些爭議最終的矛頭基本上沒有針對俞麗本人,大多數媒體矛頭指向全運會、指向舊有體制,而且在全運會的特定氛圍中,大家見慣不怪,這樣的潛規則畢竟也算不上什麼驚天大秘聞。

  不少花游運動員也認為俞麗在訓練之外也善於與運動員溝通,傾聽她們的問題。“俞麗很專業,對花游非常了解,最初我並太不了解這個項目,是她耐心地指導我熟悉了花游。”知情人士透露,俞麗被帶走的原因主要就是操縱比賽和收受賄賂。當時,四川花游“姐妹花”蔣文文、蔣婷婷質疑全運會判罸,認為比賽被人為操控。在雙人自由自選預賽中,遼寧隊的得分為94.688分,但在決賽中得分為96.851分。同一套動作,時隔一日就增加了2.2分,這也是蔣文文、蔣婷婷異議最大的地方,並稱這種分差在國際大賽中都是極為罕見的。

  當時俞麗作為全運會花樣游泳比賽競賽委員會競賽處處長回應稱,“裁判在打分過程中沒有違反相關總則和細則,因此最終成績被確定為有效,維持原結果。”早在2011年,在中國公開賽暨全國花樣游泳冠軍賽的雙人項目比賽中,“姐妹花”就在國內賽事中首遭失利,當時就有“陰謀論”的说法,而俞麗的回應是,“中國花游不搞‘陰謀論’。”一年后的倫敦奧運會后上,兩人也僅僅參加了集體項目。這些年坊間一直有傳聞稱“蔣氏姐妹花”與國家隊存在矛盾被排擠。

  一直以來,全運會就屢屢曝出各種黑幕,在淪為政績考量標桿的同時,還引發過基建方面的腐敗。這次,俞麗被調查也恰恰反映在金牌戰略的影響下,全運會、奧運會選拔賽等國內重大賽事已成為少數擁有實權的官員和裁判違背體育精神、從中漁利的工具。

  说到底,俞麗出事,花泳運動的管理機制難辭其咎。和其他項目的掌門人不同的是,俞麗對花樣游泳這個項目的完全掌控是任何項目都無法媲美的,從運動員,教練員,裁判,競賽乃至贊助商,俞麗可謂一言九鼎,沒有一個能夠抗衡的力量,沒有監督,沒有反對的聲音,從一個角度來看,就是沒有掣肘,可以全力以赴於目標的實施,但是換個角度,就是沒有監督,權力過大。

  沒錯,花游運動的成績比不上乒乓球、羽毛球等王牌項目,要说商業開發的程度,遠遠比不上職業聯賽運轉多年的足球、籃球等項目,但花泳運動處於上升勢頭,傳統體制中大量人員要從中漁利,取得成績、政績和各種利益,大權在握的俞麗就無疑會處於利益交換的中心。雖然俞麗為人和藹,但卻是這個項目事實上的“獨裁者”,長此以往,不出事才怪!已經退休的俞麗“出事”说明:退休不再是貪腐官員的避風港;能力再強、名聲再好,如果關不進制度的籠子,手握不受限制的權力終究會變質、出事。

  繼沈利紅、趙磊、俞麗之后,國家體育運動管理中心還會有多少蒼蠅、老虎被查,我們不得而知。但有一點可以肯定,事關全運會“內定金牌”、奧運會選拔賽“幕后交易”的項目中心,絶非拳跆、游泳、自擊這幾個,隨着反腐深入,勢必將有更多“蛀蟲”被揪出。

  多省體育官員落馬

  在國家體育總局項目管理中心多名官員相繼被查的同時, 津吉豫蘇多省體育官員也紛紛落馬。近一年多來,天津市原體育局長劉鳳山、河南原體育局長韓時英、江蘇南京體育學院原院長張雄、吉林省原體育局局長、黨組書記宋繼新等人均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調查。

  去年年底,國家審計署發布公告通報40起經濟案件和事項處理情況。其中,天津市體育局原局長劉鳳山等人違規操作,為本人及親友非法牟利問題移送天津市委、市政府組織查處。審計署公報顯示,2011年至2012年,劉鳳山、天津市靜海縣體育局局長陳洪文、副局長馬天衆等通過虛假招投標和高價採購等方式,為其本人或親友持股企業謀取非法利益。據了解,出生於1964年的劉鳳山在體育圈擁有很好的口碑,他做事果斷、目標明確、為人仗義。在其擔任體育局長期間,天津代表團還曾在十一屆山東全運會上取得歷史最佳戰績,天津女排成為一大亮點。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劉鳳山還是在全國範圍內較早提出大力發展體育産業的體育局長。他認為,一個城市需要的不光是它的經濟發展,還有它的文化底蘊,體育,各個方面都是這個城市的名片。體育工作者要提倡一個城市的體育文化,特別是天津作為國家新的發展計劃的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濱海新區的龍頭帶動作用,體育工作者就要在體育發展的理念上更新,在整個體育運動上要更科學、更健康、更廣泛地進行發展,在體育的設施上也要佈局更加合理、更加科學化、現代化、集約化。在這方面體育局正在下功夫,做戰略性的研究,同時也正在具體落實。應該说,正是因為天津早起步、早規劃、早佈局,使得如今體育産業走在了全國前列。

 [1] [2] [下一頁]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I 下篇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