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新民周刊
新民周刊
前期雜誌
 
其他政經時事
南方周末
新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環球人物
中國周刊
南都周刊



 
告訴你一個真實的肖天(2) 新民周刊
轉寄 列印

  除了兒子肖陽,其妻田樺又在自劍中心擔任馬術部副部長,而肖天的身份還是中國擊劍協會主席、國際擊劍聯合會終身榮譽委員和中國馬術協會主席,跟自劍中心的關係自然密切。據说,田樺是肖天的第二任妻子,比肖天小十多歲,在外地工作,三年前一紙調令將她從外地調動到北京國家自劍中心。據悉,在來自劍中心之前田樺已經沒有體制內的編製了,但最終卻在自劍中心獲得了馬術部副部長的職位。而內部人士又透露说,田樺的辦公室實際上跟中心主任的一樣,而且還會有專職司機開小車接送她,這些都和她馬術部副部長的身份不匹配。當然,這一切的背后,都離不開一個叫沈利紅的人的支持和幫助。沈利紅是誰?她這麼做的目的是為了“討好”肖天嗎?

  無論是沈利紅這個名字還是她擔任的職務——國家體育總局自行車擊劍中心副主任、中國馬術協會副主席,對普通人來说都不是很熟悉。然而,身為副司級官員的她卻是新一輪反腐風暴中,總局已知涉事進入司法程序的最高級別女官員。

  除了家庭原因,肖天東窗事發更多的或是自身原因。肖天當年從北京體院畢業后被分配到當時的國家體委工作,如今已有35個年頭了。10年前,肖天開始擔任副局長,成為體育總局真正的“實權派”人物。然而,自八運會起,歷屆全運會廣受詬病,各種黑幕傳聞、金錢交易不絶於耳,作為分管競技體育的最高層領導,肖天顯然難辭其咎。對此,有分析者認為,事實上,總局高層發生強震早有一些前兆,就在肖天出事前的一個多月,北京市體育局局長、黨組書記李穎川,國家射箭射擊管理中心主任高志丹,被任命為國家體育總局局長助理。這個消息傳出后,曾引發體育圈內部人士議論紛紛,甚至有人揣測這次任免就是為以后的高層人士變動做鋪墊。出事前肖天的身份除了體育總局副局長,他還是中國奧委會副主席、中國擊劍協會主席、國際擊劍聯合會終身榮譽委員、中國滑冰協會主席、中國馬術協會主席、中國體育戰略研究會副會長、中國法學會體育法學研究會會長、國際籃聯副主席等等。絶對的權力導致絶對的腐敗,而中紀委巡視組在去年向體育總局反饋意見時曾明確強調過一個問題:幹部兼職普遍,利益關係複雜。兼職過多,精力有限,還在客觀上造成人際關係複雜,處理事情難免會考慮人情世故,能否秉公辦事存在很大疑問。利益關係錯綜複雜,面臨誘惑是否能潔身自好?現在看來,“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的肖天,除了在台上光鮮亮麗的一面,顯然還有太多另一面的不為人知的故事……

  一反常態,大爆粗口

  由於長期分管競技體育,每逢國內外大賽時,肖天總會成為媒體追逐採訪的焦點,儼然成了一位對外露面的新聞發言人。平時肖天講話很有風度而且滴水不漏,然而更多人認識、記住了肖天,應該是在第十一屆山東全運會上,當時在回應裁判問題、金牌內定現象時,竟然一反常態大爆粗口。

  在那屆全運會跳水比賽期間,熊倪的啟蒙教練突然離開裁判駐地,官方對外公佈的原因是“因為心臟病請假離開”。然而,該教練很快回應:“我提前離開,並不單是因為身體原因,而是因為不滿本屆全運會跳水的黑幕,竟然所有金牌都是事先內定好的!”與此同時,這位教練更是提前公開了尚未進行的另外四個比賽項目的金牌歸屬,分別是:男子3米板何沖,女子10米台雙人汪皓/康麗,女子3米板雙人吳敏霞/陳沁沁,男子10米台周呂鑫。“很不幸”的是,這個“預測”在全運會跳水項目結束之后全部得到了印證——100%準確。

  隨后,跳水比賽“金牌內定”事件被國內外媒體炒得沸沸揚揚,國家體育總局焦頭爛額。在這種情況下,作為全運會組委會的領導,肖天不僅沒有表現出“徹查問題”的決心,反而表現出一副“理直氣壯”的架勢,針對外界種種質疑,進行了強硬回應。“我是總局分管競賽工作的副局長,這幾天我們也注意到了,有人说跳水項目金牌都是賽前內定的,说是在分金牌,競賽部聽说后,包括我本人聽到后,都很驚訝,”肖天稱,“我們一直在三令五申抓賽風賽紀,劉鵬局長在內部會議上也都多次表示過,一旦有違反,對當事人都要先免職后調查,如此重視,怎麼還會有人冒天下之大不韙?”

  “我們非常重視,即刻展開了調查,對跳水的競賽委員會,甚至對游泳運動管理中心,都進行了調查。 由於中心副主任周繼紅也是當事人,我們直接找到中心主任李樺”,振振有辭的肖天顯然是有備而來,在表達了“不可能”、“怎麼可能”之后,肖天展開了強勢反擊。他说:“這麼说話,要有依據和證據,時間、地點、場合,如果是事實,就不僅是賽風賽紀問題,说嚴重點,甚至涉及法律!但如果是因為別的原因,因為不服氣,我就覺得,提自己的看法就要斟酌了!”他認為,全運會“后面還會出現很多問題,很多说法”,因為各省市對成績很看重,競爭激烈,“這是好事,否則沒什麼影響,辦賽還有什麼必要呢?”但很快,他話鋒一轉,拿起了自己面前的瓷茶杯,舉起來對着記者说:“唯一性和排他性,是競技體育的魅力所在。像這個杯子,你做一個可能達到水平,做一百個也可能都是精品,這些都沒問題。但競技體育就只能有一個金牌,10個人參加,那另外9個人就只能不是冠軍!你沒拿到金牌,你不能就想當然地说人家是內定的冠軍!”

  提起揭黑幕的老裁判,肖天火氣上來了,“你不能因為輸了,不服氣,就说是‘他×的’內定,就是‘他×的’貓膩。就说跳水,有人入水水花小,就说應該是他奪冠,跳水能只看水花大小嗎?‘他×的’就是老百姓去跳,他在空中就翻一周,水花也會小啊,能因為他水花小,把冠軍給他嗎?”说完這些話,肖天冷着臉说了一句“我就講這麼多”,然后重重地推開了面前的話筒。

  當時,作者就在發布會現場。很多記者都被肖天的三爆粗口驚呆了。然而,如今回過頭來細細品味,這其實又有多少“表演”和“虛假”成分。作為總局領導,他扮演着既是“運動員”又當“球證”的雙重角色,對於賽場出現的種種黑幕,他應該是心知肚明,然而他不僅不去深究,反而給外界留下一種“與相關方面沆瀣一氣、狼狽為奸”的口實。如果你是一位資深體育迷,就一定會發現,很當外界質疑全運會種種黑幕、建議取消全運會時,肖天總是第一個站出來反對,甚至不惜大爆粗口,和平時溫文爾雅的講話大相徑庭。“不能一出現問題就質疑體制,甚至说要取消全運會。我覺得,思考問題,需要結合國情、結合實際,全運會怎麼可以取消呢?”正如網友評論所说,對於在體育總局搞了30多年競技體育的肖天來说,全運會那就是總局和各項目中心的“命根子”、“搖錢樹”,怎麼能夠取消了。沒有全運會,各地方體育局誰還把總局官員當回事嗎?

  然而,肖天可能沒有想到,總局居然也有掌握不了自己命運的時候。

  去年年底,中央第十一巡視組向國家體育總局反饋巡視情況,全面拉開體育界反腐大幕。當時,巡視組長張化為指出,“在巡視中幹部群衆反映了一些問題。主要是圍繞賽事的行業不正之風反映突出,賽事審批和運動員球證選拔選派不規範、不公開、不透明;比賽違背公平原則、弄虛作假,破壞賽風賽紀現象比較嚴重;賽事開發經營混亂,缺少必要的規範和監督;總局直屬單位行政、事業、社團、企業四位一體,權力高度集中;幹部兼職普遍,利益關係複雜。總局黨組和紀檢組兩個責任落實不到位,監管問責力度不夠大,違紀違法問題反映突出。同時,巡視組還收到一些反映領導幹部的問題線索,已按規定移交中央紀委、中央組織部及有關部門處理。”

  其實,關於肖天被查的傳聞早有傳出。“5個月之前就有消息稱上面正在調查肖天,他多次申請出國上面沒有批,近半年來他也蒼老了許多。”

  利益關係,盤根錯節

  肖天落馬后,外界立即會聯想到此前已經被雙規的那個女官員沈利紅。沈利紅是今年4月份被帶走協助調查的,肖天被抓,很可能與沈利紅有着盤根錯節、錯綜複雜的利益關係。

  背靠老山城市休閒公園,對面是老山駕校,國家體育總局自行車擊劍運動管理中心辦公樓就坐落在北京老山的西街上。據目擊者回憶,4月下旬的一個普通工作日,自劍中心大院裏孤零零地停了一輛黑色小轎車。一般來说,自劍中心大樓的隔壁院子才是工作人員的停車場,而一般社會車輛都會停在中心院外的馬路兩側,通常本院裏都是不停車的。而后,沈利紅的辦公室就來了一位神秘的男性訪客。

[上一頁] [1] [2] [3] [下一頁]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I 下篇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