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新民周刊
新民周刊
前期雜誌
 
其他政經時事
南方周末
新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環球人物
中國周刊
南都周刊



 
歐洲難民之殤 新民周刊
轉寄 列印
閲讀提示:几乎可以说,歐洲的觸角伸到哪裏,哪裏就會陷入混亂,其非法移民就會反過來“侵入”歐洲。

  鄭若麟

  歐洲文明的發源地地中海今天卻成為非法偷渡移民的“死亡之海”。最近接連發生三起死亡慘重的偷渡船遇難的消息震驚歐洲。這使今年以來葬身海底的非法移民已達1750多名。歐盟對此左右為難:一方面歐洲民意拒絶接受越來越多的外來非法移民;而另一方面歐洲輿論又無法對移民死難慘劇裝作若無其事。28日歐盟特別峰會(2013年以來的第四次移民問題峰會)通過了三大舉措,決定動用包括軍事在內的強硬手段來對付這一現象。然而,明眼人都很清楚,非法移民偷渡歐洲已經成為一個任何人都無法解開的死結。

  從某種意義上來说,歐洲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歐洲非法移民問題有其歷史根源。歐洲殖民黑非洲的結果,就是在非洲大陸培養了大批講歐洲語言的非洲人。嚮往幸福生活是人之天性。當講法語的非洲人發現法國比他們的故鄉生活好出幾十倍幾百倍,而他們的家鄉卻毫無發展的希望,在這種情況下,要他們不偷渡是不可能的。

  非洲國家在擺脫殖民獲得獨立之后,大都建立了現代政權,開始了非洲的經濟起飛。這時非洲處於相對穩定時期。非法偷渡到歐洲的非洲人相對較少。然而就是在80年代,歐洲國家,特別是法國左翼總統密特朗,開始對非洲推行“民主化”政策,即要求非洲國家立即實施民主制度,否則將拒絶對其提供經濟援助。非洲后殖民政權几乎都是獨裁政權或建立了社會主義制度的“非西式民主”政權。在歐洲的壓力下,很多非洲國家強權或被推翻或解體,非洲日益“民主化”。但令歐洲沒有想到的是,民主化后的非洲經濟卻几乎處於崩潰狀態。這時開始出現新的移民歐洲的浪潮。

  最近十年,歐洲又引來了另外一些國家的非法移民。歐洲在反恐的旗號下,積極參與對阿富汗、伊拉克等國的軍事打擊,解體了這些國家原有的政權。法國薩科齊總統還單獨發起了對利比亞的軍事打擊,推翻了卡扎菲政權。今天奧朗德總統則積極支持顛覆敘利亞政權的軍事行動。這一系列政策的后果非常明顯:今天非法移民法國的移民國籍組成中,增加了來自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亞和敘利亞的非法移民。几乎可以说,歐洲的觸角伸到哪裏,哪裏就會陷入混亂,其非法移民就會反過來“侵入”歐洲。

  本來,歐洲是可以接受、消化相當數量的外來移民的。二戰后歐洲曾經非常歡迎外來移民廉價勞工。但今天歐洲面臨三大困境。首先,前來歐洲的移民人數大幅增加,遠遠超出歐洲的“消化”能力。其次,今天歐洲自身經濟陷入空前危機之中,再也無力為外來移民提供就業機會。過去非法移民人數有限,而如今每天几乎都有5000人試圖登上歐洲大陸。經濟衰退使歐洲已經失去接納外來移民的能力。相反,極右翼勢力聲稱“移民搶走了法國人飯碗”的说法在法國和歐洲已經深入人心。非法移民使歐洲政治圖譜迅速向極右方向急轉,也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第三,歐洲自身的文化和身份認同也遭到外來移民的衝擊。這是一個新出現的文化甚至文明危機。過去移民法國的民衆大多為南歐、義大利等同宗同種的歐洲人。后來出現了小部分猶太和阿拉伯移民。他們當時要想在法國定居,首先必須皈依基督教。到了今天,宗教信仰自由是基本人權(這也是歐洲舉起的一塊砸到自己腳上的意識形態石頭),因此外來移民不僅不再改宗基督教,甚至積極在法國和歐洲傳播他們自己的宗教,特別是信仰伊斯蘭教的穆斯林。於是不同宗不同種的外來移民正在造成另一個歐洲危機:文化與身份認同危機。比如“法國是不是一個基督國家”在過去根本不是一個問題。但今天卻演變成一個巨大的問號!

  從目前的局勢來看,歐洲根本無法走出這三大困境。這正應了中國的一句流行語:出來混,總是要還的。今天就是歐洲還“債”的時候。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I 下篇文章 >


南都周刊
廣場舞是大媽的“心靈按摩”
主筆_曾園 廣州報導 2014年也許可以说是“中國大媽”年,這個龐大群體之前很難用一個詞來界定,但在2013年“中國大媽”與華爾街金融大鰐對賭黃金之后,“Dama”成為《華爾街日報》文章裏的一個單詞 …詳全文
南都周刊
新周刊
跟着本·托爾曼進入冷酷都市
想象一座城市,其實是意識裏對城市的一種重新敘述、把握和建構。卡爾維諾如此,描繪2084年的紐約和巴黎的法國藝術家保羅·查德森如此,本·托爾曼同樣如此。 在父親去世、母親賣掉他們一家位於馬裏蘭 …詳全文
新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