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新民周刊
新民周刊
前期雜誌
 
其他政經時事
南方周末
新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環球人物
中國周刊
南都周刊



 
希拉莉的“中國牌”會怎麼打? 新民周刊
轉寄 列印

  撰稿|韓潔穎

  “美國民衆隨時都需要一個‘鬥士’,而我想要成為那個人。我要參選總統!”

  在經過多次模棱兩可的否認和長時間的鋪墊后,有關希拉莉的那個最沒懸念的謎底揭開了。美國當地時間4月12日,這位集前第一夫人、前參議員、前總統候選人和前國務卿於一身的“鐵娘子”宣佈將向白宮發起第二次衝擊。

  對中國而言,希拉莉的“鬥士Style”早在兩國關係發展過程中烙下了強烈的個人風格。有人说,希拉莉是為政治而生,也是中國最危險的敵人。8年過去了,當希拉莉試圖改變那個咄咄逼人“為贏而來”的政客形象時,她還會是那個鷹派色彩十足的“中國鬥士”嗎?

  對中國的兩張面孔

  最近,希拉莉宣佈參加競選一事霸佔了全球各大媒體頭條,中國當然也不例外。《外交雜誌》一篇題為“中國網民甚至比共和黨更討厭希拉莉”為題的報導指出,希拉莉的參選聲明和視頻在中國社交媒體上引發了巨大的反響,但大多數評論都是“令人不快”的,比如很多網民把希拉莉稱為“老妖婆(old witch)”,並且表示“強硬”的希拉莉一旦成功當選,將會對中美關係造成極大的影響。

  當然,以上言論難免有誇大之嫌,但希拉莉對華“強硬”作風讓網友們記憶猶新。她與中國間的一些陳年往事,很能说明問題。

  當希拉莉還是美國第一夫人時,她就與北京政府有了第一次交鋒。1995年,希拉莉參加在北京舉行的世界婦女大會,會上她強烈抨擊中國的人權記錄。在后來的政治生涯中,她也多次拿“中國人權”和“法治”说事,甚至呼籲當時的布什總統以此為由抵制北京奧運會。

  2008年,為了拿下志在必得的黨內提名,焦急的希拉莉選擇拿中國當墊腳石。她在華盛頓大學的一次競選集會上说,“過去7年裏,布什政府的政策已令中國變成我們的頭號債主。今天,中國的貿易及貨幣政策正在懲罸美國工人——中國的鋼鐵出口到美國,美國的就業機會轉移到中國……而作為回報,我們所得到的只是含毒的中國海鮮和玩具。”希拉莉宣稱,這些情況都將改變,“因為我知道應該怎麼對付中國”。

  除此之外,希拉莉還多次炒作中國“操縱匯率”、“侵犯智慧財產權”和“從事工業間諜活動”等話題。就連美股下跌,希拉莉也要说是被中國股市給“害”了。

  2011年10月,希拉莉在太平洋正中央的夏威夷表示,歐洲中心的時代結束了,美國在中東的力量會繼續進行撤離。其間她反復強調21世紀是“太平洋世紀”,而“太平洋世紀”必定是“美國世紀”,美國在未來10年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在亞太地區增加投入。

  與這一政策密切相關的是,希拉莉主張在中國與周邊國家領土主權爭議中不持立場的態度,但又予以關切。隨后的種種舉動,希拉莉是既插手東海事端,又攪南海大局,把中美戰略互疑推向峰值。

  2011年她公開表態,“美國將與菲律賓‘站在一起’,與菲律賓‘一起戰鬥”,同年12月,美國無償援助菲律賓海軍一艘3000噸級巡邏艦。2012年4月,菲律賓用這艘美製軍艦前往黃岩島,企圖扣押中國漁船,由此引發了長達數月的中菲黃岩島對峙。

  2012年7月,希拉莉對阿富汗、日本、蒙古國、越南、寮國和柬埔寨六國進行了旋風式訪問。在蒙古,她讚揚蒙古國是“亞洲民主典範”,並“與某些國家形成鮮明對比”,對中國滿是暗諷意味;在越南,她宣佈將進一步深化美越互惠伙伴關係,並稱“支持越南為解決南海爭端所做的努力”……

  又是一場圍着中國轉的亞洲行。有媒體分析,希拉莉之行“環顧中國四周,美國不斷挑唆中國周邊國家,惡化了中國周邊環境,壓縮中國戰略空間,美國的目的就是讓中國陷入被動境地”。

  2013年1月,正在美國訪問的日本外相岸田文雄與希拉莉舉行會談。在釣魚島問題上希拉莉宣稱“尖閣諸島是在日本的‘施政’之下,反對任何單方面尋求破壞日本‘施政權’的行為”。她還重申,釣魚島在日美安保條約的適用範圍之內,力挺的態度讓日本政府很是寬慰。日媒表示,這是美國在釣魚島問題上最強硬的“牽制中國”的表態。

  2014年6月,其個人回憶錄《艱難抉擇》面世,書中專辟章節對“重返亞太”戰略進行解讀。她寫道,“重返亞洲”傳達一個信息,美國深度介入伊拉克和阿富汗事務數年后,要重新聚焦亞洲。伴隨中國經濟實力不斷提升,美國需要以新的方式對待亞洲。而在美國插手南海問題,“擾亂”亞太安全等問題上,希拉莉自我感覺不錯,甚至借一些外交官的話語“表揚”自己,稱當時的“強硬”態度顯示出了美國的世界領導力。

  當然,向來高傲的希拉莉也有對中國“服軟”的時候。正是在其擔任國務卿期間,中美啟動了戰略與經濟對話,以緩解美國當時一塌糊涂的經濟慘狀。在2011年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開幕式上,很是喜歡套用中國古語的希拉莉用了“逢山開路、遇水搭橋”來描述中美兩國遇到困難時的舉措。“中美兩國沒有相互孤立,我們時刻位於穿越亞太乃至全世界的關係網之中。”這與她2009年隨奧巴馬訪華時“美中兩國‘同舟共濟’”的提法一脈相承。此外,她還多次批駁“中國威脅論”、“中美零和博弈”等消極論調。

  對2010年舉辦的上海“世博會”,希拉莉也採取了積極促成的方式。在世博會前夕,媒體曾傳出美國因缺乏經費無法參加世博會,這將有損東道主北京政府的顔面。在此情況下,希拉莉積極尋找世博會美國館的資金支持者,使美國館順利開館。

  “中國牌”怎麼打?

  在8年前的黨內初選中,希拉莉就已經把中國當做靶心之一,指責中國的種種不是,頻頻發出“美國正在慢慢喪失自己的經濟主導權”、“美國經濟過於依賴中國”和“為什麼不能對中國採取強硬行動呢”等言論左右選民認知。此次卷土重來的希拉莉是否還會出“中國牌”,這張牌又會怎麼打,成了人們關心的話題。

  隨着中國在亞太地區的影響力越來越大,“一路一帶”構想的橫空出世,亞投行橫掃了美國人的朋友圈,加上中美兩國在政治、經濟、軍事等領域的互動越來越頻繁,中國議題已經成了候選人們繞不開、躲不掉的“路障”。

  有媒體指出,兩黨的候選人都會在選舉的關鍵時期打出“中國牌”,尤其是在雙方膠着的狀態下。這一招對民主黨而言相對更加有用,“通過打中國牌,以示對中國的強硬,民主黨可以拉攏相對保守的選民,分化共和黨支持者陣營”。加上《華爾街日報》的最新預測認為,與往年大選不同的是,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中外交話題的分量將會明顯重於經濟類話題。

  與此同時,奧巴馬的外交成績在美國國內看來並不合格。作為一個“不斷退卻”的總統——從伊拉克退卻、從阿富汗退卻,甚至是根本沒有辦法進入到烏克蘭境內——奧巴馬帶給民衆的是前所未有的挫折和沮喪感。這可不是什麼好的政治遺産,同為民主黨人的希拉莉亟需與奧巴馬“和平軟弱”的外交形象做個“切割”,所以延續以往“強硬”的對華形象或是更加“彪悍”地抨擊中國也是在“情理”之中。

  但是一旦入主白宮,如何在平衡美國在亞太地區利益的情況下不惹毛中國,才是希拉莉或是白宮新主人應該頭疼的一個問題。

  即便是想跟奧巴馬政府做一個徹底的“切割”,但希拉莉當選后蕭規曹隨、不遺餘力推進“亞太再平衡”戰略已是板上釘釘之事。早在《美國的太平洋世紀》一文中,她就明確表達過自己的立場,作為20年白宮生涯最大的政治業績,希拉莉是斷不會輕易放棄或改變這一戰略的。

  “美國人和世界能期待希拉莉領導下的政府做些什麼?”雖然酣戰的槍聲剛剛打響,劇情發展還未進入高潮,雅虎新聞網的文章已迫不及待拋出這一問題。文章稱,《艱難抉擇》實際上是希拉莉的選舉綱領集萃,裏面彙集的是美國和國際上一些最優秀政策專家的建議。

  “如果希拉莉最終當選,美國外交政策將更多轉向‘巧實力’。這意味着希拉莉在任何局勢下都會打出外交、經濟、軍事、政治、技術和文化等工具的組合拳”。“對中國,希拉莉將會採取更為堅定和精明的策略”。

  這一被譽為“更為堅定和精明”的“巧實力”策略最早由美國學者蘇珊尼·諾瑟提出,后來約瑟夫·奈發表題為《巧實力戰略》的研究報告,明確提出藉此幫助美國重振在全球的領導地位。

  在此基礎上發展的希拉莉一鳴驚人,提出了“巧實力”外交這一概念。這是一種“摒棄純粹實力主義的外交手段”,在這個多極化趨勢日益明顯、美國影響力逐漸下滑的世界裏對包括中國在內的新興大國進行了有效的“牽制”。

  其實,候選人們對華態度和政策的“陰晴不定”根本不足為奇。“為了拉選票,美國的政治候選人在面對不同的利益團體時,常常會作出不同的表態。比如,當受衆多是黑人聽衆時,會強調一些提倡種族平等的話;當面對工人還有工會團體時則會努力提倡貿易保護”,但當一切塵埃落定,無論是哪個黨派的當選者,都最終受困在橢圓形辦公室裏。所謂“屁股決定腦袋”,當他們坐上總統的寶座,會發現自己的發揮空間其實很小。中美關係的重要性,已得到華盛頓和華爾街兩大支柱的認可,因此任何外交問題都必須從實際出發進行處理。

  雖然“亞太再平衡”戰略早已使得中國周邊的局勢嚴重惡化,中美關係也因此一次次走向深淵,但如果“女強人”希拉莉成功問鼎,這一負面效應的影響勢必會進一步擴散,中美兩國關係進而面臨新一輪的嚴峻挑戰。好在,日益淡定的中國已經有實力不去理會這些所謂的“遏制手段”,加上在政界摸爬滾打了很長時間的希拉莉,她的風格和做事方式雖不會中規中矩,倒也不會劍走偏鋒。即便剛上台時她需要針對競選期間的承諾或涉華表態做做樣子,但美國政府能拿出來也不過就是經濟、軍事和政治“三板斧”,最終在對華政策和態度上還是得回到“務實合作”這一大趨勢上。

  所以,不論是誰打出“中國牌”,帶給中國的衝擊都是可預測且可控的。相較於遏制中國招數的貧乏蒼白,中美之間各領域的配合度和融合度正在不斷提高,未來中美關係的大框架也不會因為希拉莉等“鬥士因素”的出現而發生巨大的變化。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I 下篇文章 >


新周刊
跟着本·托爾曼進入冷酷都市
想象一座城市,其實是意識裏對城市的一種重新敘述、把握和建構。卡爾維諾如此,描繪2084年的紐約和巴黎的法國藝術家保羅·查德森如此,本·托爾曼同樣如此。 在父親去世、母親賣掉他們一家位於馬裏蘭 …詳全文
新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平行世界裏的英雄
根據知名電影票房統計網站boxoffce的預測,即將於5月1日上映的《復仇者聯盟2:奧創紀元》的首個北美周末票房可能高達2.17億美元,超越前作的2.07億美元,進而登上北美周末首映票房歷史榜的冠軍寶座。 …詳全文
三聯生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