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新民周刊
新民周刊
前期雜誌
 
其他政經時事
南方周末
新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環球人物
中國周刊
南都周刊



 
“亞太再平衡”:誰也平衡不了 新民周刊
轉寄 列印

  撰稿|韓潔穎

  “總有一些人要讓你相信,有一天,中國會取代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地位。”

  講完上面一段話后,美國新任國防部長阿什頓·卡特就坐上了飛往東京的飛機,開始了一場沒有中國卻處處關係到中國的亞洲之旅。

  都聊了什麼?

  出訪前不久,卡特剛剛在亞利桑那州立大學麥凱恩研究所圍繞奧巴馬政府的“亞太再平衡”戰略進入“下一階段”發表了演講,這使得卡特此行帶着高調的宣告意味。

  看看卡特的“訪親”日程安排可謂是馬不停蹄、無縫對接。4月7日到9日訪問日本,9日到10日出訪韓國,11日離開韓國回到位於夏威夷的美國太平洋司令部。下個月,卡特還將訪問印度,並出席在新加坡舉行的香格里拉安全會議。另外本月20日,美菲“肩並肩”聯合軍演將拉開序幕,參加的人數將近1.2萬,號稱史上最大規模,澳大利亞也會部署軍事人員參加此次靠近南海爭議海域的演習。

  卡特的足跡配合奧巴馬政府在廣闊的亞太地區画了一個圈。而他在日本和韓國這兩位好友那裏留下的訪問烙印給這個圈子又加一層“金鐘罩”。

  從對卡特日本之行的報導中可以提煉出兩方面的內容,一是日美防長就推進防衛指針的修訂達成一致。二是將美軍基地搬遷到邊野古是唯一的解決方案。

  最引人關注的是日美防衛指針修訂的問題。當天會談一開始,日本防長中谷元就提出希望盡快完成磋商,以便在這個月下旬的“2+2安全保障會議”上完成此指針的最終敲定。以此同時,安倍將在這個月的月底造訪美國,雙方也希望達成一定的成果為兩國最高領導人的會面鋪平道路。另外在今年,日本需要修訂一系列的安保法案以實現集體自衛權的解禁。所以在兩國防長會上,中谷元的表述是,為了完成日美合作防衛指針的修訂,要確保相應的安保法案的修改完成。媒體對此的解讀是,日本國內安保方案的修改需要與指針的修訂配套。

  已經在亞投行問題上向大哥表過忠心的日本自然得到了卡特的力挺。他強調“通過修改指針,美軍與自衛隊緊密合作的機會將增加,在全球開展活動也將成為可能”,此舉將給亞太及其他地區帶來“更大的穩定”。

  “美方再次確認奧巴馬總統2014年7月做出的承諾。即所有處於日本‘管轄’下的的確都適用日美安保條例。我們堅決反對任何單方面的旨在破壞日本對釣魚島‘管轄權’的行為。”

  媒體關注的另外一個問題就是沖繩的普天間軍事基地搬遷到邊野古的問題。沖繩的民衆一再要求美軍軍事基地徹底搬出沖繩,導致日本中央政府和沖繩當地民衆的矛盾相當激化。將軍事基地搬出沖繩是唯一的解決方案,卡特表示此舉“對美日同盟非常重要”。中谷元承諾在相關方針不變的前提下“穩步推進計劃”。但就現在看來,這個問題究竟該如何解決,還只有日本政府對美國的一次又一次保證,沒有提出一個很好的辦法。

  相較於美日的一唱一和,卡特在韓國的訪問過程明顯磕磕絆絆很多。在他抵達之前,就有韓國民衆在韓國防部門前舉牌示威,要求美國不要在韓國部署“薩德”導彈在內的各類導彈防禦系統,並停止構築韓美日三方共同的導彈防禦系統。一些當地民衆擔憂“薩德”系統不僅對提升韓國的防衛能力無益,還可能為引發東北亞範圍的軍備競賽埋下禍根。

  對韓國的訪問日程主要集中在10日。在和韓國總統朴槿惠舉行了會談后,卡特隨即與韓國防部長官韓民求進行了磋商。此外,卡特還訪問了韓國海軍基地,參觀天安艦事件紀念活動。以上種種活動,兩國都在向外界釋放信號:韓美雙方將共同應對朝鮮的“挑釁”。

  但是對於大家最為關心的“薩德反導系統”部署問題,韓美雙方卻只字未提。卡特表示“沒有談及這一話題”,韓民求則说“韓美從未對‘薩德’部署問題進行過磋商”。

  有傳韓國因為“對中國有所顧慮”而不願加入其中。畢竟這一美國現有的最高水平反導系統可以監視我國東北和華北大部分地區,還可以監控我洲際導彈發射軌跡,觸動中國以及相鄰國家的神經不足為奇。借用國內軍事專家的解釋,“想想俄羅斯對北約在東歐部署反導系統是什麼反應,就知道我國為什麼反對美國在韓國部署‘薩德’了”。

  不過兩國高官的會面多多少少還是有些共識的,那就是在面對共同的“敵人”——朝鮮的時候。

  韓民求坦言,雙方就近期的朝鮮半島局勢交換了意見,表示“將共同應對朝鮮核威脅,增強韓美的遏制力量”。

  可是在朝鮮發射導彈和核武器性能等問題上,韓美兩國部長表述的分歧耐人尋味。在新聞發布會上,卡特強硬表示“朝鮮近期發射導彈的行為表明其在一意孤行,繼續挑釁”。

  韓國口氣則溫和不少,韓民求稱“尚沒有朝鮮進一步核試驗或發射導彈的跡象,但不排除因試驗未果再次進行挑釁的可能”。

  發言人還表示,韓國目前沒有掌握到朝鮮已實現核武器小型化並搭載到彈道導彈上的信號。對於朝鮮移動式洲際導彈KN-08是否已實現戰鬥部署,他認為美國的正式立場是朝鮮還沒有實現戰鬥部署。可就在前一天,北美防空司令部威廉·戈特尼在五角大樓舉行的媒體通氣會上说,我們認為KN-08已經被啟動了。“據我們估計,朝鮮有讓KN-08導彈攜帶核武器,並擁有發射到美國本土的能力。”

  不管是在日本的“指手画腳”,還是在韓國的“趾高氣昂”,都是美國官員和其背后政府一貫風格立場的延續,卻實實在在為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升級到2.0版本定下了基調。

  美聯社發文指出,奧巴馬政府試圖按之前高調宣傳的那樣,堅持將戰略重心放在亞太。

  “卡特亞洲之行,或近或遠程度不同地繞着北京走,其含義已經不言自明。”

  升級版幾個意思?

  相較於2011年11月,美國總統奧巴馬在夏威夷舉行的亞太經合組織峰會上,首次提出美國“轉向亞洲”的1.0版本,升級后的2.0“遏制中國”的“冷戰遺風”愈發猛烈。

  美聯社稱,卡特在之前的演講中着重強調了奧巴馬政府推動這一戰略新階段的“三板斧”,分別是發展高精尖武器並在亞太部署更多軍力,加強與日本等國的盟友關係,擴大在亞太的貿易伙伴。

  加強與日韓等國戰略盟友的關係自是不用贅述,上任之初便火速奔赴日韓,兩國的重要性可見一斑。不止於此,美國還不斷拉攏南亞和東南亞的某些國家,使得包圍中國的“再平衡”戰略版圖不斷擴大。

  就在前不久,美軍2015年版的海上戰略首次提出“印度洋—亞洲—太平洋”地區概念。有分析指出,在新版海上戰略中,美國開始調整其長期策略,謀求太平洋和印度洋“兩手抓”,繼承之前说法又提出了“印亞太”的區域概念。

  從去年至今年年初的短短五個月裏,奧巴馬與印度總理莫迪會見多達4次,當地媒體甚至生造出“Mobama”一詞來形容兩人的密切協作。

  在最近的一次訪問中,奧巴馬政府聲稱兩國的合作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單發表的《聯合聲明》就多達59條,涵蓋經濟、政治、環境等各個領域和範疇,其中最重要的莫過於一份突然到來的《亞太及印度洋地區聯合戰略構想》的戰略檔案。

  檔案稱,作為連接亞太及印度洋地區的兩個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國家,緊密的美印伙伴關係對促進從非洲至東亞廣大地區的和平、繁榮與穩定至關重要;呼籲各方避免以武力或威脅使用武力的方式來解決領土和海上爭端,而應遵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在內的受到國際社會公認的國際法;強調兩國將合作加速南亞、東南亞和中亞地區的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和經濟一體化建設;確保該地區的海上安全、航行與飛行自由,特別是在南海地區;將積極與第三國開展三邊合作,促進該地區的和平與繁榮。

  《印度時報》評價這份聯合戰略構想是“奧巴馬出訪印度所達成的最深遠的影響”,顯示印度協助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不再遮遮掩掩。“而面對美印聯手這一新的正在發展的地緣政治挑戰,‘中國龍’正感到了不安。”

  “美印就亞太地區發表聲明,中國不高興了。但聯合戰略構想是奧巴馬此訪最為重要的政策聲明,也是印度亞太政策最為直白的闡述。”

  被美國捲入風暴中的又何止一個印度。東南亞的菲律賓、泰國、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等國,具有長期“討好”美國對抗中國的習慣,被美國慫恿“盯緊中國”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

  包圍圈的骨架正慢慢搭建,對盟友軍事上的物質支持也不能滯后。出身牛津大學理論物理系的卡特是“技術決定論”的擁護者。早在擔任國防部副部長期間,他就主張通過技術升級取得競爭的優勢,體現在2.0版的“再平衡”戰略上就是新型武器的研發和部署上。

  五角大樓2014年發布的《國防評估報告》表示,未來四年美國將繼續推行“亞太再平衡”戰略,着力打造海空軍一體的作戰能力,同時會全面發展全球作戰能力,重點圍繞武器裝備的升級研發。

  《華盛頓郵報》文章認為,卡特是利用亞洲之行向其親密盟友保證,盡管美國面臨削減國防開支、國會中兩黨對立、伊拉克與烏克蘭危機以及引起小伙伴擔憂的其他一系列問題,但未來美國仍將繼續為其東亞盟友提供軍事支持。

  如果说前兩項任務還是一個國防部長的分內之事,那麼拓展在亞太的貿易“朋友圈”似乎就離主業遠了一些。此次亞洲之行,“學霸”卡特是既當國防部長,又做商務部長,竭力推銷TPP。

  TPP即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前身由亞太四國(新西蘭、新加坡、智利和文萊)倡導,2009年美國加入后積極扮演主導角色。這一被看作是“亞太地區政治和經濟發展進程領導權,以實現對亞太地區控制”的區域性貿易協定五年多來談判舉步維艱。到目前為止,雖然勝利的亮光已經顯現,但美日在有關農産品、汽車和關稅的問題上仍互不相讓,想要快速完成怕是不太可能。

  讓美國更加受傷的是,由中國倡議的亞投行迅速發展壯大,已有超過50個國家申請加入,就連自己的盟友也紛紛“倒戈”,甩甩頭轉投中國懷抱。“這被認為是中國與美國的公開較量中一次少有的重大勝利”,那麼美國唯有依靠沒有中國加入的TPP打響“經濟反擊戰”。

  卡特在講話中警告“時間已經所剩不多”。他说:“我們已經看到該地區的一些國家正試圖瓜分這些市場,這對美國進入這些市場構成了威脅,也可能造成地區不穩。”

  正如他所说,“截至2050年,這一地區將擁有全球半數的人口;未來十五年,又將産生數量增長最快的中産階級人群。這一地區的中産階級將為全球中産消費貢獻高達60%的份額。”

  美國顯然想要在亞太經濟快速發展的紅利中分多一杯羹,“TPP是如此重要,這是因為它可以為我國經濟增長和就業復甦提供巨大的機會。在未來十年內,TPP將為美國的出口帶來1235億美元的增長,這一增長也會帶來高質量的就業。”卡特说道。

  卡特在最后將“TPP”與軍事勉強拉到了一起,特彆強調其對美國以及亞太再平衡戰略實施的重要性。“就最廣義的再平衡戰略而言,TPP對我的重要性相當於再造一艘航母。TPP將會深化我們在國外的同盟和伙伴關係,並實現我們對亞太地區所作出的承諾。TPP也將幫助我們推進一種既符合我們的利益,也符合我們價值觀的全球秩序。”

  再出發能走多遠?

  從最初的樸素簡單的“轉向亞洲”到現在華麗動聽的“亞太再平衡”戰略,奧巴馬施行此戰略的意志是堅定不移的,畢竟這是他最后任期內最有可能留下的政治遺産。

  但是,過去的時間內美國的這一戰略並沒有取得實質性的效果。華盛頓政府一直致力打造的美日韓三角同盟,因為日韓之間歷史問題和領土爭端的羈絆而遲遲沒有動靜;菲律賓公開表示退出TTP談判,給剛見希望的成員國以重重一擊;越共三分之一政治局成員訪華,達成“共同管控分析維護南海穩定”的共識;就連長期處於緊張的中日兩國關係也有些許轉變,兩國“議會交流”制度有望重啓,對話的大門逐漸敞開……中國經濟增速之猛、地區影響力之大讓美國震驚。

  美國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撰寫的一份評估報告認為,奧巴馬的“亞太再平衡”是一次不太成功的嘗試,它既未能遏制中國的發展,也未能讓日韓等盟友放心。在這種背景下,升級版不僅改善了外部包裝,內部戰術層面的表述和籌劃也開始發生變化,就像卡特说的那樣,“新一階段”意味着美國在亞太的參與要“深化和多樣化”。

  可是,技術層面的三塊基石恰恰暴露出美國的弱點,再出發的“亞太再平衡”戰略還能走多久讓人懷疑。

  首先是增強軍力。為了完成將超過一大半的海外軍力部署在亞太地區的目標,美國到了需要“大把撒錢”的階段。但另外一方面,美國國內的財政狀況非常糟糕,“缺錢”成了最大的問題,不久前就出現一次的政府關門事件正源於此。為了緩解財政吃緊的危機,解決國家財政赤字畸高的問題,奧巴馬政府下令削減開支,其中包括了大量削減軍費。據悉,美國防開支今年直接或間接減掉差不多1萬億美元。這是什麼概念呢?據估計,2015年中國國防支出將增長10.1%,達到8900億元左右,增幅為5年來最低。俄羅斯未來十年的海軍軍備建設就要增加6000億美元。一方面想增加軍備,一方面又想裁減軍費,美國在亞太地區前沿部署的能力會受到很大的壓制和影響。

  與此同時,無論是打擊恐怖組織還是與俄羅斯相愛相殺,哪一樣不需要耗費人財物,早已勒緊褲腰帶過日子的美國估計再難在亞太盟友面前擺出一副“財大氣粗”樣。誠如港媒寫道“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大打心理戰,並在伊拉克、敘利亞攻城略地,鏖戰正酣,也門陷入內戰,前景難料,伊核協議引發以色列強烈反彈,烏克蘭東西戰火頻仍,俄羅斯強硬應對……中東、歐洲地區危機重重,對任何一個熱點的應對都需要耗神費力,都需要大量真金白銀的投入,美實在無多余的物力、財力‘經營’亞太。”

  其次在拉攏盟友層面。美國之所以力挺日本、韓國和印度等,一來可以通過增派在日韓的駐軍,“覥着臉”多收一些費用補足國內開支差額。以日本為例,日本每年向美國支付的駐軍費用比本國自身的國防費用都要高,美國還要求日韓每年多提供600億美元給其駐軍。更重要的是無論是日本還是印度,都可以成為其亞太戰略實施的“馬前卒”。一些國際金融研究機構預測,印度經濟增速將在明年超過中國,依靠一個蓬勃發展的印度來對沖日益崛起的中國正是美國最希望看到的結果。

  但以卡特為首的美國官員需要認識到,經濟層面的吸引力已經超過地緣政治的親疏。亞太地區的一些國家希望通過與中國搞好關係來享受中國高速發展的紅利,比如泰國、越南,甚至是印度和日本。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今年春節期間,中國遊客在日本的總消費金額達60億人民幣,“買!買!買!”的花費超過30億,尤其“馬桶蓋几乎處於斷貨狀態”,正是“中國遊客養活整個日本”最真實的寫照;而近來的亞投行事件讓美國看到了亞太各國經濟合作的潮流,除了日本几乎所有的亞太盟國擠破頭想要進去,看來美國想要在這個區域實行“拉幫結派”的老一套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即便是印度這樣一拍即合的“小伙伴”,也只是各取所需而已。

  最后是讓這位務實強硬的國防部長當起“銷售員”的TPP。有人把TPP比作“亞太再平衡”戰略的血肉,只是仍然問題重重,暗戰不斷。

  作為全球經濟增長速度最快的國家之一、亞太地區至關重要的國家,中國一直被TPP排除在外。美國政府高官此前高呼,“將在不依靠中國的前提下重返亞洲”,所以他們推動TPP的根本意圖是為了避免過於依賴中國市場。

  仔細閲讀貿易協定的內容,不難看出有故意排斥北京之嫌。其要求國有企業和私營企業必須享受相同的待遇,並逐步推進國有企業的私營化運作進程;希望降低GDP能耗等都是中國發展現階段無法實現的。

  只是沒有了中國參與的TPP只會逐漸邊緣化,成為美國亞太戰略經濟工具的現實意義已經是微乎其微。“現在區域一體化潮流的實質是全球價值鏈問題,TPP是在試圖建立21世紀貿易新規則,如果沒有中國,無法代表全球價值鏈。”

  除此之外,美國設置的嚴苛條件也讓參加的成員國“叫苦不迭”。這個覆蓋多種國家體制、發展階段和現實社會狀況的談判難度可想而知。就連日本這種發達國家都能就一項標準磨上個大半天,像越南、菲律賓那樣發展水平相對而言還比較低的國家的確不適合TPP,所以菲律賓的“臨陣脫逃”加入乃是明智之舉。

  早有專家指出,在高舉公平和自由貿易的大旗下,美國強力推進的TPP協定,只是為了滿足自身的一己私欲,其他成員國的好與壞根本不關心。長此以往,窮國退出也是情理之中了,只是美國能否承受得住新一輪波折還有待時間的檢驗。

  有媒體指出,“依舊被奧巴馬津津樂道的‘重返亞太’,或是其任內最大的戰略誤判,亞太地區卻因此添了一些動蕩”。改版后的它能走多遠、還會帶來我們不得而知,只能说一句歸途不易,且行且珍惜吧。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I 下篇文章 >


三聯生活周刊
“再見,我的愛人”
很少有哪個歌手像鄧麗君這樣,一直對我們有影響。用一隻手就能把有影響力的歌手數清的華語歌壇,其他人的影響都是階段性的,唯有鄧麗君的影響是持續的。 上世紀80年代,鄧麗君對大陸人來说是一本流 …詳全文
三聯生活周刊
新周刊
白話文運動100年
只會用鍵盤和手機産生文字,用emoji(顔文字)和表情貼紙表達情緒。聚會時各自抱定手機,會議室功能正在向微信群轉移。家人和朋友去朋友圈了解你,你的開會焦慮症和發言恐懼症逐漸治愈,卻開始漸漸失語 …詳全文
新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