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新民周刊
新民周刊
前期雜誌
 
其他政經時事
南方周末
新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環球人物
中國周刊
南都周刊



 
薩科齊能否重登總統寶座? 新民周刊
轉寄 列印

  撰稿|鄭若麟

  成為“列席證人”

  法國前總統薩科齊率領反對黨“法國人民運動聯盟”(UMP)剛剛在省議會選舉中有所斬獲,似乎為其2017年重奪總統寶座打出了一個不錯的開局,卻立即被司法部門當頭棒喝:他於上周被司法機構在“2012年總統大選資金超額罸款案件”中列為“列席證人”,這意味着司法部門懷疑薩科齊在此案中有可能要承擔某些司法責任,只是以目前的證據尚不足以對其提出起訴。“列席證人”是法國司法中的一個特殊規定,其身份介於普通“證人”(即無任何犯罪嫌疑,僅僅作為證人為案件作證)和被直接起訴之間。“列席證人”隨時可能隨着案件的調查而或被起訴、或被澄清其司法責任。作為“列席證人”的好處,是當事人可以查閲有關案件的卷宗,了解原、被告雙方對案件的進展程度,從而可以做出相應的對策。如果僅僅是普通證人的話,就無法查閲這些重要卷宗,這樣在作證過程中就有可能無意中做出不利於自己的證詞。另外一個好處,就是“列席證人”不必做司法宣誓,這樣,“列席證人”在作證過程中就可以避免做出對自己不利的證詞。

  2012年薩科齊在爭取連選連任的總統大選中,所使用的競選經費超過了法國競選法所規定的上限,被憲法委員會認定“非法”。這是法國選舉民主與美國選舉民主之間的一個重大差異。美國競選經費是沒有上限的。候選人能夠征集到多少競選經費,就能夠使用多少。美國甚至對私人政治捐款也取消了上限。也就是说,任何人都可以給任何總統候選人他所願意給的任何數額的金錢,以供他競選之用。因此美國總統競選歷史几乎就是一部“競選經費籌集史”:誰籌集的經費多,誰就能當選,鮮有例外。法國為了避免金錢成為總統大選的決定性因素,規定所有總統候選人的競選經費都不能超過一定的限額,大約為2200萬歐元,以保證大大小小的候選人都能從理論上擺脫金錢的約束,能夠進行公平的政治競爭。當然,這僅僅是理論上的。事實上法國當選總統也往往是花費金錢最多的那位候選人。薩科齊的問題是,在2012年總統競選期間,他的競選開支超過了規定的限額。於是法國“國家政治選舉經費委員會”拒絶批准薩科齊的競選開支。這樣,薩科齊所在政黨UMP(“法國人民運動聯盟”)就無法獲得國家給予候選人的1000多萬歐元的競選經費補貼。不得已,UMP就從政黨本身的經費中將薩科齊超出規定的競選經費補交給了法國財政部。然而問題是這樣做卻是不合法的。於是,薩科齊在去年重新當選為UMP主席后,自己掏腰包支付了超額部分的經費。  問題是,這在法國司法和選舉法上處於“合法”與“非法”之間的“灰色地帶”。司法部門並不知道究竟應該如何處理這一事實。薩科齊因此而被列為“列席證人”出席這一案件的審理。

  無論如何,被列為“列席證人”,證明司法機構在對薩科齊進行了長達5個小時的詢問之后,對其在此案中的作用是否合法存有懷疑;這對一心想在政治上東山再起的前總統薩科齊而言,總是一個重大的政治障礙。更何況,這還僅僅是目前正在審理的涉及薩科齊的三大案件中的一件。

  各種案件纏身

  薩科齊還面對着另外一個更為嚴重的案件,是“畢格馬利翁假髮票案”。正因為薩科齊競選經費用超了,所以當時UMP就聯繫了一個“畢格馬利翁公司”,為薩科齊競選經費開出了一系列的假髮票,來填補競選經費出現的漏洞。不料這些假髮票被揭發了出來。當時任UMP主席的弗朗索瓦·科貝因此而引咎辭職並被司法起訴。另外還有三名薩科齊的親信也因假髮票案被正式起訴。薩科齊本人堅決否認對假髮票知情。目前案件還在審理之中。

  薩科齊面臨的第三大案件,則是利比亞“卡扎菲政治獻金”案。卡扎菲的兒子在利比亞遭到法國攻擊前三天,向法國媒體公佈,2007年利比亞情報部門通過一個名叫扎伊德·塔奇埃蒂納的人向薩科齊提供了一筆數以百萬計的政治獻金,用於薩科齊總統大選。法國司法部門於是介入調查。在這一醜聞中,薩科齊的前內政部長、總統府秘書長蓋昂父子都被司法起訴和拘押。這一案件目前也在審理之中。

  除了這些案件,薩科齊還在另外一些案件中被司法起訴,其中包括“阿齊貝爾事件”。阿齊貝爾是一名法官。法國司法部門懷疑薩科齊收買有關司法人員,以了解“貝當古政治獻金案”的進展情況,於是對薩科齊進行司法竊聽。貝當古夫人是著名的化妝品集團公司歐萊雅的擁有者,是法國最富有的女性。  在其女兒與母親的財務糾紛中被曝出,貝當古夫人曾涉嫌向薩科齊非法提供巨款用於競選總統事務。司法部門介入后,發現其對案件的調查屢屢被泄密,於是便決定竊聽薩科齊,結果發現阿齊貝爾向薩科齊的律師提供了相關司法秘密;而薩科齊作為交換,表示要動用關係提拔阿齊貝爾(法國法官的晉升取決於法國政府司法部。這對法國司法獨立也是一個小小諷刺)。薩科齊因此被刑事羈押達15個小時,最終被提起公訴。此案件也在審理之中。此外薩科齊的名字還出現在其他一系列司法案件中,其中有“塔皮案件”(即法國政府支付給塔皮高達3億歐元的所謂賠償金。現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法國前財政部長拉加德也涉入此案之中,已遭到多次司法傳訊)、總統府民意調查案件等。

  這兩周法國媒體的重要主題之一,就是“薩科齊的政治野心是否會因這些醜聞而被画上句號”。在剛剛結束的省議會選舉中,薩科齊擔任主席的UMP黨聯手中間派UDI(法國獨立民主聯盟),在101個省議會選舉中贏得了67個省。這對右翼在2017年總統大選時卷土重來顯然是非常有利的一個局面。但對於薩科齊本人而言,這一“成功”和他面臨的司法麻煩,究竟哪一個會對他的政治前景造成更大的影響,目前下定論顯然過早。因為法國司法問題雖然對政治格局會有影響,但誰也無法預料最終的結局會是何等樣的。薩科齊在歐萊雅化妝品公司“貝當古政治獻金案”中全身而退,被免予起訴,也是出乎很多政治觀察家們的預料的。但與此同時,贏得省議會選舉與2017年的總統大選並沒有什麼必然的關聯。很多國內記者鸚鵡學舌地说“在省議會選舉中慘敗的奧朗德競選連任前景黯淡”,這是對法國政治體制不熟悉才會得出的結論。地方選舉結果對全國性的總統選舉會有一定的影響,但其影響並非決定性的。這就要從法國選舉體制本身來分析。

  巧打如意算盤

  應該承認,從選舉的角度看,薩科齊的如意算盤打得非常精明。

  在法蘭西第五共和國曆史上,從來沒有任何一位總統敗選后能夠東山再起的。但薩科齊卻對此進行了精密的籌劃。他執政五年可謂失誤連連;在他任下,法國經濟一路走下坡,失業人口創下新的歷史紀錄;對外政策方面雖然法國四處出擊,打贏了對利比亞卡扎菲的戰爭,但卻失去了對阿拉伯國家和部分非洲國家的信譽。法國因希拉克反對美國入侵伊拉克戰爭而贏得的阿拉伯世界的尊重,在薩科齊手中被消耗得一乾二淨!但薩科齊雖然執政業績乏善可陳,對民主選舉卻精通在行,與奧朗德可謂棋逢對手。他深知,選舉永遠存在着所謂“鐘擺效應”,即一下右、一下左。這是一個基本定律。右翼總統當選后,其后幾年內的地方選舉、歐洲議會選舉等都會向左翼擺動。這一次法國2012年總統大選左翼社會黨奧朗德上台,其后的歐洲議會選舉、省議會選舉等就當然地向右擺動。這裏其實並不存在任何真正的業績因素。歐洲議會和省議會選舉結果也不會對2017年總統大選造成決定性影響。相反,鐘擺從某意義上可能會擺回左邊。1986年左翼密特朗總統就輸掉了立法選舉,但卻贏得了兩年后的總統大選。所以,薩科齊本人對這次省議會選舉的成功,並不像媒體那樣興奮。但他另有謀劃。

  法國目前政治格局處於三分天下之勢:左翼執政黨社會黨為一極、傳統右翼與中間派聯盟為另一極,而極右翼國民陣線為異軍突起的第三極。薩科齊深知自己執政五年,把法國攪得天怒人怨,特別是他本人的執政風格倍受爭議,選民中對其恨之骨者不計其數。我曾在2012年總統大選第一輪投票之前就寫道,薩科齊必輸,而必輸的原因恰恰就是其本人過度張揚的個性。奧朗德和薩科齊都是法國政壇上極其高明的“選舉機器”。兩人的內政外交除了一些無足輕重的意識形態上的分歧外(如對同性戀婚姻的態度等),基本沒有差異。奧朗德正是抓住了薩科齊令人“討厭”的一面——任內再婚、好出風頭、口無遮攔、作風奢華、行事莽撞等,將薩科齊從總統寶座上拉下馬。因此,薩科齊這次東山再起,他並不將王牌放在他自己身上。相反,他打的是“極右翼”牌。

  對於薩科齊而言,2017年總統大選出現了一個新的因素,就是極右翼的國民陣線瑪麗娜·勒龐現象。上述鐘擺效應並沒有錯,只是鐘擺向右擺得太過了,一直擺到了極右翼。無論是在2014年的歐洲議會選舉還是今年的省議會選舉,法國得票率最高的政黨都是極右翼政黨國民陣線。2014年舉行的歐洲議會選舉中,國民陣線贏得24個席位,歷史上首次超過傳統右翼“UMP”的20席,成為法國第一大黨。而在不久前剛剛結束的法國省議會選舉中,無論是第一輪還是第二輪投票,國民陣線的提票率都在40%左右,遠遠超過其他政黨。但法國省議會選舉實施的是兩輪多數制而非比例制選舉方式。這樣,只要國民陣線第一輪沒有獲得50%以上的選票,那麼在第二輪中就必須與其他政黨聯手才能成為奪得省議會主席一職。而國民陣線的極右翼色彩使得沒有任何一個政黨敢於與之合作,故盡管國民陣線實際得票率並不低,但因無政治盟友,因此沒有贏得任何一個省議會主席職位。這就是民主選舉的奧妙所在。在某些特定的選舉之中,採取某種特定的選舉體制,如多數比例制、兩輪多數制等等,可以限制某一類政黨成為執政黨。極右翼國民陣線近年來在法國各種競選中表現都相當突出,目前在上述兩大選舉中已經成為法國第一大政黨;但在法國國民議會中,法國第一大黨的國民陣線卻只有兩名當選議員,遠遠落后於UMP和社會黨,甚至遠遠比不上綠黨和法共,其議員比例與所獲總體選票完全不成比例。這就是選舉制度造成的極其荒謬的政治現實。盡管極右翼沒有在省議會選舉中拿到哪怕一個省政權,但薩科齊、奧朗德等精通法國選舉制度的政治家們心中卻非常清楚:瑪麗娜·勒龐已經成為2017年總統大選的有力競爭對手。所有民意調查都證明,勒龐在任何情況下都很有可能進入2017年總統大選的第二輪。

  薩科齊的如意算盤卻是這樣的:他相信奧朗德由於上台后沒有做到使失業人口下降的競選許諾,因此在民意測試中慘跌至第五共和國有史以來在職總統的最低點:僅11%的滿意度。這樣,所有的民意測試以及上述歐洲議會選舉與省議會選舉都表明,在總統大選中社會黨候選人(最有可能是奧朗德,但奧朗德面臨其總理瓦爾斯的挑戰)將很難進入第二輪。這樣,2017年大選的第二輪就很有可能是右翼總統候選人與極右翼的瑪麗娜·勒龐。根據以往的經驗,由於擔心極右翼上台會造成法國政局的動蕩,而且投票給極右翼對於很多左翼選民來说是政治“極端不正確”的,是不可想象的,再加上“兩害相權取其輕”,對於極右翼而言,傳統右翼總歸屬於危害更“輕”的那一個,因此左翼選民將很有可能會如2002年那樣支持傳統右翼總統候選人而反對極右翼候選人。2002年極右翼的讓-瑪麗·勒龐(即現國民陣線主席瑪麗娜·勒龐的父親)擊敗社會黨總統候選人若斯潘而與希拉克一起進入第二輪。當時法國左翼選民的情緒一下子全部被激起來,他們几乎所有選票都投向了希拉克。希拉克以空前的(很有可能也是絶后的)82%的得票率當選法國總統。薩科齊寄望於2002年的這一幕在2017年得以重演。因此,薩科齊的如意算盤是,只要他能夠成為2017年傳統右翼UMP的總統候選人,那麼他就能夠與極右翼的勒龐“攜手”進入總統大選的第二輪,然后借法國輿論反對瑪麗娜·勒龐的“東風”而再度當選法蘭西共和國總統。

  應該承認,薩科齊的這一算盤珠子是撥得非常精明的。也正因為如此,薩科齊的對手們,包括右翼內部如薩科齊的前總理費永、左翼現任總統奧朗德,都深知要阻止薩科齊卷土重來,必須有一些“非常事件”才行。在薩科齊在1995年總統大選時背叛希拉克后、在薩科齊2012年執政后期,在右翼和左翼都曾出現過這樣一句口號:“誰都可以,除了薩科齊”。由此可窺薩科齊引起的政壇動蕩是多麼的激烈。去年法國《世界報》兩名記者甚至曝出醜聞:右翼的前總理費永與左翼的總統府秘書長讓-彼埃爾·舒葉共進午餐時,曾要求后者加快對薩科齊的司法調查。盡管費永堅決否認了這一指控,但薩科齊的支持者們卻堅信,無論來自左翼還是右翼,薩科齊的“政敵們”都在繼續聯手用司法武器對準薩科齊萬炮齊轟。事實上薩科齊下台后司法問題不斷,從某種角度而言,也確實因為法國政壇內部有不少人希望通過司法手段打碎薩科齊的“總統夢”。

  目前薩科齊還有多重關口要跨越,才有可能最終重歸愛麗舍宮。首先是要應對所有的這些司法醜聞。對於薩科齊來说,這如同跨越一座座下面是深淵的獨木橋。每一座獨木橋都驚險無比。稍不小心,薩科齊就很有可能摔下懸崖而粉身碎骨。從目前的形勢看,薩科齊“失足”的可能性還是相當大的。其次,薩科齊還要應對來自黨內的挑戰。法國選舉民主正在向美式選舉民主靠攏。美國總統候選人都是通過黨內預選出來的。法國左翼社會黨已經實行了黨內預選制度。右翼UMP也已經多次宣佈,要進行黨內預選。對於薩科齊而言,預選並不是一個難關。因為他在UMP黨內的威信是無人可比的。但問題在於,黨內預選必然會受到法國社會輿論的影響。目前薩科齊在黨內的多數地位,卻被朱佩等其他候選人在黨外的威望所抵消。民意調查證明,薩科齊在右翼UMP黨內的支持度高於朱佩(74%對67%),但在全民調查中,他卻以31%比47%的得票率遠遠低於朱佩。這次法國省議會選舉之所以能夠獲勝,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採取了朱佩提出的與中間派UDI聯手的競選策略。因此说這次是薩科齊的個人勝利,其實是不准確的。薩科齊是反對與中間派聯手的。應該说這次勝利屬於朱佩才對。

  第三,薩科齊即便成功邁過了這兩道坎,他還將面臨來自左翼的現任總統奧朗德和來自極右翼的勒龐的雙重夾擊。奧朗德雖然民意很低,但這卻是一個選舉高手。在2012年大選中,奧朗德是第一個宣佈參選的重量級人物。一般而言,越是重量級人物宣佈參選的日期越晚。這是為了避免在漫長、艱辛的競選過程中犯錯誤。法國選舉民主的一個重要因素,就是等待甚至製造競選對手在選舉中犯錯誤。犯錯誤對競選帶來的危害遠遠超過一個壞的競選綱領。選民們在投票的一瞬間想起的往往是競選候選人所犯下的種種錯誤。奧朗德的高明之處,在於2012年長達一年的競選過程中,他沒有犯下任何競選錯誤。奧朗德的如意算盤是:到2017年,世界經濟將走出谷底,全球性的經濟復甦將會對法國帶來正面的提拉作用。屆時法國經濟也就會自然而然地回升,失業人口就會回落。這時,他再挑動極右翼的勒龐來反對傳統右翼的薩科齊,就有可能將薩科齊壓到第一輪選舉的第三名。要知道,極右翼就是當年左翼總統密特朗為了對付傳統右翼而特意“製造”出來的一個政黨。其目的正是分散右翼的選票。密特朗的這一招,奧朗德早已得到真傳。奧朗德深知薩科齊希望用極右翼來贏得總統大選,而奧朗德則在“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用極右翼來打擊和阻止薩科齊進入選舉第二輪。

  與此同時,勒龐是否能夠借奧朗德的過於低迷的威望和薩科齊過於惡劣的民調,而一舉奪得總統寶座?目前有一些民調正在朝着這個方向在走。對於薩科齊來说,這也是一個重大挑戰。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從目前的法國經濟和政治格局來看,任何人上台都難以對法國體製做出實質性的改革。對於法國民衆而言,“誰上台都一樣”已經不再是一句“箴言”了,簡直就是選民無可奈何的心態的最佳描述。正因為如此,這次法國省議會選舉投票率不足50%,證明法國選民對選舉本身已經失望之極。不過,這就不是薩科齊們所優先考慮的問題了……

  連結:法國政壇三極的如意算盤

  薩科齊的如意算盤

  奧朗德在民意測試中慘跌至第五共和國有史以來在職總統的最低點,奧朗德將很難進入第二輪。這樣,2017年大選的第二輪就很有可能是右翼總統候選人與極右翼的瑪麗娜·勒龐。左翼選民將很有可能會如2002年那樣支持傳統右翼總統候選人而反對極右翼候選人。

  奧朗德的如意算盤

  到2017年,世界經濟將走出谷底,全球性的經濟復甦將會對法國帶來正面的提拉作用。這時,他再挑動極右翼的勒龐來反對傳統右翼的薩科齊,就有可能將薩科齊壓到第一輪選舉的第三名。

  瑪麗·勒龐的如意算盤

  2014年舉行的歐洲議會選舉中,極右翼政黨國民陣線贏得24個席位,成為法國第一大黨。而在不久前剛剛結束的法國省議會選舉中,無論是第一輪還是第二輪投票,國民陣線的提票率都在40%左右,遠遠超過其他政黨。勒龐在任何情況下都很有可能進入2017年總統大選的第二輪。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I 下篇文章 >


三聯生活周刊
自戀流行病
前幾年,當媒體報出國外有冒牌狗仔隊服務時,很多人簡直驚呆了。私家狗仔隊公司會給你提供一個經紀人、一個貼身保鏢和一輛保姆車,幾位攝影師在你外出時四處跟着你,甚至可以給你安排一個瘋狂的“粉絲” …詳全文
三聯生活周刊
中國周刊
大型水利工程陰影下的地質隱患和生物滅絶
◎李繼勇 賀澤勁 李文 楊於澤/文 ◎呂玲瓏 楊勇 范曉 高寶燕 胡冬冬 郭良朔 王小強/攝影 長江是我國最大的水能資源,其水量和水能資源占世界第三位。幾十年來,除長江幹流上已聳立起的葛洲壩水利 …詳全文
中國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