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新民周刊
新民周刊
前期雜誌
 
其他政經時事
南方周末
新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環球人物
中國周刊
南都周刊



 
愛扎堆有錯嗎? 新民周刊
轉寄 列印

  記者|王 煜

  踩踏事件發生后,有聲音说:“為什麼那麼多人就一定要擠着去外灘湊熱鬧?去了就是看人山人海而已,沒意思的啊。國人就是愛扎堆……”有人说,互相推搡擁擠,又一次暴露了民衆的素質低下,而且這次遊客大多是年輕人,更讓人搖頭……和千萬人一起熱鬧迎新年,真的有錯?

  集體行動是人類的本能

  “世界上哪一個國際性的大都市不舉辦這樣的群衆性的、標誌性的跨年活動?紐約時代廣場的跨年音樂會現場有百萬人,比我們的人多,怎麼我們的民衆去參加就是有問題的了?”提到這個話題,華東師範大學應用心理學系教授崔麗娟的觀點十分鮮明。社會心理學領域的“集體行動”是她的研究方向之一,在她看來,之所以世界範圍內的大都市都要在節慶日舉辦衆多人參加的活動,這完全是出於人類的本能。

  崔麗娟说,從遠古時代人類從樹上走到陸地上的一刻開始,種種生存的威脅就使得人類必須要集體行動,依靠集體的力量才能生存下來。從進化論的角度而言,一切有利於種群繁盛的特徵都會在千萬年的時光流逝中積澱保留,這就決定了人生來就是社會的動物,獲取社會性的滿足是人生存的本能。“那些看似不與其他人交往的宅男宅女,其實也是在網絡上去尋求社會性的滿足。”

  她向《新民周刊》記者表示:為什麼現在有人说中國的春節越來越沒有年味兒了,而聖誕節、元旦卻越來越火爆?因為春節人們都回到自己家裏去了,而后者人們是在商場、游樂場、廣場裏和許多人一起熱鬧度過的。這種儀式感帶來的愉悅是無可比擬的,“他人是人快樂的不可思議的源泉”。

  崔麗娟很理解年輕人對外灘燈光秀的嚮往,在她看來,它非常具有科技感,若能在現場觀看,是相當震撼的;而且主辦單位既然做了這樣的活動,必然是希望人們去參與的。“我是因為年紀大了站不動了,但年輕人有激情就想去和能去;我們社會的未來就是有了這樣的激情才有希望。”

  她認為,人們無論是住在以前的農村院落、家屬大院,還是現在生活在鋼筋水泥森林中,對集體活動的嚮往總是不變的,而且是應該鼓勵的。集體活動不是沒有意義,相反,它的社會心理意義十分豐富。這次發生踩踏悲劇,很大程度是因為主辦方對這種社會心理的估計不足。如果批評這群以年輕人為主體的遊客“盲目扎堆跟風”、“無意義地湊熱鬧”,或者因噎廢食停辦此類活動,是非常遺憾的。

  極端情況下勿泛談“道德”

  外灘踩踏事件發生后,有媒體人在微博上稱事件不僅暴露了國人“愛扎堆跟風”,還有“侵犯他人空間”的弊端。崔麗娟並不贊同這樣的看法。她提出,如果從物理空間而言,國人與他人之間的界限較之以前是顯著清晰了,“現在你還會願意常常跑到別人家裏去串門嗎?”而目前國人比較多的“侵犯他人空間”可能是長輩對年輕人求學路徑、職業規劃、婚戀生活的干涉,那是一種心理空間。把這種侵犯放到外灘踩踏事件上討論,在她看來是一種偷換概念。並且,在擁擠踩踏事件中,每個個體是被顯著剝奪了自己生存的空間,又何從談起去侵犯別人的空間呢?

  崔麗娟说,隨意地把這起事件扣上“道德素質”的帽子,是不負責任的。“舉個例子,當互相沒有關聯、沒有利益衝突時,每個人都能與周圍的人和平相處;而當成為單位裏的同事,成為朝夕相處的家人,關係近了,就會有矛盾産生。”不能認為産生衝突矛盾就是不道德的,何況是在生命受到威脅的極端情況下。

  2008年11月,美國紐約的沃爾瑪商場裏,大量希望搶購便宜貨的顧客在清晨湧入店內,造成一位年輕店員被撞倒並踩踏至死。當時也有美國媒體質疑,為什麼在國民素質普遍高的美國也會發生這樣的野蠻事件?這在當時的美國社會引起激烈辯論。最終在訴訟中,檢察官引用了群體心理學研究:當人們被推擠在一起,越靠近彼此,越讓他們感覺到自己無所懼怕,這導致人口密度高的場合往往容易發生災難。崔麗娟也提出:“當周圍安全,在人少的環境時,人可以保持理性和文明;但當人群洶湧危險靠近時,求生是做出判斷的第一依據。太多人在一起時很難談‘素質’。”

  美國著名“人群安全管理”專家韋特墨(Paul Wertheimer)近日也對媒體表示:“這場悲劇不是中國獨有的,全世界都有可能發生。”他認為,同紐約踩踏事件類似,發生在上海的踩踏事件也不能歸罪於群體素質低。

  美國紐約時代廣場每年的跨年演唱會,遊客達到100萬,而且常常邀請當紅歌星來演出,歌迷們面對自己偶像,其瘋狂可想而知;上海外灘之前也經歷過巨大人流的多次考驗,為什麼沒有出問題,因為有隔離帶,有足夠的警力,有恰當的引導。韋特墨和崔麗娟的一致觀點是,出現踩踏事件,不應簡單粗暴地責備民衆的道德素質,而應理性地重點考察他們所處的環境、以及他們被管理的方式是否得當。

  在韋特墨看來,常有一種偏激的論點是:“只要人群守規矩就不會發生悲劇了”,但他強調,造成悲劇的主因是“錯誤的人群管理”。

  韋特墨提出:從發展中國家到發達國家,舉凡宗教慶典、搖滾樂會、遊行嘉年華等,“只要人群密度達到臨界點,也就是一平方米內超過7人、燈光不足、視線昏暗、信息錯誤、且所有人處於站立狀態、災難就可能到來——而目前看來,上海的悲劇几乎吻合所有條件。

  “應該反思的是政府管理部門。”崔麗娟说。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I 下篇文章 >


南都周刊
當我們談論余秀華時我們在談論什麼
詩人余秀華,湖北鐘祥鄉下的腦癱患者,默默寫詩十五年,去年在《詩刊社》微信上的詩歌得到廣泛傳播。有人質疑這種傳播是否是炒作,有人質疑她的寫作是否有人代筆。這種質疑暴露了大多數人與詩歌隔絶得太 …詳全文
南都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聲音的生意
互聯網的商業模式和傳統商業模式最大的區別是,互聯網商業省略了傳統商業中的繁文縟節,讓製造、銷售和消費變得更加直接簡單。同時,它的去門檻化可以給人真正的平等機會:You can you upload!(你行 …詳全文
三聯生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