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新民周刊
新民周刊
前期雜誌
 
其他政經時事
南方周末
新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環球人物
中國周刊
南都周刊



 
日本“解禁”,意欲何為? 新民周刊
轉寄 列印

  撰稿|朱宇倫

  自安倍晉三在2012年9月二度出任日本首相以來,這位信仰中極富民族主義色彩的日本內閣總理大臣,以一次又一次的極具右翼性質的政治活動,使得日本不斷成為世界各國關注的焦點。

  而最近一個月以來,日本意欲解禁所謂“集體自衛權”的行為,更是在整個亞太地區乃至全球範圍內掀起了軒然大波。

  據日本共同社報導,7月1日,日本政府在臨時內閣會議上通過決議,正式決定修改憲法解釋,解禁集體自衛權。這也就意味着,日本二戰后“專守防衛”安全政策將發生根本轉變。

  日本人魂縈夢繞的“集體自衛權”

  事實上,自從安倍晉三2006年以日本戰后最年輕首相的身份入主內閣之時,就一直把解禁“集體自衛權”作為自己任期內的一件大事來看待——乃至於入住首相官邸剛剛三天,在一次演講中,安倍晉三就首次以官方身份態度強硬地提及了解禁“集體自衛權”,原因是“反恐事件使國際形勢發生了變化”。

  盡管此后僅僅一年,安倍就因為一系列的內閣成員醜聞而不得不藉口身體健康原因辭職,固執的安倍晉三在此后的六七年間,一直沒有放棄過對於實現這一政治訴求的努力,直到2012年他以自民黨總裁的身份再度入主日本內閣。

  日本在實現戰后迅速的經濟復興之后,一直致力於謀求更高的國際政治地位,而伴隨着這一政治訴求而來的是,日本軍備費用的逐年攀升,尤其是在9·11事件之后,日本更是藉口反恐形勢嚴峻而大肆發展軍備——據有關資料顯示,早在2008年,名義上無法擁有軍隊的日本,其軍費開支在世界上竟然排名第七,僅次於美中法英俄德六國,而令人擔憂的是,這一數字目前仍然在不斷上揚。

  日本軍費的不斷增加,使得亞洲各國的民衆不得不擔心,70年前曾經一度橫掃亞洲的軍國主義幽靈,有復活的可能性。而這種可能性,因為21世紀以來日本政局的不穩定而大大增加。

  近年來,日本政壇領袖的更迭速度之快令人咋舌。自小泉純一郎在2006年卸任之后,日本首相一職彷彿燙手的山芋,8年間,日本首相如走馬燈一般,更換了7任之多,相較於中美俄等國6至10年的領導人穩定狀態,日本政局之不穩定,可見一斑。而正是這樣不穩定的政治局勢,加之日本90年代經濟泡沫破裂之后長期的經濟不景氣,使得日本的軍國主義與極右翼勢力有再度抬頭的趨勢。

  而安倍晉三,可以说正是日本右翼集團的一面旗幟——“旭日旗”(日本軍旗)。

  安倍晉三出身於日本政治世家,其外祖父是被稱為“滿洲之妖”的二戰甲級戰犯岸信介,操縱僞滿洲國政權多年,也曾一度擔任日本首相,促成了《日美安保條約》的訂立。據傳,安倍晉三對於其外祖父十分崇拜。出身於這樣一個軍國主義色彩濃重的日本政治世家,安倍如今的諸如參拜靖國神社之類的所作所為,也就不難理解了。

  自第二度擔任日本首相以來,安倍晉三在釣魚島問題上與中國針鋒相對,在北方四島問題上和普京全力抗衡,如今又大力推進日本集體自衛權的解禁。

  這一系列的舉動,從表面上看,是為維護日本的權益,恢復日本作為一個“正常主權國家”的全部權力。但在亞洲各國尤其是當年被日本侵略過的各國民衆看來,這樣的舉動就好像是達摩克利斯之劍,隨時都有落下的可能。

  就算是在日本國內,日本當地的民衆也似乎不太買安倍晉三的賬,因為集體自衛權的解禁,意味着日本捲入戰爭的可能性大大增加,曾經遭受過二戰切膚之痛的日本普通民衆,顯然不願意再度面對戰爭的恐怖。安倍政府此舉一出,瞬間引發了其支持率的大幅下滑。

  《日本經濟新聞》的最新民調顯示,解禁集體自衛權的支持者僅34%;54%受訪者反對通過修改憲法解釋來解禁,認為一切應依照更正規的程序進行;另有71%的民衆擔心,如果解禁將會把日本帶入戰爭的狀態當中。

  而就在日本內閣宣佈通過解禁“集體自衛權”的前一晚,當地時間6月30日晚,約1萬名日本東京民衆在首相官邸前舉行示威,抗議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試圖修改憲法解釋以解禁集體自衛權。

  當天傍晚18時起,示威民衆陸續聚集在首相官邸前,高呼“安倍下台”“打倒安倍政權”“反對法西斯”“堅決反對破壞憲法”等口號,手持“決不把孩子送上戰場”等橫幅,抗議安倍政府試圖解禁集體自衛權。

  而在日本政界,也有很多人與安倍內閣意見相左。據日本共同社7月3日報導,日本三重縣松阪市市長山中光茂3日表示,將以安倍內閣解禁集體自衛權的決定違反保障國民和平生存權的憲法為由,提起訴訟要求法庭認定此舉違憲。

  最大在野黨民主黨黨首海江田萬里也發表聲明,強烈抗議安倍政權以“粗暴不透明”方式通過內閣決議案,解禁集體自衛權。甚至於在安倍晉三所在的自民黨內部,意見也出現了極大的分歧。原行政改革擔當大臣村上誠一郎说:“日本明明沒有受到攻擊,卻要為盟國而戰,從憲法第九條中,怎麼讀也讀不出這層意思。自民黨可以架空憲法第九條嗎?”

  國內的反對浪潮如此之嚴重,安倍晉三的日子,想來也是不太好過,他的下一步棋,須得慎之又慎。

  “恭請首相先上前線”——30多年前日本一句著名的反戰廣告詞,恐怕是如今大部分渴望和平的普通日本民衆的真實想法。

  “旭日旗”再揚?

  日本近期的活動,無疑會給本來就複雜多變的東北亞局勢增添更多的變數。

  而作為日本的盟友,或者更準確地说,日本的BOSS——美國,對於安倍晉三不顧國內各界反對,積極推動集體自衛權解禁的行為,又作何反應呢?

  事實上,自從奧巴馬2008年上台以來,就一直在倡導重返亞太的戰略,這一點,從美軍撤離伊拉克,並將戰略重心轉向地理位置更偏東的阿富汗,就可見一斑。

  戰略重心的東移,意味着美國人需要在東北亞獲得更多的支持,而日本,恰恰很符合美國的需求。日本解禁了集體自衛權之后,無疑會更加有效地促進《日美安保條約》的執行,日本可以更加自由地參與美國的軍事行動,擴大其在亞太地區的軍事影響力。可以想見,在不久的將來,一個以美日同盟為主導的類似於“北約”的組織將極有可能出現在西太平洋沿岸。

  因此,我們几乎可以毫不意外地預料到,奧巴馬對於安倍晉三的作為會表示“熱烈歡迎”——盡管在先前的奧巴馬訪日之旅中,安倍晉三的熱臉有幾分貼了冷屁股的意味。

  但是,如果仔細研究日本人一系列的行為之后,我們就會發現,其實美國人對於日本人解禁集體自衛權的行為,雖然表面上表示出歡迎的態度,但是,內心卻也是有苦说不出——笑着皺眉,這或許能夠形容美國人現在的狀態。

  事實上,盡管美國現在仍然保持着世界霸主的姿態,但是,不可否認的是,美國正在處於一種緩慢衰退的態勢之中。山姆大叔已然無法像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一樣,維繫自己的全球性戰略,同時支撐多場局部性戰爭。

  而當前,在奧巴馬重返亞太的戰略之下,美國人需要顧忌的不僅僅是自身的實力,同時還要顧忌以中國為主要力量的亞洲新興國家,這些無疑都給美國重返亞太造成了不小的阻力。因而拉攏並扶植日本,成為美國減輕阻力的辦法之一。

  誠然,日本在解禁了集體自衛權之后,能夠在亞太地區給予美國更大的支持。有專家分析,對美國而言,解禁后的日本可以協助保衛美國商船、可以幫美國攔截導彈,還可以為美國提供武器和后勤支援。而由於新的“武力行使三條件”彈性極大,日本甚至可以找到藉口在美國與俄羅斯甚至與中國發生衝突時直接出動自衛隊。

  但是,凡事有利有弊,美國默許安倍晉三的做法,顯然是一柄雙刃劍。

  日本盡管在戰后一直充當着美國“小弟”的角色,但這並不代表日本人會甘居人下,歷史也證明了,源於狹窄海島,一直掣肘於匱乏的資源的大和民族,是一個極具侵略性的民族,發動二戰就是其侵略性的最好體現。

  解禁之后的日本將擁有更高的軍事自由度,這也就意味着美國對於日本的控制能力將大大減弱。美國重返亞太需要的是一枚“聽話可控並且有實力”的棋子,而恐怕不是日本這樣一顆充滿野心的棋子。

  而日本的現任首相——安倍晉三,被美國媒體稱為“亞洲最危險的人物”,奧巴馬政府一直擔心安倍會突破憲法對於首相權力的束縛,使得日本在民族主義和軍國主義的道路上漸行漸遠。美國人回憶起當年的珍珠港,恐怕脊背仍然會一陣陣發涼。

  “奧巴馬政府認為安倍不可靠,這早已是一個公開的秘密。”有媒體如是说。

  對於中國來说,安倍晉三解禁集體自衛權的行為,無疑會給中日的東海之爭增添更多的變數。同時,不管是美國指使也罷,日本自行為之也好,中國的發展勢必會受到更大的遏制。美國大概是寄希望於日本能夠牽制中國,從而保持亞洲的均勢。

  但是,從長遠來看,這是一種戰略上的短視,美國如此縱容日本,無異於放虎歸山,日本極有可能重走軍國主義老路,同時這可能會加速中俄兩國的聯合,並且使得亞太局勢更加混亂。

  美國此舉,究竟是不是撿了芝麻丟了西瓜,我們目前難下定論。而目前關注的焦點還是在於,日本人解禁“集體自衛權”之后,該何去何從?

  集體自衛權

  所謂“集體自衛權”,就是指當與本國關係密切的國家遭受其他國家武力攻擊時,無論自身是否受到攻擊,都有使用武力進行干預和阻止的權利。簡而言之,即一個聯盟所有成員在其中一個成員遭受攻擊時進行相互武裝援助。

  這一概念的産生,源自於1945年制定的聯合國憲章第51條——主權國家擁有“單獨或集體自衛的固有權利”。而這一條款也成為美國和蘇聯分別組建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和華沙條約組織的法律基礎。

  日本作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發動國以及戰敗國,在1946年制定了后來被稱為“和平憲法”的新《日本國憲法》。根據這一部憲法,日本被禁止行使“集體自衛權”,只允許行使個別自衛權,即只能在本國受到攻擊時行使武力。

  正是這一部“和平憲法”,使得在此后的60多年間,日本沒有集體自衛權,同時只能擁有一定規模的自衛隊,而非軍隊。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I 下篇文章 >


南都周刊
韓寒:實現自由的可能性
靠譜 關於韓寒到底什麼時侯決定要拍電影這事,衆说紛紜,即使是韓寒自己,在媒體面前的说法也前后不一。2012年春天,“方韓”大戰硝煙未散,韓寒略帶疲憊地接受一個電視採訪時说,他不會考慮當導演 …詳全文
南都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巴西論劍
撰稿|晨曦 6月12日傍晚(北京時間13日凌晨),在上演了簡短的世界杯開幕式之后,全世界球迷熱切期待的巴西與克羅地亞的揭幕戰終於打響了。 隨后的一個月,來自歐、美、非、亞全部32支球隊,分成 …詳全文
三聯生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