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新民周刊
新民周刊
前期雜誌
 
其他政經時事
南方周末
新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環球人物
中國周刊
南都周刊



 
作為画外音的烏克蘭 新民周刊
轉寄 列印

  記者|姜浩峰

  俄羅斯是亞信峰會正式成員國,烏克蘭是亞信峰會的觀察員國,亞信峰會在上海召開之際,烏克蘭局勢與大國關係成為一時熱點。人們關注俄烏關係以及由此而生的非傳統安全問題,會如何成為這個時刻的敏感話題。

  俄羅斯很願意明確定義亞信峰會是一場“面向亞洲”的峰會。俄駐華大使傑尼索夫表示:“這是亞洲國家進行安全合作的一個重要平台,亞洲國家的領導人會就本地區的安全達成新的共識。雖然烏克蘭問題現在在國際上備受關注,但是與亞洲國家的安全無關。歐洲有不少可以討論這種問題的平台,比如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我覺得應該在歐洲的類似平台上討論烏克蘭的問題。”

  而在中國中東學會副會長、上海社會科學院上合組織研究中心主任、“亞信”研究課題組組長潘光看來,烏克蘭雖然領土都在歐洲,但依然成為亞信會議的觀察員,“烏克蘭是個例外”,“烏克蘭可以说,‘我的安全跟亞洲也有關係’。”

  “這場危機,是烏克蘭在轉型過程中,其反對派在美國與歐盟的幫助下進行的,是蘇聯解體的延續、變相升級,如果把蘇聯解體看作一場地震,本次烏克蘭危機,僅僅是蘇聯解體20多年來若幹場余震之一。”

  亞信峰會召開前夕,5月7日,國際問題專家、中聯部調研諮詢小組成員、俄羅斯科學院遠東研究所榮譽博士俞邃在上海社科院新智庫論壇,就當前烏克蘭局勢與大國關係作了深入解讀。“余震说”是俞邃對最近半年來烏克蘭危機的總結。

  2013年11月21日,烏克蘭政府宣佈暫停與歐盟簽署準成員國協定的准備工作。之后,五國內歐洲一體化支持者開始在基輔舉行大規模抗議活動,繼而,抗議活動蔓延到烏克蘭各地。2014年3月,烏克蘭克里米亞自治共和國和塞瓦斯托波爾舉行公投,獨立、入俄,乃至最近東烏克蘭兩地又發生公投獨立事件。

  作為前蘇聯境內領土面積較大的國家——僅次於俄羅斯和哈薩克斯坦,烏克蘭是蘇聯的軍工基地和糧食生産基地。目前來说,烏克蘭也是前蘇聯各加盟共和國中,除了俄羅斯以外的第一大實體,它的實力比亞信峰會的發起人納扎爾巴耶夫所在的哈薩克斯坦更強。俞邃曾長期在中聯部工作,曾有一位俄駐華大使對他说:“我是半個烏克蘭人。”在他看來,烏克蘭與俄羅斯,總是打斷骨頭連着筋的關係。

  “蘇聯解體22年半,美俄之間雖然不再是處於冷戰階段,但兩者一直在合奏一曲交響樂——《較量》!其主旋律就是‘難得互信’。”俞邃说,“美國一直在借力來消化蘇聯解體的成果,對俄採取三部曲——北約東擴、顔色革命、在歐洲部署反導系統。”

  蘇聯解體多次余震中,這多回合的較量,美俄雙方互有輸贏。俞邃認為,1999年科索沃戰爭,柯林頓贏了葉利欽,北約東擴到了俄羅斯家門口。2004年開始的“顔色革命”,應該说美國是輸家,發生顔色革命的獨聯體國家和北非國家,局勢都不同程度地動蕩。至於顔色革命所倡導的非暴力方式,實際上也頗多虛僞。“比如這次烏克蘭危機,初始階段,在基輔參加遊行者,一人可以得到50美元。顔色革命實際上有着廣場暴力的成分。”至於在歐洲部署反導系統,俞邃認為,至今為止美俄打了個平手。

  毫無疑問,烏克蘭事件將登錄2014全球大事記。盡管在亞信峰會期間,發生在歐洲的烏克蘭事件不會成為正式議題,人們依然關心這一事件的走向,以及對亞洲安全可能造成的影響。一些分析人士認為,如果烏克蘭分裂將使俄羅斯與西方發生正面和直接的衝突,這是俄羅斯和西方都不願意看到的。

  有人算過一筆賬:俄羅斯收回克里米亞及塞瓦斯托波爾后,每年需要補助克里米亞50億美元,而基礎建設的長期投資需要500億美元。俄羅斯計劃在刻赤海峽建一座大橋,從建設能力而言,在最窄處僅4公里的刻赤海峽建橋並非難事,可經費又需要30億到50億美元。俞邃認為,普京的特點是以國家利益為核心,善於抓住機會,而不談什麼主義,以強國富民為使命,其執政以來,人民收入增長超過了GDP的增長。如今,俄羅斯願意為烏克蘭問題支付多大的成本,是否樂意進一步強化其強勢的“北極熊”形象,是值得觀察的。

  烏克蘭問題是否使美歐鐵板一塊聯手對俄?答案也並非顯而易見。現實世界永遠是複雜而多面的,西方國家之間很多時候是從現實政治、現實利益出發考量具體問題。比如法國外長法比尤斯5月13日稱:“無論烏克蘭還是其他地方,法國都會盡責,但也要尊重合同。俄已支付了過半費用,法俄2011年達成的12億美元共兩艘西北風級攻擊艦合同,首艘將於10月交付俄方。”這一舉動立即引起了美方不滿。

  比較1982年英阿馬島戰爭爆發,法國立即終止與阿根廷的軍售合同,導致阿根廷已購入的法國達索公司生産超級軍旗飛機缺乏合適導彈。阿根廷用僅有的四枚飛魚導彈,擊沉英國“謝菲爾德”號驅逐艦。假使法國當年按照商業規則履行合同,起碼英國會贏得更艱難。而如今法國示意俄羅斯將繼續履行合同,一方面由於當年英法是盟國,如今烏克蘭並非歐盟成員;另一方面俄羅斯實力遠在烏克蘭之上,法國軍火無法左右戰局;外加法國也需要俄羅斯輸送油氣。

  展望烏克蘭前景,俞邃分析認為,還是“和為貴”,解決問題的關鍵在於雙方能夠談成一個好的“價格”。俞邃稱:“烏克蘭不會分裂,獨立的、中立的烏克蘭,才會有發展。”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I 下篇文章 >


南都周刊
和張曼玉一起朋克
記者_洪鵠 圖_忍花草 和張曼玉吃回鍋肉 整個春天張曼玉在香港和北京之間飛來飛去。這條航線她曾經無數次搭乘—自從好幾年前她戀上了工作重心在中國的德裔建築師奧雷·舍倫,她就在北京的衚衕裏安 …詳全文
南都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朱家溍:“他自己把他的心供得高高的”
王連起先生講起他和朱家溍老先生相處的往事:王先生受朱老啓發,一直將養盆景作為闲情逸致。欲罷不能時,總想能擁有更多的時間把玩,因而一日在朱老面前發起感慨:“哪天沒事兒我也賣盆景兒去得了!”朱 …詳全文
三聯生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