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新民周刊
新民周刊
前期雜誌
 
其他政經時事
南方周末
新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環球人物
中國周刊
南都周刊



 
另類禮儀課 新民周刊
轉寄 列印

  “拎名牌包不是問題,但是元媛不該拎鱷魚皮包,那不環保,具備公民意識是做一名名媛的基本條件。”

  記者|金 姬

  他們是名門之后,遊歷海外,他們把現階段的事業中心放到了中國內地,一個以美食為“噱頭”給大家培訓商務禮儀,一個以舞會為載體每年推出一場沉浸藝術(Immersive Art)秀。那些禮儀學校總結的條條框框,都是他們從小在家耳濡目染並滲入骨髓的東西。在他們看來,現在大多數國人學禮儀都太講究“面子”而忽視了“裏子”:一個說,禮儀的核心是尊重;另一個說,只要主人舒服,客人也舒服,就這麼簡單。

  盧浩研的美食講壇

  上海靜安區的一棟小洋房經常會飄出食物的香味,今天是西班牙海鮮飯,明天是義大利提拉米蘇,后天則可能是烤羊腿。這些都是香港人盧浩研的拿手好

  菜,自2006年創立了和研禮儀文化諮詢有限公司以來,他經常舉辦各種美食活動,因為很多禮儀都和飲食文化有關。

  盧浩研說自己出生於香港外交世家,小學五年級時被送去了英國寄宿學校讀書,后隨着父親被委派到美國任職而在美國讀了高中和大學,在父親擔任香港政府駐歐盟首席代表后,全家又搬到了比利時生活。

  精通英法西三門外語的盧浩研,同時通曉的還有各國美食和美酒。當身為外交官的父親在家裏宴請貴賓時,盧浩研除了喜歡在廚房當廚師的下手外,也會幫忙設計邀請函和菜單,做餐桌擺設。在拿到國際關係和西班牙語雙學位以及歐洲政治經濟學碩士學位后,盧浩研轉而學習酒店管理,畢業后在英美兩國的酒店工作了5年。2002年,他孤身一人來到上海,一開始只是想學普通話,沒想到一直待到現在。

  “我2003年開始在一家進口葡萄酒公司工作,同時接觸中國人和外國人,發現當時的中國在商務禮儀、社交禮儀、西餐禮儀、葡萄酒欣賞等方面的培訓市場還是一片空白。要知道,西方國家的禮儀培訓已經細分化,例如有管家學院(Butler Academy)、淑女進修學院 (Finishing School)和葡萄酒文化學院 (Wine School)等。”盧浩研告訴《新民周刊》,“我在2006年創立了現在的公司,想通過美食美酒文化來帶動這些跨文化禮儀培訓課程。而且,我的家人分佈在中國香港、廣東,澳大利亞及英國各地,自己當老闆可以有更多的時間與家人團聚。”

  7年來,盧浩研在北京、上海、廣州、西安、寧波等地進行禮儀培訓。他表示自己上的不是基礎班,更像是禮儀進修班,每次都只有他一個人主講,“沒有任何教材,一切都在我腦子裡”,課程時間一般只有一兩天。每次教授的內容根據培訓對象的需求而設,例如你要舉行一場西式的家庭宴請,他就會教你如何佈置,如何穿着,需要准備哪些食材,准備幾瓶酒,如何保存,如何開香檳,怎樣使用開瓶器等。

  隨着中國愈來愈國際化,禮儀培訓的需求也愈來愈多。現在的盧浩研每年除了去長江商學院授課,還要為很多外企的中國員工培訓。“主要是儀表、着裝、美食和美酒,以餐飲帶動氣氛,更像是一種品質生活。”盧浩研說,他對培訓對象有一定要求,“他們必須是工作或生活中需要用到這種禮儀內容,純粹附庸風雅就沒意思了。曾有一個北京大型國企老總在出國前找到我,希望一對一培訓。我覺得臨時抱佛腳其實沒用,所以就婉拒了。”

  在盧浩研看來,中國女性往往比男性更注重禮儀:“國內現在那麼多淑女班,不如開些紳士班。”盧浩研感覺中國男性整體的個人衛生習慣還不夠好,有的企

  業高管太過於不拘小節。“有一次在義大利參加官方活動,在場只有我和另一個中國人,他的白襯衫領子竟然是黃的,讓我覺得很尷尬。”

  盧浩研說,禮儀的核心是尊重對方,這是一種個人修養的體現。可惜的是,國內往往注重形式大於內容,這讓整個禮儀培訓市場有些異化。“很多人注重的是拿到

  證書,而我的禮儀培訓是不發證書的。我也不會培養一個培訓團隊,我還是會一個人做一些小範圍的內部禮儀培訓,畢竟我的經歷和經驗都是長期在國內外的生活和工作中累積起來的,別人可以複製到我的培訓內容大綱,但很難複製到我的經歷、經驗和培訓方式。”

  周采茨與元媛舞會

  “辦元媛舞會(Debutante Ball)和做一場舞台劇是一個道理,但前者更像是一種Immersive Art(沉浸藝術)。”這是周采茨在半島酒店接受《新民周刊》採訪時說的第一句話。

  自從2012年1月首次舉辦“上海國際元媛舞會”以來,周采茨的元媛舞會似乎是少女成為公主的圓夢之地——以傳統英國王室規格和禮節為基礎,名門閨秀們身着度身定製的白色晚禮服,佩戴奢華鑽飾,在舞伴的陪同下緩緩走向舞池,宣告自己正式進入上流社交界。“我不歡迎小公主,這是我請客的一項私人活動。大家也沒有仇富的必要,你可以把這當成一個表演來輕鬆看待。”面對外界的種種質疑,周采茨的回答倒很乾脆。

  在2012年前,大多數人只聽說過“名媛“,對“元媛”知之甚少。周采茨說,“名媛”指名門或出身於大戶人家的知名淑女,尤其是指活躍在社交圈的淑女,她本人或她祖上應該曾為社會做出過貢獻或做過公益。名媛的父母出身也有一定的講究,注重身家清白,基本上涉足過“偏門行業”的子女,不被視為淑女,更難談得上“名媛”。而“元媛”這個詞是由周采茨丈夫黃浩義命名的,意思是初次踏入社交場合而有資格成為“名媛”的年輕淑女。

  “元媛舞會”源於英國王室的“五月舞會”。1780年,英王喬治三世為英國第一家婦産科醫院(Queen Charlotte Maternity Hospital)籌款而舉辦了一場盛大的“五月舞會”(May Ball)。當時,有不少貴族女子前來出席。“五月舞會”之后成為一年一度英國社交季的“軸心”,也是“元媛舞會”的前身。遺憾的是,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於1958年停止了這一傳統儀式。之后,英國社交雜誌《Tatler》的雜誌編輯皮特·湯恩德(Peter Townend)將此傳統延續了40多年。2001年,受皮特之邀,以及索默塞公爵及其夫人(The Duke and Duchess of Somerset)恩准,前元媛們又創辦了“倫敦社交季”,其中就包括“社交名媛成年舞會”,試圖將傳統舞會保留下來。

  當“元媛舞會”傳入法國時,整個國家已處於資産階級革命的前夕,於是,覲見國王的宮廷傳統便在法國消失了。1991年,歐菲麗·雷諾瓦德(Ophelie Renouard)和她的公關公司在克利翁酒店(The Crillon Hotel)恢復了傳統,並加入時尚概念。每年11月,作為巴黎社交季唯一一個向全世界開放的貴族舞會——“名門千金成年舞會”(Le Bal des débutantes de Paris),約250人可以獲得請柬來出席、觀禮;凡有資格參加該舞會的少女,均在16歲到20歲之間,出身名門,身材苗條,具有高學歷和較強的語言能力。舞會甚至打出“胖美人免問,禮服很小”,或是“不歡迎過度熱心的父母”等口號。

  大西洋彼岸的美國如今則十分熱衷“元媛舞會”。在美劇《破産姐妹》中,淪為女招待的富家女,仍會滔滔不絶於當年自己參加紐約元媛舞會時的美好情景。對於新大陸的女孩來說,元媛舞會是美麗人生的華麗開場。“美國本土大大小小的元媛舞會就有上千個,最有名的也不過存在幾十年而已。”周采茨說,有的元媛舞會非常私密,有些則是外來移民的最愛。

  作為京劇大師周信芳和上海名媛裘麗琳最小的女兒,周采茨的“名媛”身份與生俱來。她從小在上海讀着西方的經典着作,出入於法國總會;她獨得父親的寵愛,周末跟着他坐車出去吃點心,逛書店。等她長到元媛的年齡,國內大環境不可能再舉辦元媛舞會了。上世紀60年代初,周采茨被母親安排到澳門讀書,后又被轉送到美國。書沒有念完,她只身去了英國,一住就是十年。

  上世紀70年代初,周采茨定居香港。“我希望辦一場中國人的元媛舞會,可惜一直不能如願。”2003年末,離開上海40年的周采茨回到故鄉定居,她也把元媛舞會的夢想帶了回來。2005年11月,她在上海慈善基金會屬下成立了“巾幗圓桌基金”,創辦了中國首席社交品牌“五月舞會”,傳承了220多年前英國“五月舞會”的慈善精神。據悉,每年一屆的“五月舞會”已經舉辦了七屆,共募得善款人民幣895.8萬元,其中已支出358多萬資助150名患兒。

  等“五月舞會”上了軌道,元媛舞會的籌備工作也被提上了日程。“我注冊了‘元媛舞會’,選哪位元媛完全是我自己的標準,整場舞會和慈善無關。”周采茨笑稱,到了她這年紀,就不那麼在乎“名媛”的頭銜了,但她挑選元媛的標準依舊嚴苛。參加元媛舞會的女孩,不需要再進行禮儀培訓,這些都應該是她們從小耳濡目染而渾然天成的。而且,元媛們要有國際化背景,英語一定要靈。

  對於現在國內流行的各種名媛培訓,周采茨認為,這根本就是個笑話,因為名媛的培養不是一朝一夕之事,更不是有錢就能堆出來的。“像My Fair Lady(窈窕淑女)的情況只可能出現在電影裡。我看到有些女孩在參加培訓時穿着短裙,蹺着二郎腿,哪有一點淑女氣質?”

  所以在國內辦元媛舞會,周采茨感到最吃力的就是找人。“元媛舞會不是選美,是不可能海選的。我只能通過我自己的social circle(社交圈)選擇。哪怕你在這個圈子的邊緣也可以,但如果不在這個圈子,那就根本不可能過關。”為了找到合適的人選,周采茨把元媛的年齡放寬到25歲,“國外都是16歲-20歲,而且女孩子是迫不及待要參加的。但中國女孩子往往念書期間不太考慮社交,所以要等她們大學畢業。”

  第一屆元媛舞會的13位女孩,只有兩張東方面孔,分別來自中國台灣和中國香港。“1949年前我們有洋派生活,但是元媛的文化還沒有産生就斷掉了。”在籌備元媛舞會的一年時間中,周采茨明裡暗裡見了20多位內地女孩,沒有一個符合標準,“不是每個富二代都有機會被叫做名媛的。更不是每個元媛都來自富人家庭。有一次我約一個女孩見面,她拎的是個鱷魚皮的名牌經典包來襯身份。拎名牌包不是問題,但是元媛不該拎鱷魚皮包,那不環保,具備公民意識是做一名名媛的基本條件。我倒是寧可她帶幾幅自己的刺繡給我看看,或者,哪怕是燒得一手好菜。”

  舞會當晚的流程很簡單。19點酒會,20點晚宴,22點舉行元媛儀式,22點半跳舞。亮點在着裝和儀式上,男士們一律被要求穿燕尾服或黑色晚禮服。在周采茨的印象中,燕尾服已經60年沒有在國內的舞會上出現過了。“儀式是按照230多年前第一次在英國宮廷裡的元媛舞會的時間,整個舞會的中國特色就是我作為中國主禮人以及上海的舉辦地。其他國際元媛舞會上,是從來沒有過中國人主禮的。”

  至於晚會上元媛的男伴,可能是元媛的男友,或是周采茨在自己圈子裡找的。“有一個英國男孩,將來會繼承世襲的伯爵爵位。另外還有一個中國男孩子,背景很好人也很帥,我就請他來元媛舞會做男伴。我看到合適的人選就會直接去問他們要不要參加。”

  2013年1月的第二屆元媛舞會,終於出現了兩個來自內地的女孩,其中梁思成和林徽因的曾孫女梁周洋最引人注目。據悉,梁周洋本科畢業后在金融行業工作了4年,又在研究所工作1年,如今她在哥倫比亞大學攻讀公共行政學碩士學位,還有一年即將畢業。周采茨邀請她參加此次元媛舞會前,梁周洋曾徵求家人意見,家人很尊重她的決定,但也叮囑說,對於家族的事情不要過於炫耀,實話實說就好。

  周采茨理想中的元媛舞會,應該有12-18位少女參加,但她明確表示“不會只邀請中國女孩來參加元媛舞會,因為這是國際性的。”據悉,梁周洋7歲就隨母親定居美國,而當晚的另一位中國元媛雖然在成都長大,但也曾經在英國深造。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I 下篇文章 >


南都周刊
兩起兩落孟學農:任北京市長93天因非典引咎辭職
特約記者_洪佳茗 報導 孟學農 1949年8月生,先后在北京市長和山西省長的職位上引咎辭職。2010年1月任中央直屬機關工委副書記,今年的3月13日,擔任全國政協社會和法制委員會主任。 3月13日 …詳全文
南都周刊
環球人物
媒體評價撒切爾夫人:輸了親情的女強人
她說,“家庭為我從政付出了過高的代價” 《環球人物》雜誌記者 | 張建魁 綜合報導 “撒切爾是20世紀最傑出的女性之一,她證明了女人不但可以做到男人做的事,還可以完成一些男人都無法做到的事 …詳全文
環球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