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新民周刊
新民周刊
前期雜誌
 
其他政經時事
南方周末
新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環球人物
中國周刊
南都周刊



 
北極爭奪戰再度打響 新民周刊
轉寄 列印

  撰稿|陳牧堯 記者|姜浩峰

  2000多年前,希臘人畢則亞斯為了尋找錫和琥珀而揚帆出洋。根據現在殘存的航海日誌來看,這個夢想家當時已到達挪威的北部和冰島。這是人類進入北極圈的最早記錄。但在2000多年之后,人類對於北極的態度再也不是好奇與探險,而是爭搶與對峙,陰謀和賴皮。

  地球的兩極如同兩個絶色的冷美人,南極已經被大家指定為不屬於任何國家或個人的“絶對夢中情人”,於是剩下的北極,虎狼環伺,可佳人偏又出落得不可方物,石油滿腹,燃氣四塞,閨房位置更是讓列國垂涎,所謂依俄則俄強,附美則美壯,加拿大、挪威、丹麥、瑞典、芬蘭也非等闲之輩,都希望將北極納入自家院墻,方纔安心。但桃李不言,美人不語。到底誰能搶親成功,其數卻未定。

  去年12月初,加拿大外長約翰·貝爾德發表公開聲明稱為維護主權,加拿大計劃擴大在北極圈內的領土範圍。在此之前,加拿大政府還發表了一份要求延長在大西洋沿岸海床的聲明,其中包括部分北極地區。

  針尖對麥芒,緊隨其后,俄羅斯緊急情況部人士向俄新社表示,俄羅斯北極地區成立了三個事故救援中心,分別位於納裏揚馬爾、阿爾漢格爾斯克和杜丁卡。

  值得關注的一點是,美國國防部最近也發布了《北極戰略》,准備將其作為美國處理北極地區安全和利益問題的行動指南,並且為了實現這一戰略,美國國防部將努力規劃發展北極地區的海軍力量和基礎設施。

  其實,這不過是環北極國家在對北極的各種表態中,非常普通的一次而已。要知道北極周圍國家對北極有多渴望,不妨看看那些年它們為追求過的這片冰洋,都發過什麼誓言,做過什麼壯舉。

  俄羅斯:非我莫屬的北極

  普京说過:“俄羅斯的領土雖然很大,但沒有一寸是多余的。”而對於北極,早在上個世紀20年代俄國大革命時期,俄國即自稱擁有北極區的主權。蘇聯在北極冰蓋上建立了考察站,稱北極冰蓋是蘇聯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蘇聯的各種地圖上均標注這一海區為蘇聯專屬經濟區。蘇聯解體后,它又被標注為俄羅斯專屬經濟區。這種狀況一直持續到1997年俄締結《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為止。根據公約,俄羅斯的大陸架被縮小到了200海里範圍內。

  俄羅斯豈能甘心?經過一番准備,2001年底,俄羅斯向大陸架界限委員會提交了申請,要求確認包括北極點在內的120萬平方千米的海底,屬於俄羅斯的大陸架延伸部分。俄羅斯的理由是:北冰洋中主要海底地貌——羅蒙諾索夫海嶺是俄羅斯北部地區大陸架的自然延伸,但委員會以俄羅斯提供的調查材料和數據不足予以駁回。

  但俄羅斯沒有放棄這一努力,近年來俄羅斯北極考察的主要任務之一就是為了證明北冰洋水下綿延近2000千米的羅蒙諾索夫海嶺是俄羅斯西伯利亞北部地區大陸架的自然延伸,屬於俄羅斯的大陸架。如果俄方這一主張成立,就意味着包括北極點在內,從科拉半島到楚科奇半島圍成的120萬平方千米的三角海區將成為俄羅斯的轄區,這一片海域相當於法國、德國與義大利三國領土之和。據估計,這一區域的石油儲量可能有90億至100億噸,價值不可估量。俄羅斯還將因此與丹麥的格陵蘭島、加拿大,或許還有美國的水下管轄區處於“接壤”關係。

  2007年8月2日,俄羅斯科考隊員在北極點海底羅蒙諾索夫海嶺插上了一面鈦合金製造的俄羅斯國旗,引爆北極爭奪戰。緊接着《俄羅斯報》在3日發表文章,題目是《劃分北極是再次瓜分世界的開始》。文章摘要如下:俄羅斯科考隊員2日在北極點海底插上了一面鈦合金製造的俄羅斯國旗。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強調指出:“俄羅斯此次北極科考的目的不是明確俄羅斯的主權,而是證明俄羅斯的大陸架向北極延伸。”

  自從俄羅斯在北極點下插旗開始,俄羅斯顯然加快了搶奪北極的步伐,而看到俄羅斯此舉之后,美國、加拿大、冰島、挪威、瑞典、芬蘭和丹麥密切關注俄羅斯的北極科考工作。這些國家表示,根據國際法,它們同樣有機會和可能性要求得到屬於自己的一塊北極土地。或許這正是俄羅斯的目的,引起周邊所有國家對北極赤裸裸的主權級別的要求,最終就算自己無法獨霸北極,憑藉自己在北冰洋邊上漫長的陸地線,俄羅斯至少也將獲得半個北極的所有權。

  除了科學考察活動,早在蘇聯時期,北極就是蘇軍核潛艇極為重要的“發射基地”。現在,俄海軍的核動力破冰船和遠程轟炸機也經常現身北極。尤其是在核動力破冰船領域,俄羅斯優勢明顯。在戰略層面,早在2008年,俄政府就制定了《截至2020年及之后俄羅斯聯邦北極地區國家政策》,旨在維持俄羅斯“北極領導國家”的地位。面對加拿大要搶北極點,俄總統普京責成俄國防部2014年完成北極地區的部隊組建和基礎設施部署工作。俄軍事專家認為,北極對俄來说已經成為僅次於高加索的第二大威脅。

  但俄羅斯搶佔北極領土的計劃將遠比攫取西伯利亞要更加艱難,因為世界上唯一的那個超級大國,也有一塊領土被划進了北極圈,要想它不插足,那是笑談。不知道俄羅斯領導人心中是不是相當惱恨於沙皇亞歷山大二世,如果不是他,現在阿拉斯加還是俄國的領土,北極圈之爭也就沒有美國的餐盤了,外號北極熊的俄國獨霸北極將真正不是夢想!

  美國:締造新冷戰時代

  作為當今世界的唯一超級大國,也是北極國家的美國,其政策取向顯然將很大程度地影響北極爭奪戰的結局。

  因為美國阿拉斯加跟羅蒙諾索夫海嶺不“接壤”,瓜分北極海底似乎與美國沒有干系。但在這場熱火朝天的海嶺爭奪戰中,美國不甘於做一個旁觀者,它積極推動北極地區國際共管,避免落在其他國家控制之下。但同時美國也沒有放棄擴張大陸架的希望,把目光瞄準了楚科奇海和波弗特海。在過去的3年間曾先后2次向楚科奇海以北派遣勘察隊,實地探考美國的權利及其海域的範圍。美國科學家依靠高科技裝備,積極開展海底勘查作業。2003 年美國向一些國際石油公司拍賣北極的天然氣開採權,暗示美國的北極權利。

  俄羅斯考察隊插旗后,美國政府對其冷嘲熱諷。但令美國尷尬的是美國尚未加入《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以下簡稱《公約》),也不是國際海底管理局的成員國。到目前為止,《公約》是對北極權利主張的重要法律依據。為防止在瓜分北極的盛宴中落伍,布什政府曾經敦促國會批准美國加入《公約》,以便在北極豐富的石油資源爭奪戰中爭得先機。如果參院批准,美國就能加入該公約所設置的委員會,從而對俄羅斯的主張享有表決權。

  俄羅斯的“插旗”行動無疑加劇了美國與俄羅斯對北極主權的爭奪,激發美國人急起直追。2007年8月17日美國隨即派出“希利”號重型破冰船進入北極,進行海底地圖繪製工作,為美國政府在北極的主權訴求尋找依據。

  同時,俄羅斯插旗之后,美國在阿拉斯加部署了更為先進的武器,如第一批導彈防禦系統的攔截導彈,最先進的F-22“猛禽”戰鬥機等。同時,美國還通過北約對俄羅斯在北極的活動進行監視。俄媒體稱,俄科考隊几乎“次次”都遭到北約偵察機的跟蹤。而從2008年初俄羅斯已經公開宣佈,恢復圖-160戰略轟炸機在北極的巡航任務。並撥巨款在遠東建海軍基地。為此,英國媒體用“新的冷戰!”這樣的標題形容今天北極大國們的明爭暗鬥。

  對於美國發布《北極戰略》,美國國防部長哈格爾指稱,這反映了美國希望和該地區的合作伙伴密切合作,共同實現該地區人文和環境和諧發展的美好願望。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研究員、地理學博士姜春良少將卻認為:“美國此舉的真實意圖是爭奪在北極戰略上的主導權。從戰略通道上來講,隨着氣候變暖,未來北極航道有可能全年或者是大半年時間都可通行;從軍事上來講,目前在北極地區影響最大的還是俄羅斯,美國要維護自己的戰略利益和霸權地位,就必須加強在北極地區的力量存在。”從公開數據可以看出,美國目前國家導彈防衛計劃已經部署的反導彈彈道導彈,主要在北極圈內與加拿大緯度相當的阿拉斯加地區。

  其實,美國在北極圈裏的主要利益敵人,並非冷戰對手俄羅斯,而是自己的好朋友好親戚加拿大。由於加拿大在北極圈中擁有几乎和俄羅斯一樣廣袤的國境,所以,把北極看作自己的領土,也是加拿大人的慣有思維。所以,要獲得在北極圈中的權利,美國不僅要擊退俄羅斯的咄咄逼人,更要協調好和楓葉國的關係。但從目前兩國在北極歸屬問題上的分歧,要協調純屬夢想。

  加拿大:夢想從未動搖

  對加拿大最為重要的是“西北通道,這也是讓加拿大與親密盟國美國陷入爭議的焦點。西北通道位於加拿大的北極群島之間,從戴維斯海峽沿着加拿大北岸或橫穿加拿大北極群島到阿拉斯加,是連接大西洋和太平洋的一條重要極區航道,每年有一段時間可以通航,成為國際海運航線的一部分。現在這部分水域是作為加拿大內海而被加拿大政府控制的。加拿大政府宣稱,它們相當於連接各個島嶼的橋樑,因而屬於內水。

  但是,隨着全球氣候變暖,冰層進一步融化將使“西北通道”通航潛力越來越大,一年中有好幾個月的時間可以向大型遠洋貨輪開放,這將大大縮短歐洲通往美洲和亞洲的航線。例如,從英國倫敦通嚮日本東京的海運綫目前需要繞道巴拿馬運河,如能穿行加拿大北極群島地帶的話,那麼整個航程將由現在的2.8萬千米縮短為1.64萬千米。有學者預言,如果西北通道有半年的開放時間,將大大改變全球的貿易結構,並對世界經濟産生重要影響。如果該通道被判定為加拿大內水,單單靠收取過往船只的稅金就能發一筆橫財。

  西北通道是美國將阿拉斯加的石油運至東部市場的捷徑,也是美國核潛艇進出北冰洋的便捷通道。美加兩國長期以來就西北通道的國際地位存在着分歧。美國認為,西北通道是一條國際海峽,各國均有權“過境通行”,加拿大的見解恰恰相反。早在1956年,當時的加拿大北方事務部長在衆議院的聽證會上说,加拿大的主權不僅及於陸地,而且也及於領水。1969年加拿大總理特魯多再次強調北極群島的水域是加拿大水域。為了這條因為氣候變暖而出現的黃金水道,加拿大是不打算和任何一個國家,尤其是美國,均分自己的利益。就算此時加拿大拿不到北極最大的經濟份額,它也不會捨棄第二名的優勢。

  英國《衛報》2013年12月10日首先披露稱,加政府在廣泛諮詢了科學家的意見后已向聯合國提交了一份申請,旨在说明北極點在本國大陸架外部界限之內。说通俗點,就是“北極點屬於加拿大領土”。而目前還沒有哪個國家提出過這一觀點,可以说,如果報導屬實,加拿大着實想先下手為強。

  加拿大總理哈伯也承認這是一項繁重的任務,要完成在北極地區的版圖構建工作直到最終取得聯合國批准,加拿大政府確實還需要很長的時間。

  《新民周刊》記者從上海政法學院海權戰略與國防政策研究所趙雅丹博士處了解到,2012年,她與加拿大駐華大使館武官馬可做過一次交流。按照馬可的说法:“在西北航道問題上,加拿大為了遏制美國的單邊主義,先忽略可能的主權問題,以科學研究的名義,邀請美國的學者、專家共同完成測繪工作, 取得雙方認可且一致的數據。然后在涉及主權爭論時,用雙方都承認的事實在國際組織上來和美國講理,用雙方都認可的事實说話,取得主動權。所以美國和加拿大打交道時,經常吃虧。”

  趙雅丹博士说:“馬可當年的話必須反駁。加拿大和美國的經濟體量、軍事實力懸殊,美國為了美加同盟的延續,可能在一些無關緊要的問題上向加拿大讓步,而涉及美國核心價值的問題,美國絶對不會讓步。”

  馬可當年還表示:“加拿大無意將北極問題國際化,就像中國無意將南海問題國際化一樣。雖然中國關注北極問題,北歐各國也非常關注中國對北極的意見和態度,但是加拿大使領館並不太關注中國對北極的態度,認為中國沒有北極領土,在此問題上觀點無足輕重。中國和歐盟申請北極理事會永久觀察員被拒,也是這個原因。加拿大也不想將歐盟引入北極理事會。” 然而,2013年5月,中國仍然成功成為北極理事會成員國,打破了馬可2012年的推論。

  2013年10月底,俄羅斯一架安-72輕型軍用運輸機順利在北極附近的機場着陸,結束了這裏近30年沒有飛機起降的歷史。處於美、俄博弈之間的北極上空,是冷戰時期美國最早設立的防空識別區。在美俄陰影下,加拿大想要有什麼“自選動作”,太難!

  北歐四國不甘示弱

  俄、美、加三國在北極圈內強勢崛起,北歐四國也並不示弱,聯合軍演與科考讓北極几乎就沒有再寧靜過。其實,北極爭端之所以難以解決,其癥結在於國際法和國際條約的不完善,特別是對北冰洋權益如何劃分,目前基本無據可循。不同於南極,1959年衝突各方簽署了凍結對南極主權要求的《南極條約》,從此南極歸於平靜。上世紀20年代出台的《斯瓦爾巴條約》,是迄今為止北極圈地區唯一具有國際色彩的政府間條約,該條約使斯瓦爾巴群島成為北極地區第一個、也是唯一的一個非軍事區,為衝突各方提供了解決問題的思路——擱置爭議、共同開發,是解決當代國際海洋權益爭端的一個典範。但條約的地理和時代局限性也很明顯,對於調解北極衝突几乎發揮不了什麼作用。

  一般來说,國際法上領土取得和變更的傳統方式主要有先占、添附、時效、割讓和征服5種形式。先占是一個國家有意識地取得當時不在任何其他國家主權之下的土地主權的一種占取行為。先占的客體應該是不屬於任何國家或為原屬國放棄的土地,先占的效果在於排除其他國家對該土地的占取。但事實是,此前的國際法規定,北極點周邊為冰蓋所覆蓋的北冰洋底屬於國際海底,屬全人類共同繼承財産,可見北冰洋海底不是無主土地。俄羅斯、美國、加拿大、挪威和丹麥5個北冰洋周邊國家只擁有領海外圍200海里的大陸架。在主權宣示、軍事演習、科學論證的諸多行動中,恐怕只有科學論證才能在未來的盛宴瓜分中發揮作用。

  但由於牽涉到實質性的國家利益,既得利益各國之間達成妥協還需要做出很大努力。但可以相信,隨着爭端的公開和尖鋭,最終將迫使各方坐到一起,簽訂一個類似《南極條約》的法律檔案來解決爭端。因為各國最終將認識到:合作帶來的利益勝於獨占,獨占的收益遠遠抵不上其帶來的損失。在國際條約的主導下共同開發北極地區,是唯一可行的辦法,只有這樣才能保證各國利益的最大化。

  最近的一起事件,很好地詮釋了這一點——俄羅斯“紹卡利斯基院士”客船在南極遇到危險,中國派出“雪龍”號救援並成功營救俄船上52名乘客。當“雪龍”號受困后,美國又派出重型破冰船相救。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I 下篇文章 >


三聯生活周刊
再尋年貨
去年的年貨特刊,成了一個很多人都認為值得收藏的品牌。我認為,它無非是迎合了人人都期待的那樣一種特殊的親情。 春節,是每年,每一個中國人都無法抹殺的一個期待。每一年的春花開了,又謝了;夏 …詳全文
三聯生活周刊
新周刊
媒體公佈2014年60則預言:農村戶口含金量上升
2014生活趨勢報告 “誰也不知道明天,明天從另一個早晨開始。”(北島) 話雖這麼说,2013年的大事件、小熱點和流行現象,還是為2014年的生活趨勢,預留了蛛絲馬跡。 國家改革的大方向,有《中 …詳全文
新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