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新民周刊
新民周刊
前期雜誌
 
其他政經時事
南方周末
新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接替盧拉的女人 新民周刊
轉寄 列印

  迪爾瑪執政的最大挑戰,是能否延續並超越盧拉的輝煌。

  撰稿/樂藴

  2011年的第一天,南美洲最大的國家巴西迎來了雙重意義上的時代交接。

  在總統府前,身穿白色套裝的迪爾瑪·羅塞夫從前總統盧拉手中接過象徵總統權力的綬帶,一個擁抱之後,“巴西史上最好的總統”帶着87%的民意支持率完美謝幕,而與此同時,“巴西史上第一位女總統”閃亮登場。

  盧拉在任8年,使數以百萬計的巴西人擺脫貧困,讓自己的國家躋身“金磚四國”行列,並贏得2014年世界杯和2016年奧運會的主辦權。這份輝煌的“創業”成績單,為繼任者接棒打下了穩固的基礎,同時也給“守業”的新政府樹了一根高標桿。

  迪爾瑪執政的最大挑戰,是能否延續並超越盧拉的輝煌。“鐵娘子”深知承前啓後的意義:“在巴西,許多事情得到改善,但這僅僅是一個新時代的開始。”

  鐵娘子是怎樣煉成的

  1947年12月14日,迪爾瑪·羅塞夫出生在巴西米納斯吉拉斯州首府貝洛奧裡藏特一個中産階級家庭,排行老二。其父親佩德羅·羅塞夫是保加利亞移民,上世紀20年代是保加利亞共産黨內的活躍分子,在巴西定居後從事律師和地産工作;母親迪爾瑪哈內席爾瓦是土生土長的巴西人,是一名教師。

  佩德羅經營房地産開發與買賣,因此迪爾瑪從小生活條件優越。一家人住在寬敞的大房子裡,有三個仆人,維持着歐式的生活習慣。迪爾瑪接受的也是歐洲古典教育,學習法語,練習鋼琴,欣賞歌劇,並很早就對閲讀産生濃厚興趣。

  1964年,巴西發生政變,獨裁軍政府取代了民選政府。從傳統寄宿制女子學校畢業的迪爾瑪進入一所混合制公立高中學習,也正是在這所學校、在周圍同學的影響下,迪爾瑪開始思考這個國家的政治前途,意識到“這不是淑女名媛的世界”。她在中學老師、曾任“全國自由司令部”領袖的阿波羅·埃林傑的指導下學習馬克思主義,並且深受法國左翼作家雷吉·德佈雷(Régis Debray)所著《革命中的革命》一書影響。1967年,17歲的迪爾瑪加入巴西社會黨下屬的左派組織“工人政治運動”(“全國自由司令部”的前身,簡稱COLINA),主張用武裝革命的方式推翻獨裁統治。

  1968年,年僅19歲的迪爾瑪與年長她5歲的革命戰友加萊諾·林哈雷斯(Cláudio Galeno Linhares)結婚,並加入地下游擊隊“全國自由司令部”,在米納斯吉拉斯州活動。其間,迪爾瑪和同伴劫過四家銀行,偷過幾輛車,製造過兩起爆炸。據後來的戰友回憶,迪爾瑪不僅能熟練使用武器,而且擅長運用遊記戰術對抗政府的軍警。而對於迪爾瑪的游擊運動,家人卻一無所知,以為女兒一直在學校當乖學生。

  在又一次銀行搶劫後,警方貼出對加萊諾的通緝,組織上要求這對年輕夫婦撤離米納斯吉拉斯州,到裡約熱內盧繼續革命。這年迪爾瑪21歲,正好在米納斯吉拉斯州立大學修完了經濟學第四學期的課程。迪爾瑪和丈夫在裡約熱內盧一個親戚家暫住了一小段時間,親戚還以為小夫妻倆是來度假的。不久,丈夫被調派到其他分點工作,迪爾瑪則繼續留在裡約熱內盧,負責安排地下黨成員的會面以及財務、武器的運輸。

  由於長期的兩地分居,迪爾瑪和加萊諾的婚姻最終在1981年以和平分手的方式結束。加萊諾後來不無感慨地說:“在那個困難年代,我們沒有任何成為正常夫婦的可能。”盡管如此,這段婚姻仍讓迪爾瑪刻骨銘心,她甚至到1999年依然沿用加雷諾的姓氏“林哈雷斯”。

  在滯留裡約熱內盧期間,迪爾瑪結識了當時31歲的律師卡洛斯·富蘭克林·阿勞若,後者成為她的第二任丈夫。1969年初,在迪爾瑪的協調下,巴西共産黨與COLINA和人民革命先鋒隊(VPR)開展了一系列合作,並成立了帕爾馬雷斯武裝革命先鋒隊(VAR Palmares),阿勞若當選該組織六位主要領導人之一,“幹練且智慧”的迪爾瑪則直接指揮了諸如罷工、劫富濟貧等活動。同一年,迪爾瑪被先鋒隊派駐聖保羅,負責武器的安保工作。

  據巴西媒體披露,迪爾瑪曾參與策劃針對“腐敗的象徵”、聖保羅州前州長阿德馬爾·德·巴羅斯(被游擊隊稱為)的劫富濟貧活動,從其保險柜裡拿了250萬美元,並在現場留下了字條:“盡管州長的這些錢是‘偷’來的,但我們把它用在了正道上。”軍政府指控迪爾瑪直接負責該款項的“分臓”,比如用其支付革命者的薪酬、為組織尋找庇護所、購買甲殼蟲轎車等等。但是迪爾瑪日後從來沒有正面承認參與過那次劫案,當時主謀之一、迪爾瑪的昔日戰友、前環境部長卡洛斯·明克則否認了迪爾瑪參與此案的說法:“因為她是非常重要的人物,所以別人會把任何事都歸為她做的。”

  1970年1月,與迪爾瑪每周會面三次的戰友雷特·裡貝羅被捕。經過一天的逼供,裡貝羅說出了他與另一名戰友的接頭地點。1月16日這天,便衣押着裡貝羅去一家酒吧抓捕他的同伴,正要撤離時,迪爾瑪意外出現,由於最終沒能及時逃脫,她也不幸被捕入獄,被判處6年監禁。

  據當時的獄友回憶,迪爾瑪在獄中了受到了連續22天的嚴刑拷打,甚至遭受電擊等酷刑,但她堅決不肯透漏有關丈夫阿勞若和其他同志的任何消息。1970年8月,阿勞若也被捕入獄,與迪爾瑪同處一個監獄。

  1972年底,已服刑3年的迪爾瑪被釋放出獄。1974年7月,阿勞若也得以提前出獄。1977年,迪爾瑪完成了在南裡奧格朗德州聯邦大學經濟專業的學業。

  從地方局長到總統

  80年代初期,迪爾瑪夫婦輔佐巴西民主工黨主席萊昂內爾·布裡佐拉進行黨內組建工作。1985年3月,巴西軍政府倒台。在幫助阿爾塞烏·科拉雷斯(Alceu Collares)成功競選阿雷格裡港市長後,迪爾瑪被任命為市財政局長。1990年,阿爾塞烏·科拉雷斯當選南裡奧格朗德州長,迪爾瑪被任命為該州經濟與統計基金會主席,1993年底,又被提拔為州政府能源、礦産、通訊局長。

  1998年,已從州政府卸任的迪爾瑪進入坎皮納斯州立大學攻讀博士學位。同年,勞工黨(盧拉所在政黨)候選人奧利維奧·杜特拉當選南裡奧格朗德州長,而作為聯盟政黨民主工黨的成員,迪爾瑪受邀重返州政府礦産和能源局。隨後,迪爾瑪脫離民主工黨,加入勞工黨。

  2000年,迪爾瑪與阿勞若的婚姻因男方之前的出軌行為而宣告結束。迪爾瑪的仕途卻開始了“三級跳”。

  2001年6月,迪爾瑪受邀參加盧拉的競選團隊,協助為盧拉的2002年總統選舉草擬能源和礦産政策。盧拉上任後,任命迪爾瑪為礦産和能源部長,他的理由是:“在2002年之前的一次活動中,我看到一位手拿筆記本的女士,跟她交流後發現她是那樣與衆不同,因為她擁有豐富的能源工作經驗,當時我便意識到:我便是我需要的礦産和能源部長。”

  在政府崗位上,迪爾瑪發揮了和游擊隊時期同樣出色的領導能力:加強國家對電力行業的管制、有效化解電力危機;主張通過自建鑽井平台、鑽井船、石油儲存船、供應船、油氣運輸船和其他用途的船舶,促進國內就業,振興巴西造船業——2009年,巴西造船業規模達到了世界第六位。另外,迪爾瑪還在2003年11月出台了針對貧困地區的“全民照明計劃”,並將以前補貼企業的辦法變更為直接補貼消費家庭。

  2005年,盧拉政府爆出賄賂醜聞,總統府民事辦公室主任迪爾塞烏受牽連被迫辭職,作為一名勞工黨黨齡僅5年的“小字輩”,迪爾瑪再次被盧拉委以重任,出任內閣首席部長,連她自己都深感意外。

  迪爾瑪在工作上成為盧拉可以信賴的左膀右臂。2007年初,盧拉政府推出了由迪爾瑪主持制定的“加速增長計劃”,旨在通過加快基礎設施建設促進經濟快速增長,實現2008-2010年GDP年均增長5%的目標。與此同時,有關盧拉欲“欽定”迪爾瑪為接班人的消息不脛而走。

  2009年4月,迪爾瑪在體檢中被確診患有早期淋巴癌,在接受化療過程中頭髮大量脫落。個性堅毅的她索性剃掉頭髮,戴着假髮、面帶微笑出席各種會議。最終,迪爾瑪的主治醫生宣佈迪爾瑪戰勝癌症病魔。2010年6月13日,在巴西勞工黨全國大會上,迪爾瑪的總統候選人資格正式獲得勞工黨的批准。

  從2011年起,巴西的發展引擎便由這位“鐵娘子”掌控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I 下篇文章 >


三聯生活周刊
天價綠化
蘇州有位朱先生,開車遇到一點小意外,衝進了路邊的綠化帶,撞傷5棵樹,分別是羽毛楓、五針松、大葉黃楊球、五針松、羅漢松。沒過幾天,綠化公司給朱先生寄來一張罸單,分別要求朱先生賠償2.8萬、3.75 …詳全文
三聯生活周刊
南方周末
中國是世界上最有“錢”的國家
■水多了要加面。貨幣之洪正肆意亂竄,要麼關小水龍頭,要麼開放更多的資源進入市場來消化這些多發的貨幣。■“最糟糕的組合呢?就是既聽任貨幣被動超發,又在市場化改革方面畏首畏尾、裹足不前。”周其仁 …詳全文
南方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