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南都周刊
南都周刊
前期雜誌
 
其他政經時事
南方周末
新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新民周刊
環球人物
中國周刊



 
製造完美人類是個噩夢 南都周刊
轉寄 列印
如果通過基因改變胚胎,滿大街走的都是林志玲或全智賢,是多麼可怕的一幕!

  李淼,理論物理學家、科普作家,現為中山大學天文與空間科學院院長。

  1991年上半年,我來到美國不到半年,突然患上感冒,流鼻涕不止。那時,我已經有了醫療保險,只是從來沒有用過,就忍着不看醫生,隨便在超市裏買點當時流行的非處方感冒藥,無非是康泰克、白加黑之類。這樣自我治療了半個月還不見好,只好去看醫生。醫生一下子就弄清楚這不是感冒,是上呼吸道過敏,於是開處方給我,從此我就與過敏藥結下不解之緣。

  1992年我們全家去了東部,我的過敏加重了,嚴重到每年有一兩個月呼吸不暢眼睛瘙癢難耐,早上起床眼睛被排泄物糊起來。一次,我在《時代周刊》或是《新聞周刊》上看到一則消息,说科學家馬上就有根治過敏的辦法了,這個辦法就是改變你身體中的某個基因。

  從此我盼啊盼啊,一盼20多年,總是沒有盼到那個改變基因的治療法。我多方打聽,有说根本沒有改變成年人基因的治療辦法,有说美國政府壓根不同意通過改變人類的基因來治療疾病。無論哪個说法是正確的,我想,這輩子也別想這種“好事”了,從此,任何人再對我忽悠基因工程什麼的,我一律左耳進右耳出。

  去年某一天,我應邀參加騰訊主辦的一場“高層次”討論會,忘記具體名稱了。我只參加了其中的一個對談環節。那場會有兩個特邀演講,其中之一是某基因公司董事長的。我對他關於改變腸道基因的觀點很讚賞,其時我正在通過節食減肥,也近於成功了。如果能像他所说,將我的腸道菌群徹底換一次,我不是不需要節食了嗎?雖然到今天,我還是傾向於控制飲食,因為適量飲食能節省資源,對於養成個人的良好習慣有好處,同時還能鍛煉一個人的自控力,從而獲得某種自信。在當時,我真的想通過改變腸道菌群控制自己的體重,同時還能胡吃海塞。

  他又強調,他們的研究還與根治疾病有關(我就竊笑了),而且,將來父母通過改變胚胎的基因,能生出既沒有遺傳疾病,又貌美如花的孩子。他談到這些時眉飛色舞,而我完全沒有注意。

  中場休息時,參加討論會的安替找到我,说,你有沒有注意到該董事長的演講中帶有可怕的東西?當年納粹不就是利用優生學強調保持完美人種嗎?再说,什麼叫完美?不論是疾病也好,美貌也好,都是有一個鐘形分佈,通過改變人類基因去除疾病做得再好,不過是將鐘形分佈的寬度變窄。

  我一想,對啊。比如你作為父母,肯定想生一個美麗的孩子。但如果Ta不是最美麗的,而是次美麗的,類似某個選美榜單中的第三名,另外還有百分之六十的人都是第一名,你的孩子即使美麗,和那些人比還是醜啊。

  再退一步,如果通過基因改變胚胎,滿大街走的都是林志玲或全智賢,是多麼可怕的一幕!如果再過幾年,社會認為林志玲不美了,徐靜蕾才是最美的,那麼又要再生産一批徐靜蕾嗎?這還算好的,萬一他們幫你做出來的孩子,都像現在滿大街上的韓國整容網紅臉怎麼辦?

  DNA結構發明人之一沃森在《DNA,生命的秘密》中提過,1941年,印第安納等州制定法律,規定一些人不能生孩子,還提到納粹的優生學:黨衛軍的軍官應該多生孩子,禁止德國人和猶太人通婚,還讓22萬多人遭受絶育。這些都是歷史上的完美主義行動派。

  桑德爾則在《反對完美》中指出:人類利用科技追求完美,貌似大衆的狂歡,實則蘊藏着危機—維繫人類社會的道德基礎很可能坍塌,人類在宇宙間的地位也會錯亂。

  好在,實現基因狂人理想的進程,並沒有他們宣傳的那麼“令人鼓舞”。最近《紐約時報》一則消息说,中山大學生物學的一些教授試圖對人類胚胎進行基因編輯,遭到失敗:胚胎要麼死亡,要麼基因沒有改變。看來,人類試圖扮演上帝還需要一個很長的過程。這有點像瘋狂科學家躲進地下室,進行暗無天日的實驗,最后很可能造出一個弗蘭肯斯坦的怪物。幸好,《紐約時報》的這篇文章的主旨是批評中國的科學家們。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


三聯生活周刊
兒童、玩耍與想象力
玩:一份進化的禮物 這是兒童探索館陽光最充足的一個展廳。初夏正午的陽光從巨大的玻璃天花板直射在一個巨大的攀爬裝置上,蜿蜒交錯的台階設計得像一片片巨大的樹葉,讓人想起魔豆與傑克的故事。但 …詳全文
三聯生活周刊
中國周刊
紅木藝術絶世之殤
紅木傢具的昂貴,是建立在一種對文化藝術的信仰上,商家宣傳炮製的就是紅木傢具的文化藝術品位。文化藝術産業原本是極好的陶冶情操的産物,是人們在物質生活充裕之后極力追求的精神食糧。紅木傢具,飽含 …詳全文
中國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