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南都周刊
南都周刊
前期雜誌
 
其他政經時事
南方周末
新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新民周刊
環球人物
中國周刊



 
季莫申科:從下台到復出 南都周刊
轉寄 列印

  編譯_七貓

  2_99

  尤利婭·弗拉迪米洛芙娜·季莫申科

  53歲,曾任烏克蘭總理。

  1960年出生在烏克蘭第聶伯羅彼得羅夫斯克州農村,三歲時父親便離家,此后與母親相依為命。19歲時,她與蘇聯共産黨終極官僚亞歷山大·季莫申科結婚,1980年生下獨女葉夫根尼亞。

  1984年,季莫申科畢業於第聶伯羅彼得羅夫斯克大學經濟系,隨后取得經濟學博士學位。在蘇聯經濟改革中,季莫申科先后擔任了烏克蘭石油公司的總經理和私人中介公司“烏克蘭聯合能源系統”總裁職務,並從中獲取大量財富,成為烏克蘭最富裕的寡頭之一。

  1996年,季莫申科進入政壇,2004年,季莫申科幫助尤先科參加總統競選;在重新選舉中,尤先科得到52%的選票當選,季莫申科被任命為總理。2010年總統大選。在第二輪投票中,季莫申科以45%的得票率敗給亞努科維奇的48%而落選。

  2011年10月11日,季莫申科被烏克蘭首都基輔的一家法院以在2009年烏克蘭和俄羅斯的天然氣供應協議中濫用職權的罪名判決7年監禁。2014年2月22日,季莫申科獲釋。

  2014年2月22日,53歲的尤利婭·季莫申科被釋放。她穿着一身黑衣,坐在輪椅上造訪了基輔獨立廣場。她眼含熱淚地向人山人海的抗議者揮手致意,盡管人群對待她的態度不再像10年前“橙色革命”時那般熱切。“今天,烏克蘭打倒了這個可怕的獨裁者,”她指的是剛剛被趕下總統位置的亞努科維奇,“唯一應該存在的烏克蘭就是你們想要的烏克蘭。”

  這位烏克蘭前總理將參加烏克蘭總統競選。她的女兒葉夫根尼婭在接受英國《獨立報》採訪時说,她相信,母親將再次成為烏克蘭的英雄。

  從總理變為階下囚,再從監獄走上總統競選舞台,在這短短幾年時間裏,季莫申科到底做了什麼,又遭遇了什麼?

  下台:與尤先科內訌

  要说季莫申科在烏克蘭政治中的地位,不得不提的人,就是她的前政治伙伴尤先科。

  作為烏克蘭親西方派的政治代表,尤先科和季莫申科在“橙色革命”時就是搭檔—在2004年烏克蘭總統大選中,本來是親俄的亞努科維奇當選,但尤先科和季莫申科發動“橙色革命”,指責亞努科維奇在投票中舞弊。革命成功后,亞努科維奇的當選被裁定為無效,尤先科在第三輪投票中獲勝。此后,尤先科簽署的第一條總統令就是任命季莫申科為總理。不管是因為志趣相投也好,或只是利益聯合也罷,梳着金色髮辮的季莫申科和高大硬氣的尤先科在基輔街頭“橙色聯盟”的示威人群中常常手輓手站在一起,像是一對溫情脈脈的情侶。

  然而他們之間遠遠不像表現出來的那樣團結。

  在革命成功上台之后,尤先科和季莫申科舊的矛盾就凸顯了出來。2005年9月,在季莫申科被任命為總理不到8個月后,尤先科就以政府工作不力和缺乏團隊精神為由,解散季莫申科為首的內閣。“我早就知道這些人之間肯定會有矛盾。我只是希望他們沒有足夠的時間來勾心鬥角。但事實證明这只是我的希望而已。”尤先科在電視講話中说,他給國家安全委員會秘書波羅申科和總理季莫申科以重權,但他們之間的衝突“成了每天的日程”。

  季莫申科的內閣成員指責尤先科的附近圍繞着一個巨大的“腐敗圈”,而尤先科的團隊則稱這樣的指責是政治陰謀的一部分。革命起家的伙伴在面臨具體的執政及利益問題時,不可避免地走上了分裂。但是,在面臨親俄的亞努科維奇挑戰時,兩人又在2007年走到了一起。這一次,尤先科又被選為總統,而季莫申科也再次被任命為總理。

  這樣的結合注定是脆弱的。在2008年俄羅斯與格魯吉亞開戰的同時,兩人之間的分歧也越來越嚴重:尤先科跟格魯吉亞總統米哈伊爾·薩卡什維利的私交甚篤,尤先科甚至是后者兒子的教父,所以他一直在公開支持格魯吉亞,並希望烏克蘭能夠盡快加入北約;但與此同時,季莫申科則在烏克蘭東部俄語區做出保證,说在她的領導下,烏克蘭絶不會跟周邊國家開戰。

  根據《時代》周刊的報導,莫斯科和基輔雙方面的消息來源均證實,當時季莫申科已經跟克里姆林宮達成了協議。在這份協議框架之下,季莫申科將收斂她的反莫斯科態度,並且在俄羅斯租用克里米亞地區塞瓦斯托波爾港口及其海軍基地的問題上放鬆條件;作為交換,莫斯科同意在天然氣價格問題上予以協商。

  盡管季莫申科堅決否認了這樣的傳言,但傳言已經激起了尤先科對她的不信任。2008年9月,尤先科威脅將利用總統權力解散內閣,而季莫申科則在她自己的電視演講中回擊,稱尤先科對她的攻擊純粹是為了私人政治目的,是為了能夠削弱她的威望,以便在2010年的大選中佔據有利位置。

  從后來的發展來看,她至少對了一半。無論尤先科對她的公開攻訐是出於怎樣的目的,在2010年的總統競選中,她的威望確實受到了傷害。親西方派的這兩位代表人物最后落得兩敗俱傷,反而讓親俄的亞努科維奇上台成為了總統。

  入獄:俄羅斯在幕后扮演重要角色

  禍不單行,2011年5月季莫申科再遭檢察官起訴,指控她濫用職權,簽署高價進口俄羅斯天然氣的協議,挪用5.26億美元環保基金用於支付養老金,還把斥資數百萬美元購買的救護車用於私人活動。烏克蘭基輔地區法院於2011年10月判處季莫申科7年監禁,當年12月30日,季莫申科被從看守所轉到哈爾科夫州的女子監獄關押,正式開始服刑。

  她入獄的原因在很多人看來都是政治鬥爭的結果。因為烏克蘭與俄羅斯的天然氣合約問題上,實際並不由季莫申科做主。

  歐盟和烏克蘭都依賴俄羅斯的能源供應,而俄羅斯到歐洲境內所有天然氣管道都經過烏克蘭。由於在天然氣供應價格和過境費用等問題上未能達成協議,俄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2009年1月1日中斷對烏克蘭供氣,但仍通過烏境內管道向歐盟供氣。7日,俄方以烏方“偷氣”為由,停止經烏向歐盟供應天然氣,導致多個歐盟成員國陷入天然氣供應危機多天。歐盟被迫介入紛爭併進行一系列斡旋活動,季莫申科在這種情況下與俄羅斯進行的天然氣合約談判,當然處在很不利的局面,因此以高價進口俄羅斯天然氣的協議為理由將她下獄,當然會被她視為政治迫害。

  然而,“維基解密”公開的情報顯示,這背后可能更有玄機。

  在黑客組織“匿名者”的幫助下,“維基解密”得到了超過500萬份來自美國安全情報智庫Stratfor的電子郵件。其中,就包括季莫申科的入獄過程。

  這些郵件援引一個“可靠”的親西方基輔外交官的話,稱梅德韋傑夫從來都不喜歡季莫申科。因為“她不給他任何尊重,而且永遠只同意跟普京單獨談判”。普京跟季莫申科的私人關係卻一直不錯,在2009年5月,他甚至親切地用“尤利婭·弗拉迪米洛芙娜”來稱呼她—在東斯拉夫習俗裏,弗拉迪米洛芙娜是她的父姓,而季莫申科則為族姓。

  梅德韋傑夫最終跟普京達成了一項秘密協議。“梅德韋傑夫發誓他會讓亞努科維奇聽話,只要普京能夠放棄他對季莫申科的支持,”一封發送時間為2011年9月的電子郵件中寫道:“普京同意了,但作為交換,他堅持自己來起草烏克蘭的新領導層名單,包括在SBU(烏克蘭安全情報機構)、軍隊和內閣部委等各方面安插自己的心腹。與此同時,俄羅斯還需要跟烏克蘭續租克里米亞的海軍基地。”

  所以,盡管普京曾公開表示他跟季莫申科有着良好的合作關係,但在提到季莫申科的總統競選問題時,普京仍然堅持宣稱“不會為她背書”。

  時間終於來到2009年年底,季莫申科和亞努科維奇都來到莫斯科,梅德韋傑夫和普京私下會見了亞努科維奇,並向他提出了他們的條件。很自然地,亞努科維奇同意了。

  然而,這位基輔高級外交官表示,亞努科維奇“可能越過了界線”。在季莫申科被囚禁之后,不僅歐盟對此舉進行了強烈譴責,連普京也發表聲明表示“不同意這樣的做法”。畢竟,用季莫申科濫用職權高價進口天然氣為由囚禁她,無異於是在俄羅斯人臉上打了一耳光。盡管消息傳出時普京正在北京訪問,但他還是第一時間做出了回應,“這種做法是危險的,烏克蘭將我們的整個協議都置於懷疑的陰影當中,”他说,“我需要強調的是,在我們跟季莫申科的談判之后,俄羅斯與烏克蘭簽署的天然氣條約是符合俄羅斯法律、烏克蘭法律以及國際法規定的。”

  亞努科維奇否認這是為了除掉政敵而進行的政治陷害,但普京還是“敦促梅德韋傑夫盡快修正這個錯誤”。“維基解密”公開的情報郵件指出,“此事對於梅德韋傑夫而言是一個挑戰。因為這件事情本來就是因他而起的,這並不是普京本身的打算。問題是,現在梅德韋傑夫要用什麼方法來讓亞努科維奇聽話呢?”

  獄中:通過说客獲取柯林頓支持

  梅德韋傑夫用了什麼方法讓亞努科維奇聽話,我們不得而知。我們所知道的是,盡管面臨着來自歐盟和普京的壓力,亞努科維奇始終堅持認為囚禁季莫申科是必要的,而為了改變這一點,季莫申科的丈夫亞歷山大從2011年12月起,便雇佣了美國衛理律師事務所(Wiley Rein),對美國政界高層進行了兩年的遊說,並獲得了包括前國務卿希拉莉·柯林頓在內等多位奧巴馬內閣成員的支持。

  在遊說的作用下,要求釋放季莫申科的問題被提到了國會討論中。2013年11月,參議院通過了一項向烏克蘭施壓要求釋放季莫申科的議案,並且開始討論派官員前往基輔與烏克蘭官員協商的問題。

  為了進一步爭取華盛頓的支持,衛理的说客們甚至曾建議“黑進葉夫根尼婭(季莫申科之女)的電子郵件賬號”,以換取兩位參議員的支持,記錄顯示,希拉莉也知情。

  说客們還促使柯林頓夫婦出席了去年9月在烏克蘭雅爾達舉行的“歐洲戰略”論壇。希拉莉和比爾都在論壇上發言,並表達了對烏克蘭加強與歐盟聯繫的支持。前參議院吉姆·斯拉特裏現在是一名衛理事務所的合伙人,他表示,他已經跟柯林頓夫婦談過了季莫申科的事情,並希望他們能發揮自己的作用。

  《國會山》報導稱,亞歷山大·季莫申科已經支付了92萬美元給衛理事務所作為報酬,但司法部的記錄顯示,這筆錢是通過多達6個公司,包括季莫申科父親和她女兒名下的公司賬號匯入的。“因為季莫申科想要把錢轉移出烏克蘭是件很困難的事情,”斯拉特裏说,“這一切都需要取巧。”

  很難说這些遊說工作最終在季莫申科釋放的問題上起了多少作用,不過有一點是明確的:在美國政界,官員和國會議員們對於烏克蘭的內政問題並不關心。斯拉特裏说,他相信烏克蘭在戰略上具有重要的意義,但讓他感到很驚訝的是,國會裏沒幾個議員知道在那裏發生了什麼。

  讓季莫申科擺脫監禁的重要原因,還是從去年11月爆發的政治危機。在過去三年裏,季莫申科發表了多篇文章,呼籲反對派行動起來;自從群衆開始上街遊行之后,反對派也曾多次前往監獄與她會面並商討對策—季莫申科儼然成為反對派的幕后領袖。在國會宣佈罷免總統亞努科維奇之后,季莫申科得到釋放,她隨即乘專機來到了基輔,並在獨立廣場進行演講。她说,她將參加今年的總統競選,並不會謀求總理職位。

  來源:《時代》周刊、維基解密、《國會山》報紙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I 下篇文章 >


三聯生活周刊
節令、食材裏的飲食美學:春宴
當今中國,吃的重要性正被空前放大。每一個中國普通人似乎從來沒有像今天一樣更看重餐桌上的一日三餐:不僅要吃得安全,吃得美味,還開始追究食物與自身健康的關係,追究如何順應自己的身體狀態。這種需 …詳全文
三聯生活周刊
新民周刊
大搜救背后的地緣政治
真的不是拍美劇? 馬航失聯,全球搜救。 從南海到安達曼海再到印度洋,至少26國參與的十數天國際大搜救,除了收穫一堆海上垃圾和無數陰謀说外,我們依然不知道馬航MH370到底去了哪兒?有人说,馬 …詳全文
新民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