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南都周刊
南都周刊
前期雜誌
 
其他政經時事
南方周末
新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新民周刊
環球人物
中國周刊



 
Airbnb,換一種方式睡遍全球 南都周刊
轉寄 列印
你可以嘗試遍佈全球的各式睡床,比如在挪威霍門科倫(Holmenkollen)跳台滑雪場上的這家。在今年3月底的兩個晚上,霍門科倫至高點,跳台滑雪者們准備跳躍飛行之處被改造成玻璃墻圍繞的頂樓套房,另配有私密的屋頂露台。這裏有着奧斯陸最特別的景觀。
你可以嘗試遍佈全球的各式睡床,比如在挪威霍門科倫(Holmenkollen)跳台滑雪場上的這家。在今年3月底的兩個晚上,霍門科倫至高點,跳台滑雪者們准備跳躍飛行之處被改造成玻璃墻圍繞的頂樓套房,另配有私密的屋頂露台。這裏有着奧斯陸最特別的景觀。

  文 周璦瑪

  據彭博社報導,Airbnb融資估值翻番達到200億美元。它的估值僅次於希爾頓的278億美元和萬豪的230億美元,估值排名第三。

  “Airbnb”:Air Bed and Breakfast (“Air-b-n-b”)的縮寫,中文名:空中食宿。這是一家聯繫旅遊人士和家有空房出租的房主的服務型網站,成立於2008年8月,總部在美國舊金山。它為用戶提供各式各樣的住宿信息,從行軍床到古堡城池應有盡有。它連接着擁有房屋資源的房主和有預定需求的顧客,被福布斯雜誌稱為“住房市場的EBay”。

  我第一次使用Airbnb,是為了帶兒子去費爾班克斯過一個與衆不同的周歲生日。費爾班克斯是阿拉斯加能看到極光的最佳城市,但令人驚異的是傳統意義上的好酒店並不算多,萬豪(Maririott)的副牌Springhill Suites這樣已經算是個中翹楚。於是我花了半天時間在Airbnb上找到一棟整屋出租的房子,尖頂木結構,屋后庭院帶一戶外溫泉浴缸,還有一大片平台適合遛娃熘狗打雪仗。屋主是一個在阿拉斯加大學工作的植物學家,屋前屋后也種滿了各種別緻的花花草草,春天的照片看上去就是奼紫嫣紅的植物園。

  有什麼新房源?

  對於一個旅遊常客來说,這種方式製造出的新鮮感是不言而喻的。要知道在傳統的旅行裏早在出發之前我都能想到我即將入住的酒店打開房門的樣子。在住多了酒店之后,同一個品牌的酒店,究竟它是在倫敦還是紐約是沒有區別的,反正床單是統一的,房間格局是差不多的,就連早晨送進房間的第一杯咖啡味道都是一致的。高度的風格化和標準化雖然確保了住宿的安全,但是也削弱了對旅行的期待。

  我並不是唯一一個這麼想的人。在Airbnb成立之后短短數年間,它已經在極大程度上改變了北美主要旅遊城市的旅行住宿形式。目前Airbnb的網站上有超過800,000房屋房間登記,目前房客總數已達2500多萬。因此也有人預測Airbnb在不久的將來很有可能成為旅遊住宿行業裏最大的供應商。根據波士頓大學的最新研究顯示,Airbnb的房源供應量每增加10%,就會導致同地區酒店房間收入下降0.35%。而美國旅遊新聞網站Skift文章分析指出,2009-2014年,紐約的酒店房間供應每年增加4%。但Airbnb的房源卻增加了197%,雖然酒店的入住率下降,但是住客在過去一年不斷增加。綜合算起來,紐約整個市場的房屋供應量增加了12%。

  如果經濟上的損失只是數字游戲的話,那麼客戶黏性就是傳統酒店業者更為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我在結束了阿拉斯加之旅后,開始熱衷在Airbnb上收藏各式房子以備旅行之用。我的收藏夾裏除了按照地點分類,還有私人島嶼、酒吧、Loft、交通工具、貨倉、農舍這樣的分類項,我甚至看到一個英國行為藝術家將馬車車廂改造成獨居空間放置在海灘、沙地、山谷裏出租。一想到能在海岸線上的燈塔裏度過一個周末,或者在某個藝術家的故居裏體驗人生,甚至租下一整座古堡開派對,旅行的衝動變得不可壓抑。現在做旅行計劃,第一個蹦進我腦海的反而是“不如上Airbnb看看有什麼有意思的新房源”。

  挑動了誰的神經?

  雖然Airbnb讓很多像我一樣的旅行者感到興奮,但對於大多數傳統酒店業者來说,並不認為Airbnb是一個合格的競爭者。Michael Flaxman—雅高集團前COO就認為Airbnb不過是酒店業的一個補充而已。而IHG的CEO Richard Solomons則乾脆拋出了一堆問題:Airbnb如何應對消防隱患、食品安全、住客安全、保潔,以及他們交稅麼?除此之外,其實政府的態度也是非常微妙的,比如紐約州首府奧爾巴尼在2010年的時候通過了一項法律,除非出租者也同居一室,否則禁止公寓樓(非別墅的多門戶住宅樓)房主將房子用於30天以下的短租。而在Airbnb的發源地舊金山,一個叫做“Fair to Share San Francisco(公平分享舊金山)”的民間組織正在遊說政府推動舊金山住房制度改革,試圖使房屋短期租賃模式變得合法。有意思的是這個民間組織的支持者,正是Airbnb。實際上伴隨着Airbnb壯大是屢見不鮮的遊行示威。衆多的社區居民抱怨Airbnb的做法,從根本上破壞了居民社區,並且合法性存疑。因為按照現行法律Airbnb的業務確實是違法的。

  法律問題是硬幣的一面,另一面則是在地旅行的親切感。我在Airbnb上還短租過洛杉磯比弗利山的一處公寓。公寓的主人是一家俄羅斯移民,爸爸看起來就像是大片裏走出來的俄羅斯反派。他在收房子的時候甚至都不巡視檢查,就说“我相信你們”,還幫我們把行李搬上車,開着保時捷卡宴絶塵而去。我們住的地方就在星光大道上行,鬧中取靜,五分鐘就能走到杜比劇院,拐個彎就能吃到墨西哥小吃;早晨總會遇到熘狗的女孩取報紙,洗衣服的時候撞上准備健身的潘安小哥,甚至還試過買一堆東西卻遇上電梯維修,只能駡駡咧咧爬樓梯。直到今天,回憶起這段並不僅僅只是淺層的“到過這裏”,而是“我住過這裏”。住在酒店裏, 報紙永遠會掛在房門門把上,衣服只要丟進洗衣袋當天晚上就能洗好疊好送回來,而電梯永遠都正常運作……永遠都不會出錯,但總是覺得少了一點煙火氣。

  更何況,Airbnb的家庭短租確實能夠在旅行支出中節省下不少成本,前提是成本優先的條件下選擇分租房間而非整棟房屋。當然願意租下一整棟房屋的旅行者是另外一個群體,他們對價格可能比較不敏感,而且更加追求個人化體驗,着就屬於另外一個討論內容了。如果旅行預算固定的話,在住宿上花費更少的錢,就意味着能夠在目的地停留的時間可以更長,在旅行中的消費支出也會相應更多,政府也能獲得更多的稅收收入。從這一點來说,Airbnb作為分享型經濟這一全新概念中的先鋒,實際上是着有很強的操作性,它不僅盤活了地産,給居民帶來了額外收入,也帶來了社區文化的新變化,理論上似乎可以有一個更美好的願景。

  至於在中國,這種類屬於分享經濟(Sharing Economy)的模式已經出現,包括滴滴打車、Uber、衆籌,都屬於這個類型。但Airbnb想要進入這個潛在的巨大市場所遇到的門檻可能會比美國高得多,首先中國是一個對短租和暫住行為管理非常嚴格的國家,其次中國目前已有數量衆多的民宿業者,而他們多數選擇的平台,叫做淘寶。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I 下篇文章 >


新周刊
跟着本·托爾曼進入冷酷都市
想象一座城市,其實是意識裏對城市的一種重新敘述、把握和建構。卡爾維諾如此,描繪2084年的紐約和巴黎的法國藝術家保羅·查德森如此,本·托爾曼同樣如此。 在父親去世、母親賣掉他們一家位於馬裏蘭 …詳全文
新周刊
新民周刊
貪官的“朋友圈”
走出官商勾結的“叢林” 大道理講了幾千年:“君子之交淡如水”、“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可是,官商勾結還是一代傳一代。 改革開放以來,由於片面強調經濟發展,政治體制改革“摸石頭過河”的時 …詳全文
新民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