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中國青年
中國青年
前期雜誌
 
其他綜合
科學人雜誌
台灣光華雜誌
張老師月刊
禪天下雜誌



 
朱基 的 領導藝術 中國青年
王春璽
轉寄 列印

 

      退休後低調生活的朱基以一本新書的出版回歸公衆視野。《朱基答記者問》成為《中國新聞出版報》“2009年全國優秀暢銷書排行榜”總榜和社科類分榜冠軍,迄今已累計暢銷一百多萬冊。

      在主政經濟的12年,朱基應對各種危機的改革思路、改革理想和改革氣魄,乃至改革手段,都值得人們深思。這本書的暢銷表明,朱基依舊影響着當今中國和充滿危機的世界,這也反映了人民對經濟上“朱基時代”的懷念和進一步深化改革的期待。

      只有走進20世紀90年代那段改革攻堅的艱難歲月,才能全面理解朱基的領導藝術。朱基順應時代和人民深化改革的呼聲,不計個人榮辱,真心誠意搞改革,在改革的重大決策和關鍵時刻展現的大局意識和求真務實態度,凸現其高超的領導藝術。

 

勇於改革的素質與魄力 


                           
      西漢初年,蕭規曹隨,丞相曹參只要固守蕭何制定的規章制度就可天下太平;漢武帝時代,面臨內憂外患,厲行改革開放,成就了一代霸業。改革時代,呼喚並造就改革家。

      上世紀90年代初,蘇聯東歐的改革變成了改向,歐美各國制裁中國,中國面臨着是繼續改革還是走回頭路的抉擇。當時的環境是,改革開放首先要問一問姓“資”還是姓“社”。

      1991年冬,鄧小平到上海過春節,並發表重要談話,主要精神一是開發開放浦東,二是大力推進各項改革。《解放日報》以皇甫平的名義發表《做改革開放的“帶頭羊”》等一系列文章,實際上反映了鄧小平加快改革的思想,卻受到暗流湧動的聲討。時任上海市委書記的朱基力挺皇甫平,加快上海改革步伐。1991年也成為上海的“改革年”。
1991年4月,朱基當選為國務院副總理,並於次年在黨的十四大上當選為中央政治局常委。常務副總理朱基通過宏觀調控大刀闊斧地治理經濟過熱。其“改革新政”包括財稅制度、金融體制、投資體制、物價體制等一系列改革,使中國經濟成功實現軟着陸,在降低通貨膨脹率的同時保持了經濟的高速增長。這既解決了高通脹低增長的世界難題,又成功避過了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的衝擊。

      1998年3月,朱基高票當選國務院總理。他在就任總理時說:“不管前面是地雷陣還是萬丈深淵,我都將一往無前,義無反顧,鞠躬盡瘁,死而後已。”這鮮明地反映了他“三不畏”的改革精神。中國的改革此時已進入攻堅階段,特別需要這種闖勁和韌勁。

      朱基抱着“粉身碎骨”的決心來闖機構改革的雷區。機構改革涉及部門利益、個人利益,還有集團利益,難度可想而知。朱基將國務院41個部撤銷了12個部,將國務院系統公務員3.3萬人精簡了一半。他還試圖將地方政府機構的500萬公務員也減少一半。

      朱基非常幸運地遇到了改革的時代,順應了人民對改革的呼聲,遇到了不少贊成改革、欣賞他這種勇於改革的領導人。正如鄧小平所說:“要選人民公認是堅持改革開放路線並有政績的人,大膽地將他們放進新的領導機構裡,要使人民感到我們真心誠意要搞改革開放。”朱基正是以其改革的形象,在地方和中央做出的實績逐步贏得了黨和人民的信任。
    

放眼世界與未來的大局意識

 

      鄧小平曾對新一屆中央領導集體提出:“要從大局看問題,放眼世界,放眼未來,也放眼當前,放眼一切方面。”大局從空間上說具有廣闊性,是指關於整體的問題;從時間上說具有延續性,是指關於未來的問題。

      朱基的大局意識不僅體現在落實鄧小平的“兩個大局”思想,積極推動上海浦東開發與西部大開發,體現在力促中國早日加入WTO,還體現在從整體上搞活國有企業方面。
在國際上激烈的綜合國力競爭面前,朱基為了從總體上增強國企的國際競爭力,從整體上搞活中國經濟,實行了“抓大放小”的政策。通過“抓大”使大多數國有大中型虧損企業實現扭虧為盈,做大做強,當時中國的財政收入狀況以超過國內生産總值增長速度一倍的增幅在增加;“放小”則是通過民營化給中小企業的發展提供了動力機制。盡管國企改革的經濟效益好,但改革也付出了巨大代價,下崗失業人數達到上千萬。這主要是由於社會保障的歷史欠賬太多,導致不少人在經濟上的被剝奪感和不公正感。

      其實,朱基本人對改革的雙重目標有清醒的認識。1993年5月6日,他在接受《德國商報》記者柴德立茲採訪時說,中國自己的發展模式就是:“我們既要繼續保持公有制在國民經濟中的主體地位,也要實現經濟高效發展;與此同時,還要保證社會公正。”然而,社會公正的實現離不開一定的物質基礎。因此,改革總得有先有後。

      由於朱基國企改革為後任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國家財政收入由1997年的8000億元增加到2006年的3.9萬億時,經濟與社會協調發展、兼顧效率與公平有了實現的可能。香港《南華早報》說,2008年大陸五百強公司第一次超過了美國五百強公司。當然,這裏有美國金融危機的因素,但這個成就也是在朱基國企改革的基礎上取得的。

      毛澤東的“大仁政”觀是理解朱基國企改革的一把鑰匙。所謂“大仁政”,就是從全局出發,立足人民的長遠利益和根本利益。朱基讓虧損面占企業的總數49%的中國企業從整體上搞活,提高經濟效率,符合人民的根本利益和長遠利益,是“大仁政”;而繼續堅持一個人的活三個人干,維持表面上的高就業率,滿足人民群衆的眼前利益、局部利益和現實利益,則是“小仁政”。當二者難於兼顧時,權衡利弊,“小仁政”要服從“大仁政”。從長遠看,改革的陣痛是個必然的歷史過程。

      每一時代的人只能解決自己時代的問題,他不可能超越歷史解決一切時代的問題,前面的改革者必然會因歷史的局限留給後人一些問題。改革是一層一層螺旋式上升的過程,不能一步到位。今天的改革實際上是對以往改革的“改革”,我們不能苛求前人。
    

求真務實的治國理政之道

 

      2000年3月15日,朱基在答記者問時坦誠心跡:“我只希望在我卸任以後,全國人民能說一句,他是一個清官,不是貪官,我就很滿意了。如果他們再慷慨一點,說朱基還是辦了一點實事,我就謝天謝地了。”這反映了朱基的為官理念和人格追求。

      工科出生的朱基反對沽名釣譽,主張一切從人民利益出發,察實情、講實話、辦實事、求實效。

      敢於講真話,不怕得罪人。這是朱基突出的性格特點之一。

      1979年,朱基任國家經委燃動局處長,在全體幹部大會上,處級幹部多明哲保身,一言不發,而朱基硬是早早地搶先站起來“放了一炮”,不改直言本色。經委黨組負責人會後讚揚說:“遭了20多年的罪,還敢這麼坦率地說出自己的獨到見解,是個好同志。”

      1998年3月,朱基總理主持新一屆國務院第一次全體會議提出五項要求,其中之一就是“敢於講真話”。

      2001年,朱基在視察上海國家會計學院時,為該校題寫的校訓是:“不做假賬”。同年10月,朱基為北京國家會計學院題字“不做假賬”。

      為人民辦實事,多做“民心工程”,也是朱基求真務實風格的體現。

      1987年12月~1991年3月,朱基先後任上海市委副書記、市長、市委書記。“菜籃子”、交通、住房三件事構成了朱基擔任上海市市長期間為民做實事的“老三件”。有人統計過,朱基在任期間,每年在報紙上公佈和解決的實事累計超過40件,每年的上海人大會上,當他說去年的實事工程已經得到了落實時,都會迎來代表們的一片掌聲。
務求實效,不圖一時虛名,不在乎個人榮辱得失,是為大政治家。

      2002年3月15日,朱基在答記者問時說:我不同意關於“赤字總理”的說法。本屆政府已發行的5100億國債,帶動了銀行資金和其他資金,一共完成了2.5萬多億的工程。我留給下屆政府的不只是債務,而是2.5萬多億元的優質資産,這些在未來中國的經濟發展中將長期發揮巨大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

      朱基還未卸任時,已經在不同場合多次表示,對本屆政府的評價,“由人民和歷史來做。”退休七年,深居簡出的朱基依然備受關注, “政聲人去後,民意閑談時”,一本書在全國的熱銷,折射出的恰是肯定與懷念的殷殷民意。

      (作者系中央財經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副教授,碩士生導師)

責任編輯:趙濤

TAG: 藝術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


台灣光華雜誌
不打不罵有方法
“零體罰時代”,校園的管教挑戰的確艱鉅,其中制度面的改革、社會文化的遽變,都不是老師個人能著力的,所幸近年來許多體制內外的老師和民間團體,以高度的教育愛,透過重新定位老師的角色,發展新時代 …詳全文
台灣光華雜誌
張老師月刊
將意外的傷痛帶向終點
傷口和淚水,都會慢慢地被時間的藥水給療癒、拭去。只是,隱隱的、無法言說的痛,依舊存在,在喧鬧的街頭、在電影院的一角、在睡夢裡,突然就跑了出來,和人撞個滿懷,瞬間掉落整地的碎片往事。 許 …詳全文
張老師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