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中國青年
中國青年
前期雜誌
 
其他綜合
科學人雜誌
台灣光華雜誌
張老師月刊
禪天下雜誌



 
華君武:冷眼漫畫世間事 中國青年
趙 濤
轉寄 列印

 

      2005年4月7日,90歲的華君武握筆已經吃力,他在《人民日報》上發表了一幅諷刺台獨分子參拜靖國神社的漫畫。盡管線條“蹣跚”,但這幅題為《參拜丑劇》作品中的犀利、灑脫,還是體現了華君武一貫的藝術特色。一如1945年他在東北的代表作《磨好刀再殺》——

      漫畫中的蔣介石漫畫形象後來被無數次複製:光頭、高顴骨、小鬍子,太陽穴上貼一塊治頭痛的黑膏藥。

      為此,哈爾濱的國民黨特務把華君武列入暗殺的黑名單裡,罪名是“侮辱領袖”。 1947年,彭真到報社,跟領導說讓華君武上街當心點兒,還發給了他一把“王八擼子”。

      和文化傳統裡的溫柔敦厚不同,這個笑呵呵的老頭,端着刺刀一樣的筆,辛辣地解讀世事,他跨度達70年的漫畫創作、他的鋒芒與批判成為文化圈裡別樣的景緻。

      1949年,華君武調到《人民日報》任美術組組長和藝術部主任,主持籌辦了“諷刺與幽默”專欄,由此形成了新中國第一個漫畫創作高潮。1962年,他創作漫畫《永不走路,永不摔跤》,成為華君武這一時期的代表作,諷刺了一些人不敢正視自己錯誤的現象。在1962年8月一次黨的會議上,這幅畫被作為大會檔案的附件發給與會代表,毛主席還在上面批了八個字:“有了錯誤,改了就好”。

      在華君武書房的牆上,掛着他創作於1961年的批評給人扣大帽子現象的漫畫《杜甫檢討》。畫面上,杜甫坐在案前正愁眉苦臉寫檢討:“兵車行乃和平主義思想。”周總理看到這幅漫畫時不禁大笑。這類富於思想性、批判性的漫畫還有批評長篇空洞發言的《誤人青春》,批評生造簡化字的《倉頡認字》等等。

      人們這樣評價他的作品:“他的漫畫是時代的一面哈哈鏡。”“洞燭入微,入骨三分,觸及時弊,犀利深刻,引人發笑中有刺痛感。”

      華君武說:“我都是針砭時弊的,不畫那種休閑漫畫。” “我就是改不了狗拿耗子、見了就想咬幾口的習性。”“諷刺是永遠需要的,”是天經地義的事,自從人類出現了劣跡醜行,諷刺就應運而生。而漫畫家就應該具備這種獨特的視角。他將筆當槍,始終在為社會發展鏗鏘呼號,堪為知識分子的精神偶像。

      能在1942年在延安和蔡若虹、張諤三人開諷刺畫展,諷刺身邊的人和事;能在禁忌頗多的五六十年代創作“人民內部諷刺漫畫”; 即便擔任了中國美協副主席、中國文聯書記處書記,成了“漫畫界裡最大的官”, 他也不願意將自己定位在歌頌者的角色,一直沒有放棄“尖鋭、辛辣、深刻”的漫畫創作,確實難能可貴。

      華君武的漫畫生涯烙印着時代的特色:在安靜的西子湖邊讀書,18歲赴上海念高中,到銀行做助理行員,1938年,國難中讀了斯諾的《西行漫記》,瞞着母親,只身離開上海,跋涉三個月,途經香港、廣州、漢口、重慶、成都、寶鷄、西安,最後到達陝北,投筆抗日救亡。

      盡管漫畫風格“尖鋭、辛辣”,這位老八路也有有趣的一面:在延安,他和戰友們滿大街找日本轟炸留下的炸彈皮,拿到鐵匠鋪打冰刀,去延河溜冰;文革期間,喂過四年豬,挑了有十幾萬斤的糞,從教訓豬霸和為豬撓癢中尋開心。自己年邁疾病纏身,已難再拿起畫筆,還是找到了開心之事——給熟悉或並不相識的讀者回信。

      他說:“人生的經歷會碰到不同滋味的喜怒哀樂,有得意也會有失意,所以,人要學會用各種方式尋開心。”

      華君武不僅用漫畫諷刺時事,也對自己進行着反省,他在90歲那年出版的《漫畫一生》中檢討自己:50年代我們在文藝上也是充滿了鬥爭的,我也參加了,傷害了許多同志。批判胡風、批丁玲的“一本書主義”,蕭乾的“塔塔木林”,也畫了名記者浦熙修的漫畫,這些都是我迄今也不能忘記的錯誤。文革之後,每開一次畫展,老人都會道歉一次,他至少在公開場合道歉過30次,他的懺悔,不亞於巴金老人的《隨想錄》。

      華君武的諷刺漫畫創作,一生未有停息,做人也如漫畫一樣剛正,他曾舉薦素昧平生的張藝謀上電影學院,曾在84歲時對揚言要對媒體飽以老拳的馮小剛提出批評,他常說畫品人品不可分,自身便是一個優秀的踐行者。

      一位95歲的文化老人遠行了。懷念他,最好的方式便是讀他留下的漫畫,他的批判意識、反思勇氣和人格傲骨,盡在其中。

TAG: 漫畫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


台灣光華雜誌
不打不罵有方法
“零體罰時代”,校園的管教挑戰的確艱鉅,其中制度面的改革、社會文化的遽變,都不是老師個人能著力的,所幸近年來許多體制內外的老師和民間團體,以高度的教育愛,透過重新定位老師的角色,發展新時代 …詳全文
台灣光華雜誌
張老師月刊
將意外的傷痛帶向終點
傷口和淚水,都會慢慢地被時間的藥水給療癒、拭去。只是,隱隱的、無法言說的痛,依舊存在,在喧鬧的街頭、在電影院的一角、在睡夢裡,突然就跑了出來,和人撞個滿懷,瞬間掉落整地的碎片往事。 許 …詳全文
張老師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