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中國青年
中國青年
前期雜誌
 
其他綜合
科學人雜誌
台灣光華雜誌
張老師月刊
禪天下雜誌



 
汪國真:不僅是詩人 中國青年
歐陽潔
轉寄 列印

 

      時隔20年,汪國真帶着詩集和新CD重新回到大衆視野。他笑稱自己早已不屬於詩壇,這次帶來的新“菜”是由他譜曲的幾十首古典詩詞,也是他研習作曲多年的成果。

      80年代,整個詩壇不尷不尬,詩歌成為只供少數人自娛自樂的文學形式。讓人痛心疾首之時,這個叫做汪國真的年輕人用驚人的銷量打破了“詩歌已死”的魔咒。

      第一本詩集《年輕的潮》,讓他一夜成名。一群中學生用手抄的形式爭相傳閲,而更多批評的聲音接踵而來。很多人說他的詩缺乏詩意、內容太過通俗,有人甚至斷言,三年以後就不會再有人讀汪國真的詩。

      汪國真在質疑聲中繼續埋頭寫作,《年輕的風》《年輕的思緒》《年輕的瀟灑》等詩集也相繼問世。20年的時間,這些被批過於淺白的詩一直魅力不減,光是盜版的銷量就超過2000萬冊。

      20年過去,青年詩人已經到了知天命的年齡,卻依舊率性。一套最新出版的《汪國真詩集20周年紀念版》擺在記者面前,他自信滿滿地說:“時間證明了我的詩歌的生命力,數量龐大的盜版書給我頒發了一枚最真實的獎牌!這枚獎牌沒有人情,沒有潛規則,沒有內幕,沒有紅包,全部是讀者真實的投票。”

      在詩壇,汪國真創造了足夠多的傳奇:中國詩壇最後一個輝煌的詩人、當代唯一靠寫詩富起來的詩人……這些名頭一直讓各大媒體津津樂道,汪國真自己卻不以為然,“我沒想過要扭轉什麼,我也沒有這麼大的能力。”說起現在的詩壇,汪國真更是坦言:“我早已不關注詩壇,這個詩壇離讀者很遠,離我也很遠。”

      最初的粉絲早已不讀汪國真的詩,認為他早就落寞。汪國真笑着說:“我的讀者群永遠都是年輕人,現在是80後、90後。輝煌、寂寞,都是外界定義,我過着自己想要的生活。”

      現在的汪國真熱衷於書畫和作曲。最初練書法,他目的簡單:“給人簽名的時候,字寫得好看一些!”汪國真在家關門臨帖練習了兩年,接着又學習國畫。一段時間的苦練過後,一些喜歡汪國真詩文的人開始找他題字,慢慢地又發現他的國畫也不錯。

      “一些收藏家開始收藏我的畫,或者請我畫畫。後來我覺得還可以做一件事,就開始作曲。我覺得我是一個閑不住的人。”

      汪國真形容這種心情,用了一篇舊作《我喜歡出發》:“只是到達了的地方,都屬於昨天……太深的流連便成了一種羈絆。世界上沒有不絶的風景,我有不老的心情。我自然知道,大山有坎坷,大海有浪濤,森林有猛獸,即便這樣,我依然喜歡。打破生活的平靜便是另一番景緻,一種屬於年輕的景緻……”

      他作曲,如同寫詩,腦海經常有火花閃現,以捕捉美麗的旋律。

      汪國真只為古典詩詞譜曲。“當初是想讓孩子們通過唱的方式,對古典詩詞産生更大的興趣。”

      有人質疑汪國真的三心二意,汪國真哈哈一笑:“別人怎麼看,那是他們的事情,我只是做我喜歡的。”

      有了這份從容,汪國真堅持作曲十年,製作完成了40多首古典詩詞的譜曲。2009年11月,汪國真在北京音樂廳舉辦了《唱響古詩詞》音樂會。

      多領域涉足的汪國真如今已經有了自己的工作室,專業的經紀人和工作人員將他的作品變成各種經濟收益。然而,錢掙得多了,汪國真的性情卻並沒有變。“我寫詩、從事書法和繪畫的創作,以及後來的譜曲,沒有一樣是衝著錢去的,只是很碰巧,我把自己的愛好做成了事業。”

      實力就是機遇。汪國真這樣評價自己的幸運。他認為當下是一個快節奏的時代,大家會感到生活很不容易。一個人只有培養實力,才能夠在這個社會立足。

      記者問:“琴棋詩畫,未來您還會從事新的行業嗎?”

      汪國真的回答滿是懸念:“未來的事情還沒有想那麼多,什麼事情都有可能,我覺得一個人的人生應該不斷豐富。”

      不如以他的一首詩歌結尾:“我還想從大山那裏學習深刻,我還想從大海那裏學習勇敢,我還想從大漠那裏學習沉着,我還想從森林那裏學習機敏。我想學着品味一種繽紛的人生……”

責任編輯:陳敏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


台灣光華雜誌
不打不罵有方法
“零體罰時代”,校園的管教挑戰的確艱鉅,其中制度面的改革、社會文化的遽變,都不是老師個人能著力的,所幸近年來許多體制內外的老師和民間團體,以高度的教育愛,透過重新定位老師的角色,發展新時代 …詳全文
台灣光華雜誌
張老師月刊
將意外的傷痛帶向終點
傷口和淚水,都會慢慢地被時間的藥水給療癒、拭去。只是,隱隱的、無法言說的痛,依舊存在,在喧鬧的街頭、在電影院的一角、在睡夢裡,突然就跑了出來,和人撞個滿懷,瞬間掉落整地的碎片往事。 許 …詳全文
張老師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