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中國青年
中國青年
前期雜誌
 
其他綜合
科學人雜誌
台灣光華雜誌
張老師月刊
禪天下雜誌



 
於濱:用“醃製法”演戲 中國青年
王發財
轉寄 列印

 

對其他事情,於濱沒有賭徒心理,唯獨在考戲這條路上,因為熱愛,覺得宿命。

 

      高希希導演的新《三國》最近很火,曹丕這個角色由他的老搭檔於濱扮演。

      這樣的安排跟交情沒有太多的關係,高希希深知於濱的性格——這個把演戲當作生命的年輕人,可以將這個角色發揮到極致。

 

執著的理想主義者

 

      大多數明星都有着類似的“偶然”經歷:長相出衆、氣質超群,並未想過當演員,某日走在大街上被星探相中,或是陪發小去考戲,結果意外闖入演藝圈……於濱的故事似乎有些老套:從小立志成為一名演員,經過不懈努力,最後夢想成真。

      沒有意外和戲劇性,於濱坦言,這就是事實。

      小學六年級的時候,於濱就開始在學校各種場合像模像樣地展開表演,最早的一次是模仿黃宏和宋丹丹的小品,惟妙惟肖的表演贏得了全場熱烈的掌聲,於濱也因此在這樣的自我揮灑中找到了成就感。

      娛樂圈裡流行的“家庭熏陶”版本在於濱這裏也找不到,於濱的父母都是天津的機關工作人員,電視都很少看,更談不上文藝上的熏陶。父母從事的職業很傳統,價值觀更傳統,兒子要進軍演藝圈當演員,家裏人斷然不能同意。

      於濱堅持己見,還曾試着找老師學習相聲,但因為形象太正而沒有持續下去,後來將興趣轉向影視表演。臨到高三填報志願的時候,於濱與父母的分歧日益激化起來。1996年,18歲的於濱選擇了離家出走來抗爭,並考上了中央戲劇學院的輔導班,父母不得不妥協。

      執著,理想主義,確立了目標就會不顧一切向前沖,於濱是典型的天蝎座。

      初一的時候,於濱貪玩叛逆,期末考試時,七門功課分數最高的一門也只有17分。後來,被班主任選為紀律委員,他下決心把成績趕上來,不出半個學期排名已經中上。在當演員這件事情上,於濱的立場比初中時提高成績還要堅決。

      頭一年,於濱並沒有考上中戲,很快收拾好情緒,來年再戰。

      第二年,於濱考的是北京電影學院。發榜的時候,他不敢看結果,拿出一枚硬幣拋擲了一番。這個方法似乎很準,前幾次落榜都在預測之中。但那一次,投完硬幣他喜笑顔開。一看榜,果然高中。

      對其他事情,於濱沒有賭徒心理,唯獨在考戲這條路上,因為熱愛,覺得宿命。

 

從反派到娘娘腔

 

      2002年,於濱從北京電影學院畢業並留校任教。偶爾也接拍一些角色,但學校事情多,工作雜,難以全力以赴地表演。

      “也覺得愧對學生,他們都是十八九歲的年齡考到學校,就是為了學好表演。我是兩頭為難。”

      2006年,於濱考取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的研究生,並給自己出了一個單項選擇題:做老師或者是做演員?答案了然如胸:演員才是自己熱愛的事業。

      這一年,他辭去了工作,一邊讀研,一邊做演員。

      說起自己的這一取捨,於濱舉了一個例子。茶文化、武術等許多的文化最早發源於中國,在中國被稱為“藝”,傳入日本以後則稱為“道”,他到後來才知道,兩者的區別不僅僅是一個字的區別,更有境界的高下之分。“道”,是需要一個人獻出一生的精力和時間的,無論是“茶道”還是“花道”,這些人一生只做這一件事情,全力以赴地去做好這件事情。

      對於記者引申出來的“藝道”一詞,於濱顯得格外謙虛:“還差得遠呢,哪有這麼容易得道的。”

      對於“道”的追求,使得於濱對於任何一個角色都不敢含糊。《甜蜜蜜》裡的張軍,是一個讓於濱厭倦到想抽的角色。為了將這個角色演好,他硬是讓自己保持客觀,深入人物的內心,將這個大反派表演得入木三分,演到最後,於濱自己都愛上了這個可憐又可恨的角色。不少觀衆驚呼:“真不敢相信這個張軍就是《幸福像花兒一樣》裏面的大海,反差實在太大了!”

      後來出演《紙醉金迷》裡的男旦宋玉生,於濱更是做了充分的准備工作,不僅專門請了梨園行的老師學習京劇,還看了大量關於那個時代、那個人群的紀錄片和書籍,光是消化梅蘭芳的資料就花了整整半個月,全面揣摩出了當時當境的戲子心理。劇中的宋玉生不單單是一個小白臉,還是一個集多重性格於一身的角色,在表演的過程中,於濱曾一度站在鏡頭前不知該怎麼演了,好在導演高希希給了他思考的時間。經過反復錘煉,於濱的表演成功了。

      演張軍的時候,有人說張軍天生就長了一張反派的臉,到了宋玉生,又有很多人開始推斷,於濱大概在生活中也是這麼娘娘腔。這些評價讓於濱有些得意,對於一個演員來說,演什麼像什麼就是最大的褒獎。

 

醃制需要一個過程

 

      於濱喜歡馬丁·西科塞斯的電影,在於濱的眼裏,馬丁就很符合“道”的稱號。這個獲得了終生成就奬的導演不僅有着很高的藝術造詣,更有着於濱嚮往的一種獨立精神——他生活簡單而樸素,不貪戀任何世俗的財富、物質、名分,不以出席某個盛會為榮,唯一追求的只是電影,雖然沒有獲得過太多頂級的獎項,卻是一個真正值得敬佩的電影人。
從2000年開始,於濱接拍了不少電影和電視劇,有一些是塑造得特別飽滿的形象,也有一些並不是他特別喜歡的。

      “我很想像國外的一些演員一樣,一年內就只拍一部戲,把所有的角色都演成精品。但現實總是讓我不能處於這樣理想的狀態,生存和其他方面的壓力不允許我這樣做。”於濱格外坦誠:“理想和現實之間的差距,是我目前最大的矛盾。”

      “我演過的角色也有特別滿意的。”於濱笑着說:“有的演員聲稱最滿意的角色是下一個,但我真有自己滿意的,《紙醉金迷》裡的宋玉生,我覺得可以打一個高分。”
於濱將自己演戲的竅門總結為“醃製法”,將文字、畫像、聲音、影像以及從直觀的生活中直接得來的經驗一點點滲透到角色中去,讓這個角色最終入味。對於沒有在任何場合獲獎的於濱來說,演戲本身似乎也是如此,醃制總是需要一個過程,要在這條路上走出成績,不可能一蹴而就。

      在演藝圈中,誰走這條路都不可能一帆風順,和很多演員一樣,於濱畢業前後也曾四處找門路、跑龍套、打雜,不管怎樣,至少現在的狀態還算令人滿意——每天做着自己喜歡的事情,從不看電視的父母因為自己而看起了電視,家裏的八隻小烏龜活得很悠閑。周末一過,於濱就將趕赴上海拍攝電視劇《刀尖上行走》,一路走下去,離“道”也就不會太遠了。

責任編輯:陳敏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


台灣光華雜誌
不打不罵有方法
“零體罰時代”,校園的管教挑戰的確艱鉅,其中制度面的改革、社會文化的遽變,都不是老師個人能著力的,所幸近年來許多體制內外的老師和民間團體,以高度的教育愛,透過重新定位老師的角色,發展新時代 …詳全文
台灣光華雜誌
張老師月刊
將意外的傷痛帶向終點
傷口和淚水,都會慢慢地被時間的藥水給療癒、拭去。只是,隱隱的、無法言說的痛,依舊存在,在喧鬧的街頭、在電影院的一角、在睡夢裡,突然就跑了出來,和人撞個滿懷,瞬間掉落整地的碎片往事。 許 …詳全文
張老師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