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中國青年
中國青年
前期雜誌
 
其他綜合
科學人雜誌
台灣光華雜誌
張老師月刊
禪天下雜誌



 
奇湖覓蹤 中國青年
陳 珍
轉寄 列印

 

      在廣袤的地球上分佈着無以計數的湖泊。這些湖泊猶如大地的眼睛,見證着滄海桑田的變遷;有一些湖泊以其奇異的風姿,呈現出生態的多樣化,讓人類對神秘的自然充滿敬畏。

      不辭而別的漏水湖:愛爾蘭有一個兩平方公里的湖,每隔幾年,湖水就要消失一次。原來在湖的底部,有兩眼井,消失的水,就是順着這兩眼井漏下去的。科學家認為,在這個湖的底下,還有一個湖,當它的水位下降時,兩個湖就合成一個,上邊的湖水就不見了。

      涇渭分明的五層湖:在北冰洋西南部巴倫支海的基裡奇島上,有個麥其裡湖。這湖很奇特,它有五“層”水。最底一“層”飽和着硫化氫,裏面除了在缺氧條件下生存的細菌外,沒有其他任何生物。第二“層”水呈深紅色,這是由一種吞食湖底層浮起來的硫化氫的細菌所造成的。第三“層”水是透明的,裏面生活着海葵、海藻、海星、海鱸魚和鱈魚。這些生物不能往下游,因為下層含有使它們致命的硫化氫。而上面第四“層”的水微咸,也不適宜這些生物生存。第四“層”生活着海蜇、某些淡水魚和一些能在鹹水中生活的生物。在最上面的第五“層”裡居住的是各種淡水魚和其他淡水生物。

      隱形雪藏的冰下湖:英國科學家查明,在南極大陸終年不化的冰層下3~4公里處有冷水湖泊,他們在地圖上標出了20個寬度為15公里的冰下湖,並認為在上部冰層的重壓下,冰融化成水,這便是冰下湖的成因。

      互不染指的雙層湖:在北美洲阿拉斯加的北部,伸入北冰洋很遠的巴羅沃海角上,有一個努沃克湖。這裏的愛斯基摩人早就知道這個湖分雙層:上層是淡水;下層是略帶苦澀味的鹹水。努沃克湖在任何情況下,在淡水層與鹹水層之間,都有一層很明顯的界線。原來努沃克湖是不流動的,在它上部兩米多深的淡水層,在北極的嚴寒下,結着厚厚的冰層。鹹水比重大,所以在下層。最有趣的是,雙層湖中的兩層水,有着不同的生物。上層有淡水區系的動植物,與阿拉斯加其他地區的江河中完全相同;下層生長着與北冰洋地區一樣的動植物。

      除污祛病的甜味湖:在俄羅斯的烏拉爾,有一個奇異的甜味湖,湖水略帶甜味。湖水還有些像肥皂水。當地的婦女都愛在這裏洗衣服,甚至用湖水就能洗掉衣服上的油斑。據說,還能治療風濕病。原來這個湖的水是鹼性的,它含有蘇打和食鹽,蘇打是略微帶有甜味的。由於這兩種化合物按一定的比例配合在一起,才使湖水具有這樣奇特的性質。
生命絶殺的死亡湖:在意大利的西西裡島上不僅有著名的活火山埃特納,還有一個名副其實的死亡湖。這個湖底有兩個奇怪的泉口,源源不斷地向湖中噴出腐蝕性很強的酸性泉水,使整個湖水含有很強的酸性。不但微生物在其中不能生存,連失足掉到湖中的動物也會被酸性很強的湖水殺死。在中美洲危地馬拉北部的特哥姆布羅火山中也有一個死湖,由於受火山的影響,湖中有一個“沸泉”,使湖水的溫度高達80℃以上,而且又含大量的硫磺,因此任何生物都不能在裏面生活。

      招財進寶的瀝青湖:特立尼達島上有一個天然瀝青湖,湖的面積約47公頃。湖面呈暗灰色,瀝青就堆積在湖面上,採掘極為方便,這實際上是一個巨大的天然瀝青露天礦。有人認為由地下的石油逐漸滲透到地表面,石油的揮發部分蒸發了,留下來不能揮發的殘渣就形成了瀝青。有人曾經想探索它的秘密,在湖心鑽探90多米深,從那裏取出來的岩心仍然是瀝青。湖中瀝青簡直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一百多年來,人們不停地開採,但新的瀝青源源不斷從湖底湧出來,因此湖面几乎沒有降低。據測算,這個湖蘊藏着一千多萬噸的瀝青。這裏的瀝青,質地優良,只要稍經加工,即可使用。用它鋪成的馬路,被譽為“灰色閃光馬路”,特別適合於夜間車輛行駛。英國倫敦到伯明翰的一號公路,就是用它鋪成的。

      銀河魅影的火光湖:在拉丁美洲巴哈馬聯邦的大巴哈馬島上,有一個奇妙的火湖,夜間泛舟湖上,船槳會激起萬點“火光”,船周圍也會飛起美麗的火花。如果用槳拍打湖水,則湖面又會散髮出千萬點星火,真是火花飛舞,奇趣盎然。有時,躍出水面的魚兒,也帶着火星。其實這些火光和火花都不是火,而是湖中大量繁殖的一種只有幾微米大小的海洋生物甲藻。甲藻所含的熒光酵素,在水中受搗動時,如划槳、魚兒游動等,就會發生氧化作用而産生五光十色的火花了。

責任編輯:楊振宇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


台灣光華雜誌
不打不罵有方法
“零體罰時代”,校園的管教挑戰的確艱鉅,其中制度面的改革、社會文化的遽變,都不是老師個人能著力的,所幸近年來許多體制內外的老師和民間團體,以高度的教育愛,透過重新定位老師的角色,發展新時代 …詳全文
台灣光華雜誌
張老師月刊
將意外的傷痛帶向終點
傷口和淚水,都會慢慢地被時間的藥水給療癒、拭去。只是,隱隱的、無法言說的痛,依舊存在,在喧鬧的街頭、在電影院的一角、在睡夢裡,突然就跑了出來,和人撞個滿懷,瞬間掉落整地的碎片往事。 許 …詳全文
張老師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