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中國青年
中國青年
前期雜誌
 
其他綜合
科學人雜誌
台灣光華雜誌
張老師月刊
禪天下雜誌



 
“吃魚之貓”與“捉鼠之貓” 中國青年
盧荻秋
轉寄 列印

 

      餐桌前,衆貓端坐吃魚,其中一隻貓見到老鼠便猛撲過去,另一隻貓嘲笑地說:“都什麼年代了,有魚吃還捉老鼠?”這是2010年普通高等學校招生考試全國卷1的作文題。

      捉鼠作為貓的天職,實際上是漫長的生物演化過程中出於生存之需要而逐漸養成的一種生物屬性。隨着生存環境的改變,貓的生物屬性也會發生轉換。比如,城裡的老鼠少了,滅鼠方式多了,貓的捉鼠能力便逐漸受到抑制,於是衍生出諸如寵物貓這樣的新的定位。而作為寵物的貓,生存條件自然大為改觀,從溫飽而至小康而至富裕,不僅衣食無憂不必為生存而捉鼠,甚至可以與人類有了更多親密接觸。

      由此,貓的世界裡,也就有了“吃魚年代”對“捉鼠年代”的揚棄。而身處“吃魚年代”的貓,自然不會將捉鼠作為本職工作。即便偶爾演練一番捉鼠本領,那也至多是貓的原始本能的一種體現。就像清兵入關後盡管刀兵入庫,但清皇帝每年秋天還要去承德的木蘭圍場組織大規模的狩獵,這實際上是在告誡子孫要保持祖宗馬上得天下的本色和傳統。

      所以,當“吃魚”成為貓界的一種時尚,捉鼠便只能退避為一種“過去的傳統”,繼續苦練捉鼠本領的貓,也就自然會被視為落後、死心眼、不時髦。這就像槍炮年代裡,一個人如果總喜歡談論冷兵器,就一定是不合時宜一樣。

      這是一種價值觀念的整體性轉變。從生物界來說,這樣的轉變其實無所謂優劣、高下之別。但延伸到社會學意義上講,這種時代轉型下的觀念嬗變,以及由此而帶來的行為方式上的變化,就有了道德層面的評判之必要。

      改革開放之初,有句話叫“不管白貓黑貓,捉住老鼠就是好貓”,說的是全力以赴、各顯神通,抓好經濟建設,以經濟建設的實際成績作為“貓”的評價指標。30年過去了,這句話的時代適應性依然存在,搞好經濟建設、提升百姓生活水平,依然是我們時代的總體要求,也自然應該是評價各級政府公職人員的核心指標。也因此,從本質上講,“能捉住老鼠”還應該是“好貓”的基本標準。

      然而,隨着貪污腐敗現象的滋生蔓延,隨着盲目的金錢崇拜氛圍的形成,“不管白貓黑貓,能吃到魚就是好貓”的價值觀念卻逐漸流行。“捉鼠”成為吃苦受累不討好的象徵,成為死心眼不開放的代稱,甚至被看成是“貓”的無能,而“吃魚的貓”則被當成能人,當成足以讓人羡慕的對象。究其原因,還在於我們社會的體制、制度、價值導向為“吃魚的貓”提供了太多的生存乃至瀟灑的空間。

      據報道,小小的原山西省蒲縣煤炭局局長郝鵬俊,違規違紀資金竟然高達3.05億元,家財竟然達到數億元。盡管他一審被判20年有期徒刑,但相信所有人都不會感到欣然。因為“小蟊賊吃成大貪官”的背後,我們看到了这隻“吃魚的貓”的肆無忌憚,看到了煤炭領域制度和監管的千瘡百孔,看到了腐敗背後價值觀的極度扭曲與世風沉淪。
可以期許的是,隨着制度的不斷構建和走向完善,“貓捉老鼠”終將還原成為一種普遍而穩定的社會共識,而肆無忌憚的“吃魚的貓”則會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責任編輯:趙濤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


台灣光華雜誌
不打不罵有方法
“零體罰時代”,校園的管教挑戰的確艱鉅,其中制度面的改革、社會文化的遽變,都不是老師個人能著力的,所幸近年來許多體制內外的老師和民間團體,以高度的教育愛,透過重新定位老師的角色,發展新時代 …詳全文
台灣光華雜誌
張老師月刊
將意外的傷痛帶向終點
傷口和淚水,都會慢慢地被時間的藥水給療癒、拭去。只是,隱隱的、無法言說的痛,依舊存在,在喧鬧的街頭、在電影院的一角、在睡夢裡,突然就跑了出來,和人撞個滿懷,瞬間掉落整地的碎片往事。 許 …詳全文
張老師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