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中國青年
中國青年
前期雜誌
 
其他綜合
科學人雜誌
台灣光華雜誌
張老師月刊
禪天下雜誌



 
永嘉的入黨風波 中國青年
汪成明
轉寄 列印

 

      編者按:溫州永嘉農民入黨標準量化之爭,近日以當地有關部門廢止錯誤檔案執行而告終。但有識之士認為,廢止的只是有形的檔案,長期以來,各級黨組織,尤其是基層黨組織,對入黨者年齡、學歷的杯葛,不同程度存在着有意或無意對年長及學歷偏低申請人的歧視,挫傷了一大批人的入黨積極性。

      檔案出台,當地有關部門曾以在制度面的創新而自豪,因為一方面他們是根據現實鄉村的情況需要,進行有的放矢的政策調整;另一方面,他們只是把現行入黨制度中,組織部門“不成文”的規定,首次以紅標頭檔形式加以“定格”而已。

      創新之舉變成了“自廢武功”,這種教訓是慘痛的,也對各地廣泛開展的黨建創新提出了警醒:任何黨建創新不得拋開《黨章》的規定;任何創新均不要忘記黨的性質和宗旨,否則,創新就成了無本之木,無源之水。

 

      48歲的王進芳最近頗感無奈,年輕時沒上過幾年學的他,因為文化程度不高,沒能被確定為入黨積極分子。

      王進芳是永嘉縣渠口鄉石砫村村民,該村黨支部書記王定進說,王進芳這次沒能發展為入黨積極分子是被縣裡的規定“卡”住的。因為根據規定,對照標準打分後,王進芳得分不到30分,與基本分值45分差距太大,就算他再想幫忙也使不上勁。

      標準有哪些

 

      去年8月,永嘉縣下發一系列關於農村黨員發展的檔案。由永嘉縣委組織部起草下發的檔案規定,從2009年9月起,全縣納入發展對象的人,都要按照基本條件、政治表現、道德品質、黨員群衆認可度、教育培養情況和服務奉獻等六大項十多個小項進行量化,總分65分。凡要被確定為入黨積極分子或擬列入發展對象者,至少要達到45分,如果達不到,將被直接淘汰“出局”。

      令人關注的是,在“基本條件”一項中,分列四個小項,分別是:年齡,30歲以下的,計10分;30歲~45歲的計8分;45歲以上~60歲得5分;60歲以上的申請者,得分僅為1分。學歷,大專以上得10分;高中及中專以上得8分;初中以下得5分;小學及以下學歷得2分。性別,申請人為女性可得5分;男性得2分;有一技之長能帶頭致富或帶群衆致富的,可得5分。

      談起這些新規定,橋頭鎮谷聯村59歲的預備黨員葉振芳覺得自己特別幸運。因為他是在新規實施前半個月被村黨支部發展為預備黨員的。“對照現在的打分,我想入黨肯定很難。”當了多年村幹部的葉振芳說。

 

為何要量化

 

      谷聯村黨支部書記葉加來記得,前任村支書在離任之際,一次性向鎮黨委報了9名發展對象,而之前整整5年,這個村竟然沒有發展一名黨員。為什麼?老支書怕得罪人,發展黨員也需要擺平關係,所以出現一次報9人的情形。

      這9人發展事宜最後被鎮黨委“打”了回來。

      “沒有統一的標準,是當時農村黨員發展過程中出現混亂的一個直接原因。”68歲的老黨員陳雲傑說,當時有些村民入黨是看與村支書的關係好不好,人品或能力倒是其次,導致黨員素質良莠不齊。

      永嘉縣委組織部有關負責人說,2008年,經過對永嘉100多個農村黨支部調研後發現,農村黨員發展中存在四個突出問題:一是“近親繁殖”,如上塘鎮溪頭村村黨支部的9名黨員中,5人是親屬關係,成了“家族支部”。二是發展數量上兩極分化嚴重,5年~9年間,沒有發展黨員的村黨支部有54個,占到1/3,特別是羅村,18年未發展一名黨員。與此相反的是,一些村卻“批量發展”。其三是發展質量參差不齊,由於沒有統一的發展標準,有的支部甚至把一些違反政策的人也吸收入黨。一項統計數據顯示,當年,該縣831名農村黨員中,小學文化程度及以下和年齡超過50歲以上的占近半。其四是發展程序不規範,不少村支書迫於情面,違規發展黨員。

      有了標準,發展農村黨員的不規範行為有了約束。王定進認為,因為有了縣裡發展黨員的硬規定,對那些不符合入黨要求的對象,村黨支部可以堅決回絶。農村講究情面,如果換成以前,對於其堂弟王進芳這樣的入黨申請人,他可抹不下情面拒絶。

      規定實施半年來,永嘉縣農村黨員中,35歲以下的黨員人數較上年同比提高了10個百分點,女性黨員數較上年同期提高了5%,高中及以上文化程度黨員數同比提高近兩成。

 

無科學依據

 

      以量化積分方式發展黨員是否有依據?尤其在年齡、學歷和性別上設置“門檻”,引來不少爭議。

      “我們就是要實現農村黨員的年輕化、知識化。”永嘉縣委組織部一位幹部坦言,新規定基本上斷了農村60歲以上人員的入黨想法,對於那些文化程度不高的農民,除非特別優秀,否則入黨也基本無望。

      大學生“村官”盧百滿認為,針對如今農村黨員發展實際,組織部門通過規範制度,提高“門檻”,有助於把農村優秀分子納入組織視野,為發展和壯大農村基層組織提供原動力。

      採訪中,有黨員認為,按照《黨章》第一章第一條規定,年滿18歲的工人、農民、軍人、知識分子和其他社會各階層先進分子,承認黨的綱領和章程,願意參加黨的一個組織並在其中積極工作、執行黨的決議和按期交納黨費的,可以申請加入中國共産黨。永嘉在農村黨組織中推行積分量化入黨,出發點雖然是好的,但有違背《黨章》之嫌。

      一位有50多年黨齡的黨員認為,永嘉的規定有點矯枉過正,只要入黨申請人符合入黨要求,對黨充滿感情、牢記黨的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宗旨,堅定共産主義信念,並將其作為畢生追求,任何組織和個人都無權把他們拒之門外。

      也有人指出,永嘉的積分量化入黨的規定,是把《黨章》裡有關對幹部的要求,移植到黨員發展程序。《黨章》中要求黨的幹部努力實現革命化、年輕化、知識化、專業化和黨重視培養、選拔女幹部和少數民族幹部等,這些要求如果生搬硬套到普通黨員發展程序上,不妥也不嚴肅。

 

專家觀點

 

      中共浙江省委黨校黨史黨建教研部教授胡承槐認為:把黨的發展對象的主體定位在知識型的年輕城鄉發展對象身上,原本無可厚非,但如果把年齡、學歷、性別設為門檻,把年長者、學歷相對偏低的人拒絶在黨組織的大門之外,不僅不符合《黨章》的規定,更是一種錯誤的做法。農村黨員發展對象應是各具所長,應根據入黨對象條件和結合農村實際進行選擇。永嘉縣用統一的分數標準來量化考核,不能科學甄別每名發展對象的入黨條件,這一規定需要進一步完善。

責任編輯:楊振宇
E-mail:yangzy929@yahoo.com.cn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


台灣光華雜誌
不打不罵有方法
“零體罰時代”,校園的管教挑戰的確艱鉅,其中制度面的改革、社會文化的遽變,都不是老師個人能著力的,所幸近年來許多體制內外的老師和民間團體,以高度的教育愛,透過重新定位老師的角色,發展新時代 …詳全文
台灣光華雜誌
張老師月刊
將意外的傷痛帶向終點
傷口和淚水,都會慢慢地被時間的藥水給療癒、拭去。只是,隱隱的、無法言說的痛,依舊存在,在喧鬧的街頭、在電影院的一角、在睡夢裡,突然就跑了出來,和人撞個滿懷,瞬間掉落整地的碎片往事。 許 …詳全文
張老師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