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中國青年
中國青年
前期雜誌
 
其他綜合
科學人雜誌
台灣光華雜誌
張老師月刊
禪天下雜誌



 
增加勞動收入重在決心 中國青年
盛立中
轉寄 列印

 

一個國家的財政史是驚心動魄的。

 

      “如果年均工資增長15%以上,用五年左右時間就可翻番”,人保部官員日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十二五”期間大幅提高勞動者報酬,在中國政府高層似乎已掃清了曾經的重度認知障礙,堪與日本國民收入倍增計劃媲美。提高勞動報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國家層面上的具體操作方案有望下半年露出真容。即將進行的分配製度改革將給我國社會經濟發展帶來深遠影響。

      自去年末今年初以來,中央相關部委派員頻繁奔赴各地,就如何扭轉勞動報酬占比逐年下降趨勢、財富分配機制失靈等問題展開調研。主要議題聚焦在,一是職工工資正常增長機制安排;二是如何破解勞動密集型行業以及衆多中小企業的增資難題。上述問題也是目前社會反映較強烈的問題,已經讓社會付出了相當沉重的代價。

      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測算,1990年,城鎮人口可支配收入和農村人口純收入曾占到GDP的55.36%,到了2009年,這個比例下降到42.8%。陳志武教授估算,1995年~2009年間,政府稅收增長了10.2倍,同期,城鎮居民可支配收入增加了2.2倍,農民可支配收入增加了1.7倍。諾貝爾經濟學奬獲得者保羅·克魯格曼日前在廣州一個論壇上指稱,中國工人平均工資是美國工人的4%,即使墨西哥生産工人的工資也是中國工人工資的3倍。

      對中國私人擁有的財富用基尼繫數做一個校正的話,問題更顯嚴重。世界銀行的最新研究報告顯示,目前中國是全球兩極分化最嚴重的國家之一,其中的1%家庭掌握了全國41.4%的財富,高收入的上市國企高級主管與社會平均工資差距達到128倍。2009年城鄉居民收入之比達到3.33倍,而這一差距在1978年是2.57倍,2000年也只有2.79倍。從1988年到2007年,收入最高10%人群和收入最低10%人群的收入差距,從7.3倍上升到23倍。據中國經濟體制改革基金會國民經濟研究所的王小魯測算,如果算上灰色收入,現在全國最高和最低收入各10%的城鎮居民,實際收入差距可能在55倍上下。

      高增長、高稅費、低工資經濟模式下,國人享受的社會福利如何,每個人應該都有些刻苦銘心的體會。清華大學白重恩教授做的一項研究顯示,按照世界銀行2009年最新測算的實際承受稅率,中國的社會保險繳費在181個國家中排名第一,約為“金磚四國”其他三國平均水平的2倍,是北歐五國的3倍,是G7國家的2.8倍,是東亞鄰國和中國香港、台灣地區的4.6倍。

      問題的另一面,中國工人大多集中在勞動密集型行業,而中小企業又提供了中國近80%的城鎮就業崗位,上述企業如何提高勞動價格確實是個難題。比如說,全國紡織業直接提供了超過2000萬人就業,間接影響到近億人的消費。紡織業工人平均工資在千元左右,只占全部就業職工平均工資的一半。中國紡織品進出口商會的調研顯示,紡織業平均利潤率為3%~5%,而目前國際棉價上漲幅度已經超過了35%,讓這些正在為死去還是活下來作選擇的企業再去增加勞動成本顯然力有不逮。

      在既往的財富分配游戲中,政府往往通過一部什麼法發揮定海神針作用,比如制訂一個最低時薪標準,或什麼欠薪追責制,把以民為本的責任推給企業。企業不是政府的民政部門,讓勞動人民腰包鼓起來是一個實打實的事,不能靠“一成真貨、五成吆喝”。

      現代財政的運籌帷幄,事關社會公平與正義。溫家寶總理曾在一次回答記者提問時一針見血地指出:“一個國家的財政史是驚心動魄的。如果你讀它,會從中看到不僅是經濟的發展,而且是社會的結構和公平正義。”

      在時下的中國,解決現有民生問題,錢不是問題,關鍵在於政府有沒有這個決心。

      衆所周知,美國剛剛通過了一項涉及資金180億美元的促進就業法案,用以改善企業雇佣條件。美國的做法是,僱用符合法定條件新僱員的雇主可享受社會保障稅豁免;如果此後雇主連續52周對該員工持續留用,可獲得最大數額6621美元的營業稅稅收抵免。而在去年7月1日,法國稅務當局把餐飲業增值稅由19.6%降至5.5%,餐飲業逾百萬人受益。法國總統薩科齊稱,餐飲業者工作很辛苦,降稅只是還他們一個公道。法國餐飲業協會承諾,至2012年年中,將提供4萬個新就業崗位。

      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在6月1日出版的《求是》雜誌上撰文稱:“應更加注重就業和勞動報酬在一次分配中的作用,更加注重社會保障和公共服務在二次分配中的作用,以此作為調整國民收入分配結構的重要突破口。”全國人大財經委最近的調研報告建議,可考慮對市場化程度較高的企業降低稅負,為企業提高勞動報酬留出空間。據稱,負責收入分配問題的人保部已經有多個腹案,其中就包括在繼續推動勞資工資集體協商基礎上,積極探索“讓稅加薪”等在內的增資措施。比如通過對企業減免利得稅和流轉稅,確保職工收入穩定增長。

      如果真想讓納稅人體會“取之於民,用之於民”,不妨以稅式支出的方式公開讓利於民。稅式支出不但節約稅收成本,減少財政滴漏,更為關鍵的一點在於,稅式支出的稅收減免針對的是增加勞動者收入的特定政策目標,目的簡單明了。企業獲得稅收減免的唯一要件是完成政府設定的提高勞動者薪酬的政策指引,而勞動者提高的薪酬可能有很大一塊將來自政府的慷慨解囊。

      (作者長期供職於稅務機關,現為山東省經濟學會理事)

責任編輯:陳敏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


台灣光華雜誌
不打不罵有方法
“零體罰時代”,校園的管教挑戰的確艱鉅,其中制度面的改革、社會文化的遽變,都不是老師個人能著力的,所幸近年來許多體制內外的老師和民間團體,以高度的教育愛,透過重新定位老師的角色,發展新時代 …詳全文
台灣光華雜誌
張老師月刊
將意外的傷痛帶向終點
傷口和淚水,都會慢慢地被時間的藥水給療癒、拭去。只是,隱隱的、無法言說的痛,依舊存在,在喧鬧的街頭、在電影院的一角、在睡夢裡,突然就跑了出來,和人撞個滿懷,瞬間掉落整地的碎片往事。 許 …詳全文
張老師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