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中國青年
中國青年
前期雜誌
 
其他綜合
科學人雜誌
台灣光華雜誌
張老師月刊
禪天下雜誌



 
“摻和”的況味 中國青年
胡守文
轉寄 列印

 

      寫了揭露足壇黑幕的李承鵬,是位讓人喜歡的寫手,行文潑辣、機巧、睿智,在網上有一大堆“粉絲”。其暱稱為“大眼”。

      “大眼”在剛剛過去的世界杯期間,與人在新浪開壇“黃家李泡”視頻,累得眼睛更大了。

      對於1/8決賽英格蘭隊離奇蒙冤事件,網絡上,裁判成了最為集中的被抨擊對象。“大眼”則疾呼國際足聯應革舊布新——在球門上方安裝高科技産品鷹眼,以彌補場上裁判的疏漏。誰也沒想到,裁判的“摻和”會使這場球注定要載入世界杯史冊,甚至有可能引發高科技介入的革命。

      央視青歌賽上,同樣有一位奪人眼球的“選手”——文化散文大家余秋雨先生。今年的青歌賽,原本取消了余先生唱主角兒的文化素質考核,但耽於收視率的下降,又逼迫主辦方再度請余先生出山。結果,舞台上那些有着妙曼歌喉的選手們,回答問題時笑話百出,卻也趣妙橫生。余先生便也藉機洋洋灑灑在青歌賽舞台上連結出一個“百科講壇”。這樣一“摻和”,你別說,青歌賽真還有了另一種趣味。世界杯和青歌賽在六月酷暑中PK,成為2010年夏夜的一道風景。

      還說英格蘭那場球,冤就冤在球已入對方球門半米,裁判的“瞎眼”卻視而不見。冤得如此離譜,連當值主裁事後看過錄像,都抱頭驚呼“天哪!”盡管如此,我還是不大贊成“大眼”要求安裝“鷹眼”的主張。足球賽,不就是一個滿場的追、搶、踢嗎?你可以盡顯自己的花拳繡腿,但玩兒的就是心跳,就是一個千方百計讓大家樂和的愉悅的過程。也因此,足球才成為世界第一運動。運動員、教練員、裁判、紅黃牌,也包括裁判的誤判,都是足球的一部分。球場上任一歡呼、喝彩、惋惜以至此起彼伏的人浪、“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産生的責駡和發泄,均是愉悅表現的極端化。場上場下如此蕩氣迴腸的演出,球員是主角,而裁判是“舞台監督”。裁判的這種特殊角色,使球賽産生着一系列永恆的話題——昏哨?黑哨?放水?第十二人?……我不想因高科技的介入使球場變得理性而冷寂。

      再說青歌賽的文化考核。有沒有余秋雨,收視率真還不一樣。我想到一個道理:專為欣賞歌聲,希圖將其變成“純而又純”的歌賽,這是專業人員的期盼。而電視機前的衆多平民百姓多是看一個熱鬧而已。一個山裡的娃兒,歌唱得好,但不識國旗為何,這在一些人眼中,不能原諒,而在更多的老百姓那裏,則會將之作為茶余飯後的笑談,頂多給予善意的嘲諷和寬容。原來,青歌賽也需要歌聲之外的“佐料”。在文化素質考核中的天真、尷尬、狼狽、甚至冒傻氣式的出醜,使歌手變真,變得有些像鄰家小孩,而顯得愈加可愛。余先生用“說”來“摻和”青歌賽,使一場原本帶有貴族氣的聲樂賽事變得平民化起來。

      如此看,“摻和”真還是一件好事。和“人至察則無徒,水至清則無魚”的古訓竟高度契合。

      那麼,讓生活中多一些色彩,甚至留有一點雜質又何妨呢?人生亦可作如是觀。在順利中“摻和”一點挫折,在簡單中“摻和”一點複雜,在清醒中“摻和”一點糊涂,也許正是成就事業的不二法門呢!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


台灣光華雜誌
不打不罵有方法
“零體罰時代”,校園的管教挑戰的確艱鉅,其中制度面的改革、社會文化的遽變,都不是老師個人能著力的,所幸近年來許多體制內外的老師和民間團體,以高度的教育愛,透過重新定位老師的角色,發展新時代 …詳全文
台灣光華雜誌
張老師月刊
將意外的傷痛帶向終點
傷口和淚水,都會慢慢地被時間的藥水給療癒、拭去。只是,隱隱的、無法言說的痛,依舊存在,在喧鬧的街頭、在電影院的一角、在睡夢裡,突然就跑了出來,和人撞個滿懷,瞬間掉落整地的碎片往事。 許 …詳全文
張老師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