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南方人物周刊
南方人物周刊
前期雜誌
 
其他商業企管
天下雜誌群
數位時代
環球企業家
新財富
英才
中外管理
經理人
新營銷
管理雜誌



 
娜塔莉·波特曼 我要的完美 南方人物周刊
轉寄 列印

  

  她在30歲生日前,成為第一個"80後"奧斯卡影后

  本刊記者 李乃清

  人們說,娜塔莉·波特曼活得就像一個神話。

  13歲成名,30歲封“後”,年少時,看起來像個小大人,成年後又像個孩子,成為男人眼中永遠的尤物。几乎所有人都說,她的智力遠勝過美貌。這位擁有哈佛學位、精通4國語言、熱心公益、積極參政的好萊塢女星,當過導演,做過製片,一路平步青雲,直攀演藝生涯的頂峰。

  今年,憑藉電影《黑天鵝》,娜塔莉一路橫掃金球奬、英國影視藝術學院奬(BAFTA)、美國電影獨立精神奬等各大獎項最佳女主角,最終以“驚人演技”(評委語)擊敗妮可·基德曼、安妮特·貝寧等老戲骨,如願捧得奧斯卡小金人。令人嘆服的是她在影迷眼皮底下紅了近20年,折桂時還羡煞旁人的年輕--妮可在她這個年紀,甚至都沒人評價她的演技。

  “出演《黑天鵝》最美好的經歷在於全情投入:我看到一個年輕女孩慢慢變老的過程。她那具有藝術家氣質的男友,殺死了她孩子氣的部分,讓她從女孩蛻變為女人。所以,我並不認為那個結尾是一種死亡。”

  戲外,娜塔莉結識了她的未婚夫、法國芭蕾舞演員本傑明·米勒皮(《黑天鵝》編舞),延續她讀書時的全A紀錄,在而立之年完成了“女孩、女人、準媽媽”三級跳。典禮現場,孕味十足的娜塔莉身着一襲紫羅蘭絲綢禮服,在愛侶攙扶下登上領奬台……

  昔日依偎在《殺手萊昂》(又譯《這個殺手不太冷》)身邊的小“瑪蒂爾達”,如今正幸福滿滿地步入人生的黃金年華,恰恰印證了她在《黑天鵝》片尾高潮的那句台詞--“完美……這才是我要的完美。”

  你不會看到我吐出煙來

  1994年,年僅13歲的娜塔莉,踮着腳踏過人們的心房:她夾着根煙,雙腿懸空在欄桿前;她抱着一盆銀皇后,心事重重地走在大街上。稚嫩倔犟的眼神,令人神迷又心碎。

  “能演瑪蒂爾達是天賜的禮物,這之後我很幸運能繼續演出、不斷學習,這是決定性的經歷。”回顧出道之作,娜塔莉充滿感激,“我會出演呂克執導的任何影片,隨叫隨到。”

  娜塔莉是家中獨女,1981年6月9日生於以色列,母親是藝術家,父親是醫生,3歲時她隨全家搬到紐約。“從小家裏並不富裕,沒有大房子,也沒有豪華轎車,但父母會把錢全部花在藝術和旅行上,我們常去劇場、影院、博物館……我很幸運,從小生活在這樣的家庭。”

  當年,面對大導演呂克·貝松,小娜塔莉一點也不緊張,試鏡時,笑裡已透出幾分桀驁。

  --你叫什麼名字?

  --瑪蒂爾達。你呢?

  --萊昂。

  --很有趣的名字。

  “我坐在父親書房的凳子上第一次讀劇本,那時還只是個小孩,很情緒化,讀着讀着就想哭。父親說,對一個小孩而言,表演這部影片完全不合適,你不能出演!我說,這是我讀過的最好的東西,你不能毀了我的一生。”

  父母終於同意她去試鏡。起初,娜塔莉由於年齡太小而落選,她不甘心,回到鏡頭前又加演了一段。呂克被這小女孩驚人的悟性徵服了,當場拍板把角色給了她。

  拍攝看到家人被殺那幕,娜塔莉的天賦第一次受到考驗。“剛開始幾星期,我很難哭出來,我第一次被人在眼睛裡滴薄荷,他們滴了一次後,我就能哭了,非常疼,這之後我每次都能投入角色使勁地哭,因為我再也不想別人滴薄荷到我眼裏。”

  父母當時對小娜塔莉的出演憂心忡忡。“他們和呂克有個詳細的協約,整個拍攝過程中,我只允許拿5次煙,只能拿着但不能真抽。在電影裡,你能看到我把煙頭放嘴上,但你不會看到我吐出煙來。”

  “電影裡關於性的鏡頭有點過火,感謝我父母對這方面嚴格要求。電影剛開始,瑪蒂爾達看到了性愛,顯然她對此不陌生,而且內心也有種自發的本能,但那時我對真正的性愛並不理解。電影裡有個鏡頭,她在他臉頰上印下一記淺吻,對我而言,這個舉動十分單純。”

  “11歲時讀‘我愛你’這3個字,對它的理解並不多。这只是兩個寂寞的人,偶然在外面相遇並認識,他們並沒越界。在我看來,這是個很美的故事,那個殺手像個孩子,而她卻像個成年人。”

  性,還是情色?

  成名後,娜塔莉邊讀書邊拍戲,曾扮演多位大腕的“女兒”,《盜火線》中的艾爾·帕西諾,《火星人攻擊地球》中的傑克·尼科爾森,同年她還出現在伍迪·艾倫的喜劇《人人都說我愛你》裡。

  1997年,16歲的娜塔莉選擇了舞台劇《安妮·弗蘭克的日記》。“二戰時,我爺爺曾在集中營遇難,所以在我內心會有些黑暗、沉重的回憶,家庭的不幸反過來讓我在許多情景下自如表達,好像我又經歷了家族的往事,這是種非凡的體驗。”娜塔莉9個月的辛勤付出,換來了將近一個小時的謝幕。

  世紀末,風靡全球的《星球大戰前傳》面世,席捲全球票房的同時,人們認識了一個全新的娜塔莉:5年前那個含苞待放的小女孩,已成為女王,她在大銀幕上發號施令,成為當年最受矚目的熱門女星。“事實上,我先前從沒看過《星球大戰》,對裏面的正邪角色也沒啥概念,但喬治的想象力讓我非常佩服。”

  當年,由於小娜塔莉與“萊昂大叔”的曖昧情愫引起爭議,娜塔莉對自己的銀幕尺度咬得很緊:15歲時,她拒絶出演《洛麗塔》,“所有男人都為之遺憾”;她推掉了《羅密歐與裘莉葉》,因為要和比自己年長的萊昂納多接吻;《芳心天涯》的編導只有改掉床戲才能贏得她的參演……

  但是,一旦時機成熟,她就在《偷心》中一下演了個脫衣舞娘,為藝術貢獻了自己的胸,然後挺着胸自信滿滿地將金球奬最佳女配角收入懷中。

  “性,毫無疑問是角色心理的一部分。妮娜(《黑天鵝》主人公)正是藉此來發掘自己的藝術特性,不同於從別人眼中看自己,她從性的愉悅中創造自己的視覺世界。”娜塔莉狡黠地笑笑,“當然,這也有情色的一面。”

  去年9月威尼斯電影節首映前晚,娜塔莉第一次觀看了《黑天鵝》,這很艱難,因為她討厭觀看自己的表演。“每樣使我驚恐的東西同時也深深吸引我,這是個挑戰身心的好機會。”

  為了這部《黑天鵝》,娜塔莉傾盡心力,堅持了近一年的魔鬼式高強度訓練--每天5至8小時的舞蹈和游泳培訓,加以嚴格控制飲食,她瘦了二十多磅。編舞的最後關頭,她在一個托舉動作中因肋骨錯位而受傷,卻堅持訓練,“對芭蕾舞者來說,這是家常便飯。”

  另一面

  她很聰明,知道如何從角色中抽離,“康威拍完一個場景,我就能重新做回我自己。”成長過程中,她與普通80後女孩沒啥兩樣,愛吃冰激淋,為青春痘煩惱,因出行跟母親討價還價,周末看電影……

  平日裡,她裝扮樸素,戴3塊錢的耳環,穿匡威運動鞋;儲備了40條T恤和20條牛仔褲,甚至不知道自己的牛仔褲是什麼牌子。在諸如奧斯卡之類的特殊場合,她也認真打扮,但結束後就把衣服配飾扔給親朋好友。她惟一一上心的是手袋,但絶不會使用皮包--她是環保組織的代言人,也是嚴格的素食主義者。

  就像你在哈佛花名冊中找不到“Portman”(她的真名是Natalie Hershlag)一樣,雙子座的娜塔莉,總有暗藏玄機的另一面,隨時讓你驚詫。

  戲裡,她是瘋魔的“黑天鵝”;戲外,她卻是頗受好評的“白天鵝”。當其他同齡影星曝出各種幼稚言行時,娜塔莉則一直保持着正統的公衆形象。惟一的出格是2006年的《周六夜現場》,在與Fall Out Boy合作的MTV中,她扮演一名接受訪問的說唱憤青,編造了一首在哈佛作弊胡搞的饒舌,那個滿嘴髒字的“歌手”,完全顛覆了人們眼中的“乖乖女”。

  2009年,與影星傑克·吉倫哈爾對聊中,娜塔莉說粗口饒舌是她的愛好,“它讓我大笑還能讓我想跳舞。在聽Ying Yang Twins的《Wait(The Whisper Song)》時,其中有句歌詞‘直到你看見我的老二’,用很尖的聲音唱出來,就像個瘋子,讓我笑得跟個5歲小孩似的,樂不可支。”

  熟悉她的朋友說,娜塔莉把更狂野的一面留給了自己。“我不是壞女孩,我只不過跟所有人一樣,有着複雜的性格,但我覺得沒必要讓陌生人知道真實的我是怎樣的。”

  天才?這是我最討厭的一個詞!

  “哈佛出了15個普利策奬得主,2個奧運選手,還有1個電影明星。”人氣飆升的娜塔莉,被《社交網絡》寫進了對白。

  臨床心理學專業出身的她,是擁有小Erds繫數(數學領域的學術衡量值)的人中最有名氣的一個,讀書時,身邊盡是Facebook創始人扎克伯格的智力玩家。

  剛進校時,那些傲慢的同學對她投來不屑的目光,彷彿在宣判--“一個無腦的女演員”,這令娜塔莉困窘不已,也學會了謹慎,“所有人都說蠢話,但我得格外小心,如果我在課上說錯什麼,他們就會得意地確認先前對我的看法。”

  不過,以為壞人辯護著稱的法學教授艾倫·德肖微茨(1994年曾為殺妻案中的橄欖球明星辛普森辯護)發現了娜塔莉的才華,這個古板的老教授不知道她是明星,卻對她那篇關於測謊儀的論文印象深刻,收她做了研究助理,兩人至今保持着良好的友誼。“她不屬於利用名氣讓別人聽自己說話的好萊塢明星,”艾倫評價道,“鑒於她的背景、經歷和學識,她說的話很有價值,值得去聽。”

  2004年,波特曼在耶路撒冷的希伯來大學進修了半年中東文化與歷史,讀到約旦王后拉尼婭是FINCA(國際社區援助基金會)的支持者後,她第一次認識了這個專為發展中國家低收入婦女提供小額信貸的組織,欣然申請加入。“與FINCA一起工作的人是那些真正把錢貸給農民的人,我最基本的工作是讓農村婦女得到貸款後在村子裡建一個銀行。”

  作為該組織的重要成員,娜塔莉常與FINCA其他成員共赴烏干達、危地馬拉等偏遠地區工作,“我遇到很多從沒想過會遇到的人。這很奇怪:身為演員,我們到處旅行,但我們總是受限於我們所見的,我喜歡真正與那些你不曾知道他們怎樣生活的人相處。”

  名校熏陶,令娜塔莉關注各種社會議題。她可以滔滔不絶地闡述她對合法酷刑、流産和領養的看法,分析客戶需求如何影響沃爾瑪的産品選型,跟你探討以色列老兵的退役問題。2006年,她還引用其主演的科幻驚悚片《V字仇殺隊》的內容,以客座教授身份在哥倫比亞大學講授恐怖主義與反恐怖主義的課程。據說,她也參加過好幾個民主黨職位的競選……

  娜塔莉曾加入哈佛教授史蒂芬·克斯林的神經心理學實驗室,參與一項與嬰兒前額葉發展與視覺記憶有關的研究,並在科學期刊上合著發表了以近紅外光譜學成像方法研究大腦功能的論文。

  “雖然大多數女星無所事事,但有一類人你很難在街上找到她,比如娜塔莉·波特曼。”朱迪·福斯特稱讚道:“我非常欣賞娜塔莉,她是當今好萊塢最優秀的女星之一,她讓自己盡量保持着與常人無異的低調生活,她很有想法,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從不被他人左右。”

  對於溢美之詞,娜塔莉常報以謙遜一笑,偶爾也拋來一個凌厲的眼神--“天才?這是我最討厭的一個詞!”

  (實習記者陳竹沁對本文亦有貢獻)

  主辦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I 下篇文章 >


英才
中航國際整體上市提速
——吳光權 靜不安定中的變革 文|本刊記者 朱雪塵 圖|本刊記者 梁海松   出處|《英才》雜誌2011年3月刊 2020年中國的航空工業實現萬億收入可能嗎?自從中國航空工業集團公司(以下簡 …詳全文
英才
新財富
奢侈化生存國酒盈利模式必經三課
伴隨中國成為全球第二大奢侈品消費大國的步伐,茅台等中國高端白酒一腳邁入奢侈品殿堂,在洋酒巨頭全方位的圍擊中,搶佔白酒市場的品牌制高點、創新運營模式。這背後,不僅是對中國5500億元白酒市場的 …詳全文
新財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