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南方人物周刊
南方人物周刊
前期雜誌
 
其他商業企管
天下雜誌群
數位時代
環球企業家
新財富
英才
中外管理
經理人
新營銷
管理雜誌



 
從棉紗大王到紅色資本家 南方人物周刊
轉寄 列印

    朱仲甫見經營麵粉廠辛勞而無大利可圖,後來就退了股,繼續回廣東做他油水很足的官職--廣東省厘差。榮氏兄弟將保興麵粉廠改組為茂新麵粉廠。他們意識到改進設備、提高產品質量、降低成本的重要性,果斷地從國外購買了先進的英美鋼磨和粉機。

    光緒三十三年,認定“吃與穿最值得進入”的榮家兄弟與族人榮瑞馨等合股創辦振新紗廠。待他們掌權後,對紗廠進行全面整頓。一年後,紗廠出品的棉紗已可與“藍魚牌”日紗比價於市場。

    “如今中國人,有一半是穿我的吃我的”

    1911年10月10日,一場規模不大的起義在武昌爆發,兩個月內,各省紛紛宣告獨立,清帝國頃刻間分崩離析。

    這是近代商業史上最熠熠生輝的年代,湧現了一大批明星企業家,尤以江、浙、滬地區為盛,如金融巨子陳光甫、皂藥雙料大王項松茂、實業大亨劉鴻生等等。榮家兄弟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從1912年到1921年10年間,他們在上海和無錫兩地一口氣開了14家工廠。

    學界有這樣一種主流觀點,認為民營經濟之所以在這一時期迅猛發展,是因為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英、法、德等主要資本主義國家無暇顧及對華經濟侵略,使得民營資本獲得較為寬廣的國內市場。

    事實上,自1911年辛亥革命推翻清王朝,造成原有的“官督商辦企業”體系基本瓦解。此後16年,中國一直處於軍閥割據的分裂狀態,客觀上造成了2000年歷史上少有的中央權力的真空,於是民商迎來了他們的第一個自由的春天。

    在族人記憶中,這是一對個性、氣質迥異的兄弟。哥哥榮宗敬有著老鷹般稅利的眼神,精明伶俐,好著洋服,愛冒險,作風激進;弟弟榮德生和眉善目,因為4歲才會說話,人稱“二木頭”,平時長袍馬褂,像個老派鄉紳。他們在滬錫兩地的居所也對比鮮明:老大的院落富貴華麗,處處彰顯首富氣派;榮德生住處則素樸無華,如同一般殷實人家。

    榮氏企業在這個時期的快速擴展,是與榮宗敬的魄力和進取精神分不開的。才幹卓絕的老大是家族企業的第一核心,凶猛、頑強,孤注一擲。

    榮德生是榮氏大船的保險裝置。當一路奮進的兄長陷入困境的時候,每每由冷靜的榮德生扮演拯救者的角色,調配資金、周旋各方。

    “造廠力求其快,設備力求其新,開工力求其足,擴展力求其多。因之無月不添新機,無時不在運轉。人棄我取,將舊變新,以一文錢做三文錢的事,薄利多做,競勝於市場,庶必其能成功。”辦錢莊的早年經歷,使榮氏兄弟精通利用金融資本為產業擴張服務的門道。只要榮宗敬認為有獲利可能,就千方百計地舉債、借債收購。他曾對銀錢界人士說過:“你有銀子,我有錠子,我的錠子不怕你的銀子。”

    1931年,榮家從盛宣懷後人手裡買下三新紗廠,這家後改名為申新九廠的工廠,最初是李鴻章創辦的上海機器織布總局,後由盛宣懷集資改建為華盛紡織總局。

    近20年間,榮氏兄弟一手創辦了以榮家資本為中心,擁有茂新、福新、申新3個系統,分佈於滬、錫、漢口、濟南的中國第一大民營實業集團。截至1932年,申新紗廠生產能力占全國民資的1/5,茂新和福新的生產規模占全國麵粉市場的1/3。1933年,榮宗敬在自己60大壽時自豪地說:“如今中國人,有一半是穿我的、吃我的。”

    當榮宗敬在上海奮力開拓時,鎮守無錫的榮德生把很大的心血投入到地方福利事業上。兄弟倆對狀元公張謇極為景仰,接受了他“教育來改進實業”的主張,除為地方造橋修路外,更將一腔熱情傾注於教育事業。1906年,首先在家塾的基礎上創辦公益學,之後接連創辦了小學、中學、工商中學、公共圖書館和大學,榮德生親任江南大學校長。榮宗敬本人不直接參與具體事務,但非常贊許弟弟的作為,為之源源不斷地提供支持。

    20年代末,榮氏兄弟推行各種“勞工福利事業”,建立“工人自治區”,並在無錫申新三廠進行試點,自治區內有各種生活設施和自治仲裁機構,有工人宿捨、子弟小學、工人晨校和夜校、醫院、食堂、浴室、影劇場、合作社、圖書館以及養兔場地。勞工自治區建成後,風靡一時,不少人前來參觀學習。

    宋子文、孔祥熙要將榮家產業收歸國有

    1934年3月,榮宗敬焦躁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

    這位麵粉、棉紗雙料大王剛剛得到消息:中國銀行、上海銀行不再對榮家的申新總公司放款;隨後,16家有銀錢來往的錢莊也放出話來--將在6月底全部收回新舊賬款;同仁儲蓄部的儲戶也都紛紛提款止存。3個月後,申新總公司對外公告“擱淺”。

    此次危機的起因是多重的:其一,榮氏企業長期過度擴張,導致負債過大;其二,榮宗敬父子投機虧損;其三,國際白銀價格暴漲導致棉紗市場大蕭條--羅斯福施行“新政”,放棄金本位以刺激美國經濟復蘇,誘發了中國金融和工商業的全面動蕩。

    常以“債多不愁,虱多不癢,債越多越風涼”自我解嘲的榮宗敬此時痛苦地說,“無日不在愁城慘霧之中。花貴紗賤,不敷成本;積紗成布,布價亦僅及紗價;銷路不動,存貨山積……蓋自辦紗以來,未有如今年之痛苦者也。”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 本期目錄 I 下篇文章 >


天下雜誌群
洪蘭:惻隱之心怎麼教?
現在年輕人對別人的痛苦不當一回事,連生命也視之如草芥。我們要問:惻隱之心是怎麼來的,可以教嗎? 洪蘭 我去朋友家,看到他在替狗刷牙,問他為何如此費事,他嘆息說這隻狗是他撿來的,從小被 …詳全文
天下雜誌群
管理雜誌
在虛無飄渺中茁壯
一群台灣的旅行團從舊金山搭上遊覽巴士,翻山越嶺前往Lake Tahoe,車行數小時,整車的旅客睡得東倒西歪,旅行團的導遊鑑於旅客需要休息,乃商請司機將遊覽巴士開進路旁的一家麥當勞餐飲中心休息,車上 …詳全文
管理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