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新世紀周刊
新世紀周刊
前期雜誌
 
其他政經時事
南方周末
新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新民周刊



 
有一些瘋狂的音樂你得聽 新世紀周刊
健崔
轉寄 列印

  孟京輝和他選擇的戲劇音樂

  人們說美國有3個導演,他們拍的片子好看是因為這3個人太懂得如何選擇電影中的配樂了。一個是拍過美國布魯斯音樂歷史的馬丁•西科塞斯,一個是在紐約組過後朋克樂隊的吉姆•賈木許,還有一個便是讓自己的電影原聲音樂大賣的導演、同時也是音樂評論家的昆汀•塔倫蒂諾。在中國,有如此高音樂品位的導演可能只有多年來堅持在戲劇舞台上的孟京輝。

  話劇還是電影?繼承還是革命?

  一年之前,話劇《琥珀》對於觀眾來說一直是個謎,因為人們不知道“琥珀”究竟為何物,它又有什麼象徵意義。當然現在人們都知道了,畢竟現在是它的第二輪公演,而導演孟京輝說:“除了換幾個配角演出,其他沒有太多變化,尤其是音樂,我們這次突出了《琥珀》是部音樂話劇。”在這場聚集了中國年輕一代藝術愛好者(用“愛好者”這個詞比較舒服)的話劇中,人們看到了太多新奇的話劇語言,它充滿了太多可探討的地方。尤其是在觀賞過後,每個人都有太多想表達和交流的語言,而就單單從音樂和聲音設計上,我們就有很多有意思的話題。

  回顧之前“孟氏”先鋒戲劇的音樂作品,這位有著搖滾血統的導演用另類話語吸引主流眼球的一大法寶就是他在音樂上的選擇。從早先《戀愛的犀牛》中那些讓人記憶深刻的歌曲開始,再到後來《臭蟲》邀請青銅器樂隊包辦所有的音樂,孟氏話劇的音樂逐漸有了他自己的審美標準。

  回憶《戀愛的犀牛》中的歌曲《檸檬》,它雖然單擺浮擱地出現在劇情中,但是清澈的歌詞和簡單的旋律讓我現在依舊可以輕鬆地把它唱出來:“我靜靜地,躺在床上,衣櫃裡面,掛著我的白天……”還有《臭蟲》中那句令人深刻得沉重的歌:“吃胡蘿蔔,治療眼睛,找女人,能解悶兒消愁……”而當時間轉到了2002年,《關於愛情歸宿的最新觀念》已經成為了標準的打多媒體這張科技王牌的新話劇了。再到今天的《琥珀》,人們已經不能再用單一的語匯為孟京輝的作品封個頭銜了。

  在《琥珀》開演前的預熱階段,所有的宣傳語言都是“音樂話劇”,而到了現在,人們已經淡化了對“音樂”的宣傳成分。當然這和很多因素有關,比如大眾更加接受“先鋒話劇”這一稱謂的問題,又比如雙方互不提及的音樂創作者和話劇本身利益問題等等,但是總體說來,這場話劇的音樂部分確實為整場《琥珀》增色不少。

  其實當觀眾隨著人潮離開劇場的時候,心中一直有這樣一個疑問:剛才看過的究竟是不是話劇,從視聽感官得到的感覺讓我覺得這更像是一部電影。這個疑問正是導演孟京輝這一兩年來所一直追尋的。從電影《像雞毛一樣飛》和話劇《關於愛情歸宿的最新觀念》的近親繁殖開始,這樣把話劇表現方式搬上大銀幕,再把電影中的視聽要求納入小劇場,一種更加符合年輕人欣賞要求的形式已經在《琥珀》中展現得淋漓盡致。這種繼承孟氏風格的“讓大眾讚歎我的不同,讓小眾認同我的選擇” 的做法,看來已經進入了他的改良階段,革命在所難免,於是乎導演選擇了合作。

  打港台流行牌,和實驗七小對兒

  打港台流行牌,和實驗七小對兒,走有孟京輝特色的戲劇之路。在新劇《琥珀》中,為他量身打造主題配樂、已經創作大量原創歌曲的是來自台灣地區的知名流行音樂人姚謙。為什麼選擇姚謙,又為什麼敢讓一位已經深陷流行音樂泥潭的老手來做這樣一個原本可以更加荒誕的戲劇的音樂創作人,唯一的原因可能是市場的選擇。選擇了姚謙也就選擇了一次“強強聯手 ”的機會,現在身為全球最大的主流獨立音樂公司--維京音樂華語區高層人士的姚謙無疑會為之後《琥珀》在音像製品上( 據說話劇的原聲帶早已脫銷)的發展起很大的作用。

  當然這些選擇都是正確的,我們很少能看到其他舞台劇會有像《琥珀》一樣的能力在上戲之前便以如此大的功夫來宣傳自己。從2005年初台灣老牌女歌手孟庭葦的新專輯《紅花》中,我們就搶先聽到了姚謙奉獻的一曲為此劇而創作的宣傳同名主題歌曲《琥珀》。而在人們看罷兩個半小時的整場演出後,便會感歎其實姚謙為了創作這台大劇,是費盡了心思的。

  《琥珀》擁有幾處明顯的主題曲(Theme),是其中起到過渡作用並重複出現不同變調的一組沉重的弦樂。四拍一變的大提琴推進話劇的情節不斷深入,從慢板的凝重到快拍的流暢,這個主題是所有音樂中給人印象最深的。

  而關於其中幾首重要的歌曲,其中最值得一說的就是由女主角袁泉演唱的《那件瘋狂的小事叫愛情》。由香港新銳創作才女王莞之創作的這首情歌有著和ToriAmos相近的風格,從開頭處的英文念白到之後中文部分的哼唱,這段難度頗高的歌曲在現場被袁泉唱出來著實令人欽佩。《那件瘋狂的小事叫愛情》緊湊的開篇是一段頗長的英文情景敘述,歌詞講述的是男女戀人相互痛苦守候的故事,這不禁讓人想起了ToriAmos的名曲《SilentAllTheseYears》,同樣的情景,歌曲的高潮部分反覆唱著“有種瘋狂事,不值一提的小事叫愛情”。

  另外一首在劇情發展最重要的時刻出現的歌曲叫做《假如我們拒絕真理》,這是一曲由全部演員共同參加表演的作品。它的曲作者嚴子貿是國際知名的華人音樂家,同時也是馬友友的御用專輯製作人。這首歌的歌詞有著濃重的話劇語言的烙印,唱的是對平庸生活的態度。而在話劇的結尾,作為音樂總監的姚謙選擇了許巍創作的話劇同名主題歌曲《琥珀之歌》。這是一首極其普通又缺乏想像力的歌曲,我們也沒在此能等到劉燁的出色發揮,它在這裡出現也只能說沒有讓演出以失敗結束,過多的評價這裡沒有再贅述的必要。

  在這一整場囊括了眾多音樂成分的大型劇作中,它的聲音工程和多媒體展示給人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作為這方面的專家同樣也是孟京輝合作良久的夥伴,豐江舟這個曾經的搖滾邋遢樂手、視覺藝術家、如今的多媒體工程和電子音樂的玩家把《琥珀》一劇變成了展示他視覺作品的舞台。

  雖然有頗多音樂大腕兒在此表演,但是最終我們還是發現--原來多媒體手段是這場話劇中最出彩的地方。縱觀全場演出的聲響配音,從表現主人公高轅心跳的動,到與醫生對話時的靜,所有這些能夠在藝術上散發光芒的地方都有音樂作襯托。還有在更換場景時穿插的DV概念的投影,在少先隊員塑像上做的視覺變換,還有尾聲時所做的模仿低劣搖滾演出的現場,等等,這些都是《琥珀》一劇在結束之後還留給人們回味的話題。

  導演孟京輝是個聰明人,他是最瞭解觀眾心理的人。在這個話劇世界的麻將桌上,孟京輝導演摸換著手裡的張張好牌,他毫不吝惜地把姚謙、許巍、廖一梅這樣的好牌打在牌桌上。在輪番做東的對面3家--投資人、觀眾和市場已經被這些好牌攪渾頭腦之時,孟京輝卻靠手中的最另類的絕張兒和了一把“實驗七小對兒”。

  《琥珀》絕就絕在這兒。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I 下篇文章 >


三聯生活周刊
清澈的萊茵河
在德國境內,萊茵河畔大大小小不少於3000家企業,它們産生的污水也絶不在少量,然而,萊茵河的水為什麼總是那麼清澈呢?前不久,我有幸隨團去德國進行為期一周的環境治理成果考察,才明白了其中的因由 …詳全文
三聯生活周刊
新民周刊
攪局者,有人喜歡有人憂
2010-09-20 魯迅先生早就說過,在中國,你要搬動一把椅子都會遇到極大的阻力。椅子是秩序與威嚴的象徵。你要動它一下可能就會掉腦袋。所以歷朝歷代,攪局者在中國被視為大逆不道,至少是不識時務。 …詳全文
新民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