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新台灣新聞周刊
新台灣新聞周刊
前期雜誌
 
其他政經時事
南方周末
新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新民周刊



 
憶當年逃離台灣 情節仿如拍電影
專訪彭明敏
新台灣新聞周刊
文◎李心怡
轉寄 列印
當年因為提出「台灣自救宣言」,彭明敏成為當局獵殺對象。那場橫跨亞洲、歐洲的大逃亡,從日本友人製作的假護照、飛機起飛又折返,到取下眼鏡、假髮,讓空姐嚇了一跳,逃亡情節仿如驚悚片。
整個逃亡計畫的總策畫其實還是彭明敏本人,也只有彭明敏最清楚每一個過程與細節。(廖仁傑攝)
整個逃亡計畫的總策畫其實還是彭明敏本人,也只有彭明敏最清楚每一個過程與細節。(廖仁傑攝)
台灣自救宣言特展中的彭明敏和學生謝聰敏、魏廷朝年輕時照片。(吳思賢攝)
台灣自救宣言特展中的彭明敏和學生謝聰敏、魏廷朝年輕時照片。(吳思賢攝)
台灣自救宣言特展中的彭、謝、魏三人近照。(吳思賢攝)
台灣自救宣言特展中的彭、謝、魏三人近照。(吳思賢攝)
利用視訊設備可看到彭、謝、魏三人的歷史照片。(吳思賢攝)
利用視訊設備可看到彭、謝、魏三人的歷史照片。(吳思賢攝)

  一九六四年九月二十日,當時任教於台大政治系的彭明敏和學生謝聰敏、魏廷朝因為計畫散發「台灣自救宣言」傳單而被捕,原本聲望如日中天的彭明敏隔年經軍法審判被判刑八年,同年雖獲特赦卻開始過著遭軟禁監控的生活,五年後,彭明敏秘密逃出台灣,這段逃亡的過程中,彭明敏曾受到許多國際友人的幫忙,為了避免對當事人造成困擾,他過去一直對逃亡的細節閉口不談,如今,「台灣自救宣言」已屆四十四週年,彭明敏也藉由「國際援救與台灣民主發展」研討會透露了這段密辛。

  跨洲際大逃亡彭明敏說秘辛

  台灣人權景美園區目前正舉辦「一九六四年來不及散發的傳單──二○○八台灣人民自救運動宣言特展」,九月二十日並有一場「國際援救與台灣民主發展」研討會,邀請「台灣自救宣言」的參與者彭明敏、謝聰敏先生與魏廷朝遺孀張慶惠和協助彭明敏逃出台灣的美籍傳教士唐培禮(Milo L. Thornberry)、日本友人宗像隆幸(宋重陽)、阿部賢一等人以及資深記者王景弘、前國史館館長張炎憲、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教授李筱峰一起回顧當時國際友人對台灣政治犯的救援行動。

  關於彭明敏那場橫跨亞洲、歐洲的大逃亡,由於牽涉到許多參與協助的國際友人,因此,彭明敏一九七二年出版《自由的滋味》時,對於逃亡過程的細節,並未多加詳述,一九九五年,當年協助彭明敏變造護照的台獨聯盟日本本部中央委員宗像隆幸曾出版日文回憶錄《台灣獨立運動私記──三十五年之夢》,文中對協助彭明敏逃亡的過程有詳細的描述,一九九六年並曾出版中文版。

  然而,整個逃亡計畫的總策畫其實還是彭明敏本人,變造護照只是計畫中的一部分,因此也只有彭明敏最清楚每一個過程與細節,如今,當年多位參與協助他逃亡的恩人共聚一堂,彭明敏除了表達感謝之外,也首度公開談論逃亡過程,此外,彭明敏文教基金會也出版了《一中一台──台灣自救宣言四十四週年紀年文集》,當中收錄了與彭案有關的警總檔案與美國外交檔案,可供進一步瞭解彭明敏當年逃亡的時空背景。

  特務無所不在機率十分之一

  談到當年為何有如此大的勇氣在國民黨的恐怖統治之下提出「台灣自救宣言」,彭明敏表示,當年一方面是因為謝聰敏和魏廷朝常來家裡談論台灣前途問題,他們覺得若是未能讓台灣人民知道國民黨當時統治台灣的荒謬情況,實在非常令人遺憾,因此才想要以印刷傳單的方式,讓台灣人民看出這些不合理的狀況,呼籲台灣人在具有建設性的民主政策之下團結起來。

  另一方面,彭明敏在接受專訪時也表示,他們當年確實是有些天真的,雖然大家都知道台灣有很多特務,但卻沒想到國民黨安插特務竟安插得如此徹底,印刷廠、計程車司機、三輪車司機都會去密報,而且還有受訓,當時確實低估了國民黨特務的無所不在,所以才會相信自己可以成功地秘密進行這些工作。如今回想起來,彭明敏說,當時的台灣大約十個人當中就有一人是線民,就算是好朋友也不例外,所以若是請十個朋友、學生到家裡,可能就有一人會去密報。

  雖然蔣介石後來在國際壓力之下不得不特赦彭明敏,但彭明敏從此也過著沒有工作、遭軟禁監視的生活。被釋放之後,彭家外面經常有一部吉普車駐守門口公然監視,彭明敏與家人一出門便受跟蹤,有的朋友、學生見到面當做不認識,甚至有學生要求校方將之前請彭明敏擔任指導教授的紀錄去除。

  彭明敏寫信給台大校長錢思亮,要求保留教職,卻一直未收到回音,後來當然也沒收到聘書。

  拒絕安插職位選擇密秘逃亡

  國民黨曾表達安排彭明敏去中央黨部當「大陸研究所」研究員,但遭彭拒絕,傳遞消息的人還寫了報告說彭明敏「傲慢而不合作」,後來,國民黨又透過國民黨元老陶希聖要彭明敏到被視為蔣經國智囊團的「國際關係研究所」工作,但有骨氣的彭明敏仍是未接受。長期一直待在家裡未能工作,其實也令他焦慮而不快樂,有人建議他進入中央研究院,他終於同意了,但這件事卻又不了了之。

  彭明敏指出,當時若是繼續留在台灣,自己的未來有兩個可能,一是像張學良、孫立人一樣,長年遭受軟禁,而國民黨確實也曾說要在北投蓋間房子給他住;另一個可能就是被暗殺。一九六七年左右,一些常去彭明敏家裡談論時事的年輕人陸續被捕,後來調查局長沈之岳也邀彭吃飯,但當晚沈之岳卻臨時未到,由兩名科長出面招待,這些人便指稱被捕的年輕人已自白說彭明敏是幕後主使者,並撂下狠話說「不要忘了我們隨時都可以把你毀滅、把你殺掉」。

  其實,當年調查局確實有一個計畫是由一個名為陳光英的特務打入彭明敏的交友圈,然後將彭明敏跟當時流亡日本的史明牽連在一起,再以此理由槍斃彭明敏,就如同許多調查局炮製的冤案一般。彭明敏進一步表示,事實上,現在也從美國解密的外交檔案中得知,就連美國官方報告也同樣認為彭明敏繼續從事台獨運動,似乎有當「殉道者」的打算,可見當時國民黨政權的確對彭明敏感到強烈的威脅感,極有可能除之而後快。

 [1] [2] [3] [下一頁]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I 下篇文章 >


新民周刊
富人窮人距離多遠
在經濟快速增長的國家,貧富分化是個普遍的經濟現象,如果不能很好地加以控制,就會引起嚴重的社會問題。 改革開放之前,中國的財產集中在國家手裡,人民普遍貧窮,城市居民內部的收入差距很小,農 …詳全文
新民周刊
南方周末
天有多熱 誰說了算
■預報溫度為何總是低於實際感受? ■高溫預警,這是不是一個純粹的科學問題? ■「天氣預報就是不上40℃」,這一傳言有無根據? ■在酷熱的上海,中國氣象局下屬中國天氣網為什麼記載6至8月連續三月無高溫? …詳全文
南方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