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新營銷
新營銷
前期雜誌
 
其他商業企管
天下雜誌群
數位時代
南方人物周刊
環球企業家
新財富
英才
中外管理
經理人
管理雜誌



 
奧迪:一半是人文,一半是商業 新營銷
轉寄 列印

  策劃人語:解構商業的藝術

   曾幾何時,如果你聽到“誰在主宰商業世界”的話題,你一定無法聯想到“設計師”與“藝術家”,但是現在,他們開始進入舞台中央,重新解構商業,並賦予其無窮的創造力。

   商業是有邏輯和序列的,邏輯描述的是路徑,序列給出的是優先選擇。在科技和人文、個性化與大衆化、商業目標和社會使命的交匯點上,有着無數種的選擇,每一種選擇都決定了企業未來的命運。在利潤為導向的商業世界,人文與情懷始終是稀缺品。在追逐靈魂的路上,我們時常看到孤獨的背影和淡淡的憂傷。商業最終指向的是利潤,但走什麼樣的道路卻跟情懷有關。偉大的品牌之所以能征服人心,與它們的情懷不無關係,在炫目的佈景裡,我們能影影綽綽地看到藝術、偏執、決絶,還有情懷。

   商業是有氣味的,消費者在一公里之外就能嗅到一個公司的氣味。藝術與商業的碰撞,固然能火花四濺,但企業的氣質是高貴還是平庸,優雅還是俗氣,皆與企業領導者的人文情懷有關,它決定了理想與商業將駛向何處,是絢爛綻放還是卑賤生存。舉辦幾場藝術贊助活動、聘請藝術家設計幾款産品,就能改變一家公司的品位?當然不能。就像賣可樂掌控的蘋果與嬉皮士掌控的蘋果,品位大相徑庭,商業格局也大不一樣。

   至今,奧迪藝術與設計大奬已經成功舉辦了兩屆,證明了藝術家與設計師正在以獨特的身份進入商業舞台,發揮巨大的作用,同時印證了一個大趨勢:商業以“人”為本。人文情懷不等於文藝范,它不是高高在上的,而是可觸摸、可感知的,有了它,商業才會散髮出令人心醉的風范。從這個意義上講,它是人與商業的溝通語言與界面,商業的魅力也由它而傳遞。它賦予冷冰冰的科技以溫暖的氣息。所以,每個偉大品牌背后隱藏着一個藝術家的靈魂,蘋果如是,奧迪如是。

   本期封面報導文章《奧迪:一半是人文,一半是商業》,《新營銷》聚焦第二屆奧迪藝術與設計大奬,跟隨奧迪,探尋設計與生意、藝術與營銷、人文與商業之間的關係。通過《新營銷》記者採訪與研究,可以更加堅信一個事實:人文是主宰商業的一隻隱形的手。無論是科技、設計還是藝術,只有注入人文關懷,才能讓商業版圖更完整,讓生活更美好。(本刊編輯部)

  商業與藝術精神

   藝術與商業的結合點在哪裏?藝術能夠提升品牌的附加值,無數企業家費盡心機地渴望將兩者融合在一起,可惜成功者寥寥。難道在藝術與商業的邊界線上存在着神秘、難以捉摸的鴻蒙地帶?

   其實不然,商業與藝術從來都是不可分割的主體,每個偉大品牌背后隱藏着一個藝術家的靈魂。雖然每個品牌都有自己的品類屬性,但創造品牌卻需要藝術家的精神。在巴黎、米蘭、倫敦和柏林,工業設計師與當代藝術家打成一片,創造出許多令人驚奇的藝術作品。廣告教父大衛·奧格威曾說:“就像一個人的個性,品牌個性既是特殊的也是永續的。”一個品牌最大的悲哀莫過於喪失個性,而藝術無疑是品牌個性最好的背書。

   “沒有最貴,只有更貴”的定價策略將奢侈品推向一個大衆只能仰望的高地,而彼此定位的日漸趨同使人們陷入認知的困惑中。LV與香奈兒到底有何區別?其實許多消費者是懵懂而模糊不清的。那些震撼人心的藝術作品不僅承載了區隔競爭對手的使命,而且賦予了品牌更多的文化內涵。正如奧迪積極參與全球頂級藝術展給人們的印象一樣—那些將奧迪的經典車型與那些頂級藝術作品融合在一起的藝術展覽,不但將奧迪的個性與氣質展現得淋漓盡致,而且給了人們一個瘋狂喜愛的理由。奧迪在全球頂級藝術展上呈現的作品再現了奧迪與人文之間的對話,全球設計師們從城市、藝術、歷史、自然中汲取靈感,由此創造了一個個震撼心靈的藝術作品。

   無論是奧迪、LV,還是香奈兒,它們所面臨的問題是一樣的:如何跨越文化鴻溝,讓全球消費者接受並認可品牌。作為消解地域、文化、語言、意識形態差異的共同語言,藝術如果與品牌透出的氣質和品位交織在一起,就會形成獨特、引人入勝的商業意境。奧迪參展全球頂級藝術節、香奈兒舉辦“文化香奈兒”巡迴展、LV舉辦“藝術時空之旅”、蒂芙尼舉辦“穿越鏡頭—Tiffany Keys當代攝影展”,這些全球性品牌不約而同地用“藝術”之名營造了商業勝境。

   有人將這一營銷方式稱之為“藝術營銷”,但我們更願意將之看成是“藝術跨界”。藝術與商業的界限原本就是交互的,商業闖入藝術的領地,藝術登上商業的舞台,兩者常常融為一體。商業與藝術是講究門當戶對的,只有彼此契合,才能相互輝映。藝術是否能為品牌增色,取決於品牌的氣質與藝術的品位是否完美契合。

  難道只有頂級品牌才適宜“藝術跨界”嗎?“藝術跨界”與品牌屬性無關,而與品牌氣質有關,歸根結底與企業領導者的追求有關。一個具有藝術家情結的企業家,所創造的品牌一定是具有獨特個性和文藝氣質的。例如喬布斯,他對藝術與美學的偏好,直接決定了蘋果的氣質。“設計是奧迪最獨特的品牌標籤之一。如今,頂尖設計已經被全世界公認為一種重要的藝術形式。奧迪更是將與藝術和設計之間跨界的緊密聯繫視為對品牌提升至關重要的舉措。”奧迪管理董事會主席施泰德對藝術、設計的態度,影響了奧迪“藝術跨界”的方向。

   在過去的40多年間,奧迪從未間斷與全球頂級藝術家和設計大師的親密對話和無間合作。從聽覺藝術到視覺藝術,從歌劇表演到電影創作,從主題藝術品到設計展會,從大師合作到新鋭激勵,奧迪攜手各種門類的藝術與設計,在全球各地呈現了一次又一次令人感動的心靈體驗,由此衍生的“Audi on Stage”已化身為一個獨特的文化符號。奧迪因藝術而更加高貴,藝術因奧迪而更有生命力,解析奧迪“藝術跨界”現象,歸根到底是追溯奧迪品牌的氣質與企業家情懷。

  科技與人文的交匯點

   在長達半個世紀的時間裡,工程師主導了科技界與製造業。“人們對工程的心醉神迷堪比對宗教的虔誠。”經濟學人專欄作家熊彼特對此評論說。在工程師的主導下,誕生了許多偉大的製造企業,但是由此出現了一個不可忽視的現象:在開發比競爭對手更好的産品過程中,製造企業通常“過度滿足”市場需求,致使功能過剩。

   著名學者劉易斯·芒福德稱之為“無目的物質至上主義”,在追求功能開發競賽中,消費者的真實需求被忽視,最終演變成工程師之間的榮耀之爭。

   工業科技日趨高、精、尖,而消費者對科技的要求卻日趨簡單:科技如何為我服務?打動我心,令我瘋狂?這並不是精益生産方式所能達到的境界。科技哲學家凱文·凱利在其最新的著述《科技元素》中指出,技術可以像生命一樣自我進化、自我演變。他向人類提出挑戰:技術在進步中如何發現規律,把技術創新變為人類文明的工具?人類如何學會和技術這樣一個“生命”相處?劉易斯·芒福德也認為,技術在演進過程中將會對人類的精神層面産生深遠影響。由此可見,技術最終仍將歸於人文,唯其如此,技術的進化才更具意義。

   杜克大學教授威維克·瓦德瓦認為,人文藝術和科技同樣重要,真正偉大的産品是兩者的結合,“盡管我仍相信工程學是最重要的專業之一,但要製造出優雅的産品,需要藝術家、音樂家、心理學家與工程師一起合作”。

   正因為意識到這一點,奧迪在追求卓越性能的同時,將産品的人性化做到了極致。對人性化近乎完美的苛求使奧迪不同的車型成為一個個可收藏的藝術品,這種將人性化作為技術産品價值觀的追求,已經不僅僅只是停留在工業設計層面。奧迪之所以能成為世界汽車行業的標誌性品牌,既在於它擁有更多的革命性技術,更在於它將科技、人文藝術完美結合在了一起。在奧迪內部,設計師與工程師具有同等分量,他們共同協作,重新定義完美産品的標準:不僅技術卓越,而且體驗完美。“科技不是阻礙設計的絆腳石,而是驅動設計不斷創新的催化劑。”奧迪集團設計總監沃爾夫岡·艾格說,“只要科技和設計在進化,奧迪就不會停下追求極致的腳步。”

  人文關懷:商業的原點

   在利潤為導向的商業世界,人文與情懷始終是一個稀缺品。在追逐靈魂的道路上,我們時常看到孤獨的背影和淡淡的憂傷。在科技和人文、個性化與大衆化、商業目標和社會使命的交匯點上,有着無數種的選擇,每一種選擇都決定了企業未來的命運。條條大路通羅馬,在背景深藍的幻燈片裡,每一個路標都能指引人們抵達終點,不同的是路上的風景。高雅還是平庸地活着,其實是在基因裡就決定了的。商業是有邏輯和序列的,邏輯描述的是路徑,序列給出的是優先選擇。商業最終指向的是利潤,但走什麼樣的道路卻跟情懷有關。偉大的品牌之所以能征服人心,與它們的情懷不無關係,在炫目的佈景裡,我們能影影綽綽地看到藝術、偏執、決絶,還有情懷。

   情懷源自企業領導者的夢想與商業哲學。喬布斯逝世之后,蘋果何以慢慢變質,根本原因在於蘋果的命運掌握在製造業出身的提姆·庫克手中,他的情懷決定了蘋果的氣質。設計大師主宰蘋果的歷史一旦結束,一切都將改變。與IT行業一樣,汽車企業的命運大多由工程師和商人掌控着,他們或精於製造,或長於營銷。這無可厚非,但理性商業如果沒有人文情懷作為支撐,終將陷入平庸。

   許多企業巨頭都在強調科技“以人為本”,可是說易行難。諾基亞是將科技“以人為本”口號叫得最響的科技巨頭,但如今卻離用戶越來越遠。用戶的需求是不斷進化的,科技也應隨之進化。在科技發展史中,許多先驅者最終變成先烈,不是它們的科技不夠先進,而是它們遠離人們的真實需求,缺少人文關懷。人文關懷並不等於文藝范,是與大衆割裂的,它好比一個強大的磁場,磁聚一切人群。某種意義上,領先半步、人本關懷已演變成一種商業智慧。基於這一深刻洞察,奧迪努力在科技與人文關懷中尋找一種微妙的平衡,奧迪的品牌理念“突破科技 啟迪未來”即是最佳詮釋。與其說奧迪在創造汽車科技的巔峰,不如說它在探尋汽車與人之間的內在關係,而在其發展歷程的無數個節點中,對兩者的探索貫徹始終,恆久不變。

   人文關懷的另一個特質是極致的交互界面。設計是最好的産品語言,它直觀地表現出了産品的氣質甚至情懷。偉大品牌與消費者的對話情境永遠是“WOW”,這不僅是奧迪前行的動力,也是永葆品牌活力的奧妙所在,而藝術與設計無疑最能讓消費者發出“WOW”讚歎聲。在品牌的接觸點上,奧迪總是超乎消費者之所想,奧迪歷史上的重大創新,都圍繞着人車交互而來。奧迪設計與藝術大奬,是系統化尋找設計新人類的大演武台。更優化的設計,更高尖的科技,更人性化的功能,更極致的體驗,每一處細節都飄蕩着悅耳的科技與人文交互的悅耳音符。奧迪的人文關懷早已深深融入到工業製造、工藝設計乃至商業行為中。(■文/本刊記者 謝文心 發自廣州)

  奧迪:融匯東西的未來創造

   在商業世界,跨國公司面臨這樣的問題:不可能避開全球性討論在地性的問題,也不能囿於本土化而忽略全球化的益處。全球化的生産和銷售使得跨國公司可以享受規模化的成本優勢以及擴張速度,但是地方的各種差異性卻會阻礙這種規模化的完全實現。那麼,如何博採二者之長而避二者之短?這就要求跨國公司在全球化與本土化之間求得某種平衡。事實上,在地性就是地方與全球之間衝突和協調的産物。

   作為跨國公司,奧迪如何響應“在地性”?在堅持全球化標準的基礎上,奧迪如何適應中國本土化需求,在“在地性”與全球化之間取得平衡?

  人文層面的情感溝通

   為了實現與中國消費者進行情感溝通的目標,奧迪多年來通過在體育、文化和企業社會責任方面的投入,已經形成了獨特的品牌效應。

   公衆通過一系列文化活動,比如奧迪夏季音樂周、奧迪藝術與設計大奬、奧迪與孟京輝戲劇工作室共同創作為奧迪A1量身定製的大劇場原創音樂劇《初戀》以及“心動上海”等等,感受奧迪“尊貴”品牌的價值;通過“巴薩中國行”、“奧迪杯”、“奧迪quattro杯”高爾夫錦標賽等高端體育賽事,體會奧迪的“進取”與“動感”;通過“綠色駕駛菁英訓練營”、與愛佑慈善基金會共同成立“愛佑·一汽-大衆奧迪上海寶貝之家”等企業社會責任活動感受奧迪對社會的關注與責任感。

   而在2013年5月9日舉辦的奧迪藝術與設計大奬活動,則是“以設計為生命”的奧迪品牌基於推動中國創造的使命而開設的文化交流平台。奧迪認為,藝術與設計是推動中國創新力的重要驅動力之一。設立奧迪與藝術大奬旨在引領全社會,共同為“中國創造”提供強大的驅動力。繼第一屆奧迪藝術與設計大奬成功舉辦后,本屆大奬以“傳承·創新·引領”理念確立的主題是“融匯東西的未來創造”,旨在以自身實踐引領各領域探索“中國創造”的方向和構想,同時對藝術領域“在地性”進行深入探討。

   作為中國高檔車市場的領導者,與中國藝術與設計領域緊密合作是奧迪在中國繼續推進的一項重要品牌戰略,目標是推動“中國創造”發展。奧迪將持續舉辦奧迪藝術與設計大奬,加強與中國藝術家合作,通過藝術家向公衆傳播中國當代藝術發展的意義。不僅如此,奧迪還將持續與其他藝術領域合作,比如繼續贊助北京國際音樂節、舉辦奧迪夏季音樂周、推進奧迪青年音樂家計劃等。

   奧迪認為,藝術與設計是緊密聯繫、相互促進的,奧迪品牌始終將與藝術和設計的跨界聯繫作為品牌提升的重要舉措。如今,頂尖設計在全球越來越被公認為一種重要的藝術形式,奧迪從各種藝術和設計形式中汲取了大量的靈感,也希望奧迪品牌的每一款車型都成為一件流動的藝術品。與藝術和設計領域的緊密合作還可以生動展示奧迪獨特的品牌文化與魅力,為奧迪用戶提供高附加值的品牌體驗。

   奧迪與藝術、設計領域的合作歷史長達40多年,包括聽覺、視覺、舞台、銀幕、藝術家支持、文化活動贊助等,比如鼓勵藝術與設計跨界交流,支持、參與邁阿密設計展;與藝術和設計大師共同創作,包括郎朗、卡爾·拉格菲爾德、達米恩·赫斯特在內的世界著名藝術家與奧迪都有過深度合作;推廣高雅音樂和爵士樂,如全球頂級薩爾斯堡音樂節、北京國際音樂節和奧迪夏季音樂周等;支持年輕藝術和設計人才,比如面向全球的奧迪導師奬和在中國推動的奧迪青年音樂家計劃等。奧迪不僅對各類文化、藝術、設計活動提供資金支持,同時積極參與藝術和設計作品創作。

  市場洞察

   奧迪一直堅持全球統一的經營理念、品牌價值與産品品質,同時,將中國視為“第二故鄉”,其“全價值鏈本土化”戰略從研發、生産、人才培養、營銷體系等方面推動中國汽車行業發展。奧迪強調中國市場國際與本土並存,根據中國各區域發展的不平衡性與用戶差異性,開發産品,從奧迪A6L“加長”到國産奧迪A4L、Q5、Q3、A3等強大的産品綫組合,以及A、B、C、D級別和A、Q、R系列,根據不同細分市場的需求,提供滿足中國用戶需要的産品。

   比如上世紀90年代,中國90%的汽車擁有者出行時是后排乘坐,因此對於后排空間的要求極高,正是出於對此需求的洞察,奧迪推出A6L加長車型,並暢銷至今,引領了中國高檔車加長風潮。

   如今,中國消費者再次發生變化—中國精英階層呈現越來越年輕化的趨勢,年輕的“進富”一族已經成為C級車市場的增量目標人群,這不僅是奧迪也是所有豪華車品牌意欲獲取的目標人群。因此,奧迪加大力度擴大産品綫,引進Q3等多種個性化車型。

   2013年3月4日,一汽-大衆全新奧迪Q3正式面市。在嚴格恪守“同一星球、同一奧迪、同一品質”製造理念的前提下,大到全新的數字化焊接車間,小到擰螺絲的電動扳手,均採用與國際同步的先進技術裝備,確保國産奧迪Q3擁有全球一致的技術品質。

   同時,在大量調研的基礎上,根據中國市場和用戶的特殊需求,一汽-大衆對全新的奧迪Q3進行了12項本土化設計和調校,比如根據中國人的身體尺寸和對舒適性的需求,開發最適合國內用戶的全新座椅;根據國內不同地區的氣候和路況特徵,開發適應中國市場的全新動力系統和底盤系統,13輛國産奧迪Q3奔赴全國各地進行整車認可實驗,從海拔4700米的青藏高原到40度高溫的新疆沙塵路段,從濕度高達90%的南方多雨地區到零下40度的北部漠河,累計測試總里程達到80多萬公里,完成14項單車測試項目,確保國産奧迪Q3對不同地區氣候、路況以及油品的廣泛適應性。

   奧迪在商業層面的藝術化極致追求,其全球化與在地性之間的巧妙平衡,得到了中國消費者的積極響應。2012年,一汽-大衆奧迪共銷售新車402888輛,同比增長30%,以領先競爭對手近10萬輛的絶對差值,持續拉大與競爭對手的差距(2012年差值為9.97萬輛,2011年為9.28萬輛);從單月銷量看,自2012年2月首次突破3萬輛大關以來,一汽-大衆奧迪已連續11個月保持3萬輛以上的單月銷量業績,並成為國內首個月銷量突破3萬輛的高檔車品牌。此外,2012年一汽-大衆奧迪曾5次刷新國內高檔車市場單月銷量紀錄,其中11月份更是以月銷售新車37396輛、國産車型首次突破3萬輛(30295輛)的成績,創下歷史新高。

  在地性産品研發

   做出本土化改變的前提是堅持全球化的品質要求,一汽-大衆奧迪總裝車間整車檢測綫的盡頭,有一座灰色全封閉的房子,房子裏面有很多三色燈籠罩下的隧道,一名紅衣人手握筆記本和測量尺,要圍着一輛新奧迪看上一整天,這就是奧迪整車品質檢測的重要環節——整車“奧迪特”評審(AUDIT)。因為奧迪認為,對於一些體現高檔品質的細節,再精密的儀器也沒有苛刻用戶的眼睛更為挑剔。而培養一名合格的“奧迪特”獨立評審員需要10年時間,其中包括至少5年的生産經驗和5年的“奧迪特”協助評審經驗,其培養過程的資金投入、時長和複雜程度不亞於培養一名飛行員。

   自2008年以來,奧迪在北京的工程師早已發揮出“本土化研發”作用,至今已為中國、日本及韓國市場開發出多套量身定製的信息娛樂系統解決方案,如支持手寫輸入亞洲字元的導航系統等,並與一汽-大衆的工程師一起,為中國市場開發了呼叫中心等服務系統。

   奧迪設計總監沃爾夫岡·約瑟夫·艾格介紹說,奧迪會定期與中國用戶和經銷商進行交流。“我們發現中國消費者比較喜歡鍍鉻的裝飾,比如鍍鉻進氣格柵,所以我們在奧迪A4、A6車型上加入了只有中國市場才有的鍍鉻進氣格柵,而這在歐洲市場上几乎是看不到的。通過在中國的設計中心,我們有機會更深入地了解中國消費者的心理,熟知他們對細節的需求。通過研究報告,我們可以更加明確地認識到設計的部件在中國市場上有着怎樣的涵義。比如新一代quattro車型配有三個霧燈,而這樣的設計在中國是有獨特的象徵性意義的。”

   2013年2月1日,占地超過8000平方米的奧迪亞洲研發中心在北京落成,奧迪全球管理董事會主席施泰德親自到場參加落成典禮。目前,奧迪亞洲研發中心籌建了e-tron技術測試車隊,對在極熱等特殊條件下及在大都市交通模式中的汽車電力傳動技術進行測試,為新能源汽車研發奠定基礎並發揮推動作用。

  本土化營銷網絡

   在奧迪銷售事業部成立之前,奧迪中國主要負責品牌建設和進口車營銷,一汽-大衆奧迪主要負責國産車營銷。2006年一汽-大衆奧迪銷售事業部成立,從原來的國産車、進口車兩網分開銷售到兩網合一,統一由銷售事業部負責奧迪的品牌建設、産品營銷和售后服務。

   “當時,內部有人擔心,以中方職員為主的團隊會不會輕品牌建設、重産品銷量,導致品牌價值和銷量不能夠成正比增長。但事實證明,併網以后奧迪的銷量和品牌形象都得到大幅度的提升,這充分表明我們本土化的營銷模式是成功的。”奧迪相關負責人員介紹說。

   截至2013年4月,一汽-大衆奧迪已擁有300家授權經銷商,覆蓋了中國139個城市,是國內最成熟的銷售服務網絡。預計到2015年,一汽-大衆奧迪的銷售服務網絡將更加強大,經銷商達到450家,包括Audi City(奧迪數字城市展廳)在內,涵蓋Audi World(奧迪世界)、奧迪城市展廳、奧迪CBD展廳、二手車展廳、單一服務站和奧迪4S店等多種終端銷售和服務模式。

   目前,奧迪對一綫城市、中心城市的覆蓋達到100%,對二綫城市的覆蓋達到90%以上。2013年1月17日,一汽-大衆發布奧迪在華“領先者戰略”:2015年,奧迪在中國的年産銷量達到70萬輛,把全系42款産品引入中國。

  全球最強設計品牌

   2011年,被譽為全球設計界“奧斯卡”的德國“紅點大奬”組委會,以“全球最強設計品牌”肯定了奧迪在設計領域的成就與貢獻。

   奧迪“全球最強設計品牌”依賴於它從産品、概念車、傳播以及生活等“全方位”的設計能力:在産品設計領域,奧迪全部12個系列車型都榮獲過全球極具影響力的權威設計大奬,2006年至今共捧得29座全球汽車行業最重要的設計大奬;在概念車設計領域,奧迪傑出的設計不僅定義了奧迪的設計語言,還引領了全球汽車工業設計趨勢,如奧迪crosslane coupé;在傳播設計領域,2010年和2011年,奧迪蟬聯德國“紅點大奬”“年度客戶奬”,連續兩年成為獲得獎杯最多的汽車品牌,而2012年奧迪再次獲得8項“紅點”奬。此外,奧迪還出色地進行各種跨界設計,如ultra chair、鋼琴、腕表、帆船、滑雪板設計等。

   奧迪“全球最強設計品牌”依賴於其強大的設計團隊以及其核心“在地市場”的設計研發中心,比如奧迪在中國(亞洲研發中心)、歐洲(慕尼黑概念設計中心)、北美(美國南加州設計中心)三大重要市場設立設計研發中心,相互促進推動奧迪設計研發的“國際化進程”。

   在奧迪的設計理念中,“設計”與“科技”構成了奧迪DNA的雙螺旋結構,在“傳承·創新·引領”中不僅讓奧迪擁有與衆不同的設計語言,也讓“突破科技”的魅力更加打動人心。

   奧迪的設計語言是純粹主義的,講求簡潔和現代,並將“運動”和“優雅”完美結合起來,比如前臉的一體化進氣格柵、LED燈光設計、車身側面的肩綫與腰綫設計以及展示寬度的尾部線條設計等。

   在全球化進程中的“在地性”思考,奧迪再次先行一步,以科技與設計的不斷革新,推動“第二故鄉”創新力的發展:建立奧迪亞洲研發中心,進行本土化設計研發,從亞洲流行趨勢中獲取靈感,並將這些元素融入到奧迪全球産品設計中,致力於為亞洲客戶量身定製産品。建成亞洲首座數字化汽車展廳Audi City,舉辦一系列跨界活動,比如著名建築師馬岩松藝術作品展“山水城市”和大奬主題網絡論壇等,提供跨文化設計體驗。與高等院校合作,推動中國創新設計,比如與中央美院合作開辦設計講座,在2011年共同完成Audi connect項目,此項目獲得全球OEM信息娛樂解決方案奬一等奬;與同濟大學合作創立“奧迪同濟聯合實驗室”,致力於電動車項目研發,開發“都市晨光”奧迪A6L純電動原型概念車;與清華美院合作開展workshop和“Local Hero”活動,到北京最具地方文化氣息的地方進行考察等。

   可以說,奧迪已將藝術設計融入到其與生俱來的商業基因中,在人文與商業、全球化與本土化之間實現了完美的平衡。(文/本刊記者周再宇 發自北京)

  薄石:設計是一個品牌的標記

   一個企業所具有的人文精神是它的靈魂,表現出其在商業世界所懷抱的理想和情懷,這決定了其品牌甚至整個企業的氣質,甚至決定了其未來的商業版圖和擴展空間。而奧迪,早已將人文關懷深深地烙刻在其品牌基因中。

   2013年第一季度,中國豪華車整體市場增速放緩,一方面是受到宏觀經濟影響,另一方面則是由於消費者的理性預期等,但奧迪在第一季度銷量達到10.2萬輛,增速為14%,是高檔車市場增速最快的品牌。

   “4月份我們的銷量達到3.8萬輛車,這是我們新的銷售記錄,所以我們在市場上的銷售態勢是不錯的,而且進一步鞏固了奧迪的銷售地位。我們很看好中國豪華車市場。”一汽-大衆奧迪銷售事業部總經理薄石(Dominique Boesch)說,今年是他接替唐邁(Johannes Thammer)擔任此職位的第三個年頭。

   早在1991年,他便以實習生的身份進入大衆汽車集團。1993年至1998年間,他先后擔任奧迪荷蘭、比利時、西班牙和土耳其市場銷售經理。隨后他被調入奧迪法國公司,負責巴黎地區的銷售業務。2003年他成為奧迪亞洲及太平洋地區在新加坡的負責人。一年之后,他被任命為奧迪韓國公司總經理,2007 年負責日本市場。2010年9月,當薄石來到中國的時候,這個市場剛剛超過德國成為奧迪全球第一大市場。

   如今,生於法國的他已經完全融入中國市場的節奏。從擔任一汽-大衆奧迪銷售事業部總經理以來,薄石實現了2010年~2012年3年累計産銷100萬輛的目標。如今,他又向2015年産銷70萬輛的目標發起了衝擊。2012年年底,薄石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奧迪要在2020年成為全球高檔豪車第一品牌。”

  商業成就源自人文關懷

   就目前的汽車市場來說,與經銷商相比,大多數廠商處於強勢位置,以定價為主要營銷策略,銷量則以業務員硬拼為主。在今年第一季度稍顯冷淡的市場反應下,很多廠商採用降價策略以爭取市場份額,而奧迪則保持了良好的定價體系,在中國豪華車品牌中,其價格的穩定性是首屈一指的。

   “原因是我們一開始就對定價充分調研,形成了良好的定價體系。其次,我們對於中國市場秉持長期發展的策略,不會為了短期市場份額的提高採取一些急功近利的行為。因為短期化的行為,不論是對品牌、經銷商還是客戶都是不利的。在今年第一季度豪華品牌增速放緩的情況下我們還有比較好的銷量增長,這反映了我們在中國市場的策略是正確的。”薄石告訴《新營銷》記者。

   可以說,奧迪在商業上取得的成功,正是基於其對全球各地“人文”的重視。而中國作為奧迪的“第二故鄉”,奧迪更是對中國市場抱有長期發展的理念。早在剛進入中國市場之初,奧迪就通過一系列積極的“在地”舉措,贏得了中國市場與消費者支持。

  “對於奧迪來說,中國市場毫無疑問是我們最重要的市場,而且我覺得亞洲的消費者越來越成熟,他們現在對於個性化的追求也越來越明顯。以下兩點可以反映出亞洲消費者和其他市場消費者的差異性。”

   薄石說,首先,亞洲特別是中國消費者,對於汽車舒適程度的追求比其他市場明顯,“這也是為什麼奧迪在很早的時候就在中國開發了長軸距的車型。在座椅設計方面,奧迪也率先為中國市場提供更舒適的乘坐感受,甚至推出中國市場專屬的座椅,這也是為了滿足亞洲消費者相比歐洲消費者在乘坐舒適性上更大的追求。”

   其次,亞洲消費者更加注重身份認同感,對於開什麼車、體現什麼樣的品位與社會地位非常看重,但同時又不能過於張揚。“從這一點來看,奧迪品牌的車型可以很好地契合亞洲消費者的需求。”

   薄石舉了幾個例子以更好地說明奧迪對於中國市場的重視程度以及所做出的本土化改變,而這些都是基於對中國市場在地性的認識和深刻的人文關懷—“首先,從整個産品組合來說,無論是國産化的車型還是進口引進的車型,整個産品組合是在不斷豐富的,不斷滿足中國市場多樣化的需求。另外,我們也逐步根據中國市場不同區域的特點,打造不同的終端零售形態,滿足中國不同地區的需求。”

   “其次,在設計研發方面,2011年我們在中國建立設計工作室,在今年又在中國成立奧迪亞洲研發中心,並將持續加大本土設計研發的力度。奧迪最早在中國市場推出長軸距車型,這個車型已經開發出來了,但為了更好地滿足中國消費者需求,我們在豪華車領域第一個採用長軸距的做法。還有座椅的例子,因為中國消費者對於座椅舒適型有更高的要求,所以我們專門針對中國消費者進行開發和設計。還有一點在奧迪車上很明顯的就是多媒體交互性,多媒體交互可以進行中文識別,這樣可以更好地滿足中國市場消費者的需求,奧迪是豪華車品牌裡第一個這麼做的。我們也會使用一些中國元素,推出一些中國限量版車型,比如奧迪A1中國限量版,可以看到很多中國元素。我們始終在研究怎麼通過産品設計更好地融匯中西,實現更好的本土化。”

   在服務與銷售方面,2013年,奧迪創建或即將創建包括奧迪數字城市展廳Audi City和品牌綜合體驗館Audi World在內的多達7種終端銷售和服務模式,為消費者提供數字化時代的全新汽車銷售與品牌體驗。

   在品牌建設方面,奧迪持續將自己贊助的足球豪門俱樂部、奧迪俱樂部杯賽事、奧迪R8 LMS杯賽車賽事、薩爾斯堡音樂節等國際資源帶入中國,為中國用戶帶來豐富的品牌體驗。

   “在其他方面我們也會更好地實現中西結合,比如在企業社會責任方面,我們要根據中國國情開展適合中國市場的活動,比如我們舉辦的‘第二屆奧迪藝術與設計大奬’,就是希望通過褒獎中國藝術與設計領域的頂尖人物,推動和促進藝術與設計領域創新,進而推動‘中國創造’的未來發展。”薄石說。

   一系列的在地化舉措使奧迪從衆多豪華車品牌中脫穎而出,並保持了卓爾不群的市場地位,這成為其在中國市場所向披靡的重要基礎。

  人文藝術反哺商業市場

   奧迪在中國持續舉辦人文藝術活動同樣反哺了奧迪的商業市場,使奧迪人文與商業雙贏。第二屆奧迪藝術與設計大奬,是奧迪面向中國市場將人文與商業完美結合的一次成功實踐。

   “奧迪多年來在高檔車市場都是處於領先地位的,我認為我們對於中國市場是有責任的,我們應該為中國創新力的發展做出我們的貢獻。藝術和設計是社會創新最前沿的地方,我們希望通過舉辦奧迪藝術與設計大奬這樣的活動,以我們的方式為‘中國創造’和創新能力的發展做出我們的貢獻。”薄石介紹說,奧迪藝術與設計大奬的宗旨就是號召全社會共同推動“中國創造”發展。舉辦奧迪藝術與設計大奬,支持有才華的藝術家和設計師,因為這與奧迪本身的基因是非常吻合的。

   藝術與設計一直是奧迪流淌的血脈中不變的基因,是其不斷適應全球各地千差萬別“在地性”的基礎所在。雖然各個區域都有其獨特的文化特徵,但是藝術與設計語言是共通的,反應在奧迪創新與設計中的理念也是共通的。

   “奧迪一直認為,‘你做什麼反映你是誰’,品牌推廣要與品牌理念相吻合。奧迪是推動創新的品牌,這從我們‘突破科技、啟迪未來’的品牌理念中也可以看出來。不論哪個國家,對於汽車設計藝術來說有一點是共通的,就是大家都希望實現車的功能性和美感之間的平衡。大家的目標是一樣的,但不同國家對於汽車美的感受和品位會有差別,對於自己車的品牌定位也有差別,這就會影響到最終會出來什麼樣的車型。對於奧迪來說,設計對我們來說很重要,對於品牌來說就是一個品牌標記,代表了汽車品牌的DNA。設計與科技的緊密聯繫構成了奧迪品牌獨特的DNA,‘進取、尊貴、動感’的品牌價值,通過設計得到了完美的呈現。未來,奧迪將始終不斷地在設計、技術上突破與創新,這也是我們的願景。”

   薄石認為,創新和技術對於設計有着很大的影響,比如LED照明技術的發展,在汽車業界,奧迪是LED燈使用的開創者,“這使得我們在汽車燈的設計上有很大的不同。另外技術的創新對於車的設計有很大的影響,比如鋁製材料的使用為我們帶來了更多設計上可延伸的空間,輕量化使車身構造有更大的靈活性,這樣可以讓車身更緊湊,更具有運動感”。 

   對於汽車來說,設計毫無疑問是重要的,設計是一個品牌的標記,很多人會因為一輛汽車有漂亮流暢的外形而對其一見鐘情。可以說,藝術和設計在商業中所起到的作用和影響將越來越大,而兩者的交匯和激蕩也將越來越多。

   比如,日前綠日樂隊(Green Day) 為游戲“憤怒的小鳥”量身定做了MV新作《Troublemaker》,這是人文與商業的一次協力合作。画家陳逸飛曾說過:“藝術不是象牙塔裡的東西,而是應該創造財富。”那麼,從奧迪藝術與設計大奬的舉辦來看,人文藝術正在積極地反哺着商業,甚至為商業設計提供了另一種角度的智力支持。(■文/本刊記者周再宇 發自北京)

  盧敏捷:讓藝術與商業互利互惠

   本土藝術家、設計師不可避免地帶有某種在文化和地緣上向外擴展的企圖,通過推出特別的甚至其他地方不可比擬的地域性特徵,即“在地性”爭取其在全國甚至全球的聲望。當這種特性主動或被動地與其他價值系統接觸,便會在衝突與協調中進行自我重構和創新。當然,對於藝術、設計來說理想的狀態是,“在地性”的概念和當地傳統文化相融合的同時帶有新的創造性,並且對國際文化的發展變化持開放態度,既采全球文化之長,又揚本土文化之優勢,以達到藝術、設計全球化與本土化的平衡。

   為此,《新營銷》記者採訪了一汽-大衆奧迪銷售事業部公關總監盧敏捷,以奧迪藝術與設計大奬為例,分析藝術與科技、藝術與設計、設計與營銷,以及“在地性”與全球化之間的關係,並探索其未來的發展方向。

   《新營銷》:奧迪藝術與設計大奬已經是第二屆了,它的重要意義是什麼?與其它品牌舉辦的類似活動有哪些不同?

   盧敏捷:首屆大奬,我們成功地向大家展示了奧迪品牌對於藝術與設計領域發展的思考,中國藝術和設計領域需要推動力和創造力。本屆大奬,我們又進一步深入思考,那就是如何讓奧迪這樣一個國際品牌,在中國推動“融匯東西的未來創造”。我們在Audi City Beijing舉辦了一個網絡論壇,圍繞“全球本土化”和“在地性”進行討論,從不同領域探討對“中國創造”未來發展的構想。

   奧迪到中國已經25年了,我們經歷了從計劃經濟到市場經濟,一直到今天競爭非常激烈的階段。奧迪品牌在以往已經取得了很好的業績,但面對未來,奧迪在中國市場上如何向前發展是我們應該思考的問題。本屆大奬,通過對國內頂尖藝術與設計人才的評選來推動中國當代藝術與設計發展。同時,我們也在思考奧迪在未來應該怎麼做才能更成功,才能走在其他品牌的前面。

   《新營銷》:是什麼動力讓奧迪堅持舉辦兩屆藝術與設計大奬活動?奧迪有什麼樣的收穫?

   盧敏捷:在大奬主題網絡論壇上,我們提到了八個字—“印象奧迪”、“奧迪態度”。“印象奧迪”可以說代表着過去的25年,奧迪在大家心目中的印象到底是怎樣的。“奧迪態度”,其實就是奧迪要以一種什麼樣的態度面對這個市場。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奧迪的態度,其實就是人們對“真善美”的看法。

   “真”對於奧迪品牌來說就是真實,所謂的真實是最好的産品、最好的技術。通過在過去25年打下的基礎,一汽-大衆奧迪建立了數字化工廠,提升了工藝水平、製造水平、研發水平,以及培養專業人員、建立營銷體系。正因為有了這些,奧迪才能在市場上取得成功,大家才認可這個品牌,才認可奧迪産品。這就是“真”。

   第二個是“善”。奧迪品牌要帶着善意對待用戶和市場需求。奧迪要與消費者的需求和價值觀融合到一起,而絶不僅僅是賣車。所以才有了當年奧迪A6L、A4L的加長,也才有了今天奧迪Q3、Q5的不加長。這不是一個簡單意義上的産品問題或者技術問題,而是對市場是否尊重的問題,是不是接地氣的問題。

   第三個是“美”。當今社會並不缺乏對文化的認知,缺乏的是對美的認識。我們舉辦奧迪藝術與設計大奬,其實就是“美”的體現,是教人們怎麼認識美、怎麼看待美、怎麼表現美。

   可能很多人會認為:你是一個汽車品牌,卻天天不務正業做藝術與設計。其實,與藝術和設計的合作恰恰與我們的市場營銷,與我們對産品的理解和認識,以及對我們以后産品的引進和投入都是密切相關的。比如奧迪藝術與設計大奬,通過與設計師、藝術家交流,我們一方面看到了大衆的需求,同時看到中國藝術家、設計師對國際品牌的輸出,也就是傳統中國特有的設計語言、設計元素怎麼與全球的産品開發結合在一起。這其實是一個互惠互利的事情。

   《新營銷》:在本屆大奬舉辦過程中,藝術與設計行業、藝術家和設計師是通過怎樣的方式給予奧迪更多的想法?

   盧敏捷:藝術家和設計師為奧迪帶來了很多新的想法。比如奧迪設計講座主講嘉賓、著名設計師石大宇先生,他曾與奧迪設計師一起溝通,給了奧迪設計師很多建議。比如竹子的使用,竹子是很中國化的元素,竹子未來是否能用作汽車的內飾。對於每一種材料的運用,奧迪都會進行技術數據方面的研究,也許有一天在中國,你會買到用竹子做內飾的車,這都是有可能的。我想這就是一種創新,就是接地氣。

   大家對奧迪藝術與設計大奬是非常關注的,這對我們來說更多地體現了奧迪品牌的格調和品位。

   《新營銷》:今年奧迪活動的重點是宣傳品牌體驗方面,還是像去年一樣,重點是運動車型的引入?

   盧敏捷:奧迪品牌活動分為幾個類型,一是産品和技術,二是品牌體驗,三是企業社會責任等。我們的每一個品牌活動都是圍繞奧迪的品牌價值—“進取、尊貴、動感”。産品和技術,如奧迪科技日;品牌體驗,如奧迪夏季音樂周、奧迪藝術與設計大奬;企業社會責任,如我們奧迪藝術與設計大奬設置的慈善義賣環節等。其實奧迪每一年的品牌推廣、産品推廣都不只是從單方面去做,因為現在奧迪的産品越來越豐富,有年輕化的、運動的,還有尊貴的,我們的品牌活動要考慮到不同細分市場用戶的需求。

   《新營銷》:奧迪的設計理念與本屆大奬“融匯東西的未來創造”的主題有哪些契合點?

   盧敏捷:在我看來,“融匯東西”其實就是“全球化”和“本土化”之間的關係。本土化是什麼?奧迪品牌在中國,我們的用戶也是在中國,我們就要滿足當地市場的需求,要了解用戶的需求、價值觀,要了解不同區域的消費人群。全球化是什麼?奧迪是一個國際品牌,它一定要保持它的品牌理念“突破科技 啟迪未來”,也要保持它的品牌價值“進取、尊貴、動感”,還有我們的品質,要做到“同一星球、同一奧迪、同一品質”,這個不能忽略。不能到某個市場上來了,所有的標準就發生變化了。所以我覺得“融匯東西”是指怎麼樣接受西方的文化、西方的産品、西方的理念,同時我們不能放棄中國傳統的價值觀、傳統的消費習慣。

   《新營銷》:奧迪品牌從去年開始推出運動車型,是緣於新的競爭需要,還是奧迪品牌發展的需要?

   盧敏捷:我覺得奧迪在中國的發展都是一步一步的。比如說最開始的奧迪100到奧迪A6,當時中國市場的需求就是這樣的,中國整個的社會環境就是這樣的。

   運動車型的推出是奧迪自身發展的需要。我們注意到,中國用戶已經開始關注汽車運動文化,近幾年賽車就很火熱。賽車的火熱帶動着中國汽車文化發展。到了這個時間節點上,我們在夯實前面每一個産品市場的基礎上,引進了運動車型。在市場上,這不僅可以滿足用戶的個性化需求,同時也為奧迪品牌形象的提升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未來奧迪品牌的發展肯定是小型車奧迪A3。通過對道路資源、交通資源、空氣質量等方面的考量,其實我們已經預測到了未來市場的發展方向。所以我們早在三四年前就思考將奧迪A3這樣的産品國産化。可以說,一汽-大衆奧迪在進行前瞻性市場預測方面是很有經驗的。

   《新營銷》:您說“在地性”不是傳統的全球化,也不是簡單的本土化,那麼“在地性”的具體內容是指什麼?

   盧敏捷:“在地性”應該說是在全球化與本土化之間的一種平衡,需要我們對市場有一個判斷和把握。其實奧迪A3的引入就是一個很好的全球化和本土化的例子。比如,奧迪A3在全球市場已經賣到兩三百萬輛,今天可能才到中國來。到了中國以后,還要做一些本地適應性的開發和實驗。

   其實,奧迪本土化已經做得很多,也都走在了前面。原來我們說“全價值鏈本土化”,更多是說我們在這個階段建立了工廠,培養了人才,我們工藝的水平,包括我們材料研發的水平、産品開發的能力等等。而未來,我們要站在一個更高的高度,就是我們在中國的創造可以輸出到國際上。比如,奧迪亞洲研發中心、奧迪中國設計工作室,他們的主要任務之一就是了解中國市場需求,採集一些中國元素。今天講“全球本土化”,其實我們早就把中國元素、中國用戶的需求融入到全球産品研發中,甚至消費者在歐洲、美國買的車都帶有中國元素的影子。

   《新營銷》:藝術家對本屆奧迪藝術與設計大奬有哪些看法?

   盧敏捷:大奬媒體評審團的一位朋友對我說:“現在有各種各樣的奬,媒體也有這方面的評奬。但是我認為,奧迪藝術與設計大奬是最專業、最公正、最透明的。”

   本屆大奬有100位專業評審,有30家專業媒體評審。大奬主席團主席是前中央美院院長、藝術界泰斗靳尚誼先生,其他主席團成員包括徐冰、譚盾、劉家琨等上一屆大奬獲獎者,還有我們的協辦方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館長田霏宇、紐約中國中心藝術總監翁菱女士等。他們的專業性、公正性是很高的。最后,我們的評審結果50%是由專家評審決定,30%是媒體評審決定,20%是由公衆在網絡上的5萬個投票決定。既然我們從一開始就想做一個公正的、專業的、透明的獎項,那麼我們就一定要堅持。我想很多人也都是這樣理解的。(■文∕本刊記者周再宇 發自北京)

  靳尚誼:奧迪是藝術與設計的推動者

   奧迪藝術與設計大奬,無論是評選的規則、程序,還是評審的選擇,都是非常認真和嚴肅的。一個獎項的權威性,首先是靠評委,我們的專業評審團包含海內外百余位藝術與設計專業人士,比如專業藝術機構代表、知名的策展人、評論家、收藏家等。和首屆大奬相比,本屆大奬制定了更為清晰嚴謹的評審規則,增加了專業媒體和公衆的評選,還特別製作了網絡投票系統,提升了大奬的權威性、專業性和公正性,其中專業評審占50%權重,媒體評審和公衆投票分別占30%和20%。

   此次大奬的主題“融匯東西的未來創造”,這是當代中國廣泛討論的一個主題,在藝術領域尤為突出。中國現在絶大多數的藝術形式都是西方傳來的,包括油画、設計、音樂等。所以,我們必須了解西方藝術與設計各個專業的標準。

   第二設計領域會不可避免地有東西方融合的現象。中國有五千年的文化傳統,中國的藝術與設計,應當包含着中華民族豐富的思想精髓、價值追求、文化智慧和創新精神。因此,“融匯東西的未來創造”這個主題是這個時代長期存在,並需要我們深入探討的。

   “跨界”是近十多年一個很新的藝術現象。所謂“跨界”就是各學科、各領域互相的滲透。其實就設計而言,它與現當代藝術是有着密切關係的。西方設計專業的建立就是由現代藝術家、画家在學院裡首建的。另外,當代藝術還出現了一個新品種,統稱為觀念藝術,是由繪画産生出來的,但是現在它已經和繪画沒有關係了。它是一種裝置,是綜合材料或者行為藝術。藝術和設計之間、藝術各品種互相之間都有各種各樣的聯繫。

   在商業設計中,汽車在當代設計領域是非常重要的,奧迪就是設計領域很有名的一個品牌。中國的汽車設計才剛剛起步,西方做設計比中國好得多。我為什麼要在中央美院開設設計專業呢?就是要改變中國設計的落后狀態。中國的設計要發展,首先要好用,好用是慢慢能夠學到的,是容易的,但是審美標準要提高比較難。

   那麼商業品牌應當在藝術與設計領域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呢?我認為應該是推動者的角色。比如奧迪,它的設計做得很好,將這種理念推廣下去,影響就會比較大。

   (■文/第二屆奧迪藝術與設計大奬主席團主席、中國美術家協會名譽主席、全國政協常委、原中央美術學院院長 靳尚誼)

  劉治治:設計給世界帶來價值

   一個作品打動我的因素有很多,以産品設計師的作品為例,也許是因為他在機械上的一個巧妙設計,解決了一個特別大的問題,或者讓産品的使用更快捷更方便,那它就打動我了,這個完全是理性的,科技層面的。相反地,也許他的設計讓産品變得不好用了,但是這背后的深刻意義是什麼呢?是通過創造一個有趣的狀態,或者創造一個使用的可能性,來挑釁平庸的生活,這種幽默感也是可以打動我的。

   所以奧迪藝術與設計大奬非常好,它一個特別重要的作用就是讓更多人關注設計,關注中國創造。

   “中國創造”的說法不新,但是它的價值是非常重要的。以前一直說Made in China,並且是以一種積極的態度看待它,因為它解決了很多問題,比如就業率、出口,也帶來了很多收益。但是現在Made in China已經變得相對消極了,因為它的背后其實是一個國家的粗放的製造,它在某種狀態下代表了一種粗糙,代表了某種不惜以毀壞自然環境的代價來攫取微小的利益。

   為什麼一些西方國家、好的經濟體已經不再進行製造了,但它依然保持着經濟活性,依然在前進?因為他們把核心的知識價值牢牢地握在手裏。比如蘋果沒有一台手機是在美國製造的,但是蘋果公司還是保證了自己的最大化利益。這其實就是創造的價值。創造要先於製造的,如果沒有創造,也就不需要製造了。所以我覺得“中國創造”是一定會發展的,一個正在前進的國家一定會把創造作為更長遠的目標來實現。所以奧迪藝術與設計大奬以推動“中國創造”為宗旨,順應了時代發展,我覺得非常好。

   中國創造的很大一部分其實是指中國的設計師,他們已經在為“中國創造”創造了,在國際範圍實現價值。在這個時候,他們的工作如何讓所有消費他們的人看到,讓大家了解他們背后一些有趣的事情。我覺得特別需要這麼一個平台:為大家選出榜樣,然后再通過這些榜樣,使其他人了解這個人群。

   總體來說,中國藝術和設計的整體水平還需要很大提高。我很感謝有奧迪這樣的公司,舉辦這個大奬來推動中國藝術和設計的發展。奧迪是一個非常重視設計,有豐富設計資源的品牌,它有着世界最前沿的設計師和設計理念,它的每一輛車都像是一件藝術品。在這種豐富的資源下,它希望能夠建立一個更廣闊的平台,去宣傳自己的理念,去回饋社會,實現社會責任。

   “融匯東西的未來創造”是本屆大奬的主題,我認為這是一個相對恰切的提法。文化和文化品格不是針鋒相對的,不是說東風壓倒西風,不是說我非要樹立一個中國模式來統治全世界。我不反對拿地區差異做一些東西,但是文化融合是大的趨勢,是根本性的東西。無論是平面設計還是建築設計,有一個最重要的概念就是國際主義風格。設計師的一個根本特徵就是希望做一個積極的文化融合,希望做出來的東西是超越種族,超越地區的。

   通過奧迪藝術與設計大奬,就是讓更多的人了解到,原來設計是能給世界帶來價值的。比如奧迪的車為什麼在中國的保有量這麼大,我認為同級別的車在舒適性上的差距很小,選擇奧迪其實就是選擇了它的設計。(■文/第二屆奧迪藝術與設計大奬專業評審、著名設計師 劉治治)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


環球企業家
萬隆時刻
  71億美元將全球豬王收入囊中,亦成就中國買家赴美最大金額收購案。進階成為全球肉類産業整合的新晉王者,抑或敗落為盲目自大的反面典型?撞綫在即的雙彙集團董事長萬隆向《環球企業家》獨家 …詳全文
環球企業家
環球企業家
新湖中寶的銀行買賣
對兩家地方銀行的閃轉騰挪,蘊含什麼邏輯? 文/《環球企業家》見習記者 陳虹霖 溫州商人黃偉這次顯然是“吃定了”溫州銀行。 去年競購該行逾億股份失敗之后,黃偉執掌的新湖中寶並不甘心,隨 …詳全文
環球企業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