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三聯生活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前期雜誌
 
其他政經時事
南方周末
新周刊
新民周刊
環球人物
中國周刊
南都周刊



 
夜色中的青牛油果樂隊 三聯生活周刊
轉寄 列印
19點以后的路邊攤,充斥着疲憊的叫賣聲。在一排都是板車和電動三輪的街邊,一輛被改裝得奪人眼球的兩廂小轎車令人注目。

  19點以后的路邊攤,充斥着疲憊的叫賣聲。在一排都是板車和電動三輪的街邊,一輛被改裝得奪人眼球的兩廂小轎車令人注目。幾個十八九歲的青年引起了人們的矚目,他們在賣牛油果。有路人問:“孩子們,瞧你們穿得不錯啊,需要擺攤為生嗎?”一個大皮靴说:“我們明天准備參加一個搖滾音樂節,要籌集經費。”他還想说,被一個長頭髮瞪了一眼,然后彈唱起了鄧麗君的《夜色》:“夜色正闌珊,微微熒光閃閃,一遍又一遍,輕輕把你呼喚。”

  長頭髮歌畢,在路人的幾聲喝彩中,大皮靴叫賣:“美洲牛油果啦,五塊錢一個。”好多人沒吃過,問牛油果是啥東西。大皮靴说:“牛油果有好多維生素和蛋白質,而且有一股牛油的味道,符合我們樂隊給人能量的精神。我們樂隊就叫牛油果。”有人問:“為啥叫這個名字?”他说:“這個水果目前還不流行,價格也不便宜,所以一般人還不會想起拿來攻擊我們。我們以前叫香蕉樂隊。那時,如果我們唱得好,底下的‘粉絲’就會送上一大把進口香蕉,每個上面都有唇印呢。我們樂隊原來那個女主唱就是唱着唱着腳踩到香蕉皮而滑倒在舞台上,十幾厘米的細高跟把香蕉皮都穿成了串兒。姑娘腳崴了,可跪在地上她還在唱呢,又酷又讓人感動。可腳好了之后就再也沒有來樂隊,其實那個姑娘真的不錯。我很懷念她。”

  次日同一時段,那個大皮靴又出現在路邊,不過身邊多了一牌兒,上寫:“昨夜誰買了我家牛油果?召回!”有人問你們不是演出去了嗎?大皮靴说:“昨晚我們把剩下的牛油果當了晚餐,吃的時候發現很多裏面都爛掉了。它雖然是必鬚髮黑軟了才能吃,但不能過了頭。我們不能讓人家認為我們趁着夜色把變質的東西賣給大家,那是對我們自己的褻瀆,也不符合搖滾精神。所以我們寧可不去參加音樂會,也要把牛油果像汽車一樣召回。”人們都對他所说的表示贊許,問那幾個成員呢。他说:“他們比較會羞澀,都躲在那邊的包子鋪裏。其實他們都比我威猛。在吃到垃圾一樣的水果后,我們馬上就駡駡咧咧地去批發市場要揍那個老闆。到了那裏發現那傢伙用勺子一邊吹着熱氣一邊給他的女兒喂飯,后來他們仨兒就突然頽了,我認為他們羞澀了。嘿嘿,或者是給手軟找藉口。”

  很久也沒有人來大皮靴這裏退換。一個中年人過來说:“水果這東西和人一樣,都是自然生長的。壞了,就是它的生命告一段落了,不是被直接丟在垃圾場裏,就是被買來丟在垃圾桶裏。昨天我還買了一個,但壞得還不多,味道還不錯啦。如今不會有人把壞東西吃下去的,你們不要太內疚,趕緊去唱歌吧。”大皮靴把一枚青色的牛油果交給他,那人擺擺手:“你們改叫青牛油果樂隊吧。”之后,走了。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