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三聯生活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前期雜誌
 
其他政經時事
南方周末
新周刊
新民周刊
環球人物
中國周刊
南都周刊



 
冰球少年宋安東 三聯生活周刊
轉寄 列印

  美國當地時間6月27日,在佛羅里達的北美職業冰球聯盟(NHL)的選秀現場,聽到自己的名字后,宋安東激動地站起來,與身旁的母親擁抱。那一刻的感覺與其说是“出其不意”,不如说用“一顆石頭落地”來形容更貼切。雖然選秀前已有幾支球隊私下表達過意願,但最終結果出來前一切都充滿變數。與身邊的家人朋友慶祝過后,他離開觀衆席走向場內,換上相中他的紐約島人隊的套頭衫及棒球帽,這個大男孩的笑容仍然透着青澀。

  選秀結束后,面對一群當地體育記者的訪問,宋安東的應對已經帶有西方教育背景下培養出來的自信,同時還透出謙和淡定。當地記者顯然對這位突然崛起的新秀並不十分了解,對他的個人成長經歷格外關注,同時也無可避免地將整個中國的冰球發展這樣的大問題丟給他。宋安東來自中國,是這個冰球普及程度極低國家邁入職業賽場的第一人,而北京正在申辦2020年冬奧會的背景也給宋安東的選秀成功附加了許多額外的意義。選秀中,宋安東是在第六輪的第172順位被紐約島人隊選中。他的成長之路相對於普通孩子來说是一條“非主流”的道路,但他身上卻折射着中國第一批冰球留洋少年的共同特性:熱愛與天賦,堅持與付出,當然,還有他的個人特質:建立在耐心和靈敏之上的超常適應能力。

  帥才少年逐夢冰球

  1997年,宋安東出身在北京的一個富裕家庭。6歲時,為了強身健體,母親建議他從事一項體育運動。據宋安東自己回憶,在朋友介紹下,他選擇開始接觸冰球,一旦開始投入進去,發現自己愛上了這項運動。

  相較於2002年男足世界杯突圍所帶來的“足球潮”和2004年劉翔贏得110米跨欄金牌而颳起的“田徑潮”,21世紀初的中國,冰球這一非傳統的體育項目在民間還未成氣候,青少年中的普及度更低。宋安東開始打球之時,全北京打冰球的青少年加起來不到300人,處於宋安東這個年齡段的僅有30個。

  當時的北京,冰場數量有限,民間達到正規冰球比賽規模的場地几乎為零。國貿的冰場是熱愛冰球的人經常聚集的地方,這裏駐扎着一個名叫北京體育俱樂部的隊伍,是早期在北京成立的冰球俱樂部。在許多人眼中,冰球這項冰上運動是個舶來品,雖在國外有衆多擁躉,但在中國並沒有太深的根基。而俱樂部的成立初衷也就是應在京外籍人士的孩子的需求而生。授課的主要是外籍人士。想用於冰球專業訓練的場地就更談不上專業,宋安東回憶,最早時一般冰場只有一個大的滑道,他們就在場地中央辟出一塊地圍起來進行訓練,場地的搭建都是臨時的。

  宋安東及其小伙伴們所在“虎仔隊”是從這裏起步的,王澤明是他們的第一任教練。在國貿冰場,他們不僅時常要與那群外國孩子分享場地,同時還要與練習花樣滑冰的孩子“爭奪地盤”。球隊真正走上正軌,是他們前往西單某冰場開始跟着前國家隊隊員傅雷接受較為正規的專業訓練。傅雷教練帶着這支隊伍迎來了中國少年冰球最輝煌的時刻。

  宋安東就是在這個時候開始進行系統的冰球訓練。傅雷回憶最初開始訓練宋安東的情景,他已經有一定的冰球基礎,但是並未在球技方面顯現出過人之處,與其他孩子相比,宋安東有很強的領悟力和執行力,年紀雖小卻對全局的把握和掌控能力很強,具備帥才的潛質。例如在賽場上臨時佈置的戰術,他都能很快領悟並且執行。

  帶過他的教練們几乎有着一致的評價。2012年,他從加拿大來到美國,加入新澤西名校勞倫斯威爾中學,跟隨校隊打球,剛進隊第二年就已成為副隊長。教練比洛多評價道,宋安東很穩,能在底線有很好的控球能力,能準確地找準位置,並準確預測賽場的走勢,也有很強的照顧全局的能力。

  冰球運動移動速度極快,瞬息萬變,要求運動員具有力量、速度、技巧、耐力、果斷和勇敢等素質。在虎仔隊期間,宋安東極強的應變天賦在一次關鍵比賽中展現出來。2006年底,這群平均年齡10歲左右的孩子,出征在加拿大渥太華舉行的一項青少年冰球世界頂級賽事貝爾首都杯,這裏聚集了來自加拿大、美國、俄羅斯、芬蘭等強國的青少年隊伍,而來自中國的虎仔隊以六戰全勝的戰績奪得97業餘A組的世界冠軍。這次出征也是球隊贏得的最高榮譽。

  “當時是想讓小孩受些挫折教育,因為之前有人組隊去過一次,小組都沒能出線。”傅雷教練介紹。而回憶當時出征加拿大的期望,家長也都表示“從未想過能得冠軍”。貝爾首都杯根據隊伍的不同級別,分別設有AAA、AA及A級選拔隊的比賽,以及House A、House B社區隊伍的比賽。虎仔隊報名參加了業餘的House A級別的角逐。即便是與社區隊伍抗衡,對於來自冰球弱國的中國虎仔隊來说,每一個對手看上去都不可逾越。

  讓所有人感到意外的是虎仔隊從小組順利出線。帶着每戰必勝的傲人戰績進入半決賽時,他們第一次遇到了強勁對手。對手將虎仔隊研究得很透徹,在場上的孩子們感覺到無法施展,四處被圍堵,完全被對手壓制,很快就落后兩個球。被動的場面令傅雷也有些命懸一綫的感覺。

  宋安東的戰略靈活性和調控全局的能力在球隊遭遇逆境時顯現出來。傅雷清楚地記得,當時的隊長宋安東在那次比賽中來迴轉換於前鋒和后衛的角色之間,組織進攻的同時控制場上局面。“前鋒打着打着就又打后衛去了,他覺得不放心。他又把自己變成后衛就來回打。從正規的冰球來講不應該這樣頻繁地換。但他當時已經顯現出來可以具備后衛的能力了。”此次選秀,宋安東就是以后衛的位置被選中的。

  最后這場比賽,虎仔隊以5比3取得勝利,這是傅雷覺得最為感動和難忘的一場比賽。這群面對逆境也從未想過放棄的孩子展示了他們無窮的潛力。現場觀戰的家長也為自己的孩子感動。球賽最開始時虎仔隊被壓着打的情形,令家長們的加油聲從熱情的尖叫變成有氣無力,都已經預料了失敗的結局。而場邊許多孩子的母親在見到自己孩子如此無窮的力量和拼搏的精神之后,都已泣不成聲。獲得冠軍之后的虎仔隊,在加拿大渥太華參議員隊的主場迎來了頒獎儀式,在宏大、正規和專業的球場奏起了中國國歌,孩子們舉着小旗滿場跑,這群中國的冰球少年達到了成年隊也從未達到過的高度。

  冰球給孩子們帶來的激情令他們着迷。在回國后的一次電視節目錄製中,11個出征加拿大的虎仔隊隊員身着冰球服亮相於觀衆面前,介紹自己的冰球裝備,頭盔、護齒和具有保護作用的厚重球服,他們因身着球服而滿頭大汗,展露出來的卻是孩子全身心沉浸於其中的單純笑容;從他們眼中,看見的是對這項運動的狂熱與喜愛。

  貝爾首都杯的勝利激發了宋安東及父母前往加拿大繼續追求冰球之夢的征程,而這次的勝利也讓這樣的轉移成為可能。2007年,一支加拿大的3A球隊對宋安東表示出興趣。為了能成為隊伍中合格的一員,宋安東進行着一輪又一輪的試訓,宋安東母親回憶剛參加試訓時,加拿大教練對這個來自中國的孩子評價道:“宋安東是我們這裏技術最好的孩子,這還不是讓我們最高興的,最高興的是他頭腦特別聰明。”成長中的考驗

  衆多稱讚的背后,既有天賦,也有宋安東及其家庭對於冰球的堅持。在北京打球的4年中,除了虎仔隊每周兩到三次的常規訓練外,為彌補各自技術上的不足,隊員們基本上都會私下找教練上小課。傅雷回憶給宋安東“開小灶”的情形,每周進行兩次專項訓練。位於地壇的溜冰場是他們的訓練場地,僅有36平方米,設備落后,夏天受潮后的冰面會因滴水而經常凹凸不平,几乎沒有人願意到這裏練球。這一缺陷卻讓傅雷和宋安東如獲至寶,外人的嫌棄保證他們的訓練免受干擾。“場地就經常只有我倆,有人管這裏叫‘地溝’,大家都说條件不太好,但我覺得那一段對我們來说,起到一個非常大的作用,沒人限制我們的訓練時間。”傅雷回憶道。他們反復進行着滑行、極限滑、倒滑、控球的技術訓練,這些強化訓練讓宋安東的球技在一段時期內獲得巨大進步。在赴加拿大之前的兩個月,為了提升在后衛位置的技巧,宋安東專程找來前國家男子冰球隊后衛隊員黃濤進行專項訓練。他們每天都會在亦莊的一個訓練場進行一個半小時的練習,主要集中在倒滑及防守。除此之外,宋安東每天還會抽出時間進行陸上訓練。2007年加入多倫多奧克維爾游騎兵隊后,當地的環境和專業打法,對於從中國“業餘”球隊出來的宋安東來说很難適應,第二年,他就進入了一段迷茫期,過多的身體接觸和衝撞式的方式令他有些難以應付。當時去加拿大看望過宋安東的傅雷回憶,為了彌補在身體衝撞方面的弱勢,宋安東在那段時間內進行了專項訓練。他白天在學校上課,傍晚開始俱樂部的常規訓練。每天放學后,匆忙回家吃過一個三明治,便趕往訓練場地開始兩個小時的訓練。訓練之餘還經常上小課,修正滑行、學習戰術、提高體能。這些努力需要時間的沉澱,一年后宋安東才慢慢又開始適應賽場,重新找回自信。

 [1] [2] [下一頁]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I 下篇文章 >